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二百二十章 一饮一啄皆因果
    “上官将军,难道你也是来为那魏州知府出头来的吗?”

    丁小乙冷冷的向上官雄说道,而上官雄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没有想到这贵客居然是丁小友,倒是让本将军眼拙了。”

    上官雄向丁小乙抱拳说道,而他的目光却是从众人的身上掠过。

    “如果上官将军是为了替魏州的这些地头蛇出头,那么还请上官将军离去,如果上官将军想要叙旧,那就请坐吧。”

    丁小乙向上官雄冷冷的说道,他对上官雄已经彻底失望了。

    因为凉州之事,他知道上官雄一定知道一些内幕。

    为什么上官雄在那个关键的时刻却要上凉述职,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叙旧就算了,丁小友好自为之吧”,

    上官雄脸色无比的尴尬,他向丁小乙淡淡的说道。

    而丁小乙却是一怔,显然上官雄对他今日的做法很是不喜。

    自己做事还要别人喜欢吗,这让他觉得很可笑。

    虽然上官雄在凉州城也一度帮过自己,

    但是他觉得那个征战沙场挥斥方遒的上官雄已经不在了。

    那个能为凉州城而战死的上官雄已经不在了,

    现在的上官雄变成了一个对权利无比渴望的官员了。

    “诺,这个还给你吧”,

    丁小乙手中一枚令牌豁然在手,他将那枚代表着上官世家的令牌扔向了上官雄。

    而上官雄接到那令牌,他双眸目光不住的变幻。

    最后他长叹一声,将那令牌收了起来。

    随后他便缓缓的走出了那包间,

    当他走出那包间的一刻起,他与丁小乙之间就已经再无瓜葛了。

    丁小乙举起酒壶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曾经并肩抗敌的上官将军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死了,

    而为了讨好魏州的权贵们,他不惜降低他的尊严。

    长长的吁了一口,

    丁小乙看着这群熟悉的面容,

    幸喜的是钱舟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改变,还有这些布衣少女们。

    “小葡萄,这酒可不是这样喝的,要这样”,

    丁小妖正在指导那名双眼如葡萄般少女喝酒,

    而钱舟却也是喝得酩酊大醉,他非得拉着丁小乙拼酒不可,

    而丁小乙也是舍命陪小人而已。

    一群布衣少女喝得满脸通红,就像是一颗颗熟透了的桃子般。

    众人踉踉跄跄的走向那天仙楼的大门,

    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付饭钱,连丁小乙都已经忘记了这事了。

    而走出那天仙楼时,

    天色已经黑。

    在天仙楼门前却停了一辆豪华的马车。

    那锦袍老者的脸上堆出了谄媚的笑容,他守在那马车旁。

    “各位喝好了吗,请各位上车吧”,

    那锦袍老者脸上无比的谄媚笑意,

    而钱舟却是喝得醉熏熏的捏了捏那锦袍老者的脸,

    “是你要将我们赶出去吗,你不是要赶我们走吗?”

    钱舟口齿不清的被一名壮汉扶上了马车之上。

    丁小乙却是无比的清醒,对于今日发生的事他却是感觉很是诡异,到底是谁让自己进了天仙楼那尊贵的包间之内。

    那人到现在都没有现身,

    而天仙楼对丁小乙等人更是恭敬无比,

    丝毫没有因为钱舟出格的举动而有任何的不满。

    马车很宽,就是数人挤在一起,也有足够的空间。

    而丁小乙却是脑海里将今日发生的事飞快的过了一遍,而他却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

    回到了灶儿巷,

    那马车居然也通过了那狭长的泥泞小道,

    马车在那泥泞的小道之上行驶却无任何颠簸,四平八稳。

    众人纷纷从那马车上出来,

    然后他们来到了那破旧的院落。

    此时丁小乙目光精闪不止,他看着这些喝得如烂泥般的布衣少女们。

    丁小妖在丁小乙的怀里发出阵阵轻鼾声,

    他将丁小妖的抱在了一间房屋的床榻之上,然后他便缓缓的向那群东倒西歪的布衣少女走去。

    “好了,你们不要装了,说说吧,为什么隐瞒我这么久。”

