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国姓窃明 > 第105章 有了卡宾枪都不会用
    沉树人都发话了,大冶营的将士当然得立即执行。

    左子雄亲自转达,让卢大头、王得仁两营各自挑了几百个久经操练的精锐火枪兵,领用了一批宋应星那边上个月刚刚造好的最新火器,然后就开始列队演示。

    如前所述,大冶这边七个营,分到辽东撤下来的参将朱文祯手下的三个营,都是用黄州军老人当的守备。

    如今卢大头、王得仁都得到了表现机会,唯一剩下的那个刘三刀就稍微有点尴尬了。他也知道,自己是流贼降将,还是杀了义父来投的,目前功劳还不明显,受信任程度不如另外两位,也无话可说。

    只能指望后续手头多沾染一点其他流贼的血,进一步洗清立场,成为嫡系。

    好在,这一次沉家军也就得到了两款新式火器,所以挑两个营、每个营测试其中一种,也说得过去,确实用不到更多人了。

    不一会儿,六百杆后装填的短枪管喷子,和两百杆枪管更短的左轮喷子,就领用分配完毕,火枪手也全部列队,准备打靶。

    除了分配给士兵们的火枪外,每种还各有几只呈到了沉树人面前,供他亲自检阅把玩、仔细鉴赏。

    沉树人抚摸着两种火枪,随口问道:“这是多久的产量?”

    左子雄在旁连忙回答:“各约一个月的产量吧。这种长一些的双管后装火枪,比鲁密铳更难生产,大约能有四分之三的产能。

    从三月初开始,听说宋先生的工坊那边,就停了传统鲁密铳、全力转产这种新枪。原本鲁密铳和鸟铳每月能扩产到八百杆,这种新式后装枪只能产六百杆。

    那种带转轮的,就更复杂了,同样时间只能生产两三百杆。本月初才开始转入量产的。”

    沉树人听了后,还有点意外。

    左轮枪造得这么慢也是应该的,他对于这个速度没有怀疑,

    但后装喷子的生产速度,已经比他预估的要快了——因为他明明看到,眼前的喷子,已经是一种接近于后世S686或者说双管猎枪的双管喷了。无非区别在于枪膛工艺、材料比后世差得多,而且气密性、加工精度太差、用的是蜡壳弹。

    “这种后装火枪有两根枪管,居然也能月产六百杆?枪管加工的工作量不是会比单管枪高一倍么?这估计也是受了三眼铳的影响吧?”沉树人看了看枪管后部开合的结构,忍不住问。

    左子雄显然一开始也好奇过这个问题,做过调查,所以如今可以现学现卖:

    “末将一开始也担心过这个问题,后来找方府台、宋先生确认过。这种枪虽然要加工两根管子,但毕竟短了一半不止,还是低膛压、用的卷管法打造,不是长管钻孔法。

    所以,生产的时候可以直接卷一根长的,从中间对半切开、再把切割时压瘪形变的一小段打磨掉,就形成两根了。

    听宋先生说,他确实受了三眼铳的思路影响,不过三眼铳毕竟是前装的,战时没法重复装填,打完就没用了,只能近战。这个是后装的,可以打一轮退下重新装填。

    宋先生一开始也试过直接上三根管子,但三根管子在后装退壳、上弹时,枪管不好撅,品字形排布在最上面那根管子,气密性尤其差、缝隙特别大。开火时一半多的火药燃气都会漏出来、甚至喷在射手脸上把人烧伤,所以放弃了。

    只留两根管子,左右平行排布,就不存在离枪管尾部转轴和卡榫较远的枪管、缝隙更大的问题了。

    而且用了卷管法打造的枪械,原本还要在外面套铁箍加固,现在既然是双管枪,可以把两根管子用同一批椭圆形的铁箍箍在一起。

    宋先生还尝试了在箍好的双管外面,再焊铸强化连接处、而且刚好把卷管法枪管的两条缝隙,面对面怼在一起、朝向内侧,如此炸膛风险就能进一步降低。”

    沉树人听了这些讲解后,也是啧啧称奇,没想到宋应星还想出了这么巧妙的弱点回避办法。

    卷管法造枪管,最大的问题就是卷起来的接缝处强度会低,比无缝钢管低非常多。但是两根枪管并排时,把缝隙对缝隙怼在一起,上下再多浇焊上一些金属,既可以把两根管子紧密并排连接在一起,还能同时强化卷管缝隙的强度,得到双倍抗压,可谓一举两得。

    没想到卷管法的枪,造成双管并列式,还有这样的额外好处。沉树人一开始压根儿就没想到,他还以为后世双管猎枪的出现,纯粹就是为了提升火力密度呢。

    理解清楚原理后,他再让人拿过尺子来仔细丈量验证了一下,果然这种明显短管的双管枪,管子长度比原先的鲁密铳短了一半还不止。

    传统鸟铳、鲁密铳都是全长五尺,考虑到枪托和其他一些击发件的长度占用,枪管其实也就刚刚四尺长。

    而眼前的双管喷,每根管子都只有一尺八寸长,枪管短了之后,弹药总量也变少了,看上去蜡壳弹的整体大小,都比原先的纸壳弹小了一圈,也短了一点。

    沉树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手头的一颗蜡壳弹,很内行地捏碎,仔细分拣出其中小铅珠和火药。简单目测之后,他就发现,这种新弹药的铅珠弹丸分量没有减少,只是减少了发射药,目测只有原先鸟铳发射药三分之二的分量,应该是为了降低膛压——

