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捍卫主权进行时 > 主篇 第六章
    驶往南岙街的汽车在绿灯亮起的那一刻异常克制地穿过马路。车内的两个人,司机面色微冷,副驾驶上的那位耷拉着眼皮,气哼哼地将目光指向窗外。

    现在是八月二十六号,下午三点钟。乔君昊等人回到了上林市。张敏博和孟易在半个小时前在张家别墅所在的街口下了车,步行回去了。

    车上只有乔君昊跟程玲玲两个人。气氛有些沉重。因为程玲玲第一次顶撞她老公。原因在那两个好兄弟跟他们分开的十分钟后。程玲玲本来是好好地趴在窗前透气看风景的,没想到居然看到蒋余雅她前男友来复合,她不同意,于是上演了一出,挺大个男人抱着他女朋友大腿,跪求原谅,女的被扯掉衣服当街狂扇他耳光的戏码。程玲玲看着都觉得惨不忍睹,心里却很过瘾。由此,她想到了她的心酸生活,想起她在家里的地位。后来,李朵爱打电话告诉她,张健柏因为对边美衣怀恨在心,所以找他傍上的那个富婆替他出头。

    人傻钱多说的大概就是这女人了。不知道被张健柏灌了什么迷魂汤,对他唯命是从的。这不今儿个,带几个人去边美衣的出租屋“抄家”。正赶上李朵爱同几个姐妹来看望她,反将那富婆及其“小弟”打了一顿,紧接着,她们几人又找到了张健柏,把他一顿收拾,治得服服帖帖的,跪在地上学狗叫,十分解气。

    在家里被欺压惯了的程玲玲一听,顿时心里各种不服气,直闹别扭。就连李朵爱问她什么时候出去聚一聚,为她们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压压惊”,振一下“士气”,边美衣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自己抚养这些都没听到。

    程玲玲十分羡慕她这帮姐妹儿敢作敢为的个性,反观她自己,胆小怕事,瘦小的一阵风吹来都能被刮走。因而自己在心里默默地置气,时不时地还瞅着乔君昊。他发现她的反常后,问她抽了哪阵风,不知怎的,就惹火了她,积压已久的火气一上来,在那无理取闹了。乔君昊刚开始还是由着她,跟她好好说话的,没想到他越是让着她,她就越来劲,还推了他一下。那会儿,他的手正握着方向盘,倘若她力气再大一些,估计他们肯定得来个漂亮的漂移了。

    乔君昊一看不能再纵容下去,说话的语气重了点儿。其实也就是让她回去再闹,她就不理他了。一直到回家,两个人没说一句话。程玲玲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难过了好久。凭什么别人老公都怕老婆,她跟人反着来?但是气头一过,想起来自己差点酿成大祸,而乔君昊已经是足够包容她了。换作旁人,她恐怕早就挨揍了。这么想着,她不禁自责起来,却拉不下脸主动搭理乔君昊,不然以后她的日子还是不好过。然而下午五点钟一过,饿得咕咕响的肚子出卖了她,屁颠屁颠地抱着键盘跑去道歉了。那会儿乔君昊在做饭,故意冷着她,她一屁股坐在键盘上,抱着他的腿死活不撒手。

    坐了不到五分钟,乔君昊洗菜抽不开腿,这才开口道,“行了你。”他俯视着不停抽噎着的程玲玲,弯下身把她提了起来。

    “没完了是吧。”他轻声说,“这都是谁教你的?”他指的是她耍赖皮抱着他不撒手这事。分明就是怪她被她朋友教坏的。

    “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说着说着眼泪差点儿就下来了。

    乔君昊头一次这么头疼。这还没怪她,就这副德行了,看来以后是说不得了。而且,她都自己跑来道歉了,他还能怎样呢?本来就没太生气,这会儿,那点气早就消了。

    他把她拉到怀里,心平气和地问她为什么突然发脾气,她一五一十地将她与好朋友截然相反的待遇以及她们怎么教训老公的事说出来后,他显然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第一,你朋友都有自己的工作,完全有能力养活自己,并且她们的经济实力与另一半相差不大,甚至超过了他们,所以说起话来比你有底气。第二,她们天生就是强势的女人,能够管得了的都是做不了主,或者懒得做主,习惯被支配的男人。第三,我既不懒,也不赖,更不会不修边幅,说话直来直去没有眼力劲儿。第四,我有钱,很多钱!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来。第五,我不会故意惹你生气,也不会任由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随便撒气,除非我真的错了。但是,我的底线不会让任何人越过,包括你。第六,害怕是一个处于弱势的女人在面对男人时的本能。因为你打不过我……大概就是这些。说多了,你这脑子也装不下。”

