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异域梦回馆 > 第十三章 一束花,一个愿
    ——————

    冬日里的清晨总是雾蒙蒙的,阳光从窗口透进房间,渐渐往床上还在熟睡中的叶乔探去。

    光打在脸上有些刺眼睛,叶乔只好不情不愿地起了床。

    “唉,睡个懒觉可真难~”

    刚出卧室,便瞅见已经坐在大厅沙发间玩得不亦乐乎的青隶郎。

    叶乔悠悠吐槽:“破水晶球有什么好玩的,亏得你还玩不腻。”

    青隶郎闷不作声,懒得跟她计较,被网上小视频中的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疯狂洗脑。

    叶乔得不到回答,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但猛然想起了小猴子的愿望,又赶紧屁颠屁颠的小步跑到青隶郎身边。

    她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实力了,青柳不在她只能找青隶郎。

    叶乔奉上那难得一见的哀求的小眼神,一脸的诚恳。

    青隶郎顿时一个激灵败下阵来,十分不自在地往边上挪了几步。

    “行了行了,我答应你!”

    叶乔宛如变脸,传承人立马绽放笑意:“你真好!”说完便跑开洗漱去了。

    留下青隶郎还没从那笑容中回神,在原地发愣,心中竟然泛起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确定是这儿?”

    青隶郎办事十分神速,很快的就托关系找到了颜颜的地址。

    叶乔一手抱花,一手指向眼前那所幼儿园,十分不确定地问道。

    青隶郎见叶乔那满是不信任的眼神也来了脾气:

    “爱信不信!我费心费力搞来的消息你还质疑?自己玩去吧你!”

    青隶郎撇撇嘴,嘴唇一直不停蠕动,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你知不知道为了这破消息?我还送出去两瓶珍藏的好酒,我自己都没舍得喝!”

    叶乔闻言也有些心虚,毕竟是自己求他帮忙的,就算消息错误也不应该反过身质问他。

    “哎呀,别生气了,我错了错了!

    我就是心急嘛,如果那姑娘这辈子还是个上幼儿园的小孩子,我该怎么把花送出去啊!”

    青隶郎默不做声,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因为自己也不知道,但心中却感慨不停。

    我还是保持沉默吧,这样比较帅气!

    眼前的幼儿园,叶乔静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一直杵在原地扭捏,纠结的很。

    “是不是那个女的呀?有点像……”

    青隶郎推了推叶乔,朝幼儿园门口的女人努了努嘴,示意叶乔看过去。

    “是她!是她啊!太好了,不是小孩子!”

    为了让青隶郎可以帮忙,叶乔特意带他去看了一遍小猴子的经历,他见过颜颜,所以能辨别出。

    叶乔激动的赶忙上前,将花一股脑塞到女人手中:

    “美女,你长的真好看,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可以吗?我叫叶乔!”

    这段自我介绍叶乔可是反反复复念了不下十遍,当然美女也是真的,两人年龄差不多大小,而眼前的女人属于阳光温婉型美女。

    叶乔说完便等待着女人的回应。

    只听见女人低笑一声,说道:“当然可以,我叫陈意涵,叫我意涵就行,你可是我的雾隐市交的第一个朋友呢。”

    “那一起吃个饭?”叶乔刚说完便后悔了,脸和那跟猴屁股似的,尴尬不已。

    跟那狗东西呆久了,真是把不住嘴!

    “好啊!”

    “没事没事!嗯?”叶乔怔住。

    怎么跟想象中的情节不一样?你倒是拒绝呀!

    叶乔此时更后悔了,还没发工资就得贴出去好几百。

    做人难,做嘴快的人更难啊!

    好在陈意涵很是注意分寸,并没有多点,叶乔也付得起。

    两人交谈间竟发现有相似的遭遇,陈意涵上学时曾遭遇校园霸凌与孤立,直到在大学时遇见了吕川,也是她现在的未婚夫。

    相似的经历,顿时让两人感情猛增,一顿饭下来已经处得跟闺密似的了。

    而跟着一起来的青隶郎则十分自觉的跟隐形人一样,秉承着多吃少说的原则,丝毫没有加入的打算~

    饭后两人交换了号码,便离开了餐厅。

    回到梦回馆内,叶乔瘫倒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放松筋骨。

    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让叶乔处理的有些累,准备给自己放几天假。

    反正老板不在,自己说了算!

    一连几天都惬意的很,晚睡晚起爽翻天!

