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奶爸[快穿] > 72.亲爸后爸5
    早上六点, 胡夏兰准时醒来, 坐起身子,正准备下床穿鞋,身子猛地顿住,负气似的重新躺回床上, 家里请了阿姨,根本不需要她天不亮起来做早饭。

    她躺在床上毫无睡意,旁边传来韩泽清浅的呼吸声, 阿姨是韩飞宇请来的,肯定向着韩飞宇,到时候她会不会趁她不注意, 对她和明达做些不好的事情?

    不行,她得去盯着她。想到此,她赶紧下床,急忙下了楼。

    陈阿姨也刚起床, 她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抬头看到神色慌张的胡夏兰,心里直打鼓,刚起床,她慌什么?她眼睛微睁,胡夏兰该不会担心她偷家里东西, 特意过来盯着她吧?

    想到此, 她愤怒了, 忍着气瞥了眼胡夏兰, 韩哥他们没起来,暂时先忍着,如果胡夏兰的态度还是如此,哪怕看在韩飞宇的面子上,她也不会再做下去。

    陈阿姨没有管她,径自去了厨房准备早饭,胡夏兰脸也没洗,紧跟着她进了厨房,幽灵似的站在她身后,陈阿姨特别不习惯,她做了这么多年保姆,从来没见过胡夏兰这样的女主人。

    陈阿姨没管她,开始做三明治,昨晚舒涛跟她说了,早饭给她和她哥准备三明治、牛奶、鸡蛋、水果。

    胡夏兰看到她的动作,就知道那三明治是给那两个崽子做的,她忍不住问道:“你熬粥吗?”

    她可吃不惯三明治,每早必须喝粥。

    陈阿姨回头看她一眼:“胡姐,要喝粥吗?”

    废话,不喝粥,她提什么?

    胡夏兰显然不耐,语气不怎么好的道:“你来我家是做保姆的,做饭前难道不应该问问主家吃什么吗?就这样随便做,万一做的饭我们不喜欢怎么办?都留着你吃吗?想的倒挺好。”

    这么多天的憋屈日子,胡夏兰的忍功,面对家里花钱请来的保姆时,再也装不下去。

    陈阿姨條地转头,惊愕的看着她,她到底做了什么,这女人这么怀疑她?她简直不敢相信韩哥那么端方有礼的男人,娶的媳妇素质如此差劲,这么多年的保姆生涯,她从没被主家这么侮辱过,哪个待她不是客客气气的?

    她红着眼:“胡姐,我是保姆不假,但我规规矩矩做事,不偷不抢,你不用含沙射影的说我占你家便宜。说句老实话,你家给的工资不算最高的,如果不是看在韩飞宇的面子上,我不会来你家,酸了吧唧的看不起谁呀。”

    胡夏兰仿佛被戳中了痛处,大声质问道:“你说谁酸了吧唧的?”

    陈阿姨来之前,就从韩飞宇那里大致了解韩家的情况,韩飞宇说到这位继母时,语气极为冷漠,她挺喜欢韩飞宇的,小伙子性格活泼,听说还是什么大设计师,找他设计婚纱的权贵富商数不胜数,那么本事的小伙子,看到她时,也是极为客气。

    这么好的小伙子,没想到韩家人,好像并不知道他能挣到钱,只以为他没什么本事,是普通的职工,挣的钱也没有那位叫刘明达的继子多。

    这一切都说明什么?

    说明胡夏兰这位后妈,并没有韩哥说的那么贤惠,肯定都在装模作样,而韩飞宇和韩舒涛兄妹竟然愿意花钱请保姆,就是为了让胡夏兰少累点儿,想到此,她更加觉得胡夏兰心机深重。

    看她早上起床,就这么精神,哪里像是累病的?

    再说,五十几岁的人,说年轻不算年轻,说老的话,她也绝对不老,起码胡夏兰看着就不像五十几岁的人,保养的那么好,做几天饭,就累病倒了?她的身体是有多虚弱?