    宋应星那边估计也是算过的、反复做了对比实验。因为枪管短了,再装那么多药也浪费,弹丸往前飞出一尺八寸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原先全装药的那么多药充分燃烧。

    减少火药后,枪尾密封不彻底导致的漏气漏火也能减缓,不至于喷出太多火。

    这没什么好多说的,就跟冲锋枪抗膛压低、得用手枪弹。装药量要远小于步枪、机枪,是一个道理。

    沉树人把子弹碎片丢掉,拍拍手:“那就先试射看看吧,看看三分之二的装药,能不能充分燃烧。”

    左子雄得令,立刻让卢大头麾下的六百人列队整齐,拿起短管后装枪,轮流分批开火试射。一时间靶场内枪声大作,火焰浓烟滚滚。

    沉树人皱着眉头,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看上去这些火枪的枪口火焰和烟雾的大小,跟原来的鸟铳也差不多。

    沉树人好歹是有物理化学常识的,知道从枪口火焰来判断有没有燃烧充分。枪口的火光没比原先的鸟铳明显更大,那就说明减少装药量减得很合理,并没有导致更多的火药“出膛后才燃烧、无效燃烧”。

    只不过,第一次看到大规模的后装枪齐射,枪管尾部装弹缝隙处漏出的火光和浓烟,还是让沉树人颇为震撼。

    他看到很多士兵都不敢把枪端得离脸较近、精确瞄准,很多都把枪举到离脸一尺以外。至于开火瞬间闭眼,倒是没什么好喷的,因为当时所有火枪兵都是开火瞬间得闭眼,否则很有可能被火焰熏瞎。

    让沉树人不能接受的是,不仅有士兵闭眼,其中一部分甚至还扭头了,闭眼不会有太大的身体动作幅度,而扭头绝对是会让射击动作走形的,之前的瞄准也就彻底白描了。

    “这不行,怎么能允许士卒开火时扭头呢?就算枪管尾部漏烟喷火,也不能扭头啊!还要加强操练、克服恐惧!另外,考虑将来给用新式后装枪的士卒的头盔、加装皮质面甲!不要怕熏黑脸!”

    沉树人一边训斥,一边也想亲自做个表率,试着射射看。

    当然,沉树人毕竟是金尊玉贵、身居高位之人,还有那么多美人等着他宠幸,脸被熏黑肯定是不能忍的,他的帅气很重要。

    所以他把管子只有一尺八寸、全长两尺四寸左右的短枪、单手拿在手上、手臂举平瞄准,想看看能不能单手持枪、确保瞄准时枪尾离脸至少有一臂的距离。

    但仅仅一秒钟,他就觉得手臂颇为酸软,根本没法瞄。看来这种分量的枪,要作为骑兵单手使用的卡宾枪、在冲锋过程中、接敌前开火,还是有点难度的。

    左子雄看了沉树人的操作,也微微有点惊讶,这种枪才刚刚问世,沉家军中也没进行过骑兵骑射操练,依然是给步兵先步射训练的,所以确实没让士兵试过单手使用。

    好在左子雄战场经验丰富,很快就意识到沉树人的目的,耐心追问:“大人可是嫌双手射击时、枪尾离脸太近?所以想看看这种短枪能不能被骑兵端平了使用?

    若是那样的话,最好还是改用那款转轮枪,转轮枪枪管进一步缩短了,只有一尺二寸,而且只有单管,前部重量只有这杆枪的三分之一,一只手拿也能举平瞄准。

    这种双管枪,虽然也只有一尺八寸,可同时有两根管子,单手举平还是太重了,末将和军中一些勐将倒是可以举平,普通士卒就太难了。

    不过末将倒是琢磨出一种用法,非要在骑兵马背上用,只能是放弃瞄准,单手夹在腋下,以肘内侧托住枪尾,手腕只负责往上抬住枪。”

    沉树人一想也对,连忙放弃了“单手瞄准射击”,改为“单手挟住腰射”,这样的话就不用太大的力气了,毕竟人的一段手臂自然形成了杠杆,枪重力产生的扭矩被大大减小了。

    而且腰射之后,枪尾距离人脸的水平距离,大约是半臂,或者说一截前臂的距离,垂直方向上的距离,则相当于人的上臂。

    所以折算下来,枪尾到人脸的直线距离,应该是根号二倍前臂长度左右,比举平近了三成,这依然是可以接受的,不至于烧黑脸。

    沉树人谨慎地腰射了两发,除了不太稳,没什么别的毛病,脸也丝毫没熏黑。

    “可以,很不错,以后这种双管枪,就训练骑兵马上腰射,不瞄准,那种转轮枪,给骑兵在马上冲锋瞄准射击用。

    这样的话,火枪骑兵的甲胃也要改良一下,要戴包裹更好的、不导热的护臂,腰侧肋部也要加强,这样把枪托在肘上、夹在腰边射击,后膛漏出来的火焰才不至于烧伤手臂。”

    这种处理,后世密封好的后膛枪当然不用,但沉树人这种枪管尾部会漏火的劣质货,是不得不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