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红警之帝国崛起 > 第十六章:张志远
    时间匆匆,转眼五个月又过去了。一战还是爆发了,不过提前了几天,1914年7月15日,在威廉二世的支持下,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政府下达最后通知,随后奥塞战争迅速爆发,俄法两国站在塞尔维亚方面,立即进行战争总动员。7月18日,dé国向俄国和法国提出最后通牒,要求它们停止总动员,遭到断然拒绝。dé国于7月20日向俄国宣战,7月21日对法国宣战。7月22日,dé国总参谋部为了实行施利芬计划,向比利时送交最后通牒,要求允许德军借道比利时对法军作战,并限在24小时内答复。700万人口的比利时勇敢地拒绝了dé国的无理要求,并向ying国求援。7月24日,dé国悍然破坏1839年保证比利时永久中立的条约,4路德军侵入比利时。ying国获知dé国有入侵比利时的意图后,于7月24日向dé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dé国无条件尊重比利时中立。但dé国宰相贝特曼对ying国驻德大使声称:“国际条约不过是一张废纸。”于是ying国便以dé国破坏比利时中立为借口,对dé国宣战。这样短短一周时间内,欧洲两大军事集团在一片战争叫嚣声中纷纷亮相,世界大战由此开始了。

    邦德与魏斯就战列舰的情报进行了多次磋商,最终以8千万马克成交。秦鸣着与dé国政府联系的汉口礼和洋行经理安德里亚斯进行机器价格上的磋商。除开dé国政府提供的免费的1000把毛瑟枪,10门克虏伯75毫米山炮,马克辛机枪12ting,与10万发子弹,100发炮弹以外,秦鸣加订了100万发子弹,500发炮弹,连同工业机器,人员聘请,一共花费4千万马克。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杨辰终于将所有的机器全部运到了攀枝花。还用dé国人的关系,在胡景伊那里买了个川边保安团的民号。又让间谍在沿海地区、南洋与美洲大肆招募华工,现在整个攀枝花工厂有一半的人都来源与这三个地方。

    张长生拄着拐杖与儿子张志远走在大街上,五个月的时间让原本了无人烟的攀枝花变的热闹非凡,整个攀枝花也初步显现现代城市的轮廓。在金钱与洋人的YouHuo威胁下,川边各县县长将自己县中的流民,‘卖’给了杨辰,所以现在的攀枝花人口达到了5万多人,着数字还在不停的争张。远处的工厂传来机器的轰隆声,彻夜不停。街道两边是用洋灰修的整整齐齐的房屋,街道上的地面不是压平的泥土和青砖,而是洋灰砌成的地面,每隔几米便种有一颗树与垃圾桶,人们将垃圾分类放在垃圾桶内,说是要保护环境,而还有专门的人回收垃圾进行处理,若是随手乱扔垃圾,被那些逃难而来在此居住的老人看见,还会被罚款;宽阔的马路上是用洋灰砌成,可以并行四五辆马车,人们被禁止在上面行走,说是为了防止有人被车撞倒;整个街道干净整洁,人们穿着整洁的衣服尽然有序的上下班,还有人捧着书本,边走边看;很难想象几个月前他们还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

    “这几天,你看下来,有什么感受?”张长生问的。

    “发展工业,修建学校,于国于民皆是件大好事。不过整军备武,可以自行生产武器,他必xiong怀大志。”张志远回答道。

    张志远原本在云南都督府下的民政部当副部长,唐继尧上台后为了消除蔡锷的影响,提拔自己人,军中虽然不敢大势打压,但在民政方面却大势打压蔡锷提拔的人,而张志远也在其中之一,在这时父亲送来一封信让自己回家一趟,由心中郁结,于是便请假回家一趟。没想到还没到家,便被父亲在两江汇流之地给拦下,这几天下了,不停的参观这座只用了半年时间便修建起来的工业城市,而这座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看着高耸的烟囱,听着远处轰隆隆的机器声,很难想象在天朝,竟然会有如此干净、拥有如此众多工厂的城市,而他的建造者,才不过16、7岁。

    “不过他一个少年便有怎么大的成就,我想他身后,必然有人,而且不止一个,而是一个组织,而这个组织,应该是以他为首的。”

    张长生问道:“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就不可能是dé国人推出来的傀儡吗?”

    “态度,平等的态度,在这些天的接触中,我发现但凡秦鸣的命令,这些dé国人都会认真的完成,而且是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对待,而不是藐视,而且如果他是dé国人推出来的傀儡话,就不仅仅工厂里有dé国人了,军队里也应该有dé国人的教官,可军队里除了那6名秦鸣身边的外国人与那名dé国参谋以外,其余教官都是天朝人。不仅如此,父亲,你在官场这么多年来,你见过有那些人能命令外国人做事的,即使是袁世凯,袁大总统也不能吧。跟在他身边的那十二个外国人应该就是秦鸣身后的组织派出的人,而且这些人以秦鸣马首是瞻,这点可以看出秦鸣的地位。”

    “你分析的不错,不过我对他的评价一句古语:‘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好,”张志远一拍手说道:“父亲大人的话果然精辟,‘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以军为墙,工业为粮,在这川边打着民团的旗号发展,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秦鸣必怀凌云之志。不过父亲,他能成功吗?毕竟国内政治逐渐走向平缓,北洋领导的中枢大义之下,南方各省都督将在中枢大义与北洋大军的威压下,只能以和平的方式体面的下台,北洋一统天朝的局势已经基本呈显,他想独立治理一方,行吗?“

    “行与不行,都与我们无关,只要他不让川边人民受苦就是了,更何况棺盖未定了,曹操当年也是一统北方的。”张长生说道:“这次让你回来是秦鸣的主意,他听闻你在唐继尧手下处处受节制,干的不舒心,于是想让你辞去民政部副部长的职位,改任腾越道苴却行政委员,驻苴却,替他打打掩护。”

    张志远问道:“不知父亲如何想的。”

    “既然在省政府做事处处受人节制,和如到地方造福一方百姓了。这还是要看你意思”

    张志远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回去后便辞去副部长职位,改任苴却行政委员。不过话说回来,父亲对秦鸣抱有极大的期望啊。”

    “对,我是抱有极大的期望;不论是北洋还是南方各都督,那一个不是拼命捞钱,整军备武的,有几个人将钱财投入工业发展与教育发展的呐?而且不论他背后的组织的力量,单单以17岁的就创造这么大的基业,乱世出英雄啊!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