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奶爸[快穿] > 92.病秧子爸爸3
    王采薇心里惦记着韩泽, 生怕他睡醒需要起身没人照应, 她手脚麻利的洗完衣裳, 同大姑姐招呼一声便端着一木盆衣裳匆匆家去了。

    韩大丫直起身子,扭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少顷,她慢慢蹲下身,眼里晦暗不明,手上动作不由得提快了, 洗完衣裳, 得回娘家瞧瞧, 不亲自看看她那好大弟, 她这为他提着的心,怎么放的下来, 她可是一心为着娘家兄弟操心的好大姐。

    韩锦绣领着弟弟妹妹们摘野菜回来了,王采薇晾着衣裳,嘱咐大女儿, 让她把野菜洗干净,她晾完衣裳便来做晌午饭。

    母女俩正说着话,韩二郎媳妇郑氏从她屋子里出来, 手里拎着两件孩子的脏衣裳, 王采薇柔笑着唤了声二弟妹,郑氏不轻不重的应一声, 斜瞥了眼绳子上晾着的衣裳, 她问道:“大嫂洗衣裳了?”

    “攒了两日的衣裳, 把它们洗了,今日太阳足,一日便能晾干。”

    王采薇边说边晾完最后一件衣裳,她说话柔声细语不疾不徐,韩家几个儿媳妇中,属她性子温和。韩有田老两口也最为满意这个儿媳妇,不掐尖要强,干活麻利勤快,从不偷奸耍滑,哪怕受了妯娌挤兑,也没说过一句埋怨话,在他们心里,这就是个好儿媳妇的表现。

    公公婆婆越是满意大儿媳妇,两个兄弟媳妇越是不满她。同是儿媳妇,凭什么就只喜欢老大家的,却张口闭口嫌弃她们,不公允。

    别人都夸王氏性子好,郑氏往常同样觉得有个脾气温和的大嫂过起日子轻松,不会受到嫂子挤兑。

    可日子一久,婆婆常夸王氏性子好,从没说过两个小儿媳妇一句好话,提到两个小儿媳妇就黑沉着脸。这样的厚此薄彼,是个人心里都会有想法,就她王氏是好儿媳妇,其他的儿媳妇就都不行,没有这个道理。

    以至于郑氏现在非常厌烦王采薇的性子,说句话都慢吞吞的,有什么好的,哪里值得婆婆如此捧她。

    她扬扬手里的脏衣裳,质问道:“大嫂,咱们一个锅里吃饭,大人的衣裳便不说了,我也不好意思让你洗,可两个孩子的衣裳洗了也不累手,你咋不帮着搓搓呢?”

    王采薇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沉默下来。

    韩锦绣默默的看着不说话的娘,小嘴紧抿,家里活都是娘做的,二婶三婶却还是不满他们家,常常欺负娘,不过是看着娘老实好欺。

    韩老婆子从外面回来,听到她的话,满是褶子的脸当即就板起来,她恨声说:“老娘怎么就摊了这么个懒儿媳,你大嫂是嫂子,还能跑到小叔子屋里找脏衣裳洗?你想让你大嫂帮忙洗衣裳,你不会出来一趟拿给她?再说那是你儿子的脏衣裳,你没下地干活,为什么不能自己洗?你大嫂该你的?”

    郑氏不妨质问大嫂的话被婆婆听去了,她低下头,什么都不敢说了,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家里挣得银钱都花在大哥身上了,王氏帮忙洗洗衣裳,又咋了?她可不是该她的。

    韩老婆子板着脸瞧她一眼,知道她面上服软,心里不定怎么叨咕呢,她也懒得说她,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从来不会改。沉声道:“老大媳妇,今儿晌午让老二媳妇做饭,你歇息着,惯的她。”

    郑氏猛地抬头,她不甘愿的说:“娘,我要带小宝,小宝离不了我。”

    王采薇忙道:“娘,还是我做饭吧。”

    做饭而已,累不到人,因着做饭,婆媳争执便不合适了,让人看了笑话。

    韩老婆子严厉的眼神扫向郑氏:“不用,今日老二媳妇做饭,明日老三媳妇做,你们轮流着做饭。哼,哪家孩子一岁多了还寸步不离娘的?孩子我帮你看着,你去做晌午饭。”

    婆婆发威,郑氏身为儿媳妇,还是很怕的,她低着头,鹌鹑似的,小跑着去了灶房。

    韩老婆子盯着她的背影,骂了句:“搅家精。”

    王采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索性什么也不说,不用她做饭,反而没了着落感,万分不习惯,嘱咐大女儿看好弟弟妹妹,回了屋里,拿出针线筐绣帕子。

    韩锦绣带着弟弟妹妹围坐在娘身边,小声说:“娘,爹病好了,咱们分家吧。”

    王采薇脸一沉,呵斥道:“谁教你这样说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闺女会说出如此不孝的话来,真是又气又急。

    韩锦绣小脸紧绷,垂着眼,慢慢说道:“我自己想的。”

    “你,你想气死我啊。”

    王采薇脾性好,极少有脾气。可脾性好的人不代表没脾气,便是她从没向孩子们发过脾气,这会儿也真是被闺女气到了,便是如此,她也不怎么会教训孩子。

    韩锦绣见娘脸气的发青,她说道:“家里活儿都是娘做的,二婶三婶还有闲话说,我不想娘受气。”

    王采薇绣花的手,停了下来,她没想到闺女这么多心思,也没想到平日两个弟妹的所做作为都被她看进眼里,记在了心里。

    她心里既酸又涩,闺女这么小个人儿,也知道心疼娘了,她感叹一声,缓缓的说道:“你爹二叔三叔是兄弟,咱们是一家子人,不存在谁给谁气受。便是家里活多做些也没什么。娘当嫂子的,还能跟兄弟媳妇一般计较?如果娘事事跟她们较真,你爷奶该多难过?咱们不为别人着想,总该为你爷奶想想,他们年纪一日大过一日,你爹的身子不好,已经够让他们操心了,别的能忍便忍吧。”

    韩锦绣仍然不甘心:“可,可是二婶三婶老欺负娘。”

    王采薇摸摸她的脑袋,好笑的道:“傻丫头,你觉得你奶会让她们老欺负我吗?今儿晌午不就是你二婶做的饭?”

