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君熙儿眼角渗出了泪花。

    她心里有点害怕,星痕要对她怎么样?

    难不成,他想在这里把她给那个了?

    早知道会这样,君熙儿才不会贴上去呢……

    现在才后悔,已经晚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星痕终于离开了她的唇,手上欺负她的动作,也暂且停了下来。

    他只是亲了亲她,又摸了摸……

    没有真的打算把君熙儿吃掉,但也要让她意识到男人的危险。

    星痕看着自己身下一丝不挂的她……只觉得非常不妙。

    他连忙拿过一旁的被子,直接盖在了君熙儿的身上。

    “欺负人……”君熙儿欲哭无泪,哼哼唧唧的道。

    “……是主动送上门给我欺负的。”星痕冷声道。

    如果不是君熙儿胆大包天,直接贴了上来,他也不会控制不住。

    “臭流氓!现在知道我是女人了吧?!”君熙儿没好气的道,“我要离开这里!我一个女的,怎么能留在都是男人的部队里?我明天就要走!”

    “……就这么想离开?”星痕的神情有些晦明莫测。

    君熙儿冷哼了一声,“我有自知之明,我可不想留在这里碍的眼,放心,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对一点也不感兴趣,所以不用担心我会缠上!”

    “……什么意思?”星痕轻蹙起眉。

    “星痕!我知道讨厌我!”君熙儿凶巴巴的瞪着星痕,如果不是讨厌她,怎么会一直躲着她不见这么多年?

    星痕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我何时说过我讨厌?”

    君熙儿:“如果不讨厌我,会一直躲着我不见吗?以为就一个人不想要娃娃亲吗?我也不想要!凭什么是躲着我?”

    “……”星痕的眸中闪过了一抹无奈,他语气柔和了几分,“我不是讨厌,我只是……讨厌被父母安排的婚事。”

    那个时候,他正处于叛逆期。

    星洛和万俟仙越想撮合他和君熙儿,他越是想反抗。

    他不希望未来与自己共度一生的人,是由父母给他决定的。

    所以星痕才格外排斥什么娃娃亲,才会不见君熙儿。

    就算是小的时候,他比君熙儿大了四岁,再加上两家不生活在一起,一年也见不到几面。

    小孩子懂什么?星痕只知道自己不讨厌这个妹妹,但那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所以也没有与君熙儿在一起的想法,再加上叛逆,才会躲着她……

    如今长大后,正式与君熙儿见面……

    星痕也并不讨厌她,甚至……会对她产生冲动。

    闻言,君熙儿稍稍冷静了一些,就算星痕不讨厌她,想来也不会喜欢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就是了。

    重要的是……

    君熙儿:“我才不管那些,反正明天我要离开部队!我还要去找星洛干妈告状!欺负我!”

    “……”星痕挑了挑眉,她要是真的去告状,星洛怕是高兴都来不及。

    “就算去告状,也没有证据。”星痕微微眯起了双眸,毕竟他只是亲了她,摸了几下,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当然,他不介意帮她制造一些“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