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意外怀孕:竟然是局中局 > 第一章意外怀孕,竟然是局中局
    我怀孕了!

    我和男朋友在一起六个月,他从来没有碰过我,公司安排体检,意外发现我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

    男友是一名产科医生,此时手里正拿着我的孕检报告,脸色阴沉的盯着我。

    我解释:“不可能,一定是查错了,我们没有那个过,怎么可能会怀孕。”

    慕北将报告摔在我身上:“苏卿,你特么的真贱!”

    他死死扣住我的肩膀来回摇晃,我一阵反胃,想吐又吐不出来。

    自从检查出我怀孕后,慕北变得早出晚归,身上醉醺醺的,每天都是不同的女人送他回家。

    看他躺在沙发上难受的样子,我端着醒酒汤走过去:“慕北,喝点醒酒汤,喝了就不难受了。”

    他一把打翻我手里的碗。

    “滚!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贱,是不是只要给钱,谁上你都行!!”

    “啪”的一声,室内安静下来,慕北被我这一巴掌打的清醒了几分。

    那晚后,我搬了出来,临时找了个一室一厅。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我坐在沙发上,回想最近唯一和男人有过接触的,就是两个月前慕北带我参加的宴会。

    而时间,也对的上。

    那天,我在公司上班,接到慕北打来的电话:“酒酒,下午方便请个假嘛,带你见几个人。”

    我本来以为只是去见下他的朋友,到了地方后,我才意识到我的穿着和这里有多么的格格不入。

    眼前庞大的游轮装修奢华,走进大厅我被里面富丽堂皇的装饰给震惊到了。

    我正要问慕北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就听见他熟练的和人寒暄。

    我心中疑问,医生的工资这么高吗?

    看他的样子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

    在我疑惑中,慕北牵着我的手走到休息区。

    黑色真皮沙发上坐着几个男人,呛人的烟味让我很不舒服,几双眼睛落在我身上,带着浓浓的侵略性。

    我想要找个借口离开,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慕北:“秦总,听说最近秦氏集团又拿下了一个大合作。”

    对方色眯眯的眼神放在我身上:“合作有什么好的,哪比得上你美人在怀。”

    听到他的话,我往后退了一步,大半个身子被慕北挡住。

    他们的谈话内容我全程没有听进去。

    慕北递过一杯橙汁,我接过喝了两口,记忆到这里就断片了。

    醒来后我躺在家里的大床上,看着守在床边的慕北。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都不记得了。”

    慕北扶我起来。

    “还说呢,你发烧了也不说,晕倒在了宴会上。”

    发烧?

    我动了动胳膊,酸疼无力,慕北见状给我解释:“刚打完针,药效还没过,等一会就好了。”

    ————

    回过神来,我打开电脑。

    手指敲击着键盘,电脑屏幕出现一行行代码。

    我上大学时,第二专业选修的是计算机,会一些简单的黑客技术。

    我黑进游轮的安全系统,查看两个月前的监控录像。

    我喝完果汁就晕了过去。

    慕北坐在原处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把我抱走,上了电梯,我的心瞬间冰凉。

    我按着快进,心里还期盼着有一丝生机。

    或许,在电梯上我被人解救下来了。

    这么想着,电脑突然黑屏了。

    我使劲戳着键盘,还是黑屏的状态。

    是有人发现我入侵了邮轮的安全系统,我被反入侵了。

    我放下电脑,打车去了慕北工作的医院,想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

    彼时他一身黑色西装被人拥簇在中间,双眸凌厉。

    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子站在他身边,举手投足间尽显大气。

    我听着身旁护士的对话。

    “真没想到慕医生竟然是慕氏集团的继承人。”

    “是啊,慕医生的女朋友好漂亮啊,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两人真是天作之合。”

    我突然明白了。

    怪不得那天在宴会上他能够游刃有余的交际,原来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隐藏的这么好,我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

    我心中酸涩。

    这时,慕北身边的女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和她四目相对。

    她挽着慕北的手臂朝我走来。

    “温小姐你好,我是祁音,阿北的未婚妻。”

