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奶爸[快穿] > 21.重男轻女21
    时光如白驹过隙, 秋去冬来,韩泽面馆的生意一如既往地红火, 从没钱给孩子交学费到现在的万元户,家里租的小院子被韩泽掏钱买了下来,和吴红梅结婚时买的自行车淘汰了, 换成崭新的摩托车,变化可谓是天翻地覆。

    几个孩子经过爸爸几个月的喂养, 身上长了肉,丫头们小脸蛋精神饱满, 皮肤白皙,没了以前的瘦弱,穿上了新棉袄、新棉鞋,背上新书包, 从校园出来, 跟镇上小姑娘并没什么区别。

    三个姐姐上学去了, 四丫头每日跟着爸爸妈妈在面馆玩耍, 长得也乖巧,眼睛圆溜溜的, 像个洋娃娃很是可爱,食客们都喜欢逗她,小丫头先是害羞, 慢慢的胆小、怯懦的性格变得活泼起来, 遇到认识的食客还会率先叔叔阿姨的跟他们打招呼。

    四丫头年龄小, 却非常机灵, 小孩忘性大,大姑大姑父对她好,不仅给她做好吃的,还给她买新衣服,几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把镇上的小院子当成了自己家,渐渐地不在提原先的爸爸妈妈。

    一家子在镇上的日子过得很是温馨美满,美中不足的是三丫头的学习成绩,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大丫头二丫头每次考试不说回回前三名,但也至少是四五名,三丫头刚上一年级,汉语拼音都没学明白,考试也没见她考及格过,还有一回竟然只考了十分,这让韩泽很是无奈。

    周末的时候,韩泽就让大丫头、二丫头轮番给她补习,他以为三丫头下回考试该有提升,依然没用,她的成绩甚至比没补习前考的还差。

    韩瑶摇摇头,非常无语,在她看来读书就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但对三妹来说,学习就像珠穆朗玛峰,使劲儿攀也攀不过去,她想了想说道:“爸爸,我和二妹学习虽然好,补习方法却没有老师丰富,三妹只是没找到适合她的学习方法,不如去问问三妹的老师,该怎么给她补习?”

    韩泽叹口气,说道:“下次爸爸去找她的老师谈谈。”

    四丫头趴在姐姐的写字台上,小脸专注的听着爸爸和姐姐的对话,好似她能听懂似的。

    韩瑶忍不住伸出手捏捏她的嫩脸蛋儿,笑着说道:“爸爸,镇上有幼儿园,是不是该送四妹上幼儿园了?”

    四丫头听到大姐的话,眼睛弯弯的,大声道:“爸爸,上幼儿园,上幼儿园。”

    韩泽一愣,眼里闪过惊喜,呆呆的问道:“四丫头你刚刚喊的什么?”

    四丫头看着他,圆溜溜的眼睛扑闪扑闪的,说道:“爸爸,上幼儿园。”

    韩泽摸摸四丫头的脑袋,真是不容易,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这孩子终于愿意改口了,说道:“对,就是爸爸,爸爸给你找幼儿园,咱们四丫头可以上学了。”

    四丫头拍着小手,不停的喊:“爸爸上学...爸爸上学...”

    韩瑶笑着道:“不是爸爸上学,是你上学。”

    四丫头瞪瞪眼睛:“大姐上学,大姐上学……”

    韩瑶:“……”

    四丫头小嘴咧得大大的,不停的说:“大姐上学…爸爸上学…”

    吴红梅抱着五丫头进来,听到四丫头的喊声,不敢置信的道:“这孩子改口了?”

    韩泽欣慰的点头,四丫头看到吴红梅,偏偏头,脆生生的喊道:“妈妈...妈妈...”

    吴红梅眼眶湿润,抹抹眼睛,连连应道:“唉唉唉。”

    四丫头改了口,韩泽松了口气,对把孩子养大的大舅子心生感激,看了眼吴红梅,问道:“你有段时间没回娘家了吧?”

    吴红梅点头,自打搬来镇上,整日里忙个不停,韩家村都极少回去,更何况回娘家。

    韩泽说道:“我记得孩子们外婆该满六十八了,明天咱们回去看看他们吧。”

    吴红梅迟疑道:“面馆不开了?”

