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旅人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至尊陨落(四千字)
    帝关绵延万万亿里,好似一头头横陈在混沌之中的黑龙尸体拧结在一起,是为抵挡异域入侵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坚硬的一道防线,那漆黑如夜幕的混沌气笼罩在绵长的墙体上,让这座长城显得古老而又沧桑。

    那无尽星骸堆砌而成的庞然大物,闪烁的星点是它唯一的点缀,让它更加深邃。

    帝关之内。

    才番结束的一场两军交战,九天十地之内陷入了休整,在这将两界都卷入进去的战场上,除却人道至尊、遁一大修士能够影响某方面的战局之外,其下的修士,都只是惊天大战之中的无尽炮灰。

    突然,一则惊天消息从边关之外传入帝关的一些要塞之中。

    “听说荒正在天兽森林之中被异域之人围杀。”

    “那个年轻之极的天才被异域围杀?”

    “他与金家等其他长生世家进入边关历练,没想到却引出了这样大的乱子。”

    在帝关之中,一位老妪手拄拐杖,神色阴冷,“希望有异域至尊出手,断送此子回来的希望。”

    荒作为九天十地之中,这一时代最为经验的妖孽青年,有人敬佩他,却有更多的人与势力都希望他死。

    因为荒太能招惹是非了,他在九天十地之中树敌无数,那些本该是一时天骄的人物被这个妖孽青年斩落了一个又一个。

    试问有哪一个世家、势力会咽下这个口气,都恨不得这个妖孽青年就此陨落在关外。

    “最新消息,在天兽森林附近感受到了异域至尊的气息。”

    很快,又有新的情报传入帝关之中。

    天兽森林位于关外不远,对于时刻关注关外异域大军动向的关内大军来说,那边一有可怕的气息波动,这边都会迅速收到消息,然后尽快做应对。

    至尊,人道领域的绝巅强者,轻易便可崩灭一大片宇宙星空的强者,依靠不朽物质可以活上百万年之久,距离成仙只差一步。

    这也是异域与九天十地在这帝关战场上交战的最高一级强者之境界。

    “有异域至尊出手,呵呵,荒注定是要葬身关外!”

    有敌视荒的人与势力在心中冷笑。

    也有关心这个妖孽青年的人们心都提到嗓子眼。

    至尊,仅仅是散发威势便可以威慑的万事万物抬不起头来,荒或许的确是妖孽,但是,在人道领域已经达到了顶峰的至尊面前,他根本就不可能有胜算,连逃走都不能。

    ……

    天兽森林之中。

    粗壮高大的古树连成了一片。

    “轰”

    又是一位异域的大修士被荒斩落。

    他浑身焦黑,躯体被一道雷芒洞穿而过,死的很惨。

    斩杀一位大修士之后,荒迅速施展鲲鹏急速,想要摆脱这背后的强大追兵。

    此次去关外试炼,所遇实在跌宕,就因为得到了一个烂木箱子,便被异域强者穷追猛打,宛若挖走了他们的骨肉一般。

    这也更加让荒确定这口烂木箱子对于异域的重要性,不能够还给他们。

    “呼”

    林中有风吹动,将荒的发丝拂动。

    他将背后的追兵摆脱了有一段距离,步入了天兽森林的一侧。

    天兽森林之中有某种禁忌的秩序守护在这里,即便是至尊也不能够在这里全力施展,有所忌惮。

    荒也同样无法在这里全力展开急速,那有可能会触碰到某种禁忌力量,被这里的神秘力量困住或者斩杀。

    他小心翼翼的前进。

    忽然,前方一株血色的菩提树落入了他的眼中,令荒产生一丝惊喜。

    菩提树向来是悟道树,这株树看起来似乎产生了异变,有一些妖异化。

    但他却也想试试看看能不能挖走,到时候回去帝关内,试试在这树下能否领悟到什么。

    没想到行走在天兽森林之中,居然还能够发现这种惊喜。

    但就在荒要靠近血色菩提树的时候,忽地,眼睛一眯,竟然在树下发现了一个有着人形轮廓的石像。

    “这石像,似乎有一些……”

    菩提树下居然有一个人形石像。

    它盘坐在这里。

    荒驻足在血色菩提树旁,不敢再继续靠近。

    他分出心神探查向了石像,却是什么都没有探查到,但心里就是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石像很是粗糙,面目都是模糊不清的那种。

    荒觉得这模糊的石像脸庞轮廓,有那么一丝的熟悉。

    “我在什么时候,见到过这样一张脸吗?”