    丁小乙看着众人,随后他舌绽春雷般大声说道。

    “咦,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那双眼宛如葡萄的布衣少女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她向丁小乙扮了个鬼脸。

    而钱舟此时也是周身气息一变,一股磅礴如海般的气息扶摇而起。

    那深邃的气息磅礴如天,而且丁小乙还隐隐的感觉到钱舟身上弥漫着无上的妖气。

    “吼”,

    钱舟的身后泛出了一道庞大的虚影,

    玄武虚影出现在了钱舟的身后,钱舟的修为居然是超品之境。

    “小师弟,我等等你回逍遥楼”,

    那双眼如葡萄般的少女也是周身气息一变,圣洁如仙般的气息在她的身上萦绕而起。

    此时,

    那件布衣也是泛出七彩绚光,

    一件七彩绚丽的宝衣豁然出现在了那双眼如葡萄般的少女身上。

    其他的少女们也是周身泛出七彩绚光,

    她们身上也流转着各式的光芒,一件件琉璃般的宝衣出现在了她们的身上。

    每一人都释放出了庞大的气息,

    她们就像是那九天仙女般。

    她们周身萦绕着圣洁高贵的气息,举足之间充斥着无上的威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隐瞒我这么多年。”

    丁小乙很是无语的说道,

    他自然知道这些身披七彩宝衣的仙女们对他并没有任何的恶意。

    “一饮一啄为因果,你只要记住了,你是我们的小师弟就行了。”

    那双眼如葡萄般的仙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意,她向丁小乙说道。

    “那今天在那天仙楼里发生的事,是不是你们安排的。”

    丁小乙向小葡萄好奇的说道。

    “那天仙楼本来就是我们的产业啊,不过我们也要离开了,在这人间呆了七八年了,天仙楼会交给你了。”

    小葡萄向丁小乙笑吟吟的说道。

    “我是谁?”

    丁小乙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他向小葡萄问道。

    这个问题一萦绕在他的心底,他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你就是你,你就是那个遁去的一,记住,你不是别人。”

    小葡萄笑吟吟的解释道,而丁小乙却是更加的疑惑了。

    “何必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我到底是谁啊?”

    丁小乙感觉对方并没有回答自己,他又好奇的问道。

    “你就是你,你不是别人。”

    钱舟拍了拍丁小乙的肩膀,他向丁小乙安慰道。

    而丁小乙脸上的疑惑却是更加的浓郁了,他自然知道他就是他啊。

    “我们的小师弟修为太弱了哦,不过这样也好,我居然跟小师弟一起睡过觉呢,想想就开心啊。”

    一名身着七彩宝衣的少女捏了捏丁小乙的脸,她眼中露了戏谑的笑意。

    而丁小乙却是尴尬无比,

    那是七八年前,

    自己与这些少女们挤在一张床上,那时的自己哪里会在意这些啊。

    可是现在想想,七八年过去了。

    她们的容貌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而自己却是变化了很多,她们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来,让我也捏一捏小师弟的脸,再不捏就没有机会了”

    另一名身着七彩宝衣的仙女伸手向丁小乙的脸颊上捏去。

    “好了,我们也应该离开了,小师弟也要自己成长。我们不能待在他的身边太久了,否则……”

    小葡萄的话并没有说完,而众人却是脸色一肃。

    丁小乙立即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气氛在弥漫着,

    他感觉得出这群七彩宝衣的仙女似乎并不是本体。

    “你们要走了吗?”

    丁小乙没名的生出了一丝失落感,就好像自己的亲人要远行的那种失落之感。

    “小师弟,快一些成长起来,到时候我们会来接你的。”

    那数名七彩宝衣的仙女向丁小乙齐声说道。

    而她们的话语一落,只见她们的身躯化作了七彩的光芒,如一阵光雨洒落般炸裂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