    韩泽:“咱们下午去下午就回来,不在你娘家吃饭,明天上午,你去街上给你娘买些衣裳、鞋子啥的,也好让你娘高兴高兴。”

    吴红梅高兴的唉了声,看了眼自家男人,斟酌着开口:“给我娘买衣裳鞋子,是不是也要给婆婆买身衣裳?”

    她被婆婆磋磨了十几年,对她的顺从已经成了习惯,哪怕他们搬到了镇上,给娘家买点东西,也忍不住担忧婆婆知道会不满。

    韩泽瞟她一眼,说道:“这事你看着办吧。”

    吴红梅琢磨看着办是什么意思,自家男人对婆婆一向孝顺,婆婆为小妹、三弟的事情伙同韩老瞎编谎言骗家里人,自家男人也没什么表态,对婆婆还是如常的孝顺,每月不忘让她给婆婆送养老钱。男人既然没有明着拒绝,想来还是希望她给婆婆买衣裳的吧?

    想到这里,吴红梅说道:“行,婆婆跟我娘差不多高瘦,明天买衣裳一起给她们买了。”

    韩泽只是点头,没说话。

    ...

    吴红梅花了一百多钱,给两个妈没人买了件丝绵袄,考虑到要回娘家,称了几斤水果,割了几斤肉,又给她爹买了两瓶酒,其他的她就不舍的买了。

    家里挣了钱,吴红梅的观念依然没有改变,同以前一样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回娘家买些东西,都算了又算,平常看到韩泽给几个孩子买衣裳、买鞋子,十块十块的给韩瑶零花钱,她都心疼,想着,哪能这么娇惯孩子呢?

    ……

    闺女女婿的到来,吴父吴母当然是惊喜的,尤其看到女婿骑着的摩托车,更是让老两口目瞪口呆,闺女生五丫头那会儿,闺女还跟她诉苦,家里穷的三个丫头的学费都没有钱交,几个月功夫竟然都买了摩托车,一辆摩托车几大千,女婿能拿的出钱买,是不是说闺女家现在有钱了?

    吴家并不在双吉镇,平常他们赶集也不会去双吉镇,尽管两老知道女婿在双吉镇开了家面馆,他们整天忙活农活,也没时间去看看,根本不知道女婿面馆生意怎么样,现在看到他们一家的穿着打扮,想来生意不错吧?

    “给我买衣裳做什么?可惜钱。”吴母摸着闺女给她买的棉袄,嘴里抱怨着,心里却美滋滋的,她还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看的棉袄呢。

    吴红梅笑着道:“韩泽让买的,说是你满六十八了,给你的生辰礼物。”

    “这小子就会乱花钱,有那钱给孩子们买些吃的也好啊。”

    吴母听到是女婿让买的,笑的合不拢嘴,显然女婿孝顺比闺女孝顺,更让她高兴。

    吴红梅小声道:“孩子们不缺那口吃的。”

    吴母瞅着闺女那表情,叹了口气,看来闺女的日子真是好过了,原来哪能这么大气的说孩子们不缺那口吃的,能吃饱就不错了,真是苦尽甘来,闺女受了这么多年苦,也该享享福了。

    “四丫头回去还习惯吗?”吴母望着四丫头身上的新衣裳,发辫上的红头花,若有所思的问道。

    说到闺女,吴红梅话都多了起来:“娘,你不知道,四丫头跟我们回去那天竟然都没闹,孩子爸包了饺子,小肚子吃撑的圆滚滚的,大丫头给她洗了澡,躺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她们爸爸就带她们去买衣裳,四丫头高兴坏了,后来,也一直没闹着要回来,可乖了。”

    吴母惊讶不已,问道:“是吗?”

    吴红梅笑着点头,吴母拍拍她的胳膊,说道:“这孩子跟你们有缘。也是她有福气,你们现在生活好了,她就回去了,比跟着她大舅享福。”

    起码她大舅从来没给孩子买过一件衣裳。

    吴母顿了顿小声问道:“韩泽真不打算生儿子了?”

    吴红梅摇摇头,说道:“他结扎了,生什么生。”

    吴母瞪大眼睛:“真的?”

    吴红梅确定的道:“真的。”

    吴母拉着闺女的胳膊,低声问道:“你婆婆能同意?”

