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奶爸[快穿] > 78.亲爸后爸(完)
    父母的不着调, 让刘明达内心十分排斥回到那个出租房, 下班后不由自主的就想往王沛凝那里跑。不回去,他又担忧父母矛盾激烈,两人打起来,一旦他们有个三长两短, 身为儿子,受苦受累的还是他。迫不得已,只能回到那个出租房里。

    回到家里, 本以为能吃顿热乎饭,面对着冷锅冷灶,他极其烦闷。以前父亲不正干, 现在竟然连母亲也撂挑子不干了,望着紧闭的卧室门,站在胡夏兰房门前敲了敲。

    过了几分钟,胡夏兰双眼黯淡无神, 幽幽的打开了房门,看着门外的刘明达,她笑着问道:“明达下班了啊,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给你做。你爸又去下象棋了吗?你去喊他一声,让他回来帮我做饭。”

    刘明达皱紧眉头, 觉得这时候的母亲, 神情似乎不太对, 他问道:“我爸没在隔壁房间里吗?”

    胡夏兰眨眨眼, 自嘲一笑,原来那是梦啊,她还以为她和韩泽没离婚呢。她平静看着刘明达:“明达,你爸要跟我复婚,你的意见呢?”

    刘明达一愣,他妈这话问的太突然,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胡夏兰嘲讽道:“怎么?很难回答吗?”

    刘明达发觉,他这对父母,常常让他无力,他说道:“妈,你心底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好了,没必要征求我的意见,不管如何,我都支持你。”

    胡夏兰忽然哭了起来,她红着眼眶,歇斯底里的吼道:“我死也不会跟你爸复婚的。”

    刘明达沉声说道:“没人让你跟他复婚。他出狱了,没地方去,暂时住到这里而已。”

    胡夏兰吸吸鼻子,她抓紧刘明达的胳膊:“明达,我想搬出去,你另外给我租房子,我不想跟刘炳申住一起。”

    刘明达及其不耐,他板着脸喝道:“妈,这套房子一千多房租,另外租房子的话,又要一千多,房租都要三千多,加上生活费,我不用存钱买房了。明凯现在也上班了,你让他给你寄点钱过来,不能什么都要我出啊。”

    说到刘明凯,胡夏兰好似发现了曙光,她眼眸微亮,想要摆脱刘炳申,最好离开这个城市,去找明凯,不管他孝不孝顺,她是他妈,他就得管他。

    胡夏兰看着刘明达说道:“我要去夏市找明凯,你明天就送我去。”

    刘明达想说他明天要上班,转而一想,又道:“行,后天周末,我明天请一天假,送你过去。” 说完,他左右望望,才想起来刘炳申,问道:“我爸呢?”

    胡夏兰摇摇头,没好气的道:“我哪里知道,说不定又到哪里鬼混去了。”

    刘明达抿抿嘴,说道:“天晚了,煮点面条,随便吃点吧。”

    想到要去小儿子那里,到时候就能摆脱了刘炳申,胡夏兰看到刘明达也有了好心情,她说道:“行,你等着,马上就好。”

    吃过饭,胡夏兰开始收拾行李,刘明达给刘明凯去了个电话,刘明凯虽然不想母亲过去打扰他,但是毕竟是他亲妈,他不能丢着不管,只得无奈的同意。

    早上,胡夏兰出去买了早餐,母子两人吃了饭,喊了辆货车,就去了夏市。刘炳申一连两天没回来,花光了兜里钱,他终于回到租房子处,一看屋里空荡荡的,胡夏兰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他大怒,拿起刘明达给他新买的手机,拨通刘明达的电话,质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妈跑了?”

    刘明达正从夏市回来的路上,接到刘炳申的电话,他脸色黑沉:“爸,你和妈离婚了,她不想跟你纠缠,搬到明凯那里去了。至于你,就住在出租房里吧。”

    刘炳申阴沉的问:“那你呢?”

    刘明达想也不想就道:“我住沛凝那里。”

    刘炳申恼怒的道:“你们是想把我甩掉吗?”

    刘明达抿抿嘴,说道:“爸,我会给你生活费的。”

    刘炳申翘着腿,拿着牙签剔牙,笑着说道:“好啊,我钱花完了,你再给我两千块钱。”

    刘明达惊怒道:“这才几天功夫,两千块就用完了?”

