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奶爸[快穿] > 101.病秧子爸爸12
    韩家请客那天, 王老爷子王许氏带着王三郎早早的来了王家。韩老婆子热情的迎了上去, 一把拽住王许氏的胳膊,笑眯眯的道:“哎哟, 亲家母来了, 好些日子没见你, 身子可好?”

    王许氏微笑着点头:“身子好,吃得饱睡得香, 劳你惦记了。”

    韩老婆子领着他们进了堂屋, 说道:“锦绣,给你外祖父外祖母倒茶水。”

    韩锦绣唉了一声。

    王许氏望着外面闹哄哄的人, 有点诧异。

    韩老婆子招呼几人坐下歇息,笑着解释:“自从收到韩泽中秀才的喜报,家里就没断过人,咱们村多少年都没出过秀才了, 村里人可不都挨个来看稀奇。”

    所以家里才闹哄哄的,热闹的很。

    王许氏笑着说:“很是, 韩泽中了秀才那是多大的出息啊,别说你们村多少年没出过秀才,附近几个村这么些年也只得一个老秀才。”

    韩老婆子听到她的话, 笑开了, 与前几日的愁眉苦脸相反,这些日子她脸上除了笑容, 就没有别的表情, 不过是大笑和微笑的区别。

    “你说的很是, 也是韩泽运道好,合该他今年中秀才,去年人都快不行了,采薇抱着我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我们婆媳俩为了韩泽的身子,整夜睡不着觉,现在他身子将将好,便考中了秀才,不是运道好是啥?”

    王许氏也很是感叹,女婿身子一好,便考中秀才,想来才学是有的。

    韩老婆子又道:“亲家母,你养了个好闺女啊,我家老大身子不好的时候,全都是她不日不夜照顾着,从没一点怨言,对待我们两个老家伙,也是事事依从,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我得谢谢你。”

    说到养个好闺女,她的心情就有点不妙,因为她想到了她生的那个孽障,如不是那孽障,韩泽何至于受那么多苦楚,何至于拖到二十六岁才中秀才,他儿子可是文曲星下凡,当官的命,却偏偏被那孽障害了。每每想到这些,她就心疼肝疼,全身都疼。

    王许氏听到她夸自家闺女,也笑开了,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夫妻俩就该互帮互助,辅车相依,日子方能过得好。”

    韩老婆子也赞同这话。

    正说着话,郑氏吴氏的娘家人到了,韩老婆子又迎了出去,一时间,院子里更加热闹了起来。

    王老爷子想着原先同韩泽这个女婿关系有所疏远,便有心与他说两句话,拉近拉近关系,可今日韩家客多,人人都想跟秀才公说话,他的话刚到嘴边,就被旁人打断了。

    他心里有些不满,觉得二女婿不尊重他,他应该丢下旁人陪着他说话才是,可二女婿的地位今时不同往日,他不便多做些什么,只能暗自懊恼,女婿待他到底不如以前亲近了。

    这都怪他,女婿有困难时,他躲避着装不知情,没有帮忙,现在女婿中了秀才,不亲近他这个岳父,也怨不得旁人。

    韩泽察觉到王老爷子的情绪不太好,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老爷子以身份地位看待女婿,他虽不喜,却也不会多说。但真的让他当做什么都不存在,却也不可能。

    当然,他不是原身,对老爷子没有怨恨,只能说别人对他攀高踩低,那是因为他爬的不够高。等到他爬到一定高度,还担心别人踩到他吗?

    家里银子虽少,韩老婆子却也舍得花银子,饭菜准备的十分丰盛。大鱼大肉摆满了桌子。不管是王老爷子还是郑氏吴氏的娘家人都吃的非常满意。

    酒足饭饱之后,王许氏瞅着闺女收拾妥当,拉着闺女去了她的房间,王采薇看着她:“娘,怎么了?”

