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国首富婚礼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病了,照顾他
    “你疯了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简繁星还如同以前一般好欺负?”

    “认准了我会心软。”

    “故意欺负我。”

    云靳抹了一把眼睛上的雨水,他朝着她一步步走来。

    每走一步,都笑一下。

    笑容绝美柔和。

    仿佛眼中只有她简繁星。

    屋檐下,他全身都在淋水,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渡了金,他笑了。

    笑容苦涩。

    “我就知道你会出来的,你爱我。”

    “从始至终都只爱我。”

    “简繁星原谅我好不好?”

    “我们重新在一起。”

    忍住眼中即将夺眶而出的泪,在巨大的雨水声中,她喊道:“原谅你,永远不可能。”

    “我们彻底完了。”

    “我爱的男人叫薄夜,不是你。”

    话落,她把雨伞递到他的面前,冷漠出声:“如果你爱跪你就跪吧!”

    看着那把伞,他没去接,而是抬起手,握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

    他语气卑微,带着恳求。

    手脚冰冷,尤其是他握住她的那只手,冻的她一个劲打哆嗦。

    “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简繁星一把甩开他的手,冰冷出声:“我说过,长江水干,长城倒。”

    话落,她欲图转身离去,却听到他淡如冰的声音。

    “如果这样呢?”

    简繁星抬头,看着他直直的在雨中跪下。

    她睁大眼睛,满眼不可思议。

    又有谁知道,以前堂堂的云氏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会为一个女人跪下。

    而这个女人还是他以前不待见的前妻。

    那么高傲矜贵的男人,自负至极。

    从来只有别人跪他。

    可如今……

    泪悄无声息砸下,她没说话,就这样握紧拳头站在那里。

    许久,她听到他的声音:“繁星,我知道我以前对你误解太深,如果跪下,能让你好受。”

    “我会跪到你原谅为之。”

    简繁星失控了,看着雨中被大雨冲刷的睁不开眼睛的男人,她怒了。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能原谅你,弥补你对我的那些伤害吗?

    “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如果你爱跪,那你就跪下吧!”

    “砰”一声巨响,她转身进了楼。

    看着那道关上的门,云靳闭上眼睛,仰着头。

    心脏仿佛已经被捏碎,他双手垂在身侧,紧握拳头。

    徐特助看到这一幕,从车上遮着伞下来。

    “云总,你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你本来身体就没好。”

    云靳冰冷的声音响起:“走开。”

    “可是你的身体,要不你遮着伞如何?”

    云靳咆哮,“我让你滚开,这是我自己犯的错,我认。”

    “这是我囧由自取,我认,你回去。”

    徐特助终究还是摇摇头返回车上,他把伞放在他的身边,可云靳却没去拿。

    徐特助眼底染上一抹红,主子太难了。

    云靳没死,他也是昨天深夜才知道。

    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心突然慢了半拍,因为那个属于云靳的号码从他死后就没响过。

    直到他接起,听到他的声音,他才来到公司大楼,听了他的故事。

    原来他一直活着,用薄夜的名字活着。

    大风吹来,雨伞满天飞。

    三个小时后,云靳终究还是支持不住,倒在雨中。

    徐特助急了,他拨打了简繁星的手机。

    简繁星缩在沙发上,默默的接起电话。

    “夫人,云总倒在雨中了,如果你心真的铁如冰,那好,你就等着来收尸吧!”

    话落,徐特助直接挂断电话。

    他承认他是第一次用这么火气的口气跟她说话。

    不过他不后悔。

    云总以前是混蛋,可那也是被人利用。

    谁还没有个错。

    情有可原。

    而简繁星就不给他改的机会。

    简繁星握住手机的手一紧,那双淡漠的眼瞬间染上恐惧,她把手机丢在沙发上。

    快速的朝着外面跑去。

    果然,她看到了雨中蜷缩着身体不省人事的男人,还有陪着他一起淋雨的徐特助。

    简繁星慌了,她朝着他们跑去。

    “快,徐特助,帮我把他弄进屋。”

    进了屋,简繁星摸到了他的头,滚烫。

    那种烫很惊人,她开始六神无主。

    “他发烧了,怎么办?徐特助你帮他送医院去吧!”