    那老婆子比谁都看重孙子,女婿要去结扎,她不闹上天。

    吴红梅看她一眼:“当然不同意,韩泽去结扎时,瞒着她去的,后来被她知道了,为这事气急攻心,人都昏倒了,在医院住了一星期。”

    吴母撇撇嘴,暗道活该,想到什么似的,又问道:“她没找你算账吧?”

    吴红梅看她娘一眼,“她找不到我头上,这事情说到底还是我老婆婆的错,韩泽一直相信韩老瞎的话,相信他没儿子命,是因为原先韩老瞎给小姑子小叔子算过命,都一一应验了,才下决心去结扎的,结果那事是我老婆婆为了让韩泽他们支持小姑子、小叔子上学、工作找韩瞎子胡编的。”

    “啥?”吴母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娘,真是糊涂。

    吴红梅看着她说道:“所以韩泽会去结扎,说来说去都是婆婆害的。”

    吴母:“......”

    吴红军对韩泽的摩托车非常感兴趣,向韩泽要了钥匙,就要去试试,他们村里最有钱的两户人家老早就买了摩托车,当时可把他羡慕坏了,晚上做梦还梦到自家买摩托车的场景,妹妹家的摩托车虽然不是自家的,他骑一下过过干瘾还是可以的。

    年爱英没想到不过几个月功夫,四丫头变化竟然这么大,见到她居然不是跑过来喊她,而是躲在了妹夫背后,悄悄打量她,一副非常害怕,好像她是吃孩子的坏人,这让她有点气闷,好歹养了她几年,没想竟是个白眼狼。

    更让她不明白的是大姑子家怎么就有钱了?连摩托车都配上了,真应了那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看来不能看不起任何人,指不定啥时候,人家就发达了。

    ...

    开了面馆,韩泽考虑到没时间打整家里的地,就把地全都租了出去,不用惦记地里的庄稼农活,他们住在镇上,没有什么事情,极少回韩家村。

    韩家村的人都知道韩泽摆摊子卖面条挣了钱,在镇上买了门面房子,开了面馆,纷纷羡慕韩婆子儿子个个有出息,最老实的韩泽都发达了,真有福气。

    韩婆子却满腹苦汁子,大儿子卖面条挣到钱了,每个月准时让吴红梅给她送来花不完的生活费,她应该高兴,可是她就是高兴不起来,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大儿子的面了,都不知道他现在变成啥样了。

    头次,韩婆子为原先的所作所为后悔,在二儿子家住了几个月,老二媳妇明里暗里的挤兑,甚至不顾她的反对,把小女儿赶了出去,总算让她看明白,她有三个儿子不假,真正对她好,事事依从她的只有大儿子韩泽,其他两个儿子都是自顾自家的怂货。

    而这唯一听她话的大儿子,却因为她的原因没了传宗接代的后人,想到这里她心里涌起无限的悔恨与懊恼。

    日子不疾不徐的过着,双吉镇新增了两条街,韩泽花光兜里的钱,趁机买了五间门面。四丫头已经上学了,五丫头也满地跑了,面馆里韩泽招了两位年轻小徒弟,打算把他们培养出来,洗碗、做清洁的活由小徒弟做了,吴红梅就闲了下来。

    这两年的镇上生活,开拓了吴红梅的眼界,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畏畏缩缩,由于生不出儿子自卑懦弱的女人了,她有了自己的见识,学会了穿衣打扮,知道自家男人买了五间门面,心思活泛开来,想着她是不是也可以做点小生意。

    想法同韩泽一说,韩泽想也没想就否定了,吴红梅失望不已,男人不支持她,她再有想法也没用,毕竟家里钱都是男人挣得。

    韩泽对她解释:“做生意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以大丫头的成绩明年肯定能考上县城的高中,我打算到县城开餐馆,镇上的面馆交给大伟。”

    大伟是他收的徒弟当中的一位。

    吴红梅一愣,面馆有多挣钱她比谁都清楚,交给大伟,她非常不舍,想了想说道:“大伟的厨艺能胜任吗?”

    韩泽知道吴红梅误会了他意思,说道:“让大伟掌厨,大伟的厨艺虽然赶不上我,凑合凑合还是可以的,我隔三差五的也会回来的。”

    不回来,他担心食客们要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