    刘炳申靠在沙发上,极为无赖的道:“我不管,你立马把钱给我,不然我会做出什么,你应该知道。”

    刘明达恨恨的握紧了拳头,他忍着,他说道:“我回去后,马上给你。”

    刘炳申得意的笑了。拿到钱,他又是几天不见人影,如此反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就在刘明达那里要了将近两万块钱,偏偏刘明达碍于他的威胁,又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把钱给他。

    眼看着经理职位就要落实,他忽然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他父亲刘炳申私藏毒品,被抓了。

    刘明达只觉得脑袋轰鸣,眼前一黑。

    转眼,几年时间过去,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韩飞宇结婚生子,韩舒涛依旧没有任何谈对象的念头。韩泽并不愿在这方面管束她,毕竟他也不知道她嫁人后,就一定能过的幸福。

    这天,韩泽领着孙子,去公园里玩耍。正陪着小孙子拍球,旁边传来一道迟疑的声音。

    “韩叔叔?”

    韩泽转过头,他微微惊讶:“王沛凝?”

    眼角瞥到她身边站着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显然是王沛凝的女儿。

    王沛凝察觉他的眼神,笑着抱起女孩,说道:“韩叔叔,这是我女儿。”

    韩泽笑着点头。王沛凝还想说些什么,走过来一位男人,他看了眼韩泽,温和的道:“把闺女给我抱,你休息会儿吧。”

    小女孩喊了声爸爸,乖巧的趴在男人身上。

    韩泽挑挑眉,看来王沛凝并没有嫁给刘明达嘛,这对谈了十多年恋爱恋人,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到底还是分道扬镳了。

    “爷爷。”

    韩泽转过头,看到小孙子在喊他,他笑着道:“我先走一步。”

    王沛凝微笑着道:“好的。韩叔叔再见。”

    韩泽领着小孙子走出了公园,王沛凝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韩叔叔,她感觉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毕竟她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刘明达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听他原先的助理说,他去山村支教了。

    不过,不管他去了哪里,她现在已经结婚生子,跟他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一天,韩泽正陪小孙子做作业,小孙子妈妈坐在旁边拿着平板看新闻,忽然义愤填膺的道:“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婆媳俩带孙子逛超市,孙子被榴莲砸了,儿媳妇心疼孩子,把气出在婆婆身上,怨恨婆婆没看好孩子,两人争吵起来,在超市里打了起来,打翻了货架,货物全都砸到了婆婆身上,婆婆大脑本就有堵塞,结果被砸的瘫痪了。”

    韩泽笑笑没说话,韩舒涛从房间里打着哈欠出来,听到她的话,好奇的道:“我看看,我看看。”

    韩飞宇老婆把平板递给了韩舒涛,韩舒涛接过一看,她皱皱眉:“咦,这个婆婆怎么这么熟悉?”

    韩泽看她一眼,韩舒涛忽然大声道:“这,怎么这么像胡夏兰那女人?爸,你看看......”

    韩泽凑过去望了望,果然是胡夏兰。他面色有点复杂,原身上辈子被刘炳申推到楼下摔成了瘫痪,这辈子胡夏兰却由于跟儿媳妇打架,成了瘫痪,算不算一报还一报?

    几年后,韩舒涛忽然宣布她要结婚了,这时候她都快四十岁了,韩泽见了那男人,是位老实憨厚的高中老师,男人话不多,也没结过婚,家里父母已经不在了,有套房子,没车,虽然没有舒涛挣得钱多,但对舒涛非常贴心,处处周到。

    韩泽这个当父亲的见了,都觉得意外,终于放下心来。

    上辈子这两个孩子,听说原身死后,怀疑父亲的死有蹊跷,一直跟刘家打官司,虽然最后把刘炳申再次送到了监狱,胡夏兰母子也得到了惩罚,但也耗尽了心力,两个孩子打心底排斥结婚,单身了一辈子。

    韩舒涛的孩子两岁多的时候,韩泽闭上了眼睛。

    韩飞宇和韩舒涛虽然伤心,却也没有很难过。父亲曾经做错过,虽然他后来改了,并把家里的财产给了他们,但父亲好似也并没有想要讨好他们姐弟,更没想过得到他们的原谅,只是平静的跟着他们生活,平静的对待他们。