    荒细细回忆,在找寻那丝对石像没来由的熟悉感。

    但还没有等他仔细回想的更深。

    忽然,荒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回头一看,目力望破了天兽森林的许多林木,在感受到了强烈惊悚的位置,看见了一个站立在那里的人影。

    那是一堵高大的身形,有一股开天辟地的气势围绕在他身上,周身还有淡淡的混沌气弥漫,一双眼睛同样漠然的看向了荒。

    荒心中急跳,面色变了又变。

    “为了阻止我回去,竟然是至尊亲临!”

    他不敢置信,又一次提高了烂木箱子在心中的地位。

    也就在荒说话的时候,那抹高大的身影踏步就来。

    下一刻,来到了这株菩提树下。

    “交出你不该拿走的东西。”

    异域至尊无声的降临了,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威严。

    说这话的时候。

    这位异界至尊的目光也有意无意的扫过了血色菩提树下的那石像。

    他也察觉到了石像有一丝诡异,但恐怖神念一扫,却是连生命波动都没有发现,让他心中更觉得不正常。

    青年心已经跌入了谷底,若是没有至尊出手,他有底气即便再多得异界遁一大修士来袭杀,他都能够回去帝关,然而,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口烂木箱子居然会引得异域至尊亲自出面了。

    至尊之下,皆为蝼蚁,那是人道领域绝巅的象征。

    但是荒又岂是轻言放弃的人,他在剧烈的惊悚变色之后,恢复了冷静,平视这位异域至尊,“想要,直接杀了我拿走便是,为何还要说这么多?”

    他觉得以至尊之能,不会对于自己一个斩我修士无能为力。

    异域至尊目光从石像上收回,冷冷笑道:“天兽森林有诡异之处,若非必要,我也并不愿意在这里出手,还有一个原因,其实本尊并不想杀了你。”

    “哦?”荒开口问道,哪怕是面对一位至尊,也是并没有多少惧怕。

    异域至尊看向荒,威慑八荒的眸子之中有淡漠笑意,“准确的来说,我们很欣赏你,这个年纪,这样的修为,纵观上个纪元都没有你这样的妖孽天骄,所以本尊到来,才没有第一瞬间就镇杀你,而是想给你一个选择。”

    “以你的资质,交出那件东西,投奔我界,不足数千年,定能与我并肩,成为我界的栋梁!”

    荒说道:“一代至尊,能对我这样一位小修士这般看重,受宠若惊,但,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他说着,一身气势已经滕然提起,黑发披散开来,要做一搏。

    异域至尊看见荒这个样子,收起了笑脸,忽然心中一动,看向了远方的一处。

    他面色变动,凝声笑道:“原来你是在等孟天正到来,在拖延时间,可惜,他便是来了也要死,你也一样,他来了也救不了你!”

    从远方有一道气势忽然爆发过来。

    那是从帝关之中冲出的一道磅礴血气。

    但是异域至尊却提前发现了这一点,眸若冷电,对着荒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眼前这个小子不仅不识抬举,竟然还想着拖延时间,实在是耗尽了异域至尊的耐心。

    既然不能够招揽,那就必须杀掉,不可能让人来把他救走。

    他完全忽略了天兽森林的诡异,大手探出,八荒摇动,鬼哭神嚎,铺天盖地的朝着荒碾压了过去。

    “你敢杀他,我必杀你!”

    远处那道冲天而起的金光气势中传来大喝,有一丝威严。

    他收到消息荒在天兽森林之中被追阻,为救援荒这一弟子而来,异域至尊已经出手,他要慢上一丝了。

    荒面临着威压九天十地的至尊一击。

    这一击下让天兽森林全都震颤,星斗在这一下倒转,八荒皆崩,他终于意识到了站在人道领域绝巅的至尊出手是怎样。

    荒已经知道了大长老在赶来,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放弃。

    即便是眼前的至尊一击再恐怖,也大喝一声打出了全身宝术的凝聚,要为自己争取一丝时间,等到大长老赶来就得救了。

    然而在至尊的一击之下,荒的浑身宝术尽出化为一片星宇都无用。

    “轰”