    说实在的,乔君昊的话,程玲玲只听进去了一半,不过最后一点算是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她是很害怕乔君昊,如果她再多一个胆子,并且能打过他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你怎么不怕我生气?”她忽然又问。通常男人最怕女人生气,因为她们闹腾起来就没完没了。

    “就知道你不敢跟我生气,才要的你。”乔君昊理所当然地说,“你以为我会傻到娶一个整天给我脸色看的祖宗。”

    程玲玲听他的话,突然觉得像是被小看了。

    “谁说我不敢生气……”本来她的底气很足的,但是当她的眼睛碰到了他总是威厉却又不失和蔼的目光后,声音一下子又弱了下去,到最后,傻盯着他说不出来话了。

    “哎呀!”乔君昊舒心笑道,“就喜欢欺负你。”

    程玲玲别过头去哼了一声,被他一把抱起放沙发上去了。

    “把气消了。我去做饭。”他吻了她的嘴唇,正要松开她,她忙又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我还有问题!”她嘚瑟道。因为她瞅准了乔君昊这时不会生气。

    “什么问题?”乔君昊望着她问。

    “如果我有了工作,以后在家里的地位能不能往上涨一涨。”她满怀向往地问。

    “不能。”他坚决道。

    “为什么?”她有些沮丧。

    “老实在家里呆着吧。”乔君昊说,“想要什么没有。”

    “那我也想说话有底气。”程玲玲坚持道。

    “得了吧你。”乔君昊不容动摇地说,“你揣了我五张银行卡,也没见你说话有底气过。”

    “那钱又不是我赚的。”程玲玲不服气了,不禁顶起了嘴。

    “那我赚钱是给谁花的?”乔君昊反问,“我人都是你的,钱还能跑了?”这并非刻意为之的,最真诚的幽默,使得程玲玲不禁展露笑颜,心里甜得不像话。

    乔君昊不是那种封建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他只是舍不得让程玲玲出去工作罢了。她想怎么玩,他都不拦着,只要不学坏,不违背道德良心,信用卡随便刷,他从来都不是缺钱的人。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太要面子了。他认为,他的女人就该花他的钱,让她出去工作简直就是丢面子的行为,好像他不给她花钱一样。说到底,一切得以他为主。

    他们两个,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就爱欺负他老婆,一个没有多少主见,无论老公怎么欺负也没脾气,确是合得来。

    这对通情达理,互相包容的年轻夫妻在经过一次不长不短的深刻沟通后,彼此更加亲密了。程玲玲在心里多次检讨之前的想法,说服自己以后绝对不没事找事,跟她老公大吵大闹。其实在她心里,她从不觉得是自己的优秀吸引了乔君昊,而是这个优秀的男人选择了她。对于乔君昊来说,百分之六十五的爱给程玲玲,百分之十五的爱给自己,另外百分之二十留给他的尊严。这一点,从他喜欢她开始就没变过。

    有的女人可以宠着,有的女人不可以宠着,他老婆不可以太宠,因为会得意忘形。但是,觉对不能给脸色看。有时候不理她,晾她一会儿,自己就知错了。乔君昊这么聪明的人,对他老婆的性子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那一个神经大条,没心没肺的女人却从来都摸不透他的心思,也没那个脑筋。她不是傻,只是懒得想那么多。所以会有许多朋友,所以和金梦文亲如姐妹。

    晚饭后,金梦文便打电话来说已经抵达南岙街的房子,让他们明天八点准时去给她帮忙。这边刚挂,边美衣又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姐妹儿。手机怎么打不通啊,跟谁聊天呢。”电话那头的她看起来心情大好,似乎没有发生过被那个渣男欺骗抛弃的狗血剧情。

    “我一个朋友让我明天去给她帮忙。”程玲玲解释说,“有什么事吗?”