    韩锦绣歪歪头,“也是啊。奶出马,一个顶俩。二婶三婶再厉害,也要怕我奶。”

    王采薇笑笑:“这个家有你爷奶在,就没人欺负的了娘。你二婶三婶不过说两句小话,不痛不痒,娘不在意,你也别放心上。”

    韩锦绣抿抿嘴,她知道娘不想让她怨恨二婶三婶,她理解娘,但今后二婶三婶挤兑娘,她看着还会不高兴,心里依然想着等爹病好了,最好能分家。

    王采薇摇摇头,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长的,怎么就这么多心思。

    晌午饭过后,韩泽总算没了瞌睡,坐在床上闲着没事儿抱了本书看,王采薇担忧他看书费神,只让他看了半个时辰,便让锦绣领着三个弟妹在屋子里陪他说话。

    韩泽来到这里时间不长,一直在睡梦中度过,除了大女儿锦绣,还没和其他三个孩子好生说说话,原身今年二十五岁,十八岁有的长女,弱冠时有的长子,过后两年,又有了一对龙凤胎,凑成两个好字。

    韩泽发现,几个孩子很懂事,应该说三个小的皆以大姐马首是瞻,大姐说什么便是什么,稚嫩的话语里说的最多也是大姐对他们如何。

    韩泽稍一想,便明白了,大女儿虽然七岁多,年龄幼小。但原身身体弱,经常生病,王氏的心力大多在他身上,疏忽了孩子们,照顾弟妹的事情,就落在了锦绣身上,如此,三个小的对他们大姐亲近,也就不奇怪了。

    王采薇坐在屋子门口,听到他们的话语,露出一个微笑。

    韩大丫便是在这时过来的,她进门便说:“老大媳妇,娘呢?”

    王采薇搁下手里的针线,站起来给她拿了凳子,笑着道:“娘在屋后打理菜园子,你坐吧,我去喊娘。”

    韩大丫拉住她,说道:“不用。你坐着吧。”

    王采薇见她如此说,便也没说什么,坐下来继续绣帕子。韩大丫见她手里的帕子绣的极为精致好看,她眼睛一转,问道:“锦绣七岁多了,学针线活没有?我打算让我家春雪跟着吕婆婆学针绣。”

    村里人都说吕婆婆绣技了得,吕婆婆收徒严格,只打算在村里收一个徒弟,上辈子她不信,既然绣技了得,为什么还窝在他们这个小村子里,想来还是没什么大本事,便没有让春雪随她学刺绣,而她最后选了韩锦绣当徒弟。

    韩锦绣学了她一身本事,凭着刺绣的手艺,赚了银子,帮衬严泓考科举,严泓考中状元,授了官,韩锦绣一个农家女转眼成了官夫人,偏严泓对她一心一意,便是当了官,也不曾纳妾,引得很多人羡慕。

    这辈子既然让她知道吕婆婆的绣技,那么吕婆婆合该是她闺女的师傅,至于韩锦绣,她还是当个普通农家女吧。

    王采薇一愣,吕婆婆年轻时是府城绣庄里的绣娘,绣技了得,她原先也有打算让锦绣随吕婆婆学刺绣,假使大姑姐让春雪跟她学针绣,她便不好让锦绣过去了。

    “吕婆婆绣技好,春雪跟着她学针绣,一定能学出本事。”王采薇真心的说道,不说大姑姐帮了他们家这么多忙,便是看在春雪是大姑姐女儿的份上,锦绣也不好跟她争这个徒弟名额。

    韩大丫满意的笑了,谦虚的说:“春雪这孩子贪玩,没想着让她学什么本事,只要嫁到婆家不被嫌弃便好。”

    王采薇笑笑,“大姐说的是。”

    心里却有点忧愁,闺女喜欢刺绣,看中的师傅不能拜了,到哪里给闺女找刺绣师傅呢?她的绣技也只能绣绣帕子荷包之类的,教不了闺女什么。

    韩大丫见她愁眉苦脸,撇了下嘴,转而听到了屋子里韩泽他们的说笑声,她心里一紧,转而问道:“今儿个韩泽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有精神啊?果真是好了吗?”

    说到相公的身体,王采薇脸上有了笑容,她说道:“相公的身体可不是好了。晌午他自己起来吃的饭。”

    韩大丫的心沉了下来,反复思量,韩泽的身子怎么就好了?她在公公抓的药里添了那么多相左的药,韩泽身子早已败坏,不可能好。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私自给韩泽换了药?

    继而又想,便是私下里发现了什么私自换了药,也不能好的这么快呀?再说看王氏的反应,他们显然没发现什么。那么韩泽的身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转好的呢?真是因为断了药的缘故?简直笑话。

    忽然她眼睛睁的老大,难道是命运不可改变?韩泽命不该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韩泽是不是还会考中举人?她还会像上辈子那么惨?

    想到此,她握紧拳头,她一定要改变她和家人的命运,绝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