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六层。

    突然传来陌生的声音,而且,语气很是狂妄,这让林浩如何能够忍受,当场便怼回去。

    “年轻的小娃子,难道那个老家伙已经死了吗?竟然留你这个小娃子镇守魔窟,这是对我们的侮辱,你死定了!”

    石室内再一次传来那尖声尖气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谁踩到了此人的腰子一样。

    林浩面露轻笑,手提星辰剑,身形快速移动,在接近魔窟毒蛛的时候,手中剑脱手而出,他准备试一试一阳指的真正威力。

    “老太监,听你话里的意思,这些毒蛛是你养的,既然这样,那老子便让你看看这些孽畜如何死去!”

    林浩话音刚落,星辰剑直接将毒蛛的腿斩断。

    被斩断一条腿,魔窟毒蛛彻底被激怒,巨大的身体猛的向着林浩冲了过来。

    林浩也不急,身形腾挪之间,躲过了魔窟毒蛛的猛烈一击,身形来到了侧面,一阳指轻轻地点在毒蛛的身上,一层淡淡的寒霜快速在毒蛛身上蔓延开来。

    “哈哈,小娃子,这些只不过是我养的宠物,杀就杀了,并不重要,你是不是应该进入石室,与我较量一番?”

    石室内的人话语轻松,这前后的话语差距太大了,活脱脱一个嘴硬的小孩,被打了还不服。

    林浩也不和此人废话,灵气控制星辰剑快速移动,将所有魔窟毒蛛斩杀,因为,他的任务乃是屠杀魔窟六七层。

    魔窟六层的魔窟毒蛛并没有很强,在迈入结丹期的林浩面前,显得有些太弱了,根本不值一提。

    “老太监,我已经解决了你的魔窟毒蛛,现在就轮到你了,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林浩漫步走到石室近前,透过石室的孔洞向石室内查看,发现石室内有一白衣男子,此人白衣白发,白面粉嫩,兰花指轻挽发丝。

    “小娃子,石室虽然对我有着限制,不过,以你结丹期的实力,想要战胜我痴心妄想,即便是我手中没有任何法宝,你依然是死路一条!”

    白衣男子坐在石室中央,面带轻笑,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满是轻蔑之神色。

    林浩知道此人定然实力强悍,但是,此时他手握镇魔令,并不惧怕此人,抬手将石门打开,并没有走进去,开口嘲讽道;“老太监,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你能出来吗?”

    “你……”

    白衣男子猛然抬头,白皙的面容,兰花指扭捏,那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娘。

    粉嫩的面容,那扭捏的动作,林浩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手中星辰剑杵在地上说道;“你一个阶下囚,我师傅让我来这里找你们练练手,但是,看你的样子也没什么本事,根本不配!”

    “等一等?”

    白衣男子突然严肃起来,兰花指拉着衣袖说道;“小公子既然是那个老头子的徒弟,我定然要好好照顾一番,这样吧!我不杀你,咱们一同切磋一下怎么样,这样也算是给那老头一个面子!”

    “好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如果我再执意离开,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林浩心中很清楚,自己这番话算是变相示弱了,只有让对面大意,才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白衣男子听到这样的话,掩嘴轻笑,抬手轻轻的擦了擦嘴唇,随即招了招手,示意林浩进入石室。

    林浩也不多言,踏步走进石室,双眼注视着白衣男子,突然察觉到脑海中一道奇异的声音出现。

    “你有罪,你的罪孽深重,放下手中的兵器,为你的过错赎罪!”

    “魔窟乃是罪恶之地,你来这里便是赎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林浩刚刚迈入石室,脑海中回荡着阵阵梵音,眼前的景象也变了,整个石室变成了地狱一般。

    此时,白衣男子满脸笑容,慢慢站起身,兰花指在衣服上轻轻的抓动,来到林浩近前说道;“小娃子就是小娃子,老头子没有告诫你,不要进入我的石室吗?长相一般,要不然倒是可以留在身边!”

    白衣男子慢步围绕着林浩,上下观察着他,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更是抬手准备抚摸他。

    林浩此时脑海中阵阵梵音,他心中很清楚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脑海中的回音,眼前的地狱景象,彷如蛀虫一般,一点点吞噬他的思想。

    不单单如此,眼前的地狱岩浆流动,哀怨之声四起,周围出现一只只黑色的怨灵,面目狰狞,挥动着双手,十分恐怖。

    突然,在地狱之中闪过一道红光,这道红光仿佛太阳一般,瞬间将地狱点亮,面前的场景瞬间改变,白衣男子出现在眼前。

    “小子,今天剐了你,下辈子长点记性!”

    白衣男子此时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在手中晃动不停,比比划划的想要动手。

    林浩双手背在身后,灵气催动阳溪穴寒霜,食指再一次变成黑色,并没有急着动手,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表演。

    白衣男子把玩着手中的短刀,在林浩脸上晃来晃去,嘴角带着笑容说道;“可惜了,虽然不算帅,但也算不难看,如果不是那个老头子的人,留下玩一玩也是好的,可惜,可惜!”

    林浩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笑容,静静地看着白衣男子自言自语,始终未曾出手。

    白衣男子此时发觉了不对,后退一步,左看看,右看看,紧接着说道;“还以为你清醒了,我的这招地狱梦魇只在狐族身上失过手,即便是那个该死的老头子都不敢硬接,就凭你,怎么可能!”

    白衣男子对自己的这一招很是自信,手中小刀晃动间再一次上前,准备剐了林浩。

    “太墨迹了,早一点动手,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林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话音起,一阳指紧随其后点出。

    距离太近了,此时白衣男子察觉不对,但是,想要后退已然来不及了,他也没有完全将林浩放在眼中,抬手硬接,想要来一个硬碰硬。

    啊!!

    白衣男子大叫一声,身形快速后退,看着瞬间冰冻的右手,满脸恐慌之色问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死!”

    林浩可不会给对手机会,快速上前,星辰剑回到其手中,手腕转动,灵气运转于手掌,瞬间将星辰剑拍飞出去。

    白衣男子此时整条手臂已经被黑色寒霜冰冻,后退的速度太慢了,情急之下强行提升境界,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却触发了石室周围的红色藤蔓,直接将他捆了起来。

    噗!

    星辰剑直接贯穿了白衣男子的肩膀,藤蔓紧紧的将他捆住,白衣男子此时慌了,匆忙摆手说道;“饶命,只要你不杀我,我答应做你的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