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签到魔窟百年,我发现修仙是骗局 > 第六十章化整为零,进攻焚魂
    厄难毒体?

    林浩此时听的真切,心中十分好奇,不明白这个厄难毒体到底是什么,不过,听这个名字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心中想着,待毒清理完以后,定然要搞清楚。

    不对!

    林浩突然察觉不对,对着冲虚宗宗主身上的毒消退,在其脸上出现一条绿色蛆虫,蛆虫蠕动,身上不停散发着毒气。

    “你们没有说实话,此人身上的毒不简单!”

    林浩看着床上的中年人,白发苍苍,满面褶皱,绿色蛆虫不时的在皮肤表面探出脑袋,看上去十分恐怖。

    仇婉清见到自己的父亲这般模样,整个人都吓傻了,双目呆滞,站在一旁,过了许久才摇头开口道;“不对,这根本就不是我爹,年纪也不符啊!”

    “婉清,这的确是宗主,此蛆虫名为绿檀虫,吸食人的寿元,让人在很短时间内变得苍老,宗主身上的毒也是此物发出!”

    任毅对此物很是了解,面色无比阴沉,很显然此物的危险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

    林浩听到这句话,顿时心中升起一团怒火,抬手将玄龟毒目收了起来,随即站起身说道;“你们没有诚意,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合作下去了!”

    等一等!

    仇婉清上前一步,拦住了林浩的去路,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泪水滴落,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只要你能救我的父亲,任何条件我都能答应!”

    “真的吗?即便是以身相许也愿意吗?”

    林浩经历了刚才的试探,知道这个绿檀虫能够收入星辰珠内,不过,这个任毅隐瞒了这些事情,需要让我付出点代价。

    仇婉清听到这句话面色阴沉,要知道,女修士选择另一半是很谨慎的事情,一旦选择,便会忠心一生,即便是三妻四妾,依然不会有抛弃之念。

    “可以,只要你能医治好的父亲,我愿意以身相许!”

    仇婉清牙齿轻咬着下唇,面色红润,看得出他做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

    任毅站在一旁,抬手想要阻止,可是,看着眼前的情况,欲言又止,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浩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并没有真的想要仇婉清以身相许,不过,这个姓任的还是要给一点教训,抬手指着其脑袋说道;“其他的不重要,如果让我出手,你要以自己修炼的前途起誓,终身效忠于我,你的心太坏了,我要确保安全!”

    突然的转变口风,任毅完全没有想到,双眼呆滞,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说道;“我以修炼前途起誓,只要你能医治好宗主,我任毅终身效忠于你!”

    任毅有自己的私心,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可是都看在眼中,厄难毒体一旦是真的,他准备奉林浩为主。

    “好!”

    林浩道了一声好,转身将玄龟毒目放在冲虚宗宗主的胸口,抬手直接点在了绿檀虫上,紧接着,绿檀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

    感受着绿檀虫进入手指,林浩闭上双眼,感受着星辰珠内的世界,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变化,那就是,整个星辰珠世界,因为这个绿檀虫的出现,在一点点恢复颜色,虽然很慢,但是,树木已经在一点点恢复绿色。

    “这是为何,难道这星辰珠与毒有关?这也不太可能啊!”

    林浩满脸疑惑之色,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星辰珠得自系统,难道这个系统是一个毒物不成。

    疑惑间,床上躺着的冲虚宗宗主已经坐了起来,面色苍白如纸,看着屋内的一切,还有面前坐着的林浩,不明所以,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此乃何方神圣?”

    “宗主,这位小友是李大牛,正是他帮助您解了身上的毒!”

    任毅在一旁开口,他说的话还是很有信服力。

    “小友鼎力相助,仇天成定然报此大恩,有什么需要,还请小友尽管开口!”

    仇天成坐在床上,欲起身行礼,不过,身体因为刚刚痊愈,太过于虚弱,险些倒下。

    林浩此时收回思绪,不去想那星辰珠的问题,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我,我们之前已经说好了,我医治好你,便能够成为冲虚宗宗主,现在该兑现诺言了!”

    直截了当,林浩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成为冲虚宗宗主,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的隐藏自己,更是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对付焚魂教。

    “不可能,将冲虚宗交出去,我就是欺师灭祖,仇某宁死不从!”

    仇天成因为生气,面色变得更加苍白,身体颤颤巍巍,因为生气,猛烈的咳嗽了数声。

    一时间,整个虚堂内变得安静下来,任毅作为当事人,此时最为尴尬,毕竟承诺是他答应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为难你,绿檀虫就当我赠送你的东西,不过,你身上的毒要还给你毕竟我们之间没有达成交易!”

    林浩也没有强求,既然交易没有达成,东西总要还回去。

    听到这句话,仇天成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双眼一闭,再一次倒在了床上,一副等死的架势。

    仇婉清在一旁急了,她说什么都不能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去,满脸焦急之色的来到床边,开口说道;“爹,李大牛的仇家是焚魂教,他之所以想要宗主之位,目的是针对焚魂教,这与我们不发生冲突!”

    “那也不行,我宁愿死都不交出冲虚宗,这是我们仇家的基业,永远不能落在别人手里,你不用劝我了,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没有了希望!”

    仇天成连眼睛都不睁开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女儿不用再说了。

    咳!

    林浩知道这个仇天成是个死心眼,他也没有要整个冲虚宗的意思,抬手轻掩嘴唇,咳嗽了一声道;

    “仇宗主可能是误会了,我只是一个过客,冲虚宗在我手中不会太长时间,最后还会还给你们仇家,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要冲虚宗绝对的指挥权,这也需要仇宗主的帮助!”

    “只有指挥权吗?”

    仇天成猛然睁开双眼,病入膏肓的他瞬间回光返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林浩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只要指挥权,以后还会将冲虚宗交还给我们仇家?”

    “当然,我要你们这个小门派做什么,待我将焚魂教铲除,定然会将冲虚宗交还给你们!”

    林浩并没有说谎,别说将焚魂教铲除,即便是与焚魂教交战,定然会引来天罡阁的注意,到那时,即便是她想走,估计这些人也不会让他走了。

    仇天成激动不已,他也不想死,只不过是为了传承,如今传承能够保住,命也不用丢,他心中已经乐开了花,脑袋点的像拨浪鼓一样,笑着说道;“既然小友如此坦承,我再坚持的话,那就显得我们仇家太不懂得报恩了,我交出宗主之位!”

    成了!

    林浩一听事情成了,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任毅,又看了看虚堂内的其他人,大手一挥道;“我以宗主之名,命令你们化整为零,选出联络员,冲虚宗四散开来,进攻焚魂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