    徐特助蹙眉,“他全身这么湿,你还是帮他擦下身换身干净衣服吧!”

    “我去买退烧药。”

    话落,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他可不敢把他送进医院,这样云总醒来还不杀了他。

    人命关天。

    简繁星没去,她是闭着眼睛帮云靳换的衣服,本想叫赵婧,可是她想到赵婧带着孩子早已经睡了,现在又是深夜,她不好打扰。

    所以忍了。

    换好衣服,给他盖上毛毯。

    而徐特助推开门,提着药进来的时候。

    云靳已经换好衣服平躺在床上熟睡。

    简繁星正用毛巾细细的给他擦洗脖子。

    他尴尬的准备退回。

    耳边传来简繁星的声音;“你回来的正好,你来擦吧!”

    说着她准备背过身体,却被徐特助的话给差点气死。

    “还是你来吧!”

    “你们老夫老妻。”

    “要是云总醒来知道是我帮他擦的,我绝对不死也要脱层皮。”

    “更何况我对男子不感兴趣。”

    “所以,拜拜,药我放这里。”

    话落,他转身就逃。

    “喂,徐特助你给我回来。”

    简繁星气的追出去,不料他已经跑了。

    该死的,跟他主子一个德行。

    夜深人静,简繁星喂他把药吃了,烧终于开始撤退。

    因为太累,她趴在床边,给薄夜发了条信息。

    简繁星:【薄夜,我做错了一件事,你应该会很生气吧!】

    她等了好久,都没人回复,逐渐睡着。

    第二天,天还没亮,云靳就醒来了。

    微微睁开眼,他看到了床边熟睡的女人。

    长而卷翘的睫毛,沉静的睡颜。

    那微微嘟起的唇。

    他笑了,是有多久没有看她睡熟了。

    她睡觉的样子很乖,如同小猫咪,安静可爱。

    他抬起手,想触碰她的脸,却终究还是放下手。

    他不想打破此刻的沉静。

    简繁星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床上,她揉着太阳穴,疲惫的打了个哈欠。

    她四处看了看。

    人呢?

    一股淡淡的糊味从厨房里传来,简繁星脑海里蹦出几个字。

    “完了,不会要煤气爆炸了。”

    笨拙的翻身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她光着脚朝着厨房跑去。

    却在门口看到这样的一幕。

    云靳穿着她的睡衣,露出修长的腿,他站在煤气边,安静的炒着鸡蛋。

    简繁星一时失神。

    她还是第一次见云靳这种公子哥做饭。

    云靳不会做饭,而薄夜会,她的心逐渐冷了下来。

    为什么她总有种云靳就是薄夜的感觉?

    忽然锅里起火,云靳大叫一声,长长的头发就这样被燃着。

    简繁星心脏仿佛一时之间停止跳动,她二话不说,端起旁边的水就朝着云靳的头浇去。

    火熄灭,云靳变成落汤鸡,他狼狈的站在那里,幽怨的看向简繁星。

    而简繁星更加确定,云靳不是薄夜,薄夜不是云靳。

    “繁星,你这是不是故意的?”

    “你看我都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汤鸡。”

    他在开玩笑,这个时候还在开玩笑。

    简繁星阴沉着脸站在那里许久,她终于蹦不住吼道:“云靳,你有毛病是不是?”

    “谁让你进厨房。”

    “谁让你弄我的东西。”

    云靳的脸逐渐发白,白的渗人。

    他头上淋着水,脸上却是无尽的失望。

    他差点出事,而她关心的只有她的东西,她的厨房,而自己根本不在她的眼里。

    云靳的心从开始的感动逐渐破碎。

    如同他们当时碎了的婚纱照,碎的彻底。

    她瞪着他,眼角含泪。

    而他看着她,面如死灰。

    许久,他说话了,“在你眼里,我的生命还没有你的东西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