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极无上尊 > 第四章 迫切变强的心情
    夜家,一间布置奢华的书房内,夜晓平静的看着面前的青年男子,他依照母亲的嘱咐,前来让夜家夜龙夜尘等某些人知道自己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便被面前的男子带着这间书房,这个男子是自己的父亲夜尘。

    夜尘把夜晓带到书房内后,没说话,不知想些什么,夜晓也不会主动说话,相顾无言。

    面前的男子虽然是夜晓的父亲,但夜晓和夜尘之间从没交流过,而且这好像是夜晓第一次和夜尘单独在一起,一般情况,夜晓不能去找夜尘的,避免身份暴露,若不是因为昏迷,这次也不能找夜尘,只是没想到夜尘会带夜晓来到这书房单独相处。

    夜晓心情略微复杂,昏迷时,现实中仅仅只是昏迷半年,梦境中却犹如过了千万载,画面的经历真的太真实,如今醒来,夜晓觉得自己一下子看透了许多事情,成长了许多,对夜尘的一些念想也淡了,有些情强求便不是真心,那就让过往随风去,我心自逍遥。

    夜尘心情也是有些复杂的,眼前这个儿子之前昏迷,若不是因为父亲派人通知自己,自己都不会知道这个儿子昏迷了半年之久,倒不是他厌恶这个儿子,他对这个儿子谈不上厌恶喜欢,而是他对紫衣没有感情,他有心爱妻子,心爱的妻子也给他生了个儿子,他的感情全都倾注在那个儿子身上,眼前这个儿子当年只是个意外。因为眼前这个儿子来得只是意外,所以他没对这个儿子没什么感情。为了避免被她妻子发现他当初犯下混事,他几乎从没有区看望过这个儿子。前段时间去看望过昏迷中的这个儿子,也不是有几分关心,而是终究这个儿子也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

    或许是沉默太久,夜尘终于先打破了沉寂:“无碍了?”

    “是。”夜晓不卑不亢道。

    夜尘微微沉默一会二,不知想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夜尘开口道:“明天开始,和文杰一起去书院吧,我会安排的。”

    “好。”夜晓没拒绝。

    “那这样吧,退下吧。”夜尘似乎也不想说什么了。

    “是。”夜晓正要退去。

    “等等,你没什么要问的?”夜尘又突然喊住了夜晓。

    “我该问什么?”夜晓停下,语气带着陌生。

    夜尘一怔,沉默一会儿,没有说什么。

    “还有吩咐吗?没有我就退下了。”见夜尘不说话,夜晓淡声问道。

    “罢了。”夜尘摇摇手,示意夜晓可以离开。

    这场书房相处,仅仅只说了几句话,夜尘没表示出什么关心关怀,夜晓并不意外,自己也没喊父亲,也没用孩儿自称,相处就像个陌生人,只是没想到夜尘会安排自己去书院,大概是想安排自己从文走仕途吧。

    ...

    第二天一早。

    早早就有一个夜家仆人来夜晓居住的院子找夜晓,他是受夜尘的吩咐,带夜晓和夜文杰一起去书院的。

    “你叫什么名字。”夜晓对回来人毫无意外,随口问了下这个仆人名字。

    “小的叫祥福,少爷。”祥福应道。

    “嗯,那走吧。”夜晓随着祥福一起出发。

    祥福带着夜晓一起先去见了夜文杰,是要和夜文杰一起出发的,这将是夜晓第一次与夜文杰同伴而行。

    汇合时,有四个仆从正为夜文杰是鞍前马后,四个仆从偶尔漏出的一点高深的气息,一看就是打手,想来并不是一般的仆从,而是被指派保护夜文杰的。夜文杰真不愧是得夜家看重的天之骄子,自身修为不多说,出个门都有高手保护。

    汇合后,夜晓平静地打量夜文杰,相貌和夜尘有几分相像,小小年纪已经可以看出几分英俊,英挺的剑眉,明眸里蕴藏着锐气,掩不住的高傲,搭配着一身丝绸白衣,腰间缠一柄短剑,让人感觉盛气凌云。