    她伸出右手,白皙纤细的指尖骨节分明,涂着酒红色的指甲,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而我,每天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要面对上司的刁难,生存早就磨灭了我的天真。

    想起父母从小的教导,我伸出手,祁音却在此时抚了下发丝收了回去。

    我听到四周的嘲讽,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阿北,爸和叔叔在等你了,你先进去吧,我和温小姐说两句话。”

    慕北皱眉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又落在我身上,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跟着他进去,医院门口就剩下我和祁音。

    还有几个保镖。

    祁音卸去伪装,上下打量我:“听说你怀孕了?你想不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我呼吸一滞,真相就像一张网把我围住,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

    祁音很满意我的反应:“秦总除了年纪大点,配你绰绰有余。”

    我直接怼过去:“既然他那么好,你怎么不和他在一起。”

    “啪!”

    我挨了一巴掌,嘴里涌出几丝血腥味。

    我刚一抬手,就被祁音的保镖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这一切都是阿北亲自策划的,那杯橙汁里有安眠药,也是阿北亲自允诺秦总可以带你走,前提是秦氏集团接下来的项目要和慕氏集团合作。”

    几分钟后,我被保镖扔在医院门口。

    夏天的风携裹着热浪,而我却感到一股寒意正顺着脚底侵蚀到四肢百骸。

    我左脸肿起,狼狈极了。

    回到公寓后,我走进浴室,温热的身体靠在冰冷的瓷砖上,禁闭双眸,眼泪夹杂在水流中……

    我想不通,慕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

    翌日,我强撑着精神走进办公室,察觉到同事异样的目光。

    怀孕的事情他们不会知道,不过我心里却莫名的心虚,拎着包的指尖紧了紧。

    同事走过来。

    “温酒你别难过,这次晋升总监不成,下次再努力,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打算的,竟然空降了个总裁未婚妻来当总监,这不是闹嘛!”

    我笑了笑,果然,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感情不顺,晋升机会又被关系户给截胡了。

    “慕总和祁总监来了,大家快过来!”

    刚刚还为我打抱不平的同事第一个跑过去打招呼,我唇角勉强勾起一抹笑。

    看清站在我面前的两个人,我大脑一片空白。

    慕北拧眉看了我一眼,很快收回,公式化的说道:“这是你们新上任的总监,以后设计部由她全权负责。”

    我自嘲的笑了,当初我来慕氏集团工作还是慕北介绍的,原来这竟然是他家的公司。

    我想质问慕北,为什么要将我送给秦总,难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抵不过一个合作吗?

    我走神了,等我回神的时候设计部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温酒,你想什么呢,慕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同事苏宁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点头,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

    办公室内传出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进。”

    “慕总,您找我。”我低头,我们之间的气氛一点也看不出前两天还是你侬我侬的情侣。

    慕北似是不满意我的态度:“抬起头来。”

    我照做。

    慕北扯了两下领带:“你一会把办公室腾出来给祁音,她现在是你的上司,你没理由继续呆在总监办公室里。”

    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揪住,难受的喘不过气。

    前几天,我兴高采烈的告诉慕北,公司有意提拔我为总监,还让我提前搬进了总监办公室。

    当时他是怎么做的呢,他笑着和我说,这么好的事情必须要出去庆祝一下。

    我努力抬起头,看着他笑道:“知道了,对了慕总,下午我想请个假。”

    慕北抬头,点燃一根烟,“有事?”