    王许氏拉着她的手,红着眼眶说道:“采薇,娘愧对你啊。”

    王采薇一愣,慢慢的垂下头,紧抿着嘴,一声不吭。

    王许氏瞧着她的表情,便知道闺女心里还是把她埋怨上了,语气哽咽:“你已经嫁人了,娘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啊,你理解理解娘......”

    王采薇挣脱她得手,抬头看向她,轻声说道:“娘,我理解你,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娘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回娘家借银子,娘不借给她,她不会说些什么,再多的苦楚,她都可以往肚里咽,只是心里难过而已。

    王许氏用手帕揩揩湿润的眼眶,欣慰的说:“你能理解娘便好。”

    说着便掏出十两银子,一把递给她,笑着说道:“这些银子是你爹准备的,女婿要去县城读书,需要银子,你拿去给女婿读书花用。”

    王采薇推推她的手,认真的说:“娘,不用了,家里不缺银子。”

    是真的不用了。昨儿晚上,相公便交代她,躺若娘家给她银子,让她不要收。

    王许氏看向她,恼道:“你不愿收银子,是不是还在生娘的气?”

    王采薇摇摇头,说道:“娘,你说的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我已经嫁人了,不能再要你们的银子。这银子你留着给弟弟读书用吧。”

    相公说,他现在抄书的速度愈加快速,一套四书五经,两个多月便能抄写完,他身子好了,家里不会缺银子花用。没必要接受别人的接济,人情债难还。

    王许氏看向她的眼神很是严厉:“你真的不要?”

    王采薇坚定的摇头。

    王许氏沉声问她,红着眼眶:“你是要跟我们断绝往来?”

    王采薇皱眉:“娘为何这样说?当初相公身子不好,我回去借银子,你同我说,我已经嫁人,你的银钱是留给弟弟的。现在相公身子好了,还中了秀才,家里不缺银子,为何还要你的银子?哪里是要跟你们断绝往来?”

    王许氏一噎,瞪她一眼,恨恨的道:“你就气我吧。”

    王采薇低眉顺眼:“娘,我没气你。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不明白娘为何要生气?”

    王许氏又是一噎,就是实话才气人。想想也是,人家有困难时,上门借银子,你一文钱不借。人家没困难了,转眼出息了,手里不缺钱了,你又上赶着给人送银钱。但凡有点骨气的人,都不会接受那银钱。

    也是她想当然了,觉得那是她的闺女,当闺女的总不会跟娘赌气。却没想到,闺女已经嫁人,有了新的家人,心中所思所忧全都是婆家人。

    这边王许氏拉着闺女说私话,那边郑氏也被她娘拉到了屋里说话。

    郑氏的娘郑老婆子看着闺女问道:“你咋打算的?”

    郑氏奇怪的看着她:“啥咋打算的?”

    郑老婆子点点她的脑门子,没好气的说道:“韩家老大中了秀才,你就没什么想法?”

    郑氏好笑的说道:“大哥中了秀才对咱家有好处,我能有啥想法?难不成还让二郎学大哥,也去考个秀才?不说二郎年龄大了,便是他小时候,也没那个读书的本事啊。”

    郑老婆子瞪她一眼,就会皮嘴,问道:“还想不想分家?”

    郑氏想也不想就道:“肯定不能分家。大哥成了一等秀才,每月不仅可以领六斗米,每年还可以领四两银子,家里的地也可以免税,住在一起不知道多快活,为什么要分家?”

