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海贼之血手玛丽 > 第一百八十八章:花都之战(二)
    “雷鸣八卦!!”

    巨大的力道从自己身后袭来。还没有落在身上,凯多久感到了背后传来的一阵刺痛。

    当是时,凯多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无视了倒在地上的传次郎,回头就是一棒!

    “雷鸣八卦!!”

    “轰!!!”

    两个铁棒激烈碰撞。僵持了一秒钟后,从凯多身后袭来的铁棒承受不住力量倒飞出去。

    “唔!”

    大和手持阿健,吃痛地倒退,双脚在大地上犁出两道深沟。

    “咚。”

    凯多并没有紧接着追击下去,而是猛地一甩八斋戒,柱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默的响声。

    “你果然来了,儿子。”

    “……”

    大和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传次郎。

    她并不认得传次郎是谁,但是传次郎手中破碎的长刀和他身上的和服还是让大和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一名武士。

    这个武士在为自己的国家而战。

    “……凯多,我和你走。”大和艰涩地说道:“但是……不要毁了和之国。”

    听到大和这么说,凯多眉头倒竖。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说明和之国对于你的牵挂远超出我的想象。”

    “那和之国就更不能留了。”

    “我不能让你深怀二心地呆在身边。”

    “你就不怕我和你鱼死网破吗!?”

    大和声嘶力竭地咆哮道。

    而换来的,却是凯多无情地嘲讽声:

    “鱼死网破?儿子,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也太小看我了。”

    “在我面前你甚至连自杀都做不到!”

    凯多说着,举起了自己的八斋戒。

    对准了大和。

    “你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从我面前滚开。”

    “这样,你还能少受点伤!”

    “……”

    大和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呼吸着灼热的焦风。

    雷声大作的天空中没有一丝雨,几位压抑的空气是雷阵雨的前兆。昏暗的日光不在明亮,火燃烧着花都,红光把她的眼睛照得雪亮。

    眼前生机断绝的花都中,曾经有着无数人来人往。远处瘫软着的人渐渐被火焰吞噬,滴答的鲜血声也在燃烧的噼啪声中渐渐杂乱。

    那是倒下的武士,他脆弱的善意曾经在火浪中跳跃。

    “……”

    微微张开双眼,传次郎清澈的眼神渐渐变得浑浊。

    生机正在断绝。

    生命的尽头,时代末裔的武士逐渐丧失知觉。

    火焰的光芒倒映在失明的双目中,如烟花般闪耀,欢欣雀跃。

    要……死了吗……

    脑海中模糊地闪过一抹念头,传次郎的心头袭来了一股巨大的睡意,他缓缓合上他沉重的眼皮……

    “不要睡去!”

    就在这时,大和忽然大声喝道。

    “武士先生,一切都还没结束。和之国还在,我还活着。”

    “你要和和之国一起活着。”

    见闻色的感知中,传次郎的气息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削弱了下去。而大和不忍心看着一个勇敢的武士以这种方式落幕,所以只能连忙呼喝道。

    凯多也没有说话,只是随手割了一点自己的皮肉,挤出来一点血,转身滴在了传次郎口中。

    传次郎摇摆不定的呼吸顿时稳定了下来。

    “这是……”大和愣了一下。

    凯多直起身体,舒展了一下筋骨。

    “老子可是青龙,让他一时半会死不了还是随随便便的。这小子难得老夫看重,是个人才,我也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去死。”

    说罢,他正好收起舒展开的双手。

    下一刻,在大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凯多的霸王色霸气缠绕在八斋戒上,双手握住,以极快的速度击过大和!

    “噗!!!”

    大和如遭雷噬,口吐鲜血。

    “大威德·雷鸣八卦!”

    凯多沉闷地吼道:

    “既然你这么固执,那就让老子先把你打到服为止!”

    “咳!”大和险些跪倒在地,凯多显然也收力了,但是她还是承受不住,半跪在地上。

    还带着一个海楼石镣铐,现在的大和力量都不及她全盛一半,更何况,哪怕全盛的大和也不是凯多的对手。

    但即使如此,受到如此重创的大和也不愧是继承了凯多血脉的女子,她顽强地站了起来,转过身挥着棒子对着凯多就是一棒。

    凯多毫不客气地一棒回敬。

    两个霸王色缠绕在空中爆发出剧烈的碰撞!

