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点香仙缘 > 第十一章 两个辅助
    雉羽回头,惨笑一声。

    “你们走吧,云家的人若是发现了,肯定会来杀我的。”

    陈长安摇了摇头,“来不及了...”

    他的灵力感知及其敏锐,这是他刚发现的,自己的灵力第二个用处,就是观察。

    果然,话音刚落,山谷内突然出现一群人。

    几道目光同时看了过来,为首的一名汉子身材高大,双臂极长,浓眉下一双眼睛凶光四射。

    跟他比起来,刚才死的虬髯恶汉,都称得上道貌岸然。

    而这几个若不是披着一身的道袍,简直就是一群活脱脱的凶强霸道的悍匪。

    竟然是他!

    雉羽心中一阵绝望,此人乃是云家的护院统领之一元建,一身修为十分高强,而且道法狠厉,心如铁石,杀人无算。

    “竟然毁了公子要上贡太虚宫的宝物,雉奴,你就是死一万次,也难消罪过。你们三个,都要死!”

    “啊,哈哈哈,真是巧啊。你们都认识,我就是路过,你们继续聊,我娘肯定在家等我回去吃饭呢。”白嫖怪笑着说道,说完拔腿就要走。

    陈长安十分着急,因为他发现,这么危险的情况下,自己的身体,还沉浸在刚才那颗种子带给自己的奇妙感觉中,有些不听使唤。

    没有意气的白嫖怪,走到雉羽旁边,突然动了起来。

    他像是脚下一滑,身子倾倒的瞬间,手指结了个奇怪的印,打在了雉羽的身上,叫道:“走!”

    雉羽顿时感觉身轻如燕,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

    “想走?”元建冷笑一声,手掌一翻,一柄大刀就出现在他手中。

    他这一刀,劈向的是白嫖怪陆平,因为他知道雉羽的实力,是打不过自己的,也不可能从自己的手中逃走。

    只要杀了这两个陌生的小子,雉羽只能是任自己宰割。

    这一刀势大力沉,眼看就要将陆平劈作两半,他却脚下一动,灵巧地躲了过去。

    雉羽一看,叫道:“好机会,打他肋下!”

    “贱人!”元建怒骂一声,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子泥鳅一样,竟然能从自己的肋下躲闪。真要是被他击中要害,不死也残。

    白嫖怪陆平一拳下去,元建眼都闭上了,却发现不疼...

    陆平却只会逃命躲闪,出手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力道。

    元建哈哈一笑,一刀砍下,虽然被陆平躲过,但是劈砍的风刃,将他击倒在地。

    雉羽愕然看着这一幕,心底燃起的希望再次破灭。她仰起头来,双眼慢慢变红,仰天一记清亮的鸣啼。

    在她的肋下,生出一双翅膀来,原来真是只青雉。她转身伸出尖利的长爪,铁钩一般朝元建攻去。

    “畜牲,找死!”元建怒骂时候,身影已经如箭矢般弹射而起,挥舞大刀,刀刃隐隐有青光缠绕。

    雉羽身上多处受伤,几道森然的血痕,十分骇人。

    这时候,陈长安的身体,终于从僵硬中恢复过来。

    他操控着灵气,抚过雉羽和陆平的身子,他们两个眼睛一亮,怔了一下,发现身体正快速恢复。

    两个人从未见识过如此纯正的灵气,和刚才种子散发出的有点像,但是种子那时候是威势,现在陈长安的却是柔和。

    雉羽的伤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而力气也似乎用之不尽。

    白嫖怪慢慢靠了过来,两个人一个结印加速,一个拼命疗伤。

    而雉羽得到这两个加持,攻势更加凌厉,元建渐渐不支。

    “先把那两个废物杀了!”

    他已经看出,雉羽身后的两个人,才是她战力大增的关键。

    元建身后,云家的护卫,拔刀杀向两人。

    雉羽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战越猛,一爪下去,将云家护卫的头骨捏碎。

    另一个要逃,雉羽在空中一转身,元建已经杀到,“孽畜,休要猖狂!”

    陆平背起陈长安,一边快速地躲避,一边为雉羽加持。

    陈长安越来越熟练,这一战让他酣畅淋漓地练习自己控制灵气的手法,他的手臂在空中挥来扭去,拂过雉羽身上每一个伤口。

    发现了这一点的雉羽,更加的无所顾忌,完全是搏命的打法。

    云家的护卫,除了统领元建之外,已经死的死,残的残,被解决的差不多了。

    元建目眦近裂,却毫无办法,心中也渐渐生出一丝惧意来。

    眼前疯魔一样的妖物,虽然本事不如自己,但是她耐打能跑,体力耐力无穷无尽一样,这样打下去,非被她耗死不可。

    想到这里,元建瞥了一眼剩下的护卫,喊了一句:“一起上!”

    护卫们都身负重伤,本以为跟着统领最后一搏,冲上去之后,被雉羽挥舞利爪,全部斩杀。

    此时他们身后,一阵浓烟闪过,元建捏了一个法决,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雉羽赶紧去追,但是茫然四顾,整个山谷也不见他的踪影。

    “让他逃了!”

    陈长安个白嫖怪几乎没有受伤,互相搀扶着走了过来。

    雉羽将地上大蛇的尸体划开,取出一个鸟卵大小的丹核来,一口吞了。

    “我把你们害了,元建逃走了,云家肯定知道你们了,他们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的...”

    恢复到女郎身的雉羽,语气没了方才打架时候的霸气,又变的柔柔弱弱起来。

    陈长安心道果然是妖,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白嫖怪说话,也不敢像是刚认识那般放肆了,这妖...可真够凶的。

    “没事,我们隐姓埋名,偷偷溜走,他们抓不到我们的。”白嫖怪小心翼翼地说道。

    雉羽苦笑一声,“没用的,云家的客卿,只要通过此地的痕迹,便能轻易地锁定你们。”

    陈长安心底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么危险,就不趟这趟浑水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人有生老病死,乃是天注定。修仙求长生,本就是逆天而行,哪有什么安逸和简单。

    他使劲一甩头,摒除心中的杂念,问道:“你经验多,你说该怎么办?”

    “为今之计,也只有逃离云家的势力范围,投奔不弱于太虚宫的宗门,才有机会受他们庇护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