    陈阿姨冷冷的:“当然是你酸了吧唧的。”

    既然已经撕破脸,她就不打算继续在这个家里做下去,虽然有点对不起韩飞宇,但被人盯贼似的盯着,是个人都忍受不了,她原先的雇主曾经打电话让她去帮忙,但她侄子是韩飞宇的徒弟,她帮韩飞宇,就当是帮侄子,所以答应来韩家,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胡夏兰没想到陈阿姨竟然敢跟她顶嘴,她不可置信的瞪着她:“我是你的老板,你只是保姆,是打工的,你这么说我,你不怕我把你开除了?”

    陈阿姨不屑的一笑,说道:“你尽管开除我。可以这样说,你家是我做事的主家,最穷的家庭,你算什么老板?就是我的工资都不是你开的。”

    这保姆是在看不起她家吗?胡夏兰嗤笑:“你不过是个保姆,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们?”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执起来,陈阿姨完全是有恃无恐,反正她不打算做了。胡夏兰则是想,吵吧,吵吧,最好把这女人赶出去,明凯的房子就腾出来了。

    两人的吵声越来越大,吵醒了楼上睡觉的韩舒涛,她昨晚赶稿子,凌晨三点多才睡觉,她感觉自己刚睡着没多大会儿,就被她们吵醒了,火大的拉开门,几步下楼:“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陈阿姨和胡夏兰两人吵红了眼,哪怕韩舒涛吼了她们,她们也没住嘴。

    韩泽、韩飞宇、刘明达、王沛凝几人也跟着下了楼。

    韩泽看清楚厨房中正在吵嘴的两人,忍不住皱眉:“怎么回事?”

    胡夏兰回过头,看向韩泽,有点心虚,不过还是硬气的道:“老韩,你也知道每天早上,我就想吃点米粥,可是陈阿姨做早饭前,问都不问我们一声,就依着自己的意思做了三明治,我不过是提了提,她就跟我吵了起来,这样脾气火爆的保姆,谁家用的起啊,而且,而且她还说我酸了吧唧的......”

    陈阿姨站在旁边斜着眼瞥她,任由她把话说完,她倒要看看这女人能编出什么花样来,听到最后,她知道为什么韩哥会被这女人糊弄了,瞧她那话说的,十句话里,两句真话八句假话,真真假假的,别人听了,就会信以为真,挺会说的哈,飞宇和舒涛都是直性子人,不怪他们小时候,被她挤兑的搬了出去。

    韩舒涛揉揉胀痛的脑袋,幽幽的说道:“阿姨,是我跟陈阿姨说让她早上准备三明治的,你要吃米粥,你直接跟她说便是,我就想问问你们大清早的吵什么?”

    韩泽面无表情的看向胡夏兰。

    胡夏兰脸色一白,不敢抬头看韩泽。

    韩泽没说话,眉头皱的更深,深沉的看着胡夏兰,不知在想什么。

    刘明达神色一紧,脸色难看,他不明白,他妈跟保姆吵什么?他知道陈阿姨住了明凯的房间,她心里不舒服,也不喜欢陈阿姨,难道她就不能忍忍吗?至少忍到他弄到钱,买了房?难她不知道,她这么一吵,这么多年温柔贤惠的形象,就会崩塌吗?爸或许就会怀疑她?

    陈阿姨看着屋里众人的神色,不疾不徐的看向韩泽,问道:“韩哥,原先我是真心想在你家做事的,但是胡姐好似不喜欢我。生怕我占了你家便宜似的,昨晚,我做饭时,她就在后面盯着我,早上更是,我前脚起床,她后脚就慌张的下楼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她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我虽然是保姆,好歹也是高中毕业,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我再穷,也不会做出如偷盗、占便宜的举动,她这是侮辱。”

    韩泽眼眸深邃,抿着嘴,没说话,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胡夏兰有点心慌,她从没看到过这种模样的老韩,她忙抢辩道:“我没有侮辱你,也没有说你偷东西,我,我就是怕你刚来家里,不熟悉,所以想跟你说说。”

    陈阿姨不屑的瞥她一眼,说道:“你的原话是这样的‘你来我家是做保姆的,做饭前难道不应该问问主家吃什么吗?就这样随便做,万一做的饭我们不喜欢怎么办?都留着你吃吗?想的倒挺好。’这句话不就是怀疑我占你家便宜吗?”