    我印象中,慕北是不抽烟的。

    “去流产,我前男友为了一个合同亲手把我送给了别人。”

    慕北讥讽一笑,没说话,但我从他眼中看到了失望。

    我不理解,他凭什么出这种眼神。

    ————

    我回办公室后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

    祁音走进来,依旧是那副大小姐的样子:“阿北真是的,我又不着急在这一时,还用得着亲自找你一趟,让你给我腾出办公室。”

    我汲气,祁音的话就像无数的刀子戳进我体内,伤的我体无完肤。

    见我不说话,祁音冷笑,贴着我的肩膀压低声音警告我。

    “温酒,慕北和你不过是在演戏,你要是敢不死心的纠缠他,我有能力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个世界。”

    说完,她后退一步,和我拉开距离,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秦氏集团的那个项目换成你去对接,这是秦总的名片。”

    我给祁音腾出办公室后,直接打车去了医院,坐在凳子上等着医生叫号。

    我从兜里摸出那张名片,眸底隐藏着浓厚的仇恨,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我的人。

    不管是谁,包括慕北!

    “请37号就诊。”

    我走进去,一道低沉而又惊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酒酒?”

    我抬头,对方白色医袍里搭了件白衬衫,禁欲系十足。

    祁见深!

    我大学时期崇拜的男神,温润如玉,风光霁月,是我对他的感觉。

    见我没反应,他再次开口:“酒酒,你怀孕了?”

    我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做完检查后,祁见深看出我着急离开,他说会帮我取结果,有什么问题也会联系我。

    我们两个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

    ————

    翌日,我前往秦氏集团,包里放着我提前准备好的优盘。

    我非常感谢上学时,因为崇拜祁见深,跟在他屁股后面学习了黑客技术。

    “温小姐,秦总有请。”

    我再次看到那个六十多岁的男人,他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那一刻,我想要拿起桌上的那把水果刀插进他体内,一了百了。

    不过杀人要偿命,为了人渣不值得。

    我拿出公司的设计图开始介绍。

    秦总丝毫没有听进去,大掌落在我后腰,逐渐往下。

    我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拔高声音:“秦总,自重!”

    对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难看下去,我快去思考应该怎么抽身,秘书此时敲门。

    “秦总,慕氏集团的慕总来了,在会议室等您。”

    秦总瞪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秘书看着我,做出请的姿势,我跟着她出去。

    走了两步路,我装出肚子疼的样子来,秘书狐疑的看了我两眼,给我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

    趁她不注意,我溜进办公室,快速控制电脑,找到加密文件夹,费了一番功夫才破解。

    打开里面的内容,我恨不得当场弄死这个畜生。

    他电脑里有很多难以入目的视频,每一个女生的面孔都不一样,我颤抖的点着,生怕看到我的。

    直到我删除完最后一个视频,我也没有找到我的。

    难不成,他还有另外一个文件夹?

    果然,我找到了另一个隐藏更深的,里面并不是我所想的不堪入目的视频,而是有关于秦氏集团偷税漏税的证据。

    我快速拷贝,门口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我紧张到手心里全是汗水。

    在门被推开的前一秒,我拔出优盘,迅速的放进包里。

    秦总进来看见我还没走,目光狠戾的盯着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正在组织语言,计划怎么瞒过去时,慕北出现了。

    慕北,“不好意思秦总,是我让她等我的,没想到她竟然跑到了您的办公室来等我。”

    秦总目光在我们两人身上游走,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没想到慕总还喜欢吃回头草。”

    我被慕北强行拉着离开。

    车上,慕北嘴角咬着一根烟:“你找他的犯罪证据做什么?”

    我心中一惊,他怎么会知道?

    慕北见我不想说,一脸无所谓的睨了我一眼:“下车。”

    看着扬长而去的黑色迈巴赫,我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将秦氏集团偷税漏税的证据交了上去。

    这件事情处理的过于顺利,顺利的让我有些怀疑。

    我站在秦氏集团门口,亲眼看着秦总铐上手铐被警局的人带走,他也看见了我,冰冷的眼神让我心里一咯噔。

    三天后,我去警局看望秦总。

    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整个人颓废不堪,多了不少白发。

    他看到我来有几分诧异,没什么好脸色。

    “去我办公室找我犯罪的证据,我得罪过你?”

    我冷笑:“秦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天晚上的事情你难道记不清了?”

