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撩完就跑!奶宝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锤 > 第229章 你怎么能让她把你扑倒呀?爹爹
    “不必脱衣服。”凤女将一颗鸟头搁在北雁坚实的胸膛上,并用头顶的五彩凤羽轻轻蹭着他的下颚,娇吟道,“我们可以先行元婴和合,再行神交,这都是双修之道,最次才是肉体之欢,可我听闻,元婴和合与神交更能使人欢愉,话不多说,我们这就试试吧!”

    凤女刚将自己的灵识探入北雁的身躯,就遭遇了一股罡风的顽强抵抗。

    凤女探入失败,不禁蹙眉,凤唳啸天,不悦道:“你拒绝我?”

    “我的元婴睡着了。”北雁说。

    此时,两人的丹田之内,各有乾坤。

    北雁的元婴是一个小小的人形婴儿,正盘腿打坐,小眉毛一抽一抽,肉嘟嘟的小手以极快的速度掐诀结印,筑起防御风盾,抵抗任何外来之力。

    而凤女的元婴则是一只Q版小凤凰,快速扇动一对小翅膀,一双凤目无比凶猛,企图一次次攻入北雁的丹田,裹住那只小婴儿,狠狠蹂躏。

    至于两人广袤的识海之内,凤女的灵力汇聚成无数斑斓的光,蠢蠢欲动,只待主人完全释放,它们便要冲入北雁的识海,和他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相互纠缠。

    而北雁的识海之内,除了他自己精纯的灵力缓慢流淌,随时做好应战的准备,还有一抹异样的红光,因为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威压,正在凝聚力量,汇成一团,像一颗鲜活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

    凤女感受到北雁的元婴正在卖力排斥着自己的元婴,所以凤女决定先行神交,她猛地将自己的灵力倾泻而出,试图包裹住北雁的识海,寸寸击溃他的领地。

    但是,一道她无法抵御的神力将她的小心思全部逼退,甚至裹挟着强悍的反击之力,击得她灵台震荡,差点崩塌识海。

    凤女仗着北雁不忍心伤害自己才敢如此大胆。

    可凤女不意北雁识海里的这抹神力居然蕴含着杀意,吓得凤女不得不放开北雁,猛地后退,巨大的凤凰本体压塌了身后的床。

    凤女恍惚听到一声“啊哇!”自坍塌的床板底下发出。

    桃栀差点被压成肉饼子,要不是一个浑身散发红光的小包子双手举过头顶,替她撑住了最后一块床板的话。

    桃栀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小人:莲藕腿、莲藕臂,滚圆的肚皮软软糯糯,肉鼓鼓的包子脸上堆砌着一副小大人般的无奈表情,桃花眼里更是充斥着嫌弃亲娘的少年老成。

    “能不能保护好自己?”他板着脸问。

    桃栀刚见到他的那一刹是想哭的,但被他这一声奶萌的数落劈头盖脸地训来,桃栀没忍住笑了出来:“儿砸?”

    “愣着干啥?赶紧的,爬出去。”小包子语速飞快,霸道的命令口吻不容置喙。

    “哎。”桃栀乖顺地四肢撑地,从床板底下爬了出来。

    最后一块床板轰然坍塌在地,小包子以一抹红光的形态飞了出来,重新落地成娃,光溜溜的,只在肚子下方用红光织了一条亮闪闪的兜裆布,倒还知道保护自己的隐私。

    凤女吓得变回人形,瘫在地上,吃吃问北雁:“你的元婴……蹦出来了?”

    北雁也很诧异,但他分明感知到自己的元婴安安静静坐在自己的丹田深处,还在卖力地筑起风盾,并未离开身体。

    何况北雁的元婴是北雁婴儿时期的模样,虽然都很奶萌,但不是这个红光小包子这种酷萌,小包子长得特别像赫连宇,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

    “不对不对……”凤女后怕地晃了晃脑袋,喃喃道,“元婴离体是要死的,不可能是你的元婴……那他是谁!哪冒出来的?——还有你,怎么是从床底下爬出来的?”

    凤女刚将怒眸转向桃栀,许大福掀开隐身斗篷跳了出来:“这位小朋友莫不是赫连宇变的吧?”

    桃栀扶额:为什么你们都觉得他像赫连宇?明明撇开那双桃花眼不看,他和北雁简直一模一样啊!

    大概是那双眼睛太出挑了,尤其是生气的时候微微一眯。

    小包子挥开许大福捏他脸蛋的胖爪子,恼声道:“别碰我!烦着呢!”

    “呦!脾气还挺大……”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许大福话没说完,凤女就冲着她吼道,“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藏在这屋子里等着我把北雁生吞了呢?”

    北雁已经从地上站起来,目光始终落在小包子身上。

    他能感知到这家伙是从自己的神识内蹦出来的,但他尚且摸不透什么原因,难道是自己神识内储存的法器生出了器灵?还是……

    他隐隐还感知到另一股他无法压制的力量正在冲破着什么封印要从他识海深处喷涌而出。

    其实那是他自己亲手掩埋的一段记忆。

    原本那记忆是要跟着小包子一起出来的,但由于小包子是被凤女吓到,才提前冲了出来,所以尘封的记忆尚且还处于待解封的状态,北雁一时半刻想不明白也正常。

    只是这不代表小包子就不认他这个爹了。

    终归是他拼命把自己从秘境内救了出来还养了自己那么多年,说起来,相比桃栀的四月怀胎,小包子觉得北雁“怀”了他更长时间,北雁父爱如山。

    所以,小包子迈着两条小粗腿扑到北雁跟前,轻轻一跳,挂在了北雁的膝盖上,仰起脑袋可怜巴巴地问他:“你为何要让这只凤凰把你扑倒呀?爹爹!”

    一声“爹爹”,把在场除了桃栀之外的所有人,都震撼到了。

    北雁更是直接抖腿,企图把小包子抖下去:“别乱叫。”

    “爹爹,别晃,我要吐了。”小包子不仅扒拉得更紧,还哧溜哧溜往上爬,从腿爬到腰,把两条小肥腿直接插进了北雁的腰带,如此才能稳固地挂住自己,然后又把头埋入北雁的咯吱窝,哀声道:“都怪这只臭凤凰!其实我还没到出来的时候,现在整个人都有些昏呼呼的,爹爹还不赶紧抱住我?”

    下意识托住他屁墩儿的北雁,又倏地放开了手,讶异道:“为何叫我爹爹?”

    小包子两手托腮,表示心好累:“故事太长,我懒得讲,你且等等看吧,说不定睡上一觉就能想起来了,记忆恢复有延时,你先别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