    【恭喜任务者完成任务之一:把财产、房子留给韩飞宇、韩舒涛,奖励积分200分。恭喜任务者完成任务之二:和胡夏兰离婚,奖励积分200分。恭喜任务者完成任务之三,改变韩飞宇、韩舒涛以及原身的命运,奖励积分600分。】

    韩泽又回到那个奇异的房间里。

    【系统:任务者,要安排下个任务吗?】

    韩泽点头,“安排吧。”

    【系统:好的。】

    画面一闪,韩泽已经处于另外一个世界,他正躺床上睡觉,睁开眼环顾四周,时间应该是早晨,房间里的装修装饰,背景应该是现代,他在脑海里联系系统:“把原身记忆先发给我。”

    【系统:好的,任务者。】

    大量记忆涌入脑海,韩泽略微不适,平躺了会儿,梳理那些凌乱的记忆,这个世界的原身,是位退休军人,出租车司机,唯一的女儿韩豆豆大学毕业后,出国旅行,顺便看望在国外留学的好友许怡宁。

    回国时,许怡宁托她给国内朋友捎带礼物。两人是高中同学,关系亲密,以韩豆豆对许怡宁的信任,许怡宁托她带的东西,她看都没看直接放进了行李箱,却在机场检查时,检查出她的行李箱里藏有毒品,证据确凿,韩豆豆哪怕争辩那不是她的东西也没用,依然因此坐了很多年牢,大好时光全都蹉跎在监狱里。

    原身在韩豆豆坐牢那些年,查到了很多事情,许怡宁之所以害韩豆豆,是因为她喜欢的男孩,不喜欢她,反而喜欢韩豆豆,许怡宁恨上了韩豆豆,想法设法毁了她。

    原身有几个愿望,最重要的愿望,是希望韩豆豆能看清许怡宁那伙人的真面目,跟他们划清界限,对他们保持一颗警戒心,不要在不明不白的被他们害了。

    知道事情大概后,韩泽坐起身子,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今天周末,客厅里,韩豆豆坐在沙发上正在等韩泽起床,她看到韩泽出来了,松口气说道:“爸,你终于起床了,快给我一千块钱,我运动鞋破了,等会去买鞋。”

    “一千块钱?”

    韩泽脸色沉下来,喝道:“你一个学生,买那么贵的运动鞋做什么?”

    韩豆豆噘着嘴:“许怡宁每双运动鞋都是一千多,我从来没买过。”

    韩泽坐到沙发上,义正言辞的道:“你是学生,主要目的是学习,要攀比也是跟同学比学习成绩,而不是比谁穿的衣服、鞋子贵,那对你们没什么用。”

    韩豆豆满脸倔强,她红着眼说道:“学习学习,整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就不能说点别的?人家许怡宁跟她妈妈要钱买鞋,她妈妈二话不说就给了,哪像你小气巴拉的理由一大堆。”

    韩泽皱眉,沉声问她:“我记得许怡宁学习比你好吧?”

    韩豆豆别过脸不说话了。

    韩泽看着她,说道:“你拿我跟许怡宁妈妈比大方,为什么不拿自己的学习成绩跟许怡宁比?你不是经常跟我说大家都是平等的,要相互尊重,哪怕你是我女儿,我也不能枉顾你的意愿,什么都管你。既然咱们都平等了,你也把自己的学习成绩跟人平等平等吧。”

    韩豆豆猛然转过,怒声指责他:“你强词夺理。”

    韩泽满脸严肃,认真的道:“我并没有强词夺理。权利与义务是相互的,你有向我提要求的权利,但你身为我的女儿,也有义务完成我的要求。平等、相互尊重是你说的,如果你做不到你的义务,那么我随时可以收回你的权利,不然就破坏了平等、相互尊重的原则。”

    韩豆豆皱皱鼻子,眼珠微转,看向韩泽,问道:“啰里啰嗦一大推,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韩泽好整以暇的道:“一千块一双的鞋子而已,虽然贵了,但也不是买不起,大不了这个月省着点用。只要你能达到我的要求,我可以给你买。”

    韩豆豆不情愿的道:“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说话,许怡宁是咱们学校数一数二的尖子生,以我的成绩怎么跟她平等?就是我马上努力,也赶不上她啊。”

    韩泽挑挑眉,说道:“我知道以你现在的成绩,没可能赶上许怡宁,我并没有要求你立马达到这个要求。”

    韩豆豆说道:“爸,我觉得不管好久,我都没可能赶上许怡宁。”

    韩泽叹口气,看向她:“豆豆啊,你既然能说出这句话,为什么不能理解爸爸不给你买那么贵的运动鞋呢?”

