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四层入口。

    陆瑶轻手轻脚的走出,看着不远处的三层牢门,满脸疑惑的问道;“十名筑基后期强者,你自己能够应对吗?”

    “不能应对,你现在的状态能帮我吗?我答应你爷爷带你走出魔窟,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

    林浩面色凝重,这十名筑基后期强者,都是天罡阁的师兄弟,太熟悉了,岂是那么简单能够应对。

    陆瑶点了点头,双手拉着长裙,扭捏着身体像个犯错误的孩子,突然上前一步,在林浩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离去,一边走一边摆手说道;“爷爷说了,你是我的夫君,你可不能死了!”

    林浩呆愣在原地,手捂着被亲的脸,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所有的景物仿佛定格了一般,许久未曾恢复。

    被强吻了!

    林浩此时心中闪过这个词,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刚刚从万年妖棺内出来的女孩,竟然如此直接的吻上来,而且,走的如此洒脱。

    “这还是女孩子吗?”

    林浩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时间理会这个丫头,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解决这些筑基期之人。

    魔窟三层,此时十名筑基期之人已经来到林浩居住的房间,十人分左右将门口堵住,为首一名中年男子,一身黑衣,后背长剑,对着其他人点了点头,一脚将面前的房门踹开。

    “没人?”

    此人手握长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满脸的诧异之色。

    “我那个大伯还真是给我面子,竟然派来了十名筑基期强者,不过,我很不明白,你们为何甘愿成为他们父子的走狗?”

    林浩背着双手,面带轻笑,这十人他太熟悉了,为首之人正是天罡阁大弟子华阜。

    华阜听到声音,转身走出房间,看着站在三层入口的林浩说道;“师弟勾结魔教,损坏了天罡阁的名声,使我等跟着蒙羞,今日我们来送你一程!”

    华阜行事果断,话刚说完,根本不给林浩反应的时间,直接下令动手。

    嗖!

    一声刺耳的剑鸣之声传来,暗淡的光线下,一道白色光线飞驰而过。

    林浩很清楚自己现在没有退路,灵气运转意念动,青龙戒闪过一道光芒,星辰剑出现在手中,迎着飞剑冲了上去。

    “师兄,筑基期操控飞剑,时间有很大的限制,更何况,威力会大大降低,你太大意了!”

    林浩灵气运转,星辰剑闪烁光芒,双手握着剑柄,瞬间将飞来之剑斩落。

    华阜双眼猛睁,面色极其阴沉,抬手运转灵气,后背巨剑仓啷一声出鞘,食指与中指并拢,怒喝一声道;“怪不得那三个废物未曾回去复命,原来师弟竟然恢复了丹田,既然这样,更不能留你,受死!”

    一声受死,这个华阜很是果断,带着十人一起动手,瞬间整个三层剑光闪烁。

    铛!

    一声清脆的响声,星辰剑瞬间斩断一把飞来的长剑,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

    林浩来不及细想,因为那华阜的攻击已经到了近前,身形扭动,手中星辰剑横向拉起,紧接着猛然向上推动。

    嘭!

    林浩虽然格挡住这一剑攻击,但是,筑基后期的灵气冲击力,硬生生将他推了出去,撞击在一侧的石壁上。

    华阜一招得手,根本不给林浩喘息的机会,身形快速接近,长剑直刺心脏。

    说时迟,那时快,林浩刚刚稳住身形,华阜的攻击已经到了近前,垂落在地上的星辰剑猛然抬起,横于胸口处。

    哼!

    华阜冷哼一声,手中剑直接刺在了星辰剑上,紧接着,只见其左手灵气运转说道;“师弟,接我碎灵掌!”

    碎灵掌乃是天罡阁的基础掌法,此掌法威力刚猛,但是,施展过于笨拙,筑基期已然无人在使用此招。

    华阜此时占据上风,再加上他从心底里轻视林浩,认为这个天才少阁主只不过是被吹捧出来的,根本得不到他的认可。

    林浩从动手开始便压制着灵气,目的就是为了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此时身体靠在石壁上,星辰剑被压在胸口,看着近在咫尺的碎灵掌,嘴角反倒是露出一丝冷笑。

    “师兄,这么有自信,那就试一试师弟的一阳指!”

    林浩话音落,灵气运转而起,一道寒气快速凝结于阳溪穴,食指瞬间变成了白色,如同一根冰棍一般。

    华阜此时已然察觉不妙,但是,碎灵掌已出,根本来不及收回,双眼之中映射出那冒着森森寒气的手指,紧着着一股刺骨的寒意袭上心头。

    不过,此时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晚了,眼睁睁的看着手掌被冰冻,紧接着瞬间被贯穿,太快了,甚至他连疼痛都没有感觉到,眼睁睁的看着手掌碎断。

    与此同时,一道寒光闪过,紧贴着林浩的手臂划过,直接刺穿他的肩膀,鲜血如柱般喷涌。

    林浩面色阴沉,抬腿将面前的华阜踹飞,身形转动,强忍着长剑刺穿肩膀的疼痛,星辰剑脱手而出,接近偷袭之人,灵气凝聚,星辰闪烁,直取此人头颅。

    噗!

    一声刺耳的声响,星辰剑直接贯穿此人的脖颈,头颅掉落的那一刻,依然瞪大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将此人斩杀,林浩半蹲在地上,抬手直接将插入肩膀的长剑拔了出来,灵气运转将伤口封住,抬头怒视着几人道;

    “天罡阁的败类,竟然勾结林天龙谋害于我,今日尔等休想离去,你们要为自己的错误选择付出代价!”

    “别和他废话,这小子丹田被大长老毁掉,竟然能够恢复,将他擒拿,将是一件轰动修仙界的大事!”

    华阜左手半个手掌断掉,此时面色苍白,命令其他人一起动手。

    十名筑基后期强者,此时被斩杀一人,华阜手掌已断,剩下八名筑基后期强者,此时蜂拥而上,一把把长剑迎面飞来。

    “狗东西不讲武德!”

    林浩怒骂一句,想起了枯骨的那句话,尝试利用戾气去控制星辰剑。

    林浩感受着丹田内的气旋快速旋转,控制灵气猛然拍出,气旋被灵气冲撞,一道戾气丝线被剥离出来。

    戾气被剥离出来,林浩没有一丝犹豫,控制戾气汇聚于右手臂。

    “杀!”

    林浩一声怒喝,单手提着星辰剑,迎着八人冲了上去。

    以一敌八,依靠着星辰剑的强势,将四把剑斩落,身形未停,快速接近几人。

    “师弟,你还是打斗经验太低,如此不要命,即便是你杀了他们四人,你一样会丢掉性命!”

    华阜此时面露喜色,身为局外人的他,已经看明白林浩的用意。

    林浩对这句话不以为意,突然催动戾气控制星辰剑,剑体瞬间闪烁一道黑色光芒,紧接着只见星辰剑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白光,几乎是瞬间便将四名天罡阁筑基期弟子斩杀。

    噗!

    噗!

    两把剑刺穿林浩的腰两侧,虽然没有攻击到要害,但已然是血肉横翻。

    华阜见到这一幕,满脸喜色,抬手提剑,快速冲了上来,大声喝道;“师弟,你伤我一只手,现在师兄便送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