    我恼怒,更多的是难以启齿说怀了这么个人渣的孩子。

    可他接下来的话让我迷茫了,从秦总口中得知那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碰我。

    我捏紧手指,巨大的漩涡让我呼吸喘不上来气,我尽量让我的声音听起来是正常的。

    那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

    这时候,我从秦总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报复的爽感。

    我回到公寓后,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

    输入【祁氏集团总裁】这几个字,几秒钟后。

    屏幕上一片空白,没有关于他的只字片语,更别提照片了。

    是的。

    秦总告诉我那天晚上带走我的男人是祁氏集团的总裁。

    我使劲想,也没想出我和祁氏集团的总裁有什么交集。

    这几天我经过各种渠道去打听,终于查到明天在京海酒店,祁氏的小公主订婚,身为哥哥,那个男人一定会去。

    ————

    宴会入口站着一排保镖,挨个检查宾客的请柬,没有的一律会被‘请’出去。

    “我走的太着急了,没带,我朋友就在里面,你就通融一下,让我进去吧。”

    我站在一侧,看着门口磨破嘴皮子也没混进去的女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进去。

    “酒酒?”

    我回头望去。

    学长?

    他也来参加婚礼?

    我顾不上多想,借用学长女朋友的身份混了进来。

    我的心思都在别处,没注意到保镖对祁见深恭敬的样子。

    走进大厅,我看到海报上的男女主,瞪大杏眼。

    慕北和祁音?!

    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宴!!

    那祁氏集团的总裁岂不就是祁音的哥哥?

    我四处找寻那个可能看起来像祁氏集团总裁的人。

    “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祁见深握着我的手,一脸关切。

    我没有说话。

    “看你的样子像是来找人,我可以帮忙的。”

    我看他有请柬,或许会认识祁氏集团的总裁:“学长,你认识祁氏集团总裁吗?”

    祁见深身体一僵硬:“你找他做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

    祁音挽着慕北的手走过来,看到我脸上染着怒火。

    “温酒,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慕北已经不爱你了,你要不要这么贱,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你给我滚出去!”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祁音在慕北面前这么的不注重形象,以往她就算在讨厌我,也不会如此。

    “温酒,你勾引阿北不成,竟然还敢勾引我哥。”

    她上前打掉祁见深握着我的手,那一瞬间,我感觉她有病!

    同时,我脑海中翁的一声,僵硬的转过身子看向祁见深。

    他手指蜷缩了下,上下嘴唇合动:“酒酒……”

    我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我问:“那天我查看游轮监控,电脑被反入侵是你做的?”

    虽然是询问,可我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祁见深的电脑技术在我之上,当初我还是跟他学的。

    “秦氏集团偷税漏税,也是你在背后帮我?”

    我早该想到的,我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搬倒诺大的秦氏集团。

    “酒酒,你听我给你解释。”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现场的,直到躺在床上,我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的。

    “砰砰砰!”

    我去开门,门外的人是慕北。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我们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

    约莫几分钟的时间,他拽了两下领带,声音喑哑:“酒酒对不起,我刚刚才知道,那天晚上你是被人下了药,我已经取消了和祁音的订婚。”

    我一愣,随即嘲讽的笑了。

    把从监控上拷贝下来的视频怼在他面前。

    慕北看着视频,眉头越拧越深。

    他没经过我同意直接大步走进屋内,打开我的电脑。

    半个小时,给了我一份新的监控内容。

    “酒酒,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能弥补我犯下的错误,但我真的不知道你喝的那杯橙汁有东西,那天晚上祁音自杀,我去了医院,安排其他人送你回去。”

    我意识到被算计了。

    不是明的算计,而且被包在一张大网里,另我喘不过来气。

    慕北给我道歉,让我原谅他。

    而我说了一句小说读者都会说的话,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翌日,我接到公司的电话,说有事情要和我说。

    我站在办公室里,周围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慕北走过来,宣布祁总监辞职,我成为新的总监。

    大家表面上朝我道喜,但我知道没有几个人是真心的。

    祁音在订婚宴上被慕北甩了这件事传的人尽皆知,而我和慕北的那一层关系也传到了办公室,大家都认为是我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导致祁音消失。