    以前她没闹明白,不知道为啥非得一家子省吃俭用供大哥读书,现在她知道了。因为考中秀才,有那么多好处。

    她没说的是,大哥大嫂私心不重,一心为了家里,身子刚好,挣了银钱便贴补家里,今后大哥日子过好了,肯定不会忘了他两个弟弟,想到此,她就更不愿分家了。

    郑老婆子脸上有了笑意,说道:“你也不算太傻,可不是不能分家。不过可以领粮领银子,娘觉得那是次要的,紧要的是你家有个秀才,附近几个村子,便没有人敢看低你们,更没人敢欺压你们。就是几个孩子长大了相看媳妇,也能挑那好的相看,种种好处,慢慢你就知道了。”

    郑氏倒没想那么远,她眼界低,只能看见眼面前那些事情,“我只知道自从大哥身子好了,我就没饿过肚子,时不时还能吃上一顿肉,解解馋,如今大哥考中秀才,家里日子越加好了,婆婆不是小气人,吃食定会越加细致,我才不会傻乎乎的分家,看着他们吃肉,我连汤都喝不上呢。”

    郑老婆子瞪她一眼,说道:“你咋就知道吃呢?”

    郑氏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那人活着不讲吃,讲啥?肚子都填不饱,日子过着有什么劲头?”

    郑老婆子也知道跟她说不通,转而小声问道:“你大哥家的大虎今年十岁了,脑子灵活,读书也好使,将来说不定能考上秀才,你看他和锦绣配得起不?”

    “啥?”

    郑氏瞪大眼睛看着她,好半晌,她忍不住翻翻白眼,惊呼道:“锦绣才多大啊,你想的也太远了。”

    郑老婆子又想敲她脑门子了,“大虎也不大啊,左不过比锦绣大个两三岁。别说大个两三岁,便是大五岁,也顶顶合适。”

    郑氏皱眉,说道:“你们怎么想起这茬来了?谁出的主意啊?别不是大嫂吧?”

    不是她看不起自家侄子,而是大伯哥是读书人,她看得出来他眼光十分挑剔,就大虎那虎头虎脑的模样儿,他肯定瞧不中,何况大伯哥现在中了秀才。

    听自家男人说,大伯哥还会继续考举人,倘使大伯哥成了举人,一个举人会愿意把闺女嫁到农家去吗?想想也不可能,娘家人真是异想天开。

    郑老婆子咳了咳,说道:“我觉得你大嫂没说错啊,咱们两家是亲家,锦绣嫁到我们家里,我们绝对不会亏待她的。”

    郑氏翻个白眼,心说你想的倒是挺美,人家会不会嫁给大虎,还说不定呢。

    “娘,这事不靠谱,你们别瞎想了。”她认真的说道。

    郑老婆子同样认真的说道:“要说换成二虎,还真不靠谱,可是大虎读书好使啊,倘若他将来考中秀才,就配得起锦绣。不然我哪能同意你大嫂的提议呢。”

    每个疼孩子的长辈都十分相信自己的孩子,就如同韩老婆子相信韩泽会考中秀才一样。

    郑氏还是觉得不靠谱:“那就等大虎中了秀才再提这事吧。”

    当谁多能中秀才呢,便是大哥,也考了许多年,才中的秀才。

    郑老婆子拉拉她的胳膊:“你这孩子,咱们得趁着锦绣年龄小,别人没想起这茬,把婚事确定了,真等大虎中了秀才,黄花菜都凉了。娘提这事,也是为着你好。”

    郑氏看向她:“怎么就是为了我好了?”

    在她看来跟她可没啥关系。

    郑老婆子缓缓说道:“你想啊,韩老大中了秀才又不是二郎中了秀才,到底隔了一层,如果锦绣嫁到我们家来,是不是相当于亲上加亲,到时候二郎和韩老大的关系是不是愈加亲近?”

    郑氏垂着头,想了半晌,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二郎和大哥本就是亲兄弟,本来就亲近,还能怎么亲近啊?

    她不情愿的道:“娘,反正我觉得这事不靠谱,你要不死心,这事你自己跟他们提去,看他们答应不答应你。”

    郑老婆子一堵,恼怒的道:“我哪好开口啊,你大嫂性子温和,想来好说话,你帮娘问问她,同不同意一句话的事情。娘难得使唤你办一件事情,都不愿帮娘吗?”