    “这么不巧啊。”边美衣说,“本来我们定好二十九号办个PARTY的,小雅说后天就回老家了,所以我们临时决定改成明天了。”

    “那我恐怕去不了了。”程玲玲毫不犹豫地说。比起这些朋友们的派对,她更愿意去给金梦文做体力活。她打心底里把金梦文在她的好朋友中放到了不可替代的第一位。拒绝了边美衣后,还有几个朋友以不同的方式联系她,让她明天一定到场,后来她回复得烦了,干脆装没看见。然后告诉乔君昊,让他明天早点叫她起床。

    第二天一早,收到要帮忙的消息后,孟易和张敏博跑来蹭了早饭,跟乔君昊夫妇一块儿去米罗花园。路上,金梦文给程玲玲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有没有起床,呆会儿给她带些早餐过来,程玲玲猜她一定刚睡醒,说话的语气中满满的睡意。于是使唤张敏博就近去给他们买了些清淡的早点。

    八点整,四人抵达吴医生夫妇租住的公寓,吴医生穿着一个裤衩儿就出来开门。本来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看到门口立着一个扯着笑脸的瘦高个,睡意跑了一大半,又见孟易倚在旁边的墙上,程玲玲正背对着他拽着乔君昊的衣服打电话。他忽然想起来,门口这两位七夕节那天见过一面,孟易他很熟悉,经常听他的歌。见到真人还是有些不习惯,觉得特别奇妙。张敏博他没多少印象,那天两个人没怎么搭上话,所以一开始看他模样,以为是抢劫的。

    正当这时,程玲玲吼了一句“不去!”便挂了电话,回过头来,孟易和张敏博眼疾手快地把吴医生往房间里推,怕她看到他那随意的大裤衩。

    从早上到现在程玲玲的那些朋友挨个给她打电话,她不厌其烦地解释她今天没空,最后实在烦,所以有了那么一幕。孟易和张敏博还是头一次听她大声说话,尤其是在乔君昊面前。然而这男人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迈着慢步在孟易和张敏博后头进了吴医生的小公寓。这会儿,吴医生已经套上他的白衬衫黑短裤跑去洗手间刷牙去了。乔君昊这才拉着程玲玲进来。

    孟易和张敏博两人不客气,早就躺藤椅上去歇着了,沾着灰尘的茶几上放着张敏博给吴医生夫妇卖的早点。程玲玲正打量着这尘土杂物遍地的客厅,金梦文拖拉着拖鞋,从卧室里出来了。一见到程玲玲等人,脸上不由自主地涨满了笑容,说,“你们真的来啦!起这么早,吃过饭了吗?”

    “就你们没吃了。”程玲玲说。

    “那好。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刷牙。”金梦文看了眼沙发上看似蔫儿了的两个人,尤其满足地进了洗手间。然后不到五分钟就跟吴医生一块儿出来了。接着又用了十五分钟吃早餐。期间乔君昊和张敏博接了不下于十个电话。害得孟易和程玲玲都起了疑心,就是问不出是谁打来的。

    八点半,六个年轻人开始动工了。这回,就属张敏博最勤快,拖地擦窗户扔垃圾,一样不落。孟易问他是不是发烧了,他没有说话,倒是乔君昊在刚刚又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会儿吴医生夫妇出去买东西不在公寓,于是说出了原因。

    “何英叡跟包思颖吵架了。我助理前脚给我打电话说何家公司出事儿了,他后脚就打来说包思颖跟他闹矛盾离家出走了。”乔君昊放下手机说。

    “不是我说,何家公司没有你家股份啊,你高兴个什么!”孟易不分事情的轻重,直接怼起了张敏博。

    “重点不是这个。乔哥。”张敏博将一袋垃圾随手往地上一扔,朝乔君昊使了个眼色。乔君昊拉过程玲玲,把她两个耳朵一堵,说道,“包思颖跟何英叡结婚本来就是有目的的。当时我以为这只是她们家里人的计划,没太当回事儿。”程玲玲老实呆在他怀里,装没听到他的话。

    “什么意思?”孟易说,“他们两个不是你情我愿的吗?”

    “这事儿说来话长了。”张敏博说,“我去丢个垃圾,你们聊。”说罢,他将墙角的两袋垃圾一块拎了出去。

    “别卖关子了。”孟易催促道,“快说,我听着呢。”

    “包媛欣拒绝何英叡后,在家里不受待见的包思颖为了摆脱家人,所以就打起了他的主意,开始追求他。那段日子里,何英叡心情确实很糟糕,加上有这么个烦人的丫头,更不如意了。说起来,这也是女人为了上位的老梗了。不知道包思颖从哪儿打听出来他喜欢去酒吧喝酒的,每天去找他。有一次趁他喝醉了,就顺理成章了……”

