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63章 京城动乱
    “袁兄误会了,京城即将大乱。此时不走,后面就走不了了。”

    “胡言乱语!”袁满仓总算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早就和三妹妹说了,不要听信一些莫须有的小道消息。京城好得很,而且我奉命保护三郎君,岂能擅离职守。你们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和你们走的。若是三妹妹怪罪,你们只需将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苏铁微微一挑眉,笑了起来,“袁兄对王府的忠心,真令人动容。如今,只能对袁兄道一声抱歉。动手!”

    几个人蜂拥而上,直接将袁满仓打晕了带走。可谓是严格执行袁四月的命令。

    “苏队长,京城戒严,我们出不去了。”

    “怎么回事?”

    “据说是宫里头的命令。难道真让袁老板说中了,京城即将大乱?”

    “回去!既然出不去,先静观其变。要是京城真有动乱,我们这几个人出去就是找死的下场。躲在房里不出来,等过了风头再说。”

    “那他怎么办?”

    苏铁瞧了眼昏迷不醒的袁满仓,“一起带回去。趁着京城还没真正乱起来,抓紧时间多储备一点的米面肉菜。”

    “诺!”

    一群半大少年,行事有章法,进退都是一板一眼。显然训练起了作用,让他们从一个一文不名的人,逐渐蜕变成一个士兵。尽管还不算完全合格,却也能独当一面,替上分忧。

    齐家大门紧闭。

    然而,齐家后门人进人出,有书生,也有剑客,还有很多身份不明之人。

    齐游叮嘱几个侄儿不可冲动,侄儿们也答应得好好的。

    谁能想到,两日后,夜,齐仁率领由各府家将和江湖剑客组成的军队,直接杀入皇宫。

    言太后和陛下被内侍裹挟,除奸贼,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齐仁冲锋在前,以身作则,见人就砍。凡是内侍宫女,管你有没有罪,统统砍杀。

    吴太后大惊失色,连连叫道:“北军护驾,北军护驾!”

    吴大将军得知消息,急忙带人前往皇宫,他要阻止这场动乱。他必须让齐仁退兵,借此机会将齐游驱逐出京城。

    殊不知,齐仁早就等候多时。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齐仁的举动,看似是在诛杀祸乱超纲的内侍,实则是要诛杀吴大将军。只有剪除吴大将军,这个京城,才能真正由百官,由齐家说了算。

    吴大将军毫无防备的踏进了齐仁预先设计好的陷阱里面,他本人连带着两个儿子,当场被诛杀。

    这帮江湖剑客,或许是在皇宫杀红了眼,遇到北军后退出皇宫,却并没有停止杀戮。他们开始将刀锋对准了城里的富户和普通百姓,一些门阀士族在这个晚上也没能幸免。

    京城乱了!

    真的乱了!

    一群杀红眼的人,无人制止。

    就连齐仁,都对这群江湖剑客失去了控制。

    反倒是皇宫,在太阳升起之后,成为了全城最安静也最‘安全’的地方。

    北军将皇宫拱卫。

    没有吴大将军,亦或是吴太后的调令,南北两军驻扎在军营,对于京城的动乱无动于衷。

    吴太后抱着吴大将军的尸首,咬牙切齿,“杀得好!杀光京城所有的乱贼!杀光那群忘恩负义的反贼!”

    此番动乱持续了两日夜才被平息。

    齐仁身为罪魁祸首,早已经逃出京城。

    齐游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为了人人讨伐的对象。

    “文敏误我!”齐游怒气公心。

    他是真没想到,这个侄儿如此胆大包天,竟然带人攻击皇宫,杀了几个祸乱超纲的内侍不算,竟然还杀了吴大将军以及两个儿子。

    吴家绝后了啊!

    这是生死大仇。

    关键是,齐仁并没有将吴家杀干净,还有漏网之鱼。另外,吴太后也活着。

    这仇,真的结大了。

    京城动乱,家家户户这两日都遭了灾。

    如今,齐仁不在,他齐游就成了背锅侠,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原本的计划,是用文斗,必要的时候采取一点武力措施。等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他再站出来力挽狂澜。

    如此一来,他起复一事顺利达成,说不定还能官居丞相一职,总揽朝政。

    一切都坏在了齐仁手中。其他几个侄儿被齐仁蛊惑,也跟着乱来。

    齐游被架在了火上烤!

    这个时候,也只有黄汾这个铁杆来见齐游。

    “齐公可知,太后娘娘都说了些什么吗?太后娘娘当着群臣的面骂齐公是老贼,是罪魁祸首。逼着朝堂议你的罪。虽说在下等人一直在替齐公推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齐仁头上。只是,这么下去,齐公危矣。不可坐以待毙啊!”

    齐游眉头紧皱,数日时间,他老了十岁不止。

    别家都是儿子坑爹,到他这里,成了侄儿坑叔父。

    哎!

    齐游咬咬牙,“元凯有何教我?”

    “齐公折煞在下。齐公现在成了众矢之的,必须改变这个现状。且,南北两军都忠于皇室,目前只有吴太后联合章肃用印,方能调动。这个局面,对齐公大大不利。”

    “以元凯的意思,该如何破局。”

    “需引一棋子如局,最好是个莽撞武夫。如此,整盘棋就活了。”

    齐游看着棋盘,思索着黄汾的建议。

    引棋入局,化解他的危机。他便躲在背后筹谋,必要时候站出来力挽狂澜,届时他还是天下人尊重的齐公。

    他微微点头,“该引何人入局?”

    “青州刘知不行,此人太过滑手。他入了京城,这京城还能不能在我们手中,可就难说了。冀州杨定也不行,他是异姓王,身份本就敏感。且,杨定老狐狸。最好的入局者,以我浅见,唯有凉州马豪!”

    “马豪?那个莽夫!”齐游皱起了眉头。

    黄汾却说道:“莽夫好啊!莽夫有有兵有将,唯独缺乏脑子。齐公就是那颗大脑。待马豪进京,以齐公之名望,马豪必然纳头就拜。马豪手中兵马军纪松弛,常有扰民之举。等他们到了京城后,必然也会扰民。届时,马豪和他的部下就成了众矢之的,南北二军齐讨之,将其一举歼灭。届时,齐公将带着天下威望再次出任太尉。不,齐公理应出任丞相一职。下官拜见齐丞相。”

    黄汾一奸贼,惺惺作态。

    齐游人老心不老,功名利禄之心,比之年轻人更胜出几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