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古道长亭风未晚 > 第4章 气死人不偿命
    清晨

    本来一顿最过于平凡的早饭因为某人的加入,气氛都变得古怪。

    一盘糖醋排骨鱼却被风凌澈刺得满身‘窟窿’嘴边撒着隐忍一夜的闷死,盖不住他的脸上倦意。

    “你干嘛?”云亦帆道。

    “我跟这鱼有仇,看她不爽而已,早知道那天我就该杀了她,也不至于现在”

    风凌澈这是把鱼当成云亦帆般,她已听出,只是她觉得与他这种名门世家公子计较好像没必要,连这点事都要记心里的人,要是真计较起来岂不没完没了了。

    门口突然进来两个年轻男人,衣着华丽,想必又是一些名门公子哥,他们一人入门便道:“小二,来壶好酒”

    小二随口应了声好,然后他们便往四处张望寻找空位,当目光投到他们这时,只听到一人向风凌澈打招呼“呦,这不是风贤弟吗?这么巧,你也在。”

    风凌澈出于礼貌的抱拳于身前,“沈二哥,杨兄,别来无恙。”

    “是啊!我们也应该很久不见了吧!是不是应该在一起喝一杯?”聊着聊着,他们两人不知何时已绕桌边各坐一方,这下一张方桌四个方向都坐上了人。

    他们两个男人一个是沈氏山庄二公子沈天璧,一个是杨家大公子杨境。

    这下周围三个都是武林世家公子,三男一女是不是存在尴尬?

    他们几个男人废话聊了半天,酒也喝了几杯,似乎这两人才注意到旁边还一个云亦帆,沈天璧问道:“风贤弟,这位是…”

    杨境接道:“沈兄,这还用得着猜吗?风小弟平时很少出来玩,更别说带女人了,这位肯给你是弟妹了。”

    云亦帆嘴脸杨起不明弧度,这家伙,脑子里想必也只能想到这。还好撞上这天她心情好,就随他们怎么说。

    杨境一脸坏笑凑近风凌澈,道:“风小弟,这姑娘看起来挺不错的,哪找到?”

    他绝对没想到风凌澈会这样回答他:“山上捡的。”

    云亦帆一边唇角再次勾起残缺弧度。

    “不会吧!你小子运气这么好,哪座山,改天我也去捡一个。”杨境道。

    “就是后面这座山,不过还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风凌澈道。

    沈天璧道:“风贤弟,你向来低调,不如把她给我吧!反正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以你在江湖的名声想必不缺女人,少了她一个应该不算什么,你觉的呢?”

    风凌澈道:“你问她吧!还有,我可一直没说她是我的女人。”心里默默念:看上她?真有眼光。

    沈天璧瞧了云亦帆一眼,精致的下巴带着几分诱惑,真让人忍不住想触摸,沈天璧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把她带走……”

    “怦”还没等沈天璧说完,云亦帆便将酒杯随手丢在桌子上直接打断了沈天璧的话,情绪如常的道:“不好意思,我听到几声狗叫,心里烦闷,一时吓坏手滑了下,抱歉,打扰你们了”

    杨境道:“没事,我们继续聊。”

    沈天璧心乱不服,但又不好出声。

    云亦帆轻泯一口酒,叹了口气,道:“我这一生喝过这么多酒,偏偏今天这壶是我喝过最差的酒,一定是那只狗影响了我喝酒的心情”

    说完,将酒杯里的酒全泼在了沈天璧脸上。

    另外两人此刻目瞪口呆。

    云亦帆目光转向沈天璧,故作惊讶状态:“哎呀!怎么你脸上全是酒哇!”

    沈天璧磨牙,道“你还挺会给老子装的”

    这女人简直胆子大的可以,明明是故意的还要装的跟什么都没有似的。

    云亦帆道:“公子不是喜欢我吗!可我就是喜欢这么玩!”

    我故意的,闲的,就你,想带走我。

    或许风凌澈与杨境都以为她会是请求对方原谅,或者道歉一类的话,但她云亦帆是谁,做错的事一直都是一错到底谁敢多说半句。“那么这一坛都晾你脸上吧!”

    没等沈天璧反应过来,那一坛酒干脆利落,真的全晾在了他脸上。

    顿时,沈天璧脸全黑,额角气血直充,爆出一根根青筋。

    “你……”沈天璧气急,连说话都带怒气,因为心里太乱,顿时不知嘴里该爆哪一句?

    “怎么!想动手?夫君,他要欺负我”云亦帆对转身对一旁风凌澈,语气阴阳怪气,让风凌澈慌了神。这不是故意害他吗?

    她即便现在身中剧毒,但对付他们这些残渣还是小菜一碟。

    “你…”沈天璧真气的抡起巴掌,“啪”的一声清脆的打下去,只不过这一耳光是打在风凌澈脸上,另云亦帆没想到的是风凌澈居然会突然站在她前面。

    沈天璧面上更难看“你…们,哼!杨境我们走。”

    动完手说走就走,太便宜他们了吧!

    不知是从哪闪出一到银光,只听到沈天璧一声惨痛。回过头对风凌澈怒道:“风凌澈,你为了这个女人居然出手伤我,好,既然你无情那就休怪我不义,下次见面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风凌澈突然觉得冤,这关他什么事。

    云亦帆神色阴鹜道:“再给我啰嗦半句,另一只手臂也别想留了”

    如果不是她的伤势还没好,追影针岂会射偏。

    回过头看见风凌澈脸上的手指印,心中顿时有种想砍去沈天璧双手双脚的想法。

    沈天璧,我云亦帆日后定让你整个沈氏山庄为你今日的行为付出你意想不到的代价。

    “刚刚对不住了”云亦帆道。风凌澈此时的微光中似燃起一丝怒火,因为是她扒拉了他过来替他挡下了那一耳光,甚至还以他的名义得罪了两朋友。

    “活该!自找的”

    “我白替你挨了这一下,怎么就成了自找的了”

    “他们只是故意借你来羞辱我而已,你又何必出口伤人呢!”风凌澈道。

    “第一,我看那畜生不爽。第二,试问哪个女人愿意让男人白白看那么久,我没要了他的双眼就已经够仁慈了。第三,他想把我当成他的玩具,我自然不能让他如愿。这些理由够不?”云亦帆道。

    风凌澈无言以对。

    云亦帆此时胸口又一阵剧痛上身。

    糟糕,刚刚又动用了内力。

    ‘噗’一口血从嘴里喷出,身体一阵无力,再次滩倒在力。

    当脑子清醒时,她已是在客房了,风凌澈正为她疗伤。门外似乎听到一些闲言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