    “等会儿!”孟易打断道,“还有这事儿,他什么时候喜欢去酒吧喝酒的,我怎么不知道!”身为何英叡的好朋友,出了这档子事儿他不知道没什么,但是喝酒不叫他,这就没法忍了。不知道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易现在说话做事老是偏个儿,抓不到重点。

    “这事儿就我知道。”乔君昊说,“张敏博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这件事不是兄弟之间可以开玩笑的小事,这关系到何英叡,甚至是公司的声誉。”

    “后来呢?”孟易急切地问。

    “后来,包思颖软硬兼施,正好何英叡也想趁此机会报复包媛欣,两人就好上了。”乔君昊道,“不过最近,何家公司的账目频频出错,导致我们两家刚合作就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而包家近几年的生意一跌再跌,现在内部就是一个空壳,急需大量的资金,所以我就让何英叡留意一下包家。就前天,包思颖再次收买账目总监被当场抓包了。但是,因为她死不承认,厚着脸皮跟何英叡大闹,所以拖到了现在才查清楚。只是,她将全部责任都赖到了她父母的身上,说一开始是真的喜欢何英叡,后来在父母的逼迫下才做出这些事情来的。今天早上,两人又吵了一架,包思颖把何英叡的银行卡现金全卷走了。”

    “我去!”孟易惊讶道,“这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

    “要真是这样还好说。”乔君昊松开程玲玲,叹了口气,“苦了何老爷子,本来身体就不好,今早跟包思颖打了一架,被按在地上打,好几个人才拉开,然后就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那何英叡也够惨的。”孟易点点头,唏嘘道。

    “是挺惨,胳膊骨折了。跟他们家老爷子都在医院呆着呢。打电话来借钱来了。公司那边听说准备走法律程序。”

    “他们家,那不至于。”孟易嫌弃地拧了拧眉心。

    “这是目前最省心的解决方法了”乔君昊说,“何家出事,我的公司也受牵连,如果真要私底下解决,我还得再去掺一脚,那就更没这个必要了。”他冷漠的样子让孟易不由得后背一凉。

    “我说你这没良心的。那可是你兄弟!”孟易指着他道,“私了你们还能捞不少的好处,说不定到时候包家一完蛋,名下的企业就改姓何了。你至少得从何英叡那赚一半!”

    “省省吧。我可不想收拾这个烂摊子。”乔君昊说。虽然他的表情跟平常无异,但是孟易明显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压力。他知道乔君昊不好惹,别看这爷们总是那副温和无害的样子,那是给程玲玲看的,真要动起真格来,他分分钟就把他弄死了。也只有程玲玲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有多狠。

    “那你就这么放任不管了?”他抱着一丝幻想问。

    “张家想要趁机捞一把,让我帮忙,我答应张敏博可以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帮助。”

    “难怪张敏博这么反常,原来还有这种好事。”孟易若有所思道,“我就说你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说罢,他轻舒舒地往沙发上一躺,因为幅度太大,以至于有些灰尘呛到了鼻子里,又立马坐了起来。

    “我靠!”他叫道,“刚才没掸干净。”

    这时,张敏博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拿着手机对乔君昊说,“包家的人要跑!叡哥打电话来说有人看见包思颖在菲斯特。”

    “你等会儿!”孟易站起来打断道,“包家的人要跑,包思颖怎么会在菲斯特?”

    “有可能她真的只是被利用了,现在没有价值了,被抛弃了。”乔君昊双手叉进口袋里,理智地分析说。

    “她父母还是人吗!”孟易大声道。

    “好了,你先冷静一下。”乔君昊一边安抚他,一边把程玲玲揽怀里,在她耳边小声说,“帮个忙。”难得他能向程玲玲开这个口,她尽管不知道是什么事,却撅起嘴巴,神气地对他说,“求我。”转眼,就收到乔君昊一个眼刀,立马不情愿地改口说,“什么事。”

    要说乔君昊能舍得让他老婆出马办事,那安全系数一定只高不低。不过,为了绝对的安全,他还是特地指派了两个保镖暗中保护程玲玲。毕竟,那个人刚刚把两个大老爷们打进了医院。

    乔君昊让程玲玲帮的忙,不是别的,而是去菲斯特找包思颖。当然,得让她觉得是偶遇,然后再套她的话。

    程玲玲找到包思颖的时候,她正坐在包厢里一边吃一边哭,程玲玲借口说是有人看到她好朋友在这里,于是就想来一起坐坐,没想到会是她。意外的是,包思颖居然傻傻得相信了,还让她坐下一起吃,她请客。程玲玲没忘记她来到这里的目的,一开口直奔主题,问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本来包思颖好好的吃饭,没想到这一问,把眼泪给问了出来,哭得那叫一个泪如雨下,说她父母利用完她后就不要她了。早上刚跟何英叡打了一架,现在她没地方去。