    胡夏兰颤抖的身子说不出话,那句话,她确实说了的。

    韩泽忽然转头看向陈阿姨,他语调低沉,诚恳的说:“抱歉。”

    胡夏兰怔然的看着韩泽,他,他为什么道歉?

    韩泽的道歉,使得陈阿姨有点不自在,胡夏兰不好,但韩哥还是不错的,她尴尬的说道:“韩哥,我也有错,我是来做保姆的,不该这么冲动。但是我确实忍受不了,被人当做小偷防备着。”

    韩泽低声道:“我知道,再次抱歉。”

    陈阿姨没说话了,该道歉的是胡夏兰,而不是韩泽。

    胡夏兰忽然低泣起来,老韩他为什么要道歉?难道他也认为她做错了吗?

    胡夏兰的哭声,场面顿时静默下来,韩泽看向刘明达,沉声吩咐:“把你妈带回屋里去。”

    刘明达也觉得他妈再在这里,不合适,说到激烈处,说不定又会和陈阿姨吵起来。上前,扶住她的肩膀。胡夏兰抹抹眼睛,她激动的挣开刘明达的胳膊,大声道:“我不回房间,我就要在这里。”

    韩泽无奈的看向她,语气有点重:“夏兰,你一直都是温柔善良贤惠的,现在竟然失态到跟陈阿姨吵嘴,你到底怎么了?这段时间,我总感觉你情绪不太对。可是你什么都不跟我说。”

    胡夏兰满心满眼都是苦涩,跟你说?跟你说,咱俩就要玩完。这个家就要散了。

    韩泽叹口气,他皱眉说道:“你看,每次我问你,你都是这种委屈苦闷的神情,可是家里有什么事能让你委屈苦闷的呢?就是几个孩子或是我给你委屈了,你倒是跟我说啊,你不跟我说,我又怎么知道你的想法呢?再说,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什么不都依着你吗?”

    胡夏兰吸吸鼻子,摇摇头:“老韩,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家里多个人不习惯......”

    韩泽头疼的揉揉眉头,半晌,他才说道:“我一问你,你就说没事,即便不习惯家里突然多个人,也没必要跟陈阿姨争执啊?她昨天才来家里,你们今天就吵架,说出去好听吗?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呢。夏兰,你一直通情达理,温柔贤惠,孩子们花钱给你请阿姨,是为了你身体着想,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温柔贤惠?

    这四个字只让胡夏兰觉得讽刺,以前她凭借这个形象,在韩泽面前无往不利。竟然从来不知道,这四个字可以让人这么憋屈,这么无力,她红着眼眶说道:“可能是我这段时间生病,心情不好吧。”

    陈阿姨哼一声,她算看出来了,这女人满嘴里没一句实在话,她慢悠悠的道:“生病还能这么精神?也不知道是真病还是假病?”

    胡夏兰心里一惊,抬头对上韩泽的眼睛,那一闪而过的疑惑,使得她的心慢慢下沉。

    刘明达和王沛凝也是眉心一跳,齐齐看向韩泽,也看到了他眼底的疑惑。

    胡夏兰看了眼陈阿姨,急忙辩解:“我闲的啊,没病为什么要装病?”

    韩泽看着她:“既然生病了,咱们去看医生,有病咱们就治病,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小病也被拖成了大病。”

    胡夏兰摇摇头,她没病,看什么病?她道:“我怕看病。”

    陈阿姨煽风点火:“我看是没病吧。”

    胡夏兰恨恨的看向陈阿姨,怒声道:“我跟你有仇吗?”

