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极无天 > 第1379章 裴家底蕴
    林修齐默不作声,裴立恒不停地咆哮着,质问着,愤怒着,其他人完全被林修齐的气势所摄,不敢轻举妄动。

    终于看到最关键的逼婚一幕了!

    林修齐仔细查看这一段记忆,竟与宁奎德的记忆不差分毫,就是这个男人,不但抢走了他的爱人,还敢在此大放厥词,不知悔过。

    “裴立恒!你死不足惜!”

    林修齐手上发力,“嘭”的一声,捏碎了裴立恒的元神。

    他没有断了对方的轮回之路,与玄天行、宁家三长老不同,裴立恒是因爱而痴。

    爱情本就是自私的,没有对错之分,就算称之为奇特感觉下的冲动之举也不为过,今生之罪,不报来世。

    “林修齐!你敢杀我恒儿!!”裴仁永的脸因愤怒而变得扭曲,咆哮道:“裴家众人听令,诛杀此獠,为少主报仇!!”

    “是!”

    一系列对宁家的打压,罪魁祸首是裴立恒,如今恶首已死,林修齐也不想多造杀戮,他一身红袍好似被狂风鼓动,骇人的威压降临裴家。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裴仁永终于明白了双方的差距,方才的自信只因自己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海阔。

    “林道友!收手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另一股惊人威压出现,欲与林修齐对抗。

    还有一位合道修士!

    林修齐瞬间明悟,怪不得裴立恒敢如此大胆,原来是有所倚仗,他冷冷一笑,气势陡然爆发。

    “噗!”

    一位身着藏青色道袍的老者刚刚出现,从容之色凝固了,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林修齐。

    “父亲!”

    裴仁永连忙飞到老者身旁,关切道:“您怎么样?可有大碍?”

    “你是裴天碑?”林修齐冷声道。

    “正是老朽!见过林道友!”

    裴天碑态度恭敬,方才的一次交锋,他已经清楚双方的差距了。

    气势对决,仅仅是略胜一筹,实战之中也会巨大的优势。

    若是受到了压制,则双方的实力相差不小,几乎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胜出。

    若能直接以气势碾压对手,则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父亲!他杀了恒儿!您一定要提恒儿报仇啊!”裴仁永悲愤道。

    “什么!恒儿死了!!”

    裴天碑正在闭死关,方才忽觉心头一绞,似有灾祸降临,这才离开了封印重重的密室,没想到裴家历代资质最好的子嗣被人杀了。

    他眼中厉芒一闪,质问道:“林修齐!你为何要杀恒儿!”

    林修齐根本没有理会对方,而是轻轻招手,晕倒的宁梦瑜飘到了他的身旁,悠悠转醒。

    “修齐!你……我……”

    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想解释却又觉得无可争辩,想倾诉思念却想起自己辜负了对方。

    林修齐轻声一叹,揽住宁梦瑜的纤腰,无奈道:“走吧!回宁家!”

    “嗯!”

    宁梦瑜乖巧地答应了一声,亲昵地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像是一只依赖主人的小猫。

    就在这时,琉璃色灵光冲天而起,化作一只完美无瑕的祭器,圆口双耳,像一只煮饭用的小锅,将林修齐和宁梦瑜扣在其中。

    “贱妇!恒儿被杀,你却想跟这贼子离开?真是有辱门风!”

    裴天碑苍老的面孔因愤怒而微微抽动,家族的希望断绝,孙媳妇竟然当着族人的面投入仇人怀抱,裴家屹立于北玄数万年,何时有过这等颜面扫地之时。

    “裴天碑!嘴巴放干净一点!”

    林修齐的怒火还在,发生这等事情,又怎是杀一人可以完全消解的,他冷声道:“裴立恒暗中打压宁家,逼迫玉儿牺牲自己,他敢如此行事就应该想到有此一天!”

    裴天碑怒极反笑道:“感情之事本就是你情我愿,说白了也是一场交易,那贱妇认为宁家更重要,甘愿献身,干你何事?”

    林修齐双眼微闭,淡淡一笑,道:“你确定要这么和我说话?”

    “放肆!”裴仁永吼道:“你已经被琉璃仙簋所困,还敢如此猖狂!”

    “仁永!不要大意!”

    “父亲!这可是真正的仙器,又岂是区区玄界修士可以抗衡的!”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传来,一道靓丽倩影瞬息而至。

    童月溪!

    林修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看样子童月溪与裴家的关系并不简单,但他相信对方绝不会与裴家勾结来伤害自己。

    “月溪!你怎么来了?”裴天碑惊疑不定道。

    “前辈!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修齐他们吧!”

    面对真正的仙器,童月溪不认为林修齐有机会脱身,裴仁永吼道:“不行!他杀了恒儿,一定要陪葬!童月溪!你一个外人没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

    童月溪继续道:“前辈!当初立恒出手打压宁家之事并不简单,其中尚有一些疑点,不要轻举妄动,以免中了奸人之计啊!”

    宁梦瑜忽然开口道:“童姐姐!你说背后可能另有隐情,是真的吗?”

