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者?

    林浩满心疑惑,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眼前已经出手,没有时间顾虑那么多。

    星辰剑带起一道黑色浓雾,剑体抖动,震响回荡在魔窟四层。

    林峰身高大约五尺有余,体型消瘦,单眼皮,颧骨偏高,嘴角一道伤,在开口说话时颤抖不停,看上去很是怪异。

    “是你斩杀了林天龙,此时却站在道德制高点,问罪我吸收他的灵气,可笑,可悲!”

    林峰此时面带笑容,双手猛的一拍地面,身形快速后退,随着他后退,林天龙那一道道灵气丝线也随之消失,看来是已经完成了吸收。

    林浩听到这句话,灵气控制着星辰剑紧追上去,边追边说道;“好一个偷换概念,直呼林天龙名讳,看来他已经不是你的父亲,那就不要找那么牵强的理由,留下吧!”

    该死的,只差了一点点,只要给我机会融合,定能斩杀此人!

    林峰看着越来越近的星辰剑,面色变得极其难看,知道想走已经来不及,心中暗骂只差一点点。

    “想要杀我,你有那个实力吗?”

    林峰说话间,抬手运转灵气,手中出现一张符箓,符箓瞬间升起,紧接着金刚印再一次出现。

    林浩见到这一幕,嘴角带着笑容,灵气控制着星辰剑说道;“筑基期,符宝,看来继承了你爹的财富,不过,筑基期的控物术与结丹期控制法宝,完全是两个概念,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

    林浩刚刚迈入结丹期,第一个敌人便是林天龙这种准元婴期的对手,但也正是因为对手强大,让他快速的适应了结丹期灵气提升效果。

    此时的他对星辰剑的控制发生了质的蜕变,也正是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这把星辰剑乃是法宝,怪不得之前打斗会轻松斩断对手兵器。

    结丹期?

    林峰听到结丹期,面色变得有些铁青,他没想到林浩竟然迈入了结丹期,如此这般看来,今日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结丹期果然强,不过,你我皆是林家人,今日你更是杀了我的父亲,难道也要将我一同斩杀吗?”

    林峰依靠着符宝保命,想要尽量拖延时间,只要他将体内的灵气完全吸收,便能够快速迈入结丹期,到那时便能够斩杀林浩。

    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想进行,林浩根本就没有搭理他,因为,那一句重修者让他心中起了疑心,此时控制着星辰剑猛攻符宝金刚印,身形快速接近,一阳指在身后蓄势待发。

    碎灵掌!

    林峰没有时间催动秘宝,情急之下运转天罡阁功法碎灵掌。

    “你太大意了,硬碰硬吗?”

    林浩见到碎灵掌,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一阳指猛然出手,一指点在林峰的碎灵掌上。

    咦!

    林峰轻咦一声,借助冲击力快速后退,看着手心冒着森森寒气的黑色丝线,满脸疑惑的说道;“你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够破掉我的金刚符箓手?”

    “金刚符箓手?”

    林浩听到金刚符箓手这个名字十分陌生,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林峰保命的手段,竟然能够接下一阳指,绝非凡品。

    “意外吗?我可以送给你,你我之间并无深仇大怨,何必以命相搏,你杀了林天龙的事情我不追究,他原本就该死!”

    “我离开这里,从此不在南域出现,更不会说一句关于你的事情,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林峰此时主动示弱,并且表明自己不会报仇,更是答应离开南域。

    林浩根本不相信这些鬼话,面对自己的敌人,心慈手软必然会丢掉性命,灵气控制着星辰剑对符宝发动猛烈的攻击。

    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金刚印符宝瞬间溃散,失去了金刚印的防御,林峰整个人暴露在星辰剑的攻击范围内。

    死!

    林浩怒喝一声,手中掐诀,灵气控制着星辰剑,直取林峰心脏。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此刻的林峰已经无路可退,前有林浩迎面冲击,后有星辰剑逼近,此乃必死之局。

    “该死!”

    林峰大骂一声该死,此时的他双眼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如今他身上有着众多法宝护身,但是,只差一点点时间便能够将体内吸收的灵气转化,就是这点时间太难争取。

    “拼了!”

    林峰大喝一声,根本不管身后飞驰而来的星辰剑,灵气运转间向着林浩冲了过去。

    林浩并没有掉以轻心,此人既然拼了命,定然还有保命手段,必须要给其致命一击,不让其有翻身的机会。

    一阳指!

    林浩如今斩杀手段单一,对付林峰也只有一阳指最为适合。

    噗!

    星辰剑先一步刺穿林峰的身体,其手中握着一张符箓,此时脱手而出,一口鲜血喷在了符箓上,只听其大喝一声道;“爆!”

    燃爆符?

    林浩知道这种符箓,威力惊人,但是,施展的速度比较慢,身形快速侧移,一心二用,在控制星辰剑的同时,一阳指点向林峰的脖颈处。

    噗!

    星辰剑再一次穿透林峰的肩膀,整个身体前倾险些跌倒。

    林浩的一阳指此时也已经到了近前,阳溪穴寒霜凝聚,食指一道黑色丝线直接进入了林峰的身体。

    林峰此时面色涨红,青筋暴起,整个人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赶尽杀绝,林浩,你我的仇怨不共戴天!”

    林峰跪在地上,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说话间,只见其抬手运转灵气,猛的拍向自己的脑袋。

    “阻止他,他想要施展血盾之法!”

    枯骨此时身形变得更加虚幻,而且,他的精神仿佛也开始变虚弱了,说话都是有气无力。

    血盾之法?

    林浩没有听过这种法决,但是,他很清楚这样的功法一定是特别霸道,抬手控制星辰剑,一剑,一人,快速冲了出去,想要将林峰斩杀当场。

    就在此时,只见林峰身上一阵血雾升腾而起,血雾瞬间将他身体包围。

    随着血雾慢慢散开,林峰的身影消失不见,如果不是地上留下一道道血迹,还以为根本没有这个人一般。

    嘭!

    星辰剑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林浩看着地上的血迹,满脸疑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头看着枯骨问道;“老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血盾到底是什么功法,为何如此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