    夜文杰则带着一丝好奇打量着夜晓,年龄和自己相般大,外貌和自己好像有几分相像,朴素的衣着显示眼前之人过得只是一般,在夜家见到过几次,却不熟,不知为何父亲突然让他照顾一下眼前这个人,算了,管他为何,反正是夜家之人。

    只是眼前之人看自己的目光有点平静,令夜文杰有些惊讶,夜家其他年轻一辈堂兄堂姐兄弟姐妹看到自己时,无不是对自己笑脸相迎就是崇拜又或者是卑微拘谨,眼前之人看自己却像个陌生人,真是奇怪的家伙,夜文杰微微嘀咕。

    “出发吧。”夜文杰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不熟,是有些特别,但那不关他的事。

    夜晓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跟着众人出发,他对夜文杰已经再无从前的竞争之心了,以前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幼稚短见了,何苦要和夜文杰争个夜尘的关注,不是真情他不需要,他又不是一无所有,他还有自己的娘亲。以前的眼界格局真的也是太小太小了,犹如井底之蛙,这个世界可不只只有夜家,梦境中波澜壮阔的世界才是他的向往,世界辣么大,他终会出去看看。

    夜晓一路无言,默默想着自己的事,醒来这几天,他已经梳理了一些梦境记忆,他觉得梦境发生过的事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因为他莫名多了许多记忆,比如只要一想到修炼相关的事,就会莫名的涌现出一些修炼相关的记忆,功法、丹药、阵法之类的。

    难道他梦中那三个的转世之人?

    夜晓觉得不太合理,如果是这样,梦中可是自己和自己战斗,一个时间同时有两个自己,怎么想都不合理,若是不同时代,他还觉得有可能。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多出这些记忆?

    夜晓想起昏迷前,自己是看到一个异常的光雨砸到自己,然后才昏迷的,才有后面的梦境记忆。

    或许是那光雨有问题,不过没关系了,多出的记忆也算是好事,让他的眼界见识宽了,虽少少的后遗症会让自己迷失自己是谁,但这不是问题,夜晓不断告诫自己,梦中的并不是自己,他是夜晓,也只是夜晓。

    夜晓一直在汲取多出的记忆里的见识知识,知道越多,便越感叹,他想去看看,只是现在好像实力还不行,走出夜家都是个困难。

    他的修炼天资也只是一般,如果是以前,可能他老死也没机会走出去看看,但现在,记忆里好像有不少可以提升实力的办法,他还有机会。

    ...

    书院全名叫樊山书院,并不在樊山城内,而是在城外的樊山之上,樊山脚底之下则是樊山城。

    樊山书院传说是数百年前一名略有修为的修士所建,胸怀天下,意在教化天下,只是数百年下来,院长换了十几代,规矩也早已变化,从最初并不需要收费就可以进入书院学习,随着时间流逝,现在变成了要收费才可以来学习,费用还不低。

    并不意外,情理之中,书院发展也是需要钱财的,总不能坐吃山空。

    这次去樊山书院,其实算是夜晓第一次出城,从前他只在夜家里带着,本以为一路应该无事发生,却不想意外往往来得突然,书院外上遇到了一伙人,夜晓不认识身份,但夜文杰认识。

    这伙人的领头是一名甚至华丽奢侈衣裳的十二岁左右的少年,少年背后有五名侍卫拱卫,看到夜文杰,颇有些咬牙切齿喊出了声:“夜文杰!”