    “到底为什么要毁了和之国!!?”

    大和口吐鲜血地质问道。

    “若是和之国不毁,你就不可能成为老子的力量!”

    凯多也立刻回吼道。

    “该死的……力量,力量,你到底为什么对于力量那么执着!?”

    “只有力量可以将沉溺于安乐的掌权者拉到战场上来,只有力量才能达成平等和自由!”

    凯多咆哮道。

    “践踏别人的生命,算是什么自由!?什么平等!?”

    “蠢货,老子可是海贼!”

    “海贼当然要用最简单的手段夺取平等和自由!”

    凯多喘了一口粗气,赤红着脸加大了手中的力道。

    大和立刻就被压制了下去。

    “只有有力量的人才配谈平等,战争就是筛选拥有力量者最简单的办法。”

    “只有战争可以决定人的价值,世界需要战争!!”

    “你这个懦夫!”

    忽然,大和暴怒地打断了凯多的吼声。

    “什么平等和自由,不过就是掩饰自己残暴的遮羞布而已!”

    “只敢对着比自己弱的人下手,他们是你说的那些掌权者吗?!”

    “你是海贼,是谁把你定成海贼,是谁在悬赏你?”

    “你怎么不敢对他们动手!!??”

    “混蛋!!”

    恼羞成怒的凯多悍然发力,大和的身体立刻就矮了下去。

    随后,凯多猛地一甩手臂,八斋戒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咆雷八卦!”

    这一击凯多不再收手,被惹怒的凯多仅是一击就让大和倒飞了出去。

    随后,凯多马不停蹄地挥舞铁棒,挥出柱形棒气。

    笔直轰向倒飞出去的大和。

    “金刚·镝!”

    “轰!”

    巨大的力道化作一道白色的劲风贯穿了大和的腹部,让她扭曲着神情倒飞出去。

    甚至从传次郎身上划过,砸在了墙面上。

    “咚!!!”

    巨大的崩碎声。

    “呼——呲。”

    凯多也喘了一口气。

    许久后,从倒塌的废墟中,大和的手从废墟中伸出。

    “沙沙……”

    一阵摸索声。

    下一刻,巨大的碰撞声传来,大和猛地挣开了废墟。

    碎石飞溅,尘埃落地。

    大和的面具已经破碎,露出了背后娇艳的容貌。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破破烂烂,终于让自己的女儿身显露在众人眼前。

    传次郎微微睁大了眼睛。

    如此英姿,居然是一个女子……

    “呵,呵呵……”

    大和摇摇晃晃,一道鲜血从头顶滑落,遮住了她的一只眼睛。

    她冷笑着看向凯多。

    “怎么忽然生气了?怎么……被我戳到痛点了吗?”

    “……”

    凯多闻言,猛地攥紧了八斋戒,下意识地又想动手。

    半晌后,看着眼神倔强的大和,凯多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想要痛扁她一顿的想法。

    凯多终于还是打算,认真地对待自己这个固执的儿子。

    “……对于你来说,跟随我到底有什么不好的?”

    “除了和之国,除了这些武士,我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

    “哪怕是我现在这个四皇的位置,迟早也都会是你的。”

    “到底为什么,你要坚持于这个和之国?”

    “只有这点,我不理解。”

    是的,对于大和,凯多所有的疑惑最终都汇聚到了一个名词上。

    和之国。

    他和大和的所有分歧都基于和之国,从大和幼年开始,两人就因为和之国渐行渐远。而如今,更是因为和之国走到了这种自相残杀的地步。

    凯多实在是无法理解,和之国相比起凯多的身份地位,到底有什么吸引大和的地方。

    “呵……嗬嗬……”

    大和笑着笑着,忽然又咳出一口血。

    缓了一会后,她才缓缓地说道:

    “能够在大海上驰骋,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任何想要的东西都能到手,人们都会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

    “这些我都不想要!”

    大和猛地抬头看向凯多。

    “因为我不是海贼。”

    “如果成为海贼,一定会很舒服吧?”