    陈阿姨根本不想跟她说话,这女人从里到外都让人看不起,她看向韩泽:“没见过哪个生病的人,有这么精神的。韩哥,我跟你们家还是没缘分啊,这活儿,你另外找人做吧。”

    韩泽深深的看了眼胡夏兰,转头看向陈阿姨说道:“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韩飞宇皱眉道:“爸,陈阿姨是我请来的,你们说赶走就赶走,是啥意思啊?”

    陈阿姨拉拉韩飞宇的胳膊,意味深长的道:“有的人太会演戏,正的说成反的,反的说成正的,真真假假的,你爸爸都分辨不清喽,你也别怪他,毕竟啊,这人心最难测。”

    她的话说完,她不屑的看了眼胡夏兰,上楼去拿她的行李。

    胡夏兰和刘明达脸色铁青,王沛凝面含担忧的左右看着。

    韩泽看了眼韩飞宇,说道:“送你陈阿姨回去,给她添麻烦了,这事怪我们家没商量好,工资给她算算。”

    韩舒涛忽然出声:“等等。”

    韩泽看向她,“你要做什么?”

    韩舒涛看向胡夏兰,满脸的倔强,她红着眼眶问道:“阿姨,我想问问你到底有没有病?你能给我,给我爸一句真心话吗?”

    胡夏兰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心里暗恨,这丫头小时候在她面前都没哭过,现在会因为她生病哭?别逗了。她嗔怪的道:“我当然病了。”

    韩舒涛抿抿嘴,吸吸鼻子,她点头,“行。”说完,她转头看向韩泽,说道:“爸,既然阿姨生病了,陈阿姨就不能走,毕竟胡阿姨要去医院住院,陈阿姨走了,家里怎么办?”

    胡夏兰心里一慌,忙说道:“我不去看医生。”

    韩舒涛定定的看着她:“以前你感冒了,都会去看医生,现在累病倒了,为什么不愿去看医生了?”

    胡夏兰被她逼迫的没有办法,转头向韩泽求救,韩泽担忧的道:“夏兰,病了就要去医院,你为什么不愿去医院?”

    韩飞宇凉凉的道:“没病,当然不愿去医院。”

    胡夏兰哭了起来,她是急的,慌的,她说道:“为什么都说我没病呢,我明明病了。”

    韩泽皱眉:“病了就去医院啊,你不去医院,别说他们疑惑,就是我也疑惑啊,你到底为什么不去医院?”

    胡夏兰只是哭着,没说话。

    韩舒涛在旁边说道:“爸,我看我和我哥还是搬出去吧,这么多年,我们没搬回来,胡阿姨也没累病,我们一搬回来,她就累病了,显然是我们拖累她了。”

    胡夏兰连忙摇头,“我没有,我没有。”

    陈阿姨这时候已经拿了行李下来。

    韩舒涛却已经这么认为了,她看向陈阿姨,笑着说道:“陈阿姨,你别走,我喜欢你做的饭,我和我哥要搬出去,你给我们做饭吧?”

    陈阿姨笑了笑,说道:“行,只给你们两人做饭,我还轻松了呢。”

    韩泽在旁边说道:“既然你们非要搬出去,我也搬出去。”

    胡夏兰这回真的慌了,她顾不得哭了,踉跄了下,拉着韩泽的胳膊:“老韩,这里是你的家,你要搬去哪里?”

    刘明达和王沛凝也慌了,爸是打算跟妈分居吗?

    韩泽平静的看着她,说道:“夏兰,你一直温柔贤惠,通情达理,这段时间你变了。变得让我都不敢认识你了,你竟然跟人吵架,这还是那个温柔如水的胡夏兰吗?我搬出去住段时间,或许你就会变回来。变回原先那个温柔贤惠的胡夏兰。”

    又是温柔贤惠,胡夏兰觉得,她早晚要被温柔贤惠,这几个字憋屈死。

    韩舒涛怀疑的看向韩泽,“爸,你不会真的要跟我们出去住吧?”

    韩泽看向她:“你不让吗?”