    郑氏很是为难,换成以前她问也就问了,可是现在大哥是秀才了,一家子都指望他呢,这些话她就不好说了,说出来怕得罪大哥,再说大嫂性子虽然温和,却不表明好说话。

    她忍不住抱怨:“娘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郑老婆子脸一沉:“娘这么疼你,不过是让你问一句话,你都推三阻四的,白疼你了。今后你有啥事,也别找娘。”

    郑氏一慌,忙说道:“好好好,我帮你问,我帮你问。”

    郑老婆子脸上有了笑意,催促道:“这就去问。”

    郑氏磨磨蹭蹭的不想去,郑老婆子眼一瞪,郑氏一狠心走了出去。刚走出房门,就看到王采薇和她娘从房间出来,她上前一步,笑着说道:“大嫂,我找你说点事。”

    王采薇看向王许氏:“娘,你先坐坐,我等等就来。”

    王许氏情绪不高,她说道:“你去忙吧。”

    王采薇看向郑氏,郑氏拉着她走到院子里,扭捏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说,她娘真是难为她了。

    王采薇看着她这幅难得的别别扭扭的样儿,好笑的道:“怎么了?咱们一家子,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郑氏问道:“大嫂,我可说了啊?”

    王采薇无奈:“说吧。”

    郑氏咬咬牙,一狠心说道:“大嫂,锦绣今年八岁了吧?”

    王采薇笑着道:“上个月刚满八岁。”

    郑氏说道:“我娘家大哥家的大虎,今年十岁,脑子灵活,读书好使,说不得将来能中秀才,你看他和锦绣相配吗?”

    王采薇一怔,没想到她问的是这话,片刻后,她蹙着眉头说道:“你是说你娘家侄子?”

    郑氏点点头,笑着道:“我也就是问问,行不行都没事。你就是不愿意我也能理解。”

    王采薇深吸口气,为难的道:“这事我做不了主,需得问问你大哥的意见。”

    郑氏当然也知道这事肯定要通过大哥,她忙道:“是该问问大哥。那你去问吧,如果大哥同意的话,我就去回我娘的话。”

    王采薇皱眉:“需要这么急吗?”

    总该让他们考虑考虑吧。

    郑氏一噎,总不能跟她说,她觉得大哥应该不会同意,赶紧拒绝了她娘,免得她想太多。

    堂屋里,王老爷子正在向韩泽辞行,王采薇歉意的看了眼弟媳妇,说道:“我先去送我爹娘。”

    郑氏说道:“行。”

    送走王家人,王采薇把韩泽唤道一旁,小声问道:“二郎媳妇的侄子今年十岁,脑子灵活,读书好使,方才二郎媳妇询问我,锦绣和她侄子是否相配?”

    韩泽听完她的话,脸当即就黑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

    他没想到锦绣刚满八岁,就有人惦记了,真是不能忍。

    王采薇一愣,没想自家相公这么生气,她倒也没多生气,在她看来孩子八九岁定亲,虽然早了些,有合适的,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韩泽见她没说话,严肃的叮嘱道:“你告诉郑氏,让她别瞎想。我韩泽的闺女不到二十岁不嫁人,简直胡闹。”

    说完甩袖进了屋里,到了屋里,他有点讪讪然,乍一听到别人惦记他的闺女,他就气血上涌,根本没想到这个年代都流行早婚早育,二十岁还不嫁人,都成了老姑娘了。

    即便如此,他也不愿锦绣早早订婚,一切都等他中了举人再说。那郑家想让锦绣和他们家孩子订婚,还不是看中他中了秀才。

    王采薇愣愣的看着相公使气的背影,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郑氏从旁边走过来,张嘴问道:“怎么样?大哥不同意吧?”

    王采薇摇摇头,非但不同意,还骂了人。哭笑不得的想,她嫁给相公这么久,可从来没听他骂过人,想来是气急了。

    郑氏松口气,她就知道大哥不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