    童月溪神色复杂地看了宁梦瑜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她不是很喜欢对方,虽然是林修齐挚爱之人的转世,但今生和前世真的能完全等同吗?

    “大胆!!”裴仁永像是发疯了一样大吼道:“童月溪!你给我滚出去!今天就算是圣灵现世,仙人下凡也阻止不了我诛杀此獠!”

    “裴天碑!”林修齐终于开口了:“我不相信裴立恒出手之时你们毫不知情!你……确定要对我动手?”

    裴仁永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儿子是他一生的骄傲,竟然被人当众斩杀,他就算拼得魂飞魄散也要让仇人不得好死。

    “知道又如何!!”他大吼道:“宁家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与我裴家仇深似海,没有灭了那群混帐已经是格外开恩,何时轮得到你一个外人说三道四!”

    林修齐怒火难平,但十分冷静,裴仁永的话让他有些难以回答。

    二族确实有仇,也确实轮不到自己指指点点,唯一令他恼怒的是,裴立恒利用这种手段来逼迫宁梦瑜。

    “你们和宁家的仇,我不管!裴立恒若当真对玉儿痴心一片,又为何要用这种手段苦苦相逼!”

    “还不是因为你!”裴仁永咆哮道:“你这个奸滑之徒当初明明说与宁梦瑜毫无关系,转眼之间便成了对方的命定之人!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我儿险些走火入魔!你身陷时空罅隙,生死不知,我儿追求对方有何不可!呵呵呵!就算是我儿以宁家为筹码,若是宁梦瑜真的对你痴心不改,只会宁死不屈,绝不会选择嫁人!”

    林修齐身体微微一颤,他忽然明白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裴仁永冷笑道:“你当我们不知道吗?道魂王之女司空素晴同样是你的未婚妻,她是怎么做的?三十年进阶合道,在虚空之中苦寻你十年,若非实力太强,身体无法抵抗法则的排斥,就算是千年万载也会等下去!但宁梦瑜选择了为家族而活……哈哈哈!林修齐!你真是可怜啊!”

    “住口!!!”

    林修齐一声大喝,吓得宁梦瑜身体不停地颤抖,裴仁永的话字字诛心,她已经羞愧得不敢抬头了。

    裴天碑看出林修齐心烦意乱,朗声道:“仁永!不必再说了!若不是恒儿坚持,我裴家又怎会让这种贱妇进门!果然老夫没看错人!这个贱妇毫无忠贞可言,什么前世诺言,根本抵不过今生的荣华显赫,如今不悼亡夫,反投他人怀抱,只此一条就是万死之罪!就算不杀林修齐,也不能放过这贱妇!!”

    童月溪不再开口了,她看出了裴天碑和裴仁永的决心,一个要杀林修齐,一个要诛宁梦瑜,此刻苦劝已是无用,只能静观其变了。

    她看着裴家众人,厉声喝道:“你等帮不上忙,还不退开!”

    “不退!我们要追随家主诛杀仇敌!!”

    “杀!”

    “杀!”

    “杀!”

    “哈哈哈……”

    林修齐站在琉璃屏障之中,狂笑不止,笑声中充满了畅快。

    “林修齐!你笑什么!!你杀了我儿,却敢在这里发笑,受死吧!”

    裴家所有修士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取出一只小小的铃铛,动作整齐地发起了攻击。

    铃铛大小一致,款式相同,显然是一种制式法器,唯一不同的是铃铛的颜色。

    “叮铃铃……”

    不知凡几的法器铃铛响起,震耳欲聋,让人不觉心生烦躁。

    铃声化光晕,丝毫无阻地渗入琉璃仙簋之中,弥漫了小小的空间。

    “嗯?八极法则?”

    光晕加身,林修齐感受到了浓郁的法则气息,正是八种基础属性法则。

    伴随着嘈杂的铃声,八种法则气息犹如沸腾的岩浆,狂暴地侵袭着林修齐身体。

    林修齐将宁梦瑜送入洞天之宝,没有使用法则领域,而是迎接法则气息入体。

    有人发现了林修齐的举动,讥笑道:“没想到堂堂精灵族之主是一个蠢货,同时面对八种法则竟然要以身相抗,太托大了!”

    一个年纪较小的修士无奈道:“各位兄长,这家伙真的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吗?该不会是个骗子吧!”

    “我也觉得是这样!方才若非少主轻敌,怎么会输给这种货色!”

    听着族人的嘲笑,裴仁永心情大好,他认为大局已定,朗声道:“林修齐!自戕吧!同为强者给你留最后一点颜面!”

    “家主气度不凡,圣贤仁主啊!”一个裴家修士连忙奉承道。

    “林修齐!你竟敢袭杀少主,罪不容诛!家主怜你,还不速速兵解!”

    裴家修士大声喝斥,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可惜林修齐要自绝于此,不能亲手替少主报仇了。

    童月溪眉头紧缩,渐渐后退,她知道今天不可能轻易收场了。

    “裴家果然有些实力!”林修齐冷笑道:“单说仙簋和铃铛阵法就不是普通人可以脱身的,可惜……使用者实力太弱了!”

    “够了!!”裴仁永吼道:“我已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冥顽不灵,就安心去死吧!幽冥终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