    程玲玲再往下问时,发现跟乔君昊猜的八九不离十。她之前确实挺喜欢何英叡的,后来也追到了他,但是她父母因为公司的事情,威胁她从何家公司的账户里弄一笔钱出来,不然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她当时一心想嫁给何英叡,想离开这个家,于是答应了。没想到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她的父母几次三番让她搞何家,前几天事情败露,她父母准备出国避难,让她留下来“善后”。当程玲玲问她还喜不喜欢何英叡时,她摇了摇头。

    “他吼我。”这三个字,是她不喜欢何英叡的全部理由了。程玲玲一时有些无语,恐怕她一开始就没喜欢过人家,只惦记着她的好日子了。不过,她可是带着录音笔来的,两人的谈话都录下来了。

    之后,程玲玲把录音笔交给了乔君昊,而包思颖也被乔家的人控制住了,何家那么多大老爷们没一个敢动她。可以想象出来,她平时是多蛮横。

    解决了包思颖的事,程玲玲又回头来继续给吴医生家帮忙了,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回来的时候,公寓打扫得差不多了。金梦文问她家里什么亲戚来了,她知道这肯定是那三个大老爷们为了隐瞒真相随便编的借口了。

    房间打扫干净了,里头的家具却摆放得不成样子,金梦文觉得客厅太小了,让吴医生把沙发挪到墙边,孟易说这样摆不好看,她看了一会儿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让摆阳台上,乔君昊说阳台太小了,摆不下,而且摆了之后,客厅就空了。于是,她看着阳台上那吴医生刚搬过去的沙发,又让搬回来了。又说把沙发之间的空隙留小一点,张敏博说这样很容易被茶几磕着,而且显得不美观。她自己亲自试了一下之后又让吴医生挪回去了。

    随后让吴医生把刚买的花瓶壁画什么的找地方摆好,房间里的花架给腾到阳台上,腾好之后,又感觉花架把阳光给挡住了,让吴医生再弄回去。回到屋里,看自己刚才让吴医生找地儿挂的壁画位置不合适,让吴医生重新挂,这一下可把吴医生的耐心全都消耗得干净,当即怒了,问她到底想怎么样,她看吴医生这模样,也有些气,跟他吵了起来。还是张敏博不怕事儿大,给劝开了。于是金梦文干脆让程玲玲和她一起把壁画取下来,然后两人再商量放哪儿合适。程玲玲本来被他们两人吓得不轻,头一次知道这两个好脾气原来也会有争吵。好在乔君昊尽职尽责地哄着才把神儿给哄回来。说实在的,长那么大,她还没见过谁家大人吵过架。包括她在老家时,她爷爷奶奶一见谁家苗头不对,就赶紧把她给带走。邻家有打闹时,她爷爷就说“咱家也有电视,回屋看去”,自己则偷偷跑出去劝架去了。

    可以说,她这二十几年来除了父母比较忙之外,几乎是人间仙境般的生活。吴医生夫妇这么一来,她好长时间都没敢说话。好在,他们吵了一架后,也适时地听了三个审美品味等一直在线的大男人的建议,到了下午两三点多,不大的公寓总算是布置好了。

    金梦文客客气气地说要要请他们吃饭,孟易和张敏博说呆会儿跟乔总还有公司的事儿要处理,于是婉拒了她的邀请,却是跑乔君昊家蹭饭去了。

    四点三十五分,他们抵达了何家父子所在的医院,张敏博的父亲以及公司的几个高层都在,他们见乔君昊也来了,于是提议说私了,让乔君昊费点心。由于张家事先跟他打过招呼,所以张父很殷勤地就替他接过话,他也没说什么。本来这就是何家的事,他懒得插手。

    晚上九点,包家的人在机场被张家控制,这是乔君昊配合张家的第一出,同时,何英叡向包思颖提出了离婚,包思颖答应了,但是厚着脸皮问他要了五千万,孟易当时也在场,以为他会心软,椅子都准备好了拎在手里,结果何英叡做得很绝,决定起诉她。当然了,不能白让包家占了他那么久的便宜,到时候包思颖不仅不赚还得负债累累,这多亏了何英叡的好朋友乔总的提点。

