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妖?

    林浩满脸疑惑之色,他现在感觉到身上的血液仿佛燃烧了一般,内心正在疑惑之际,突然听到这句入妖,满脸的疑惑。

    “入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感觉整个人即将燃烧一般,体内十分燥热。”

    林浩双眼盯着仇婉清,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会知道入妖,毕竟这个件事他一点都不知情。

    仇婉清此时并没有急着解释,眼神观察着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以后,抬手指着焚魂教布阵之人说道;“宗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他们斩杀,入妖之事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宗主将成为公敌!”

    入妖成为公敌?

    仇婉清并没有解释入妖到底是怎么回事,反倒是催促着林浩快一点动手,将这些人全部斩杀,封锁消息。

    林浩知道眼前的情况很是严重,并没有追问,抬手运转灵气,星辰剑出现在手中,身形移动间,穿过红丝阵法,径直冲向那名焚魂教控阵弟子。

    “你敢杀我,焚魂教将杀你全家,将你全家的灵魂剥离出来鞭刑!”

    焚魂教弟子面对死亡,发出他最后的威胁言语,想要以此来保住性命。

    不过,此时的林浩全身变成黑色,脸上出现一道道长条纹路,纹路越来越清晰,仿似一条条骨骼一般,再加上那双血红的眼睛,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焚魂教今日以后,将会在夏皇王朝除名,你还想要报仇吗?”

    林浩说话间,一抬手阳溪穴寒霜浓郁,一阳指点在了此人的面容上。

    此时的一阳指完全变了,原本白色的寒霜,此时变成了黑色,点在此人的头顶,瞬间将其整个人冰冻,威力增加了数倍。

    砰!

    一声巨响,此人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巨响以后,整个人烟消云散。

    焚魂嗜血阵在失去了主导以后,瞬间崩溃,周围的红丝瞬间散开。

    噗!

    阵法溃散,其他几名焚魂教弟子瞬间喷出一口鲜血,此时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将他们斩杀。

    “现在是不是该说一说,关于这个入妖的事情,在我记忆中,夏皇王朝可是没有记载入妖的典籍。”

    林浩自认为熟读夏皇王朝所有典籍,根本没有这个入妖的任何线索。

    仇婉清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苦笑着抓了抓脑袋说道;“入妖并非我在典籍中看到,而是在一个传说中听到过!”

    所谓入妖,要求十分苛刻,不但要被所入之妖选中,更是需要得到此妖的心脏,也就是说,需要得到妖的认可,还要杀了它取妖心。

    如此这般情况还不算,即便是这两个苛刻的要求达到了,还需要入妖之人的血液完全与此妖融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仇婉清自顾自的说着,这个传说在她看来,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前两条便不会有人完成,杀妖取心,还要此妖甘心臣服,简直难如登天。

    “你说了这么多,好像是并没有说入妖的威力如何,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林浩现在想要听的并不是这些,他想要知道这个妖的威力,还有会不会有后遗症。

    仇婉清轻轻的摇了摇头,面露苦笑说道;“入妖的威力如何我并不知道,根据传说,入妖乃是极为恐怖的一种祭祀,一旦成功,将会对修炼,对身体防御,都有极大的帮助!”

    祭祀?

    林浩听到这句话,总感觉怪怪的,毕竟祭祀所讲的是祭品,如果自己成了入妖的祭品,那接下来绝对不是好事。

    “传说?还有没有你听到,却忘记说的传说,只要关于入妖的事情,便讲给我听一听!”

    林浩有些焦急,因为,他感觉身体在一点点的改变,皮肤,血液,骨骼,都在一点点的变化。

    仇婉清皱着眉头思考了许久,随即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的确只知道一些皮毛,最开始见到林浩入妖的时候,是被这传说中的东西惊到了。

    先不管了!

    林浩身体挺直,一阵骨头咔咔的响声传来,紧接着只见其周身灵气流动,身形跃起,脚踏星辰剑,抬手将仇婉清拉起。

    “既然不知道入妖会如何,那我们便利用时间将麻烦解决,焚魂教消失吧!”

    林浩抬手挽着仇婉清的腰,矗立在星辰剑上,再加上此时的他入妖,身形高大了许多。

    仇婉清第一次被人如此挽着腰,脸色瞬间变得红润,一时间忘了自己现在正站在星辰剑上,身形摇晃,险些掉落,吓得她匆忙抱住林浩,紧紧靠在他的身上。

    “不用害怕,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那名焚魂教弟子已经说了,他们能够封锁他人的灵魂,如此泯灭人性的魔教,早就应该除掉!”

    林浩身体内的血液在快速流淌,此刻的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整个人仿佛受到了某种牵引,一阵狂暴之力在体内蠢蠢欲动,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不对!

    林浩知道情况不对,如果被这股狂暴之力所控制,那他将失去控制。

    “我这里有摄魂铃,一旦遇到危险,而我却失去理智的时候,记住一定要第一时间逃走,切记!”

    林浩说这些话,是因为他担心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自己会失去理智,一旦出现那般情况,将没有人能够保护身边的女人。

    仇婉清听到这句话,心中升起一阵暖意,这么多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被陌生男人关心,这让她激动不已。

    “我们一起来,一起走!”

    仇婉清眼睛内满是坚定之色,这一刻的她很清楚,自己绝对不能扔下眼前这个男人,也是在这一刻,她对面前这个男人的感觉发生了改变。

    脚踏星辰剑,林浩直奔焚魂教总部,此刻的他知道其他人已经被焚魂教弟子拖住,只有将其总部铲除,才能够从根本上将其瓦解。

    焚魂教总部,焚魂山谷。

    “何人,胆敢擅闯焚魂教,找死!”

    一声怒喝,焚魂教守山弟子,手拿漆黑木棍,从一侧的密林中冲了出来。

    “我是你爷爷!”

    林浩抬手星辰剑握于手掌,一声怒喝身形消失,一剑解决了此人。

    斩杀焚魂教守山弟子,林浩没有一丝听令,快速冲入焚魂山谷。

    咚,咚,咚……

    一阵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鼓声回荡在整个山谷内,紧接着一众焚魂教弟子冲了出来。

    “擅闯焚魂教,格杀勿论!”

    一名黑袍老者,一头白发,手拿一根漆黑的拐杖,站在高处,大手一挥,也不啰嗦,直接动手。

    “记住我说的话,情况不妙先走!”

    林浩回身将仇婉清推开,让其见情况不好,一定要第一时间离开,随即便冲了上去,将一名焚魂教弟子斩杀。

    不过,在斩杀这些焚魂教弟子的时候,林浩察觉到了不妙,因为,在这些人被斩杀的时候,其灵魂竟然冉冉升起,随即在半空中消失。

    可是,此人灵魂消失的那一刻,竟然直扑林浩的而来,瞬间进入他的体内,被心脏处的血阳妖泉吸收。

    这样的情况出现,瞬间让林浩刚刚稳定住的情绪失去控制,双眼血红,开始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