    韩豆豆噘着嘴:“这跟买鞋有什么关系?”

    韩泽说道:“对于你来说提升学习成绩非常困难,但对我来说,一千块钱买双运动鞋,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不舍。我一个月不过那么几千块钱,除了你的学杂费,咱俩的生活费,你算算还能剩多少钱?你有你的困难,爸爸也有爸爸的困难,如果你不能理解我,又怎么能奢望我理解你呢?毕竟尊重是相互的,理解也是相互的。”

    韩豆豆垂着头没说话,她知道爸爸挣钱很困难,但是这么多年她也只想买一双好点的运动鞋而已。

    韩泽看着她,语气放缓:“你是我的女儿,你的要求,哪怕我不能达到,我都会尽量帮你达到,不过是一双运动鞋而已。但是你呢,你也能达到我的要求吗?”

    韩豆豆红着眼睛:“可是我的成绩提升几个名次还好,赶上许怡宁真的很困难。你这要求也太高了。”

    韩泽严厉的看着他:“也不是非要你成绩赶上许怡宁,你的老师跟我说,你经常跟许怡宁的朋友出去打游戏是不是?”

    韩豆豆紧抿着嘴,她没想到老师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爸爸。

    韩泽沉声道:“许怡宁成绩这么好,她都没出去打游戏,你成绩一般,竟然还跟她朋友打游戏,你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能跟她学习学习?买东西的时候倒跟她攀比了。”

    韩豆豆有点羞愧,她垂着头不吭声。

    韩泽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不再跟他们出去打游戏,今后也少跟他们出去玩,我可以给你买鞋。”

    韩豆豆当即说道:“爸,他们是我朋友,我怎么可能不跟他们出去玩?你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太无理了吗?”

    韩泽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觉得这个要求无理取闹,如果他们是你朋友,就不会撺掇你跟他们打游戏,影响学习。再说他们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花钱如流水,有些活动不适合你,你能避免就避免吧,免得耳闻目染之下,养成虚荣心。”

    韩豆豆争辩道:“我什么时候养成虚荣心了?”

    韩泽瞥她一眼:“在我看来跟人攀比衣服鞋子的贵贱,那就是虚荣心。”

    韩豆豆又不说话了。

    韩泽再次问道:“这个要求你能不能答应吧?”

    韩豆豆嘟着嘴,她说道:“不过一千块钱而已,你竟然跟我提这么多要求。”

    韩泽笑着道:“你也可以对我提要求啊,咱俩互相约束。你不是看不惯我喝酒吗?我可以戒酒的。”

    韩豆豆一怔,爸爸有多嗜酒,没人比她清楚,但是爸爸是司机,只能轮休时喝酒,那天他就会喝个够,她担忧他的身体,劝他不让他喝酒,他酒瘾来了,根本不听,还会呵斥她,她完全没办法。

    她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真愿意戒酒?”

    韩泽点头,语调认真而坚定:“爸爸的酒瘾有多大,你最清楚。但是为了你不再打游戏,影响学习,爸爸愿意戒酒。咱俩相互监督,这个要求,你觉得困难吗?”

    韩豆豆还是不信,又问了一遍:“你真愿意戒酒?”

    韩泽保证道:“我说戒酒就戒酒。”顿了顿他又说道:“今天周末,你不上学,我也不上班,咱们就从今天开始,怎么样?”

