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上方天现异象,天罡阁作为本地的守护者,第一时间将魔窟封锁,以魔窟魔教之人狡诈为由,禁止任何人,任何门派靠近。

    不过 ,此等异象,怎么能够瞒得了众派的耳目,虽然碍于魔窟的特殊性没有强攻,但是,皆是在背后暗暗做着准备。

    天罡阁大殿。

    林天威端坐在阁主宝座上,眼神扫视下方一众长老,抬手轻捋胡须,说道;“诸位长老,魔窟天生异象,此乃大凶之兆,不但会引来其他门派的骚扰,更加会引来魔窟的异动,不知诸位可有良策?”

    “天威,你作为阁主,手持镇魔令,此事不是应该由你进入魔窟,查探清楚吗?”

    林天龙坐在一侧,靠在椅子上,双眼微眯,一副老寿星等死的状态,模样极其欠揍。

    林天威见到这一幕,双眼之中迸射出一道杀气,自己这个大哥不但对自己的儿子动手,如今更是处处针对他这个阁主,如果不是碍于阁主之位,早就动手与此人大战一场。

    不过,林天威也明白,自己大哥作为天罡阁大长老,如此处心积虑行事,最终目的只不过是自己手中的镇魔令。

    “大哥说的没错,本阁主当然要身先士卒,第一时间进入魔窟查探,但是,今日召集诸位长老前来大殿商议,目的是为了抵御其他门派的压力!”

    林天威很清楚,自己的儿子身处魔窟,如果其他门派蜂拥而至,定然会引起魔窟异动,到那时,林浩身处其中,危险可想而知。

    “阁主莫要担心,我们有大长老坐镇,其他门派不足为虑,倒是阁主,要尽早进入魔窟,毕竟阁主手持镇魔令,如果不能查清此事,便是失职,如果那样,我建议由大长老掌管镇魔令!”

    天罡阁二长老司徒贵,话说的很直接,目的表明,直奔镇魔令。

    “大胆!”

    林天威听到这句话,眉头紧皱,猛的一拍椅子,腾的一下站起身,双眼怒视着此人,呵斥道;“你虽然身为二长老,但是,在我面前还没有资格放肆,要想清楚自己的地位怎么得来的,我杀你如同碾死蚂蚁!”

    “天威,身为阁主,怎可如此言语,难道也不将我放在眼里吗?”

    林天龙睁开眼,面带轻笑,很显然他要袒护这个司徒贵。

    林天威很清楚此时的情况,手中的镇魔令已经成了烫手山芋,只有让这些人将天罡阁守住,自己尽快进入魔窟,将林浩送走才行。

    “好,既然大哥开口了,天罡阁的对外防御便交给大哥了,我即刻起身进入魔窟,尽快查清魔窟异象之事!”

    林天威留下一句话,转身直接离去,背影看上去是那么无助。

    大殿内响起一阵笑声,由林天龙带头,一众长老离去,样子十分嚣张。

    此时此刻,罪魁祸首林浩,完全不知道手中的星辰剑给他引来了大麻烦,正手持星辰剑审问尤远。

    “大爷,我真的错了,我八辈子都错了,杀了我吧!太吓人了,那玩意根本不是人能面对的,屎都没得拉了!”

    尤远此时躺在地上苦苦哀求,悔恨的泪水已经流干,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说什么都不会招惹林浩,这家伙根本不是人,太狠了。

    林浩面带轻笑,感觉到手中的星辰剑已经恢复正常,收放自如,也没有多想此物的异常,用剑尖抵在尤远脖子上,说道;

    “想死,没有那么简单,从你第一步踏进魔窟,便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老子不是圣人,放你走肯定是不可能,但是,如果让我满意,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你倒是问呀?你想知道什么呀?我与林天龙父子勾结,陷害你,这一次来也是他们协助我,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

    尤远此时哭都没有眼泪,眼神空洞,一心求死。

    林浩微微一愣,想起来,自己的确是还没有问,但是,随即上去给了尤远一个大嘴巴子,说道;

    “狗东西,叫什么叫,老子没说,难道你就不会猜吗?”

    “大爷,求求你杀了我,别再折磨我了,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只要您杀了我,我将身上的所有财物都给你!”

    尤远现在一心求死,愿意付出所有东西。

    林浩摇了摇头,手中星辰剑杵在地上,嘴角微微上翘,说道;“慢慢折磨死你,一样能够得到你的财物,现在说说四层为什么让你那么恐惧,里面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青炎堡堡主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这一次来,只是听说里面很恐怖,而且,恐怖到想死都难的地步,我说的都是真的,所有南域的人都知道,天罡阁就是监牢,恐怖的不是监牢本身,而是里面关着的东西!”

    尤远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林浩皱眉深思,回头看了一眼四层深处,这个尤远说的应该是真的,单凭那股戾气罡风,足以将自己击退,如果不是本身对戾气免疫,估计已经重伤被毒蛛吞食。

    “姑且相信你,现在说说看,你有什么宝物能够让老子动手杀了你!”

    林浩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如果这家伙将宝物藏在隐秘之地,那还真找不到,岂不是亏大了。

    “你还是人吗?我只不过是拿钱办事,被你抓到了,要杀就杀痛快点,这么折磨我做什么?还有,刚才明明已经告诉你四层内的消息,现在又惦记宝物,卑鄙!”

    尤远实在忍受不住了,心里的憋屈还是说出了口。

    林浩也不生气,星辰剑抬起,在尤远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说道;

    “这样就忍受不住了吗?老子要让所有敌人知道,想要害老子,就要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只能把你留在这里,慢慢和那些魔窟毒蛛交流交流了!”

    “我说,你真是大爷,我心服口服,只求你能信守承诺,快点杀了我!”

    尤远服了,急忙认输,抬起自己的左手,说道;“我手上有一枚戒指,此戒名为青龙戒,是一枚一间房大小的储物戒,只要你答应杀了我,我便抹除上面的灵魂印记,将此物送给你,否则,灵魂印记不抹除,强行打开,此戒将自毁!”

    林浩听到这句话,上前一步,直接将那枚青龙戒取了下来,看着盘旋一圈的青龙戒,龙身是青色,龙头是黑色,两只眼睛呈血红色,入手冰凉,精神力集中于此戒,一股刺痛感瞬间冲刺大脑,吓得他匆忙收回,面色微白说道;

    “成交,你将青龙戒印记抹除,但是,老子要在此地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