    我莫名担上第三者的名声。

    休息间,几个同事在这里讨论我,我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走进去倒水。

    声音在我进去的那一秒钟戛然而止。

    我不在乎。

    倒完水我留下一句认真工作便离开。

    回到办公室,我无力的靠在办公椅上,按了按眉心,随即去安全通道,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剩下的钱你什么时候打给我,她接替了你的位置,我要出去躲避风头。”

    我刚走进来,就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是苏宁的。

    “温酒不是傻子,她很快就会知道真相的……”

    剩下的话我听的不是很仔细,苏宁刻意压低了声音。

    电话声音消失,我躲了起来,苏宁神态紧张的离开。

    我很庆幸大学选择的第二专业,我查到刚才和苏宁通话的人竟然是从婚礼现场消失的祁音!

    我回到办公室没多久,苏宁敲门进来。

    “我最近看你没喝中药养生茶了,猜你是喝完了,今天又给你带了一点。”

    我盯着她。

    苏宁有几分不自在:“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嘛?”

    “没什么,多少钱我转给你。”

    苏宁说不用,大家都是好朋友。

    我还是给她转了两千,她走后,我拆开那盒养生茶,拿出一小包泡了一杯。

    中午,慕北出现在我办公室里,脸色不是很好:“酒酒,对不起,我们重新开始吧。”

    我冷笑反问:“你不在乎我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吗?”

    他一愣:“你没怀孕。”

    说完,把一份检测报告给了我。

    慕北:“祁见深也是产科的医生,那天婚礼现场我就起了疑心,后来看到那段视频,我就派人着手去调查,那天在医院给你做检查的医生被收买了,你根本就没有怀孕。”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放在面前的养生茶上。

    苏宁从两个月前就开始送我养生茶了。

    下班送,我去了认识的一个老中医那里。

    “爷爷,您帮我看看这里面的成分都是些什么作用?”

    老爷子带着眼镜,看了一番后得出结论:“里面的成分都是些好东西,不过……”

    我的心随着老爷子的话提起来。

    “不过这里面有一味中药,它是大补的,但是副作用会影响女人的月经,你这么年轻爷爷不建议你喝了。”

    我握紧中药养生茶,和爷爷道了声谢离开。

    我把苏宁约出来摊牌了。

    苏宁见我知道了一切,破罐子破摔:“是,我学历能力都不差你,凭什么总监的位置给你,我不服。”

    “就因为这个你就和祁音布了这么大一个局?”

    “对!祁音答应我,只要我帮她,总监的位置就是我的。”

    从一开始的体检都是祁音策划好的,中药、篡改检查报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算计。

    回到家,我看到了站在小区楼下的祁见深,他说要对我负责,要领证结婚。

    我看着他上下嘴唇触碰,和我印象中的那个学长相差甚远。

    我打开手机,把今天下午恢复的电梯视频放在他面前。

    祁见深后背一僵,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音音患有人格分裂症,她喜欢慕北,只有和慕北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不会发病,但慕北喜欢的人是你。”

    “所以,你就为了你妹妹销毁监控,承认孩子是你的?只是为了让慕北和祁音在一起?”

    “你故意合成视频,让我误会是慕北放弃了我?”

    祁见深:“不,我也喜欢你,上学的时候我就……”

    我打断了他的话,毫不留情的戳穿他:“你只是为了祁音补偿我而已。”

    在祁见深震惊的目光下,我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我给慕氏集团人力资源发了一封辞职信,收拾好东西,直奔机场,买了新西兰的机票。

    飞机上,我带好耳塞闭目养神,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殷勤的慕北。

    从那以后整天跟在我身上,要补偿我,我懒得搭理他。

    再次见到祁音,她手里拿着两块棒棒糖,嘴里还念叨着:“慕北哥哥,慕北哥哥。”

    她的智商成了一个小孩子。

    我站在原地,看着祁见深一脸宠溺的告诉她,在外面,一定要牵好哥哥的手,不然会走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