    如往常几天一般,叶乔依旧睡着懒觉。

    叮铃铃~

    手机的来电铃声响起,叶乔不情不愿的从被窝里伸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陈意涵?”

    这是怎么了吗?

    满肚子疑惑的她接通了电话。

    “喂?什么!医院!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叶乔立马起身,简单洗漱一番后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

    走进病房内,看着几天前还神采奕奕的脸此刻却异常苍白,精神涣散万分憔悴,叶乔顿时感到有些难受。

    叶乔走近后坐在病床前,询问着情况。

    “你这是怎么回事?你那个未婚夫呢?就把你扔在这?”

    空洞的眼神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才回答。

    “我们分手了,他出轨…不要我了,我在这也没朋友只能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了乔儿。。”

    陈意涵侧过头望向窗外,硬扯着嘴角微微一笑,不由的让人心生怜悯。

    “他说要带上我最爱的向日葵来找我的,结果呢…不还是选了红玫瑰。”

    陈意涵说完便忍不住哽咽起来。

    “乔儿,你说…你说向日葵是不是就比不上红玫瑰啊!”陈意涵呜咽着问道。

    叶乔听着她那已然哭的沙哑的嗓子心疼不已,又没任何办法,只有陪着她一起哭一起骂。

    等她哭累了休息下来,叶乔才起身离开医院。

    路上叶乔一直想着如果她跟小猴子在一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吧……

    可惜,所有事情都不存在如果…

    梦回馆内。

    看着旷工刚回来的叶乔,青隶郎赶忙上前想冷嘲热讽一番,走进后发现有问题,一脸嫌弃的捂住鼻子。

    “你这是去哪了?怎么一股子妖兽的味道?”

    青隶郎的狗鼻子一向灵敏,不禁让叶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就去了趟医院见了意涵,她未婚夫出轨了心情不太好。”

    “反正这几天没接生意,明早我陪你再去看一看。”

    青柳站在一旁,既是担心她的安危,又见她那害怕的神色不由提议道。

    “嗯嗯,姐姐,你可算出关了,我都想死你了!”

    叶乔赶忙答应下来,不知道还好,知道就不敢再去了,不去吧又担心自己这新交的朋友,青柳这口一开,叶乔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啊你,都学坏了,等会跟我讲讲这几天都干嘛了。”

    叶乔讪笑着躲避青柳的持续追问。

    第二天天刚亮,三人便到了陈意涵所在的病房内。

    “意涵,青隶郎你见过的,旁边是我姐,他们陪我一起来看看你。”

    青隶郎赶忙搭话:“美女你好啊,我给你带了瓶酒,白的!你要喜欢我下次再给你带。”

    青柳:???

    叶乔:???

    陈意涵:???

    “不舒服喝点麻醉效果很好的,祝你早日康复。”

    青隶郎并没有觉得哪不对,毕竟酒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东西,要不是叶乔跟她是朋友,他可舍不得送。

    “谢谢…”

    叶乔坐在一旁欲哭无泪,真的不想认识这种人…啊不,狗啊!

    刚进病房青柳便察觉到了不对劲,打了招呼后便自顾自的在病房转悠来感应妖兽。

    寻视一遍后,发现妖气格外浓郁,但又感受不到妖兽的痕迹,只好作罢。

    是夜———

    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洒在夜色里,别有一番风味。

    青隶郎坐在大厅拨弄着水晶球,玩的不亦乐乎。

    呲溜呲溜~阵阵声音从叶乔房间传来……

    想起上次怨灵事件,青隶郎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赶忙冲到叶乔房门口。

    一脚踹开房门,冲进屋内。

    只见叶乔平躺在床上,努力仰起头抽抽嗒嗒的,眼角却压根没有眼泪,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青隶郎脸色一沉

    “大晚上抽风还是鬼上身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是心疼朋友的遭遇心里难受。”

    叶乔止住抽嗒的声音,回怼道。

    青隶郎轻蔑的瞪着叶乔,心底一阵鄙夷。

    “你那什么眼神!我容易吗我!”叶乔不满的瞪回去。

    本来是心疼朋友,这会儿又开始心疼自己了,忍不住又开始抽噎起来。

    “大晚上的想哭不敢哭。”

    青隶郎听到这话想上前安慰,觉的叶乔肯定是怕吵到自己跟大哥才忍着,霎时间有点心疼她。

    “我刚用不久的…刚用不久的电热毯,我怕它把我电死。”叶乔哽咽着讲。

    嘭!