    韩舒涛点头,贴心的道:“怎么不让啊,你是我们爸爸嘛,当然跟我和我哥住了。至于胡阿姨,她是明达明凯的妈妈,我相信,明达明凯也会给她养老的。”

    韩泽皱眉,“你这话我听着怎么有点奇怪,但是好似也很有道理。”

    胡夏兰身子一晃,脸颊比纸还白。

    刘明达和王沛凝脸色也十分难看,

    韩舒涛又道:“爸,既然你要跟我们搬出去,那就去收拾行李吧。陈阿姨,你继续帮我们准备早饭吧。”

    陈阿姨笑着道:“好的。”

    韩泽看了眼胡夏兰,转身上了楼。

    胡夏兰紧跟着他上了楼,韩泽开始收拾衣物,胡夏兰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老韩,十几年了,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

    韩泽收衣服的手微顿,回过头看向她:“夏兰,我不想的,可是我真的无法面对这样的你,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我怕我再面对着你,咱们的婚姻真的到头了。这段时间,咱们都冷静下吧。”

    胡夏兰走上前,抱住韩泽,哭噎道:“冷静什么?我不需要冷静,舒涛和飞宇要搬出去,你让他们搬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跟着出去?我们回到从前那种日子,我就会变得温柔了,你别搬走......”

    韩泽掰开她的身子,让她站直,他失望的看着胡夏兰:“你果然不想舒涛和飞宇搬回来吗?”

    胡夏兰一怔:“我,我......”

    她刚刚到底说了什么?

    韩泽满脸痛苦,他质问道:“你不是一直为舒涛和飞宇不喜欢你遗憾吗?”

    胡夏兰抬头看他,眼里含泪:“我是遗憾啊,可是他们都大了......”

    韩泽打断她:“他们大了,变得既懂事又贴心?为什么不愿他们搬回来?”

    为什么?

    胡夏兰苦笑,哪怕到了现在,老韩对她的信任已经岌岌可危,她也不能自暴自弃的说出为什么不愿那个两个崽子搬回来的理由。

    韩泽摇摇头,仿佛不敢相信,胡夏兰会变成这样,他说道:“可能是你觉得他们大了,吵到你了吧。既然病了,就在家里好好养病吧,我们都搬走了,你一个人在家里,清净好养病。”

    老韩的意思,他依旧要搬走?

    胡夏兰跌坐在床上,低低哭着,求也求了,哭也哭了,依然改变不了他的决定,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以前人家说老韩凉薄,她还不服气,跟人争辩,现在她终于体会到他的凉薄了,就因为她和保姆吵架了,他以为她不是温柔了,他就要搬出去住?他心里还有没有她这个媳妇?还是说,他需要的只是温柔的媳妇?

    ...

    早饭后,韩飞宇就打电话,让他的助理找了辆货车过来,一趟就把他们的东西搬走了。到了韩飞宇和韩舒涛原先住的房子,韩泽任由他们兄妹和陈阿姨收拾行李,他则坐在沙发上发呆,等到他们把一切收拾妥当,陈阿姨出去买菜了,韩泽还坐在沙发上,出神。

    韩舒涛扯扯韩飞宇的胳膊,问道:“这老头,不会有事吧?”

    韩飞宇不以为然的道:“能有什么事?”

    韩舒涛瞥他一眼,走到韩泽身边坐下,她小声问道:“爸,马上中午了,陈阿姨去买菜了,你想吃什么,我让她给你买回来做?”

    韩泽摇摇头,叹息一声问道:“舒涛啊,你说一个人,怎么变得那么快呢?你胡阿姨原先多温柔的一个人,竟然也会跟人吵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韩舒涛:“......”

    韩飞宇在旁边不负责任的道:“不是有句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吗?你只看到她的外面温柔,你怎么知道她内心怎么想的?”