    一切消融。

    在至尊威势之下,天地宇宙皆俯首。

    石昊全身爆血,狂退。

    无垠大地在这一击之下崩毁。

    但诡异的是,这株血色菩提树,以及那神秘的石像,却仍旧好好地矗立在那里。

    同时,石像的周围本能的辟开了至尊力量的一切倾泻,将那里隔绝成为了一块不遭受战斗力量波及的净土。

    不仅石昊面色一动,异域至尊同样变色。

    这种意外的生机出现。

    石昊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救命稻草一般的时机,鲲鹏急速一闪,飞快闪入了石像附近。

    石像周围有一圈安静的场域,至尊的威势在这里丝毫不见了。

    异域至尊却是脸色冷酷,一击余力紧接着全都朝着石像倾泻过去。

    一开始察觉到了石像诡异,没当回事,现在正好顺势试探。

    至尊一击后半式继续镇压过来,躲在石像背后的石昊,心中镇静,这石像似乎很是不凡,一定能够挡下这至尊一击的后半式余力。

    这般想着的石昊忽然目光一凝。

    “这石像,一开始是抬起手臂的吗?”

    他下意识地愣住了。

    但还没等他回忆一开始石像是不是抬起手臂的。

    “嗤拉”

    异域至尊杀向石昊的这恐怖一手,一切力量都在石像手臂抬起的手掌面前,化作了虚无。

    好像暖阳融雪。

    “什么?!”

    异域寒溟至尊变色。

    但更让他惊骇的还在下一刻。

    只见那盘坐在菩提树下的石像,它那抬起的手臂的,那只手的手指居然指向了寒溟至尊。

    寒溟至尊心中悚然,他绝对记得一开始这石像不是这个样子。

    是在他朝着石像杀过去的时候忽然抬起了手臂,而后现在,又对着他伸出了手指。

    石昊怔怔的看着石像手指指向寒溟至尊。

    这一幕好似寂静。

    寒溟至尊脸色铁青,瞬间由青变的几乎扭曲。

    被这根手指静静的指着。

    他忽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寒意,无比的恐惧,神魂都在发抖。

    石昊更是惊呆了。

    他居然看见一位至尊,此刻在发抖,在石人像的面前恐惧的发抖。

    寒溟至尊由刚开始威严要灭杀石昊,到现在看见石人指向他全身恐惧的转变,几乎是在转瞬之间发生的。

    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人道无敌的至尊这样失态,无敌形象全失。

    说起来似乎很久,其实当时就是一眨眼。

    寒溟至尊看见石人像对他伸出手指之后,本能的心中冰凉恐惧,下一刻,毫不犹豫的就要遁走。

    烂木箱子也不重要了。

    他只向逃离石人指向他的这一幕。

    然而。

    他才刚心念一动,脚步离开半步。

    就在那十万分之一刹那的瞬间。

    “不!!”

    寒溟至尊恐惧咆哮,他知道自己被指中会发生什么了。

    至尊一吼,震动天兽森林,域外星空之中,万星摇晃,日月无光。

    天兽森林的异域修士。

    帝关中的九天十地生灵,这一刻全都抬头,他们听见了这一声吼。

    其中,蕴藏着一位至尊的恐惧。

    人们皆骇然失色。

    天兽森林之中,什么力量,让一位至尊发出了这样恐惧的咆哮?

    “不是说有一位异域至尊于天兽森林之中阻击荒吗,究竟发生了什么?”

    之前帝关之中的那位盼着石昊死的老妪倏地站起身来,拄着木杖,一脸震撼的看向了天兽森林方向。

    异域与她同级的至尊恐惧一吼,让她也心颤,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答案出现了。

    “轰”

    鲜血染红了苍穹混沌。

    血光滔滔,传遍混沌两界。

    不管是帝关内,还是关外的大漠与天兽森林,所有处于这个范围之中的两界生灵,全都看到了这股血光爆洒虚空的一幕。

    “什么,这是寒溟至尊的气息!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事了!我不相信!”

    天兽森林之中,追杀荒的那些异域强者、大修士、古兽们全都惊悸。

    他们恐惧嘶吼,“我界寒溟至尊居然死了!”

    “他前来阻杀一个斩我境小修士,居然陨落在了天兽森林之中,这必定与荒无关,是什么造成的?”

    “天兽森林之中,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