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古代追星的日子 > 第一百一十章怪异的关系
    柳辞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挑了挑眉,好像事情发展的越来越有趣了,这会儿竟然还冒出了老妇的儿子?

    “今日我必须要见到他,我带这些人来是有要事来找他的,事关我们整个乐晋庄,翠翠,你不要再这么自私了。”

    听到老付的话,自己还是一点都不相信,直接嗤笑道:“我自私?谁知道你带的是什么人?若是你带着人想去害大牛,我又怎么能将你们放进去,不用多说,赶紧滚吧!”

    苍长枫听到翠翠的话,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听到这里他也大概听懂了一点东西,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村长大牛其实是昨晚收留他们一行人的那两个夫妇的儿子,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叫做翠翠的儿媳妇好像并不想让他们二老见到他们的儿子。

    “百善孝为先,你们怎可如此对待父母?”苍长枫一个没忍住就说了出来。

    “你又是何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翠翠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老妇,顺带着也看不起他带过来的这些人,所以开口便对苍长风出言不逊。

    “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广俞州州城最大的学院的院长。”柳辞并没有用什么强调的语气,只是在旁边凉凉的说道。

    原本苍长风,只是一时气不过,翠翠对长辈的态度,便出口说了一句,但是没有想到翠翠那么强势的便怼了回来,面对这种泼辣的妇人,他一届文生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就在这个时候柳辞却开口替他说话了,他的心中不有的有些窃喜。

    果然辞儿还是关心他的,要不然也不会替他解围了。

    “什么?广俞州州城最大的学院的院长?!”翠翠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对于这个身份有些不敢置信。

    若这些人说的话是真的的话,那她今天可是惹到大人物了。

    不知道是是不敢相信,还是不想相信,那个名叫翠翠的富人硬撑着脸面说道:“你们说是院长他就是院长了,那我还说我自己是王母娘娘呢!那我是不是就是王母娘娘了?”

    对于这些农村妇人强词夺理的一套,柳辞也很无奈,这硬是要偷换概念那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或许是这里的动静太大了,惊动了房子里面的人,不多时,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中年男子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翠翠,发生什么事情了?”原本还在询问那个妇人,在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老妇以及她带着的这些人,当即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对着老妇不冷不热的说道:“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做什么?”

    老妇见到自己的儿子,显然也是有些激动的,眼眶都已经湿润了,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她的儿子了,今天竟然还能有这么个机会看到她的儿子,也不错了。

    她的脸上带着欣慰,在心里感慨着,一时间就没有说话。

    但是大牛看到她这幅样子,脸上的不耐就更加明显了。

    “你到底来做什么?若是没事的话,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听着他那赶人的话,柳辞和苍长枫都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个大牛果真是一个不顾爹娘的人?

    看着大牛那带着翠翠就想离开的身影,柳辞当即拦住了他们。

    “等等!”

    大牛回头,看着柳辞的眼中也带着明显的不喜,看样子他一点都不想同他们打交道,又或者说是不想同被老妇带来的他们打交道。

    “你还有什么事?”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母子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去管你们的家事,但是我们这次是奉命出行,需要给我们提供便利,你可有异议?”

    眼下这个情况,他们若是还继续按照一般人的身份在这里的话,只怕他们的任务很难再继续推进下去了,所以柳辞只能把萧妄怀给搬了出来。

    身为村长的大牛还没有开口说话,那个原本就不停在挑衅的翠翠倒是一脸嚣张的嘲笑道:“哟,还奉命出行呢?你们可真是要吓死我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们奉的谁的命令啊?”

    老妇在翠翠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给她使眼色,但是翠翠就好像是看不见一样,一直在不停的挑衅柳辞。

    听到她的话,柳辞也没有半分生气,只是无所谓的笑了一下,从怀中将那块百试百灵的属于忠贤王府的令牌拿了出来。

    正色道:“奉忠贤王爷之命,调查个乡镇的受教育情况!尔等还有何意见?”

    翠翠抱着手臂,不屑的说道:“谁知道你拿着的那块破东西是真是假?莫不是以为拿到了一个假的东西就能让你们轻易蒙混过关?”

    听到这话,柳辞差点没憋出内伤,这块令牌之前的时候还是走到哪里都是百试百灵的,怎么现在倒是不行了?这乡下的地方,莫不是连王爷的令牌都不认识?

    正当柳辞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原本一直在旁边不语的大牛却突然跪在了地上,对着令牌直接磕了一个响头,高声道:“见过王爷。”

    “大牛,你疯了?”翠翠不可置信的看着大牛的举动,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么突然的就对着这个令牌行礼。

    大牛没有说话,却是拽着翠翠一同跪了下来,小声道:“不会错的,先前我进城的时候便见过这个令牌上面的标志,确实是忠贤王府的没错,这群人就是王爷的人马,你也赶快行礼!”

    翠翠的脸上面带不甘,明明方才还是受她嘲笑的对象,怎么一转眼就变成她要行礼的对象了?

    但是大牛进过好几趟城里,他说的话也应该没错,当下便不情不愿的冲着柳辞手中的那枚令牌行了一礼。

    看到这番模样,柳辞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令牌还是能用的,要不然搞不定村长的话,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可真是有够她头疼的了。

    “既然你们都已经知晓我们的身份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好办多了!”柳辞一边说着,一边背着手朝着那个在这个村子中异常豪华的房子走了进去。

    跟柳辞同行的人也都跟在了她的身后,老妇想要见自己的儿子,但是这样直接跟上去又不太好,便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