    “史明剑,你喊我干嘛,想再挨打么?”夜文杰轻蔑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别以为我怕你。”史明剑怒道。

    双方一下侍卫一下子有些拔剑张弩,似乎只有双方少爷喊打,就会打起来。

    “别说三日,就算三年,也一样,你年纪比我打,实力却不如我,说明天资也不如我,凭什么和我比。”夜文杰嗤笑道。

    “哼,你们夜家迟早会被我们史家灭掉,我们走。”似乎被说到痛处,史明剑脸色难看,搁下一句狠话,带着侍卫进入了书院。

    看到史明剑进入了书院,夜文杰也没了怼人对象,便喃喃自语道:“早晚要灭了这个史家。”

    “史家?和我们夜家有仇吗?刚刚那人是?”夜晓悄悄向祥福文道。他并不知道什么史家,一是之前他身份尴尬,在夜家除了小月儿是玩伴外,就是独来独往,没同龄人和他谈论过,大人们的世界他也还接触不到,二是他以前也根本没有关注这些。

    祥福奇怪的看了下夜晓,夜家的人一般都应该知道自己的死对头史家,不过他没有多问,有问题解答就是了,毕竟夜尘在夜家地位挺高,夜尘给他的任务是今后负责夜晓相关事宜,解答相关疑问。

    “有仇,史家是我们夜家的死对头,刚刚那人叫史明剑,是史家家主的孙子,年轻一代排行第五,和文杰少爷有过争锋,前段时间败给过文杰少爷。”

    夜晓这才对史家有初步的了解,又问道:“樊山城有多少和史家一样和夜家有仇的?说说樊山城的情况。”

    祥福又开始介绍了樊山城内的一些情况。

    原来樊山城有四个大世家,分别是夜家、公明家、苏家以及史家,有仇的只是史家。

    四大世家,夜家经营和把持着樊山城最大的药材生意和酒楼生意。公明家世城主世家,把持着樊山城民生的盐、粮、布等生意。苏家则是经营着樊山城最大武器生意,同时苏家自身也拥有一座矿脉,与所经营生意相得益彰。最后则是史家,史家并不是樊山城土生土长世家,十五年前突然到来樊山城,做的和夜家一样的生意,而且呈现出狼性入侵,想要取夜家而代之。

    一开始,夜家自然是瞧不上史家,也不怎么在意,可史家后面稳住了脚,开始入侵时,夜家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夜家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想用雷霆手段灭掉史家,在这个修炼者为尊的世界,修者的战斗是时常爆发的,只要不波及大量平民凡人,是不会有人管的。可史家却有些手段,生生地顶住夜家攻势,甚至还有些实力反压夜家进行反击,若不是世代也生存在樊山城的公明家、苏家看在世代交好的份上,后面出面了,夜家反而可能会被灭掉。

    得到公明家和苏家的支持,史家自然灭不掉夜家,夜家也奈何不了史家,双方就渐渐克制了下来,不过冲突还是时长发生,主要是小一辈的冲突。

    十五年下来,史家的底细也渐渐露出,似乎有外来势力帮助,不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可以在樊山城站住跟脚,实力也越来越强大,隐隐以一敌三之势。

    现在史家家主更隐隐谋夺城主之位,城主之位得樊山城所属的天阳王朝认可才可以坐上,听说已经在打点关系了,一旦史家家主坐上城主之位,怕便是史家露出爪牙之时。

    所幸夜家出了个夜尘这个修炼资质七品的天才人物,十年前便达到命莲境界,将来有望突破到融魂境,一旦突破融魂境便无需再担忧史家了,融魂境在天阳王朝也算是一方高手了,何况现在夜家还出了个天资比夜尘更高的夜文杰,夜家现在是对未来充满希望。

    听着祥福的侃侃而谈,夜晓不置可否,只不过夜晓听到史家将可能要发难,微微皱眉,第一时间便想到娘亲可能会有危险,夜家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可不行。

    夜晓本来比较淡然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急迫,原本只想慢慢汲取的记忆里寻找提升实力的办法,现在看来得提快进度了。

    与其寄托夜家可以应付史家,还不如自己实力强大到解决史家,若史家真发难,大战爆发,谁能顾及保护娘亲呢?万一,就是万一真伤及到娘亲,后悔痛恨可没有用,靠人永远不如靠己,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掌控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