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异域梦回馆 > 番外——游水
    从我记事起,北冥就是一滩死水,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掀不起一朵浪花。

    连光都照不进这偌大的海域…

    也许是习惯使然,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可时间久了,没有同类的陪伴,也没有任何声音的环境下,我感到了无聊。

    也有可能是孤独吧……

    毕竟在这方世界里,只有我和长老,而长老常年都在闭关修炼,便只剩下我自娱自乐。

    我突然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瞧瞧,我对它有好奇,也有向往。

    可长老说过,我们鲲一族子脉稀少,就是离开北冥造成的后果,他并不希望我踏出海域。

    我虽然犹豫,但终究是按压不住内心的好奇和孤寂,迈出了那一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从心底觉得这北冥就像是个牢笼,它把我禁锢在了…这深不见底的海中。

    我逃离似的,用尽全力向上游去,我就想看看,看看这北冥尽头的世界长什么样。

    终于,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成功了,我将头探出了水面。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了太阳,感受到光。

    它高高的悬挂在天上,散发出的光照耀在三界任何地方,除了北冥。

    仿佛能稀释所有黑暗,望而那么神圣。

    它根本不像长老说的那么可怕,它有些刺眼,但很温暖。

    我享受这种光明,于是一鼓作气,张开翅膀冲破了云层,想离它近一些,可那炙热的温度让我望而生畏。

    没办法,我只好退而求其次,遨游在空中观赏蓝天白云和那充满生机的大陆,好玩的紧。

    还没等我尽兴,突然!天空阵阵异响,我吓得赶紧落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中。

    可那从天而降的紫雷,分明就是冲着我的方向袭来的。

    我很懵,明明自己已经化形了,而且现阶段也没突破,为什么会劈我呢?

    惊慌失措下,我也只能紧闭双眼,蜷缩成一团装死,试图减轻痛苦。

    随着一声巨响过后,我疑惑的发现身体并没感受到任何不适。

    正当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一只小手贴在了我的脸上,很奇怪的触感,软乎乎的。

    我抬头看向他,原来就是一个刚化形的小妖怪,敢情刚才的异响是他造成的。

    他应该是刚过雷劫,一脸的焦黑,真丑啊!

    我根本不想搭理他,拍开他的手,便准备离开。

    可这小丑东西非要紧跟着我,甩都甩不掉,一连跟了好几天。

    从小没有朋友,而他的陪伴,竟让我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好像……并不排斥他了。

    我又将他带回了大山,他诞生的地方。

    我能感受到,他很开心,而这种开心居然影响到了我,我莫名也跟着愉悦。

    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几个月后,又有一只小精怪诞生了。

    我愣愣的看着比树精化形时还黑的虾怪,有点嫌弃的离远他,可他跟那小树精一样喜欢黏着我喊哥哥,烦人的紧。

    随着第三只小蛇精的化形,我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这群小东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依旧保持着原本的习性。

    树精一整天就把自己双腿埋在地里,露个上半身,风吹一下,他动一下,惬意的很。

    而蛇精更加让“人”难以接受…就知道趴在地上一扭一扭,跟蛆似的,呆的没眼看。

    没有办法,我只能下山到人类生活的村子,去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转而教给小精怪们。

    好在我所担心的被修仙者抓住,或被辱骂当怪物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那些叔叔婶婶都格外心善,不仅什么都愿意教,还会给我拿好吃的。

    了解到他们的子孙后代都在大城市生活,没空回来看他们,我便会经常下山去陪陪他们。

    一转眼,第五只小精怪都出来了。

    长老曾说过,一个家族的繁荣兴盛,全靠前辈的庇佑与后辈的团结。

    因此,我提议成立怪物团,用来守护大山。

    没想到我的一时兴起,竟然得到了这些小东西的全力支持,他们按照数字大小排序全随了我的姓,这让我觉得身上又多了一层责任。

    但这种责任并不让我反感,毕竟有这么几只可爱的弟弟,谁又能不喜欢呢?

    可平静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

    这天,大山出现了一群黑袍人。

    他们长着跟山下叔叔们差不多的面孔,这也让我认为他们与山下的人类都一样友善。

    我将他们当做客人,跟弟弟们一起招待。

    毕竟弟弟们总有一天会走出大山,我想提前教会他们与人为善,怎么促进感情。

    可我没想到,这些我以为的客人,弟弟们忙碌了一天用心招待的人,他们竟然在山里放火!