    关门声响起,叶乔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便冲着房门的方向大声控诉。

    “你赔我门!你个土狗!”说完又开始哭哭啼啼。

    许是累了,叶乔平复了心情,便安静下来。没有丝毫困意,只能拿起手机随意刷着打发时间。

    叮铃铃~

    “嗯?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了?”叶乔嘟嘟囔囔的看着屏幕前熟悉的人名,心底缓缓升起一缕不安的情绪。

    接通后不等叶乔开口,便传来陈意涵焦急的声音,显得十分慌张。

    “乔儿,我给你发个定位,你过来陪我好不好?我总感觉有人盯着我,我好害怕。”

    “怎么不在医院好好养着?”叶乔虽不满她的做法,又不好说什么,担心她的安危也只能答应下来。

    但依旧按捺不住心底的不安,只好敲响了青柳的房门,弱弱的问道:

    “姐姐,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看一看意涵啊?”害怕青柳不答应,叶乔揉搓着手指,紧张的等待着回复。

    青柳打开房门,无奈的看了叶乔一眼,还是答应下来。

    两人走出异域,还没开始拦车,青隶郎便寻了过来。

    “你们怎么不等我?每次都忽略我这个大帅哥。”刚说完便感到一股凉意袭来,青隶郎猛然打了个寒颤。

    抬头只见俩记眸光如寒冰一般直射过来。

    叶乔冷嗤一声,似笑非笑的说道:

    “别看我总是对你漠不关心,其实我背地里说了你好多坏话。”

    说完还不忘朝青隶郎送去一记白眼,随后伸手拦下一辆车,便挽着青柳直接坐上后排。

    全然不顾车外面色铁青的青隶郎……

    青隶郎按耐住心底的火气,故意清了清嗓子,当作看不见两位女士鄙视的眼神,自顾自的坐上了副驾位。

    到达陈意涵居住的小区楼下后,叶乔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

    青隶郎看出叶乔的囧状,便带头先行进入了楼内。

    一道黑影闪过。

    “谁!”

    听见声响的两人对视一眼,转头赶忙冲进楼内,而青隶郎早已经追着黑影冲上了楼。

    “怎么回事啊?”叶乔紧紧挽住青柳的胳膊,好奇不已,颤着声音忍不住询问。

    闻到那股熟悉的妖兽味,青柳不禁蹙起眉头,面色略显沉重。

    “这里的味道跟病房里的是同一种妖兽。”

    叶乔刹那间脸色惊变,瑟瑟的缩在青柳身后,无力的发抖。

    “这妖怪怎么还跟着意涵跑啊…”

    另一边。

    青隶郎已经追着黑影来到一个屋门口。

    本就昏暗的过道,只有几缕暖黄的微光照亮,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青隶郎挺拔的身影立在过道边的屋口,气势昂然。

    冬日嘴中呼出的气体像白雾般笼罩住青隶郎的五官,让人看不清虚实。

    如画般精致的五官若隐若现,在周身氛围的衬托下,青隶郎立于暗夜中犹如神邸,神圣不可侵犯。

    他微微敛下眸子,随即灿烂一笑,眉色微扬。

    “呵,还是让我逮到你了…”

    叶乔看着与陈意涵电话中所述房门号一致的数字,不禁有点发怵。

    青隶郎朝叶乔的方向瞥了一眼,抬起左手扶住额头冷笑道:

    “哈,还真是麻烦呐。”

    叶乔蹙眉,又开始装逼了…

    话音刚落,只见青隶郎伸出垂落在腿边,那只修长白嫩的细手。骤然间,地下漂浮出点点亮光,分散于四周。

    如夏夜的树丛中被猛然掉落石头而惊起的萤火虫,晴日夜空里璀璨的繁星,绚烂且令人惊艳。

    点点亮光朝青隶郎手中聚拢。

    突如其来的奇异光景,让叶乔目瞪口呆。好奇战胜了心底的恐惧,缓缓松开了挽在青柳臂弯间的双手。

    点点亮光在青隶郎手中汇成一个光球,光点还在不断涌入。将昏暗的过道照的通明,宛如白昼一般。

    光打在青隶郎的脸上。

    冬夜的冷风从窗口吹入,掀起了挡住双眼的刘海。他眯上双眸,微抬下颚。

    在光的折射下,身影被拉长。立体的五官,流畅的线条,细长脖颈上凸起的喉结都被放大数倍后投映在他后背的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