    韩泽瞪他一眼:“她是你阿姨,你怎么能那么说她。没大没小的。”

    韩舒涛翻白眼,她说道:“爸,我也不怕跟你说句实在话。”

    韩泽看向她,苦中作乐的道:“你说,经过你们胡阿姨的事情,你说什么我都承受的住。”

    韩舒涛认真的说道:“爸,我和我哥之所以愿意接受胡阿姨,是因为她是你媳妇,是我们后妈,只要她能照顾你,让你安享晚年,她对我们如何,我们不在意的,如果她使你伤心难过了,我们不会喜欢她,更不会原谅她。我们妈妈早早的不在了,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都走了,你是我们这世上唯一的长辈了,我和我哥不能任由别人伤害你。”

    韩泽听完,面上感动,他欣慰的说道:“还是你们兄妹贴心啊,幸好有你们兄妹在,不然爸爸都不知道去哪里。”

    韩飞宇挑眉看向妹妹,行啊,挺会说的。

    韩舒涛同样挑挑眉,小意思。她收回目光,看向韩泽:“爸,你怎么会没地方去,博雅新苑的房子是你的,你想住,难道谁还能赶你出去?”

    韩泽苦笑道:“你说的对,是没有人赶我,但面对现在夏兰,我有点怕。”

    韩舒涛撇嘴,她问道:“你怕什么?”

    韩泽说道:“早上看到她和陈阿姨吵嘴,那扭曲的脸色,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你们胡阿姨,我怕我常常面对她,就会想起她那扭曲的脸,时间久了,我怕我忍不住跟她离婚。老了老了,还离婚,影响不好。”

    韩舒涛:“......”

    韩飞宇切了声:“爸,你就是太矫情了。”

    韩泽摇摇头,最后说道:“总而言之,我现在无法面对胡夏兰。”

    韩舒涛不耐的道:“无法面对就无法面对吧,你也算对得起他们母子了,都无法面对他们了,还没把他们赶出去,竟然还让他们住在咱家房子里。”

    韩泽不赞同的看向韩舒涛,说道:“他们和我们是一家子人,虽然无法面对你们胡阿姨,但是明达明凯没错啊。明达房子还没买,不让他住家里,让他住哪里?”

    韩舒涛笑着道:“你这继父真算是天下第一好继父了。”

    韩泽忽然道:“说到房子,倒也提醒我了,博雅新苑的房子,我打算给舒涛,找个时间,咱们去过户吧。”

    “什么?”

    韩舒涛不可思议的看向他,刚给她买了车,现在竟然还给她房子?她家老头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韩泽没理会她的震惊,看向韩飞宇问道:“你没意见吧?”

    韩飞宇摇头:“我没意见,一套房子而已。”

    韩泽满意的笑了笑,他说道:“咱家四个孩子,三个男孩,你是唯一的女孩,家里两套大房子都给你,将来找了婆家,也有底气,免得受委屈,至于他们三个小子,让他们自己奋斗去吧。”

    韩舒涛心里有丝异样,她认真的看向韩泽:“爸,你是认真的吗?”

    韩泽摸摸她的头,说道:“咱们明天就去过户,你和飞宇打小就大手大脚的,我刚刚看到飞宇的车子,至少六七十万吧,他挣了多少钱,竟然买那么贵的车子?那两套小点的房子,就给飞宇吧。”

    韩飞宇摸摸鼻子,“还有我的啊?”

    韩泽严肃的道:“你花钱那么厉害,房子给你也算是个保障。但是,咱们有言在先,房子给你们是给你们,没有生命大事,你们不能随意卖房。知道吗?”

    韩飞宇好笑的道:“房子都给了我们,你还能管的了吗?”

    韩泽一怔,怒声道:“那我不给你们过户了。”

    韩飞宇忙道:“好好好,我给你签合同保证,还不行吗?”

    韩泽看着他们:“房子给了你们,我手里还些钱,一些股份,就真的什么都没了,你们可要给我养老啊。”

    韩飞宇保证道:“当然要给你养老。”

    如果老头还向原先那样,只顾着刘明达刘明凯,他绝对不会管他,现在他竟然把房子给他们兄妹,说明他还是想着他们的,他身为人子,当然会给他养老。

    韩舒涛也道:“爸,你放心在这里住吧。”

    儿女都懂事,孝顺,韩泽宽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