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古道长亭风未晚 > 第11章,教主归来
    子虚宫内。

    少年卧趟在内一侧显眼的高位上。另一侧,则是一大群人乱成一锅粥。

    一女子上前开口道:“公子,您之前说教主没事,那公子可知教主何时回来。”

    少年侧身撇了她一眼,满脸的不懈地道:“急什么,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很快?”

    “那到底是有多快,还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一个白胡子中年男子接下了他的话。

    “我说过了,很快,我师姐的那个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说的很快具体是什么时候,我又怎么会知道,我知道各位对教主非常的忠心,既然如此,那我师姐在坠崖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们一个个都跳下去呢?”

    陌少阡的一番话问得一大伙人无话可说。他坐起身,一眼扫过底下所有人,个个面面相窥。不知又从哪冒出来一人,喷喷不平的说:“那公子可知教主此刻身在何处,既然教主无事又为何迟迟不肯回教”

    “青虎长老你这可是在怀疑我,不相信本公子所说的话?”陌少阡桃花眼拉长,却不露出丝毫愤怒的痕迹。

    “公子,我也只是关心教主,并无其他意思”

    “你这哪是关心教主,分阴是在怀疑阡陌公子。”一旁的男子接过他的话。

    “青龙长老,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我青虎这些年来对教主忠心耿耿,若无教主又何来今日的青虎,我不过是多关心了些难道这也有错?”

    “呵呵,关心?若你真是担心教主,在教主不慎坠崖的当天怎么就不见你下崖去寻”“对,我看你就是魔教的叛徒。”“对,就是”“……”

    ……

    因为青龙长老的一番话,引的众人开始发生口舌之争,一时之间,青龙青虎两位长老各分一派。

    “论这叛徒恐怕是你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一开始就窥视魔功《千羽冥殇》,恐怕你就是为了魔功才加入到魔教中来吧!”“我教魔攻岂是你这种人能窥视的”“你有资格吗?”“……”

    ……

    一点一点的乱成了一团,开始了越扯越远。

    陌少阡原本静静地看着就已经很令他烦了,如今他们居然直接拿起武器动手收来,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

    “啪”地一声,陌少阡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拍了个粉碎,就这么的一声,打断了所有的声音,他眼底如冰峰,冷冷扫视殿内,立即鸦雀无声,他相是自身冒出了冷气,此刻简直可以把人冷死,殿内静得可怕。

    “你们的私人恩怨本公子懒得管,如今我魔教一盘散沙,出了叛徒你们不但不想法子除了,反倒还互相猜忌,甚至还对自己人动起手来,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对魔教忠心耿耿?”陌少阡起身移步徘徊,接着道:“如今武林盟各门派早有攻打我魔教之意,你们不思如何平息我魔教内乱反倒还聚众闹事,若以后再让本公子听到你们这种不思进取的话,本公子绝不轻饶。虽然本公子的追风刃不及师姐的追影针,但对付你们还是绰绰有余,哪个不怕死的尽管来试。”

    这翻话云亦帆在门外听的清清楚楚,看陌少阡这架势,若她再不出现恐怕这魔教就真成他的了。

    “哒哒哒”殿外传来一阵掌声,一时之间殿内所有的目光都偷向她。所有人齐刷刷的跪了一地“恭迎教主回教”。

    随着她的出现魔教人群中间让出了一条清晰而又宽敞的道路。这里灯火阴亮,真像个女王归来。

    “师姐,请”陌少阡也起身,刚刚威风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恢复了平时一脸不务正业的模样。

    云亦帆稍作停留,寒光扫视众人,此时安静的,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声。

    “表现的不错”。

    这句话似在夸他,又似在嘲笑他帅不过三秒。

    云亦帆坐回到她专属的宝座上,这一离去一个多月,回归到这来气息如此熟悉。

    以她的做事风格,接下来当然是大开杀戒,眼前这群人,是一个也不能留了。

    云亦帆面色含笑“本座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面教内的一切都是师弟你在打理,辛苦了”

    “应该的”陌少阡答的一点也不谦虚,感觉她就不应该夸他。

    “各位先起来吧!”作为老大的她都发话了,下面自然又是另一番模样,刚刚混乱的场面,如今排成排,站成个方阵,一眼看去令人心里看着都舒服。待属下们个个直立,精神抖擞的样子,而身为老大的自己自然也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的一点点破绽。

    云亦帆干咳两声,道:“本座此次遇害的事情已使我魔教大乱了,如今本座安然无恙,至于魔教里面的叛徒,本座迟早会把他揪出来,当然,本座也不想搞得我魔教上下人心惶惶。若无其他事都退下吧!”

    又将视线转移到了一侧,若不是这小子把一番话全说了她何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知该说些什么,云亦帆眼角倾斜,“陌少阡给我留下。”

    “师姐找我还有何事?”陌少阡内心像吊着几个桶,看这女人表情就知道不是好事。

    云亦帆温柔一笑:“多谢你前几天给我送的药才让我功力恢复得这么快,如今我们也该好好算算这些天来我们之间的账了”

    温柔的一面突然之间变得格外阴冷,清冷的面孔上一双黑眸烈焰正燃。

    陌少阡似乎听的满头雾水,他们之间这些天的哪笔账,她以前可是从来不计较这些事的,难道分别一个月多被风凌澈给影响了?“是我给你下药的那事?”

    听到下药两个字,云亦帆眼神瞬间迸出一道冷光,“你还敢给我提下药一事”

    语落,陌少阡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强大的内功气流击倒外地。云亦帆垂眸冷冷看着在地上针扎站起的他,视线又换了另外一个高度,道:“若不是师傅不让我动你的话,凭你还不知道已经死在我手上多少回了。以前你一再惹毛我,我都只当你年少轻狂不与你计较,但如果你再对我做出这种事情,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情。”

    陌少阡吃痛的样子带着为自己感到的喷喷不平,捂着胸口愤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