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签到魔窟百年,我发现修仙是骗局 > 第六十六章目标就是他们
    进攻焚魂教?

    此话一出,整个虚堂内瞬间炸开了锅,所有弟子都是激动得搓着双手,毕竟他们已经受了焚魂教太多气。

    哈哈……

    高诚手扶着腰,笑得前仰后合,完全没有把林浩放在眼中。

    仿佛在他眼中,林浩就是一只纸老虎。

    “笑话,就凭你,还想要斩杀我们兄弟二人,是不是还没睡醒?”

    “奥,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即将迈入元婴期,凭你的实力,不够看!”

    此时的高诚十分得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好,既然你已经到了元婴期,就让我看一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

    林浩让所有人行动,手中控制着刚刚到手的镇魂牌,以一敌二。

    什么?

    高诚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他没想到林浩会这么刚,竟然一个人留下来。

    不过,看着冲虚宗的人离去,他也有一点慌了。

    “找死!”

    高诚一声怒喝,抬手灵气运转,一层防御光罩在身体周围形成,紧接着身后一把长剑出鞘。

    用剑吗?

    那你没有机会了!

    林浩嘴角微微上翘,他很清楚手中镇魂牌的威力,如果这个高诚选择用出全力,还有点机会,如今对手选择用剑,一切都晚了。

    镇魂牌起!

    林浩一声怒喝,头顶镇魂牌快速旋转,瞬间变大,仿佛将虚堂房顶完全遮掩。

    镇魂牌一出,高诚面色瞬间变得难看,他玩玩没有想到,这镇魂牌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整个人的灵魂受到了限制,手上的灵气在这一刻变得迟缓,长剑悬浮在头顶摇摇晃晃,随时都有掉落的风险。

    “这不可能,你明明只有结丹期,为何会如此强?”

    高诚此时想要移动一下都是问题,丹田内的气旋的速度在变慢,用不了多久便会停止下来。

    朱树此时更为狼狈,整个人连站立都是问题,在镇魂牌的攻击范围内,狼狈的他已经趴在地上,身上连灵气光罩都没有召出。

    林浩看着两人的样子,知道镇魂牌的效果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并不急,微笑着说道;“并不是我有多么强,而是你们太弱了!”

    “堂堂冲虚宗执法长老,竟然弱到这种程度,难道你们不感觉羞愧吗?”

    “焚魂教的人,竟然对镇魂牌的威力没有了解,这已经证明了你们非常的弱,如此不中用,为什么能够活到现在!”

    不是我强,是你们太弱了,这句话简直就是杀人诛心,从心底里将高诚打败。

    噗!

    高诚此时一口鲜血喷出,头顶长剑掉落在地上,来自灵魂的压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抵抗。

    “你不能杀我,我是焚魂教教主的儿子,杀了我,你将承受焚魂教的怒火!”

    高诚此时趴在了地上,面对镇魂牌,他失去了抵抗力,不过,此时他说出了一件惊人的消息。

    焚魂教教主之子?

    林浩微微一愣,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高诚竟然是焚魂教教主的儿子。

    “想要活命,竟然给别人当儿子,你还真是不要脸!”

    林浩不相信,毕竟这个高诚的年龄摆在那里,如果他是焚魂教教主的儿子,那如今的焚魂教教主,岂不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头。

    高诚此时被压制在地上,求生欲满满。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焚魂教教主的儿子,我父亲如今已经八十五岁了,我知道你的怀疑,但是,你要是杀了我,焚魂教将会追杀你!”

    “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焚魂教不会找你的麻烦,而且,将会与冲虚宗永远交好!”

    “只要宗主您说话,有任何需要,我都能满足您,我向魔神起誓!”

    急了,此时的高诚彻底的急了,他不想死,卧底这么多年,执法长老的身份让他高高在上,眼看着便有资本回到焚魂教,此时送命,他死不瞑目。

    林浩听到此番话语,知道这个高诚不能杀,留着还有用。

    “好,既然是焚魂教教主的儿子,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天我就将你制造成人棍,好好休息一下!”

    林浩不可能仁慈到给此人机会,那样等于放虎归山,以后定然会有麻烦。

    高诚先是一喜,但是,随后听到活罪难逃,人棍,瞬间面如死灰。

    “你不能这样对我,如果你这样对我,我宁愿自爆金丹!”

    “想必你知道自爆金丹的威力,不想死的话,最好还是不要碰我,要不然,后果自负!”

    高诚被死死的压在地上,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十分的恐怖,满脸的苍白,犹如纸扎人一般。

    林浩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不出任何心里波动,走到近前,抬手星辰剑出现在手中。

    “星辰剑斩你的手脚,你应该感到荣幸!”

    咔!

    话音刚落,星辰剑斩断骨头的声音传来,高诚的右臂掉落。

    啊!!

    一声惨叫,高诚双眼圆瞪,牙齿要的咯吱咯吱响。

    “我父亲一定会杀了你,焚魂教不会放过你的,等死吧!”

    高诚此时也只能是过过嘴瘾,因为,他看着星辰剑再一次抬起,知道今天在劫难逃。

    林浩抬手间,将其左臂斩断,上前踢了一脚说道;“你们焚魂教早就与我有仇,上一次勾结林天龙父子,盗取灵石,今日先收点利息!”

    接连丢掉双臂,高诚此时连喊得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腿被斩断。

    林浩没有再与其交谈,抬手抓着高诚的头发,意念动,直接将其收入星辰珠内。

    “你没有一点价值,上路吧!”

    林浩回头看了一眼朱树,星辰剑直接了解了他的性命。

    冲虚宗外,山峰之巅。

    “宗主,此时对焚魂教发动攻击,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危险?”

    仇天成面露苦笑,他经历了一次失败,此时攻击焚魂教,他没有信心。

    林浩轻轻摇了摇头,抬手指着不远处说道;“如今高诚与朱树被斩杀,相信这个消息传到焚魂教,他们会很着急,着急便会出错,总部空虚,你觉得适合不适合?”

    “釜底抽薪,高,实在是高!”

    仇天成一顿马屁拍的响亮,大手一挥,命令众弟子行动。

    林浩知道此时的仇天成十分的兴奋,人一旦兴奋,定然会出错,抬手将他拦住说道;“我们这一次要多点发难,焚魂教有三个外堂,我们的目标就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