    韩豆豆皱着眉头,昨晚她跟人约好了要打两个小时游戏,怎么能失约呢。

    韩泽摊摊手:“看来我闺女也不是那么关心我的身体嘛,在她心里,我的身体竟然不如她的游戏重要。”

    韩豆豆立马道:“怎么可能?我可是很关心你身体的。不就是游戏嘛,不打就不打,你能戒掉酒瘾,我就能戒掉游戏瘾,咱俩相互监督。”

    韩泽笑了,他拍拍闺女的脑袋:“我就知道我闺女孝顺,舍不得爸爸喝酒喝坏了身体。”

    韩豆豆哼了声:“我就知道我爸爸狡诈,竟然拿自己身体威胁我不打游戏。也就我是个贴心的小棉袄,但凡我叛逆些,跟大姑家的彤彤一个脾气,你这招准没用。”

    韩泽欣慰的道:“豆豆啊,爸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才会这样要求你的同时,也要求自己,咱们父女共进退。”

    心里暗道,你要真跟杨彤彤一个脾气,我就换个方法了。不同性格的孩子,教育方法肯定也不能相同。

    父女俩正说着话,韩豆豆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韩泽。

    韩泽说道:“接呗。”

    韩豆豆打开手机一看,是许怡宁打来的,她笑着喂了声。

    电话那边的许怡宁笑着道:“豆豆,在家里做什么呢?出来玩呗。”

    韩豆豆看了眼韩泽,歉意的说道:“怡宁,我今天要在家里监督我爸,你也知道他喜欢喝酒,我怕我不在家,他喝个酩酊大醉。”

    许怡宁一顿,脸上笑容微敛,她继续说道:“马上是你生日了,我想给你挑个生日礼物,你也不来吗?”

    韩豆豆觉得为了爸爸的身体,生日礼物是小事情,她笑着道:“你随便挑呗,咱俩是好友,生日礼物而已,我不介意的。”

    许怡宁可惜的道:“本来还想给你买那套你喜欢了很久的连衣裙的,没想到你竟然不愿来试穿......”

    韩豆豆听到她的话,并没有动摇,爸爸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很对,她家家境不好,不能养成和人攀比的毛病,更不能占人便宜,那件裙子一千多,如果她真的接受许怡宁的礼物,许怡宁过生日时,她拿什么还她?

    她玩笑似的说道:“你给我买个几十块钱的礼物就行了,千万别买贵了啊。买贵了我不会要的。”

    许怡宁握紧手机,她打电话时,被他们要求按了免提,韩豆豆的话,全被他们听去了。她不自然的道:“好的,那你下午出来吗?潘浩他们还等着跟你打游戏呢。”

    韩豆豆不好意思的说道:“怡宁,你帮我跟潘浩他们说,我今天不能跟他们打游戏了。我爸爸今天不上班,我要监督他,不让他喝酒。”

    许怡宁挂断电话,目光落到面前几人中的高大俊美的少年身上,笑着说道:“你说的对,豆豆真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你们看她不都愿接受我的贵重礼物,所以别再瞎说了。”

    其他几人面面相觑,许怡宁一早就说要去给韩豆豆买礼物,几人话赶话,潘浩不经意间说到韩豆豆,语气十分不屑的说她爱慕虚荣,跟他们在一起玩,不过是看他们有钱,让许怡宁注意点。

    贺星澜却淡声说:韩豆豆不是那样的女孩,让他们不要在人背后编排人。

    几人争执起来,最后潘浩让许怡宁给韩豆豆打个电话,看她怎么说,到底是不是看他们有钱,一试便知。

    结果许怡宁打了电话,潘浩等人被打脸了。韩豆豆确实喜欢名贵东西,但喜欢归喜欢,人家并不爱占人便宜,生日礼物贵重了,都不愿意要。

    潘浩尴尬的道:“是我嘴碎了,我道歉。”

    贺星澜瞥他一眼:“你该道歉的不是我,而是韩豆豆。”

    许怡宁脸色微沉,她看了眼潘浩:“明天上学,你亲自给韩豆豆道歉。”

    潘浩即便不甘,但许怡宁都开口了,他只能答应,谁让他喜欢许怡宁呢。

    贺星澜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说完不等几人回应,大步走了。

    许怡宁看着他的背影,握紧拳头。

    这边,韩豆豆挂断电话,看着韩泽说道:“爸爸,你看我拒绝他们了,不会跟他们出去打游戏了。所以你也别喝酒了。”

    “我肯定不喝酒。我说到做到。”

    韩泽笑着站起来:“我去洗脸刷牙,咱们父女俩出去吃早餐,然后带你去买鞋。”

    韩豆豆高兴起来:“真的?”

    没想到爸爸竟然说话算话,果然不愧是退伍军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韩泽的话从卫生间里传来:“真的,算你的生日礼物,等你生日时,就没有礼物了。”

    韩豆豆:“......”

    那句话,她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