    “无所顾忌的行事,无所顾忌的战斗。”

    “金钱,珍宝,美食,力量。”

    “这些东西对于你来说都是唾手可得的吧?”

    “但是我不能和你一样,我不能变成和你一样的人。”

    “绝对不能!”

    大和的目光渐渐变得犀利。

    她弯腰拾起了跌在地面上的阿健,缓缓走向了凯多。

    从传次郎的身边经过时,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走上前去。

    凯多的目光随着大和的步伐渐渐移动。

    “自由也许很好,快意恩仇也不失为一种爽快的生活态度……”

    大和低声喃喃着,走到了凯多的跟前。

    她抬头看向凯多,脸上全无笑意。

    “滚。”

    “……”

    凯多的脸色顷刻间变得阴沉。

    “践踏别人的生命,掠夺别人的财富,侵犯别人的领土。”

    “这就是海贼权力的本质。”

    “多么令人作呕。”

    “所以别开玩笑了。”

    “我绝对不会承认你的。”

    “我要保护别人的生命,我要保护别人的财富,我要保护别人的领土。”

    “这才是我,这才是我的理想。”

    “因为——我要成为武士!”

    大和的眼中,一团火焰熊熊燃烧。

    幼年时,三个武士将自己的饭食让给大和,并且为她破开了监牢的记忆犹在眼前。

    这一幕深深地印刻在了她的脑海中,成为了她对于武士的第一印象。

    而这个第一印象随着御田的笔记不断加深,也随着大和过去一直的流浪不断加深。

    许许多多的武士杀身成仁、忠义勇猛的形象成就了她最初的理想,而那个在巨釜中举起了自己的臣子、活在日记中的光月御田更是成为了她的偶像。

    大和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么强大的天赋,更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被选择的能成为凯多的继承人、和之国下一任将军的人。但是她拒绝,就算赌上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成为被别人掌控人生的人偶,更不愿意成为烧杀抢掠的海贼。

    因为从一开始,她就已经自认为是一个武士了。

    “就算我和你有血缘上的关系,也仅仅只是血缘关系而已。我就是我,我和你是不同的。”

    “别把我和你这种以虐杀别人和发动战争为乐,只敢暴凌弱者却不敢对真正的强权动手的,可怜的懦夫,疯狂的屠夫,混为一谈。”

    “降三世·引奈落!!!”

    大和话音刚落,已然忍无可忍的凯多就已经举起了八斋戒。

    天崩地裂一样的巨大力量当头砸下。

    ……

    和之国的海岸上,看着远处乌云汇聚,雷鸣震震的和之国中央,虽然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是玛丽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一些不妙。

    只要自己有一点不妙的想法,就必须报以重视。以前玛丽就是这样,在获得了一个究极DEBUFF后她对此就更加上心了。

    “哦霍霍霍霍~和之国的地形还真是险峻。”

    摩尔冈斯站在海滩上,脚下踏着久违的土地,有点感慨地叹了口气。

    随后,他也扭头看向远处花都的方向。

    “啊哈哈,看来那里似乎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摩尔冈斯说着,看着脸色凝重的玛丽问道:

    “怎么样,要过去看看吗?”

    “当然。”

    玛丽毫不犹豫地点头。

    摩尔冈斯见状说道:

    “那您记得在快到的时候把我放下。”

    “这你也要跟去?”

    玛丽讶异地看了摩尔冈斯一眼。

    她原本是想直接让摩尔冈斯呆在海滩上,看她【放烟花】的,再不济最多放到九里那一类的地方。

    就摩尔冈斯那个战斗力,她要是真和凯多干上了,还真不一定顾得上摩尔冈斯。万一摩尔冈斯被余波震死了那就好笑了。

    “当然。”摩尔冈斯理所应当地说道,“一个敬职敬业的新闻人最基本的素养就是要实地报告。您大可放心,我自然有我自己保命的手段。”

    “……好吧。”

    玛丽闻言,也只能点了点头。

    既然摩尔冈斯自己都这么有自信了……鉴于他也不是不知道四皇实力的人,玛丽就信他一次。

    说起来,相比起远景,玛丽也巴不得能拍到近景呢。

    “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

    “抓住我的血,我们要开始加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