    他们烧了大山,又灭了小六的妖魂,而大山的平静生活也被彻底打破。

    小六,我最疼爱的弟弟,他是一只小草精,不谙世事,单纯活泼,宛如开心果一般的存在。

    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我望见了他被斩妖刀刺穿的胸口和那疼到扭曲的面容,我知道的,他很疼……

    可当他发现我们在看向他时,竟然笑了!

    他朝我们笑着,想逗我们开心,也是想安慰我们。

    连闭眼前,他都在笑,可明明眼角是挂着泪的。

    我那单纯可爱的弟弟就这么没了,只留下那杯已经被火烤干的果汁,还发着滋滋的声响。

    我气愤极了,带着弟弟们一拥而上,想为小六报仇,想履行怪物团的职责。

    这是我第一次正视这个为大山创造的怪物团。

    没想到,这一时的冲动,让我害惨了他们…明明可以逃的…

    我眼睁睁的望着本该刺向我的尖刀,在一个晃神间,插入了游二的体内,我知道,他为我挡下了那致命的伤。

    可我们才生活不过十载……

    于妖而言,十年只是眨眼间,可他却愿意用生命保护我。

    我想不明白……

    最初的时候,明明是我答应要护着他们的啊!

    一时间,我竟麻木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四的呼声让我回神,我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看嘴型是在让我快跑,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我害怕吗?当然害怕!恐惧与小精怪的羁绊牵扯着我。

    我想逃跑,可放不下他们……

    好再小四为我做出了选择,他用尽最后的妖力将我震出了黑袍人的包围圈。

    我很震惊,也很意外,因为我从没想过他们会为我做到这种程度。

    甚至牺牲自己……

    望向他的最后一眼,那是他在自爆妖丹,等我再看眼前的场景时,已经出了大山。

    我逃出来了,可心底满是沉重,完全没有保住了性命的庆幸。

    我知道,这一辈子,应该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可能是冷血吧,我竟然没有流一滴眼泪。

    我麻木的看着四周,不像山下的村子,田野遍布。有的只是干净的大马路,和整齐划一的花坛跟梧桐树。

    正当我以为自己完全没有情绪时,却又忍不住红了眼眶…那绿油油的草坪可真是好看…

    原来,只是缺了一根导火索。

    我终于感到了伤心,愧疚…各种复杂的情绪将我包裹。

    这时,耳边传来一道苍老又诡异的声音……

    他告诉我,可以救小六他们,只要我为他办件事……

    不久后,我回了一趟北冥,找到长老,告诉他我所经历的事情。

    长老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告诉我:“我们这一族,终究还是要走向灭亡啊!”

    我不懂,也不想思考他话中的含义,只是取走了一片弱水,便离开了,而长老奇迹般的并没有阻拦。

    我游荡在三界的各个角落,在漫长的几十年里寻找变强的办法。

    得到消息,蛮荒中有一道神魂,只要得到他的指点,便可进步神速。

    正当我启程寻找蛮荒的旅途中,便莫名的被传送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一个大妖,一个女人,这个组合很是奇特。

    他们自称神的使者,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可我还没开口,便被告知死而复生是不可能的。

    连这个都能猜到,果真是神的使者!这下我完全相信了。

    我有些牵强的朝他们笑着说道:“我只是想重建,我跟弟弟们的家。”

    这也不算说谎,我确实想过,可最重要的,还是将那个人类带到大山,把她绑走。

    我虽然很喜欢她,但没办法,弟弟们才是最重要的。

    可惊喜来的就是那么猝不及防!

    还没等我行动,突然出现的地仙便将弟弟们救活了,除了小六。

    可地仙也说了,小六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可她自己…却不会再回来了。

    多少有些后悔吧,她那个小小的要求,我都没能满足。

    正当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完美结束时,小四却说,黑袍人还在山里。

    我害怕悲剧重演,只好硬着头皮找到了黑袍人所处的山洞。

    青柳姐妖力高深,替我们解决了头领,其他的便留给了我来练手报仇。

    我当然乐意,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天,我要让这些人死在无尽的恐惧与痛苦中!

    解决黑袍人后,我提出想随着她们一起住进异域。

    从开始的拒绝,在弟弟们的撒娇下,缴械投降。

    就是新的开始,以后也将是新的生活。

    可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在游四快倒下的那一刻,我第一反应是逃跑……

    【可游水并不知道,他无意中往后退的那一步,便是游四用尽所有妖力将他送走的理由。

    毕竟人性从来都经不起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