    二十九号,包家产业几乎是秘密被何家和乔家收购,速度之快,让人猝不及防。其中,张家也占了不少好处。这是乔君昊配合张家的第二出。

    当天下午,包思颖与何英叡签了离婚协议,倒赔了一千万。钱是包媛欣替她还的,据说是包思颖母亲下跪求的她。但是包媛欣一转身又摊上了一个案子,是好几个富二代指控的,意思是她设计把人家男的睡了,还反敲了一笔。这是乔君昊配合张家的第三出。个中原因,张敏博他老爸最清楚,因为他也是“受害人”之一。

    三十号,距离中小学报道还有一天,教师已经提前到校工作,乔君昊以程玲玲的名义给吴医生夫妇送去了一辆车。金梦文足足跟程玲玲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来夸她。

    中午,张敏博请好朋友聚餐,并且通知他们说,决定自立门户,开一家娱乐公司。这是乔君昊以个人名义公开投资张家的一出,孟易也是股东之一。在这之前,他在乔家和张家的帮助下“友好”地与原先的经纪公司解约了。

    这一年的八月不简单,短短三十天居然出了这么多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故,程玲玲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把一个月过成了一年。然而八月一过,他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这是一场梦,醒来就忘记了。不管是乔君昊还是程玲玲,他们跟朋友之间的联系突然就少了,也许是新婚之后,成家立业有了归宿的二人,开始考虑一个家庭的新生活了。

    直到过年的时候,已经拥有自己公司的张敏博最先提出了聚餐的邀请,何英叡因为包思颖跟公司的事儿,整个人一直处于低谷,虽然大家不说,但心里都清楚,因此他拒绝参加没有一个人反对,孟易现在虽然是公司的股东,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音乐这条路,所以有许多事要忙,乔君昊推脱说程玲玲身体不适不方便去,所以聚餐这事儿就作罢了。而程玲玲她的朋友们,也一直再走上坡路。边美衣因为之前做博主攒了不少钱,所以开了一家化妆品店,由于挺着大肚子不方便,于是让黄茜婷来给她看店,还表示以后她们两个人要一起带孩子。黄茜婷早在那次出事后辞退了工作,于年底在程玲玲以及好朋友的支持下与她老公离婚了,所以欣然答应了她。蒋余雅在十月份经李朵爱介绍认识了现在的未婚夫李赧,他是李朵爱老家的一个远房表弟,新年就二十八岁的某公司的精英干部,后辞职跟李朵爱的一个大学同学合资,年底的时候在老家所在的城市开了一家西餐厅,李朵爱一家都在那里帮忙。而花姐也传来喜讯说交了一个男朋友,那人是何家公司的某部门经理,除了年龄大一些,其他方面都不错。

    至于吴医生夫妇,早前乔君昊给吴医生在一家大医院找了份工作,现在适应得不错,薪水也还可以。金梦文就有些不如意了,头一学期在大城市里教学,期末考试得了全市倒数第一。不过,校长是个开明的中年绅士,鼓励她不要灰心,让学校的老教师来年多帮助她,害得她受宠若惊地跟程玲玲通了大半夜的电话,还是吴医生透露说前两天看到乔总带着乔夫人去妇产科做检查,她又惊又喜责怪程玲玲有宝宝了也不告诉她,然后依依不舍得挂了电话。

    其实,程玲玲在九月份就查出来怀孕了,乔君昊谁也没告诉。他只想安安稳稳地跟她一起生活,但是张敏博他们却不是老实的人,打听到这事儿后,在年三十晚上集体跑去他们家敲门。那时候乔君昊跟他身体不好的父亲同他岳父以及辈分最大的程玲玲的爷爷在包饺子,程玲玲跟她奶奶,母亲和婆婆坐在电视机前准备看春晚。

    那几个年轻人一加入,本来和谐的一家画风突然变得稀奇古怪,别开生面。他们一个劲儿地埋怨乔君昊不够意思,有了孩子就忘了他们了。乔君昊头一次那么诚恳地跟他们道歉,他们吓得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后来张敏博问乔君昊,为什么年三十他们家男人在包饺子,女人都在那看电视。乔君昊却说,“因为我们是男人嘛。可不得我们包饺子。”

    “那女人呢?”孟易好奇地问。

    “女人?女人就听我们的话,乖乖坐那儿看电视,等着吃饺子啊。”

    这话说得确实没毛病,听着也是那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