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旅人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凭你也敢称无敌?言不败?(四千字)
    大漠之上,盘铃阵阵,清脆悦耳,却是蕴含着世间的究极大恐怖。

    异域的不朽之王,坐在金背莽牛所拉的战车之上,朝着天渊驶来。

    不朽之王的威势震慑千古,睥睨一切,还未度过天渊,便已经让帝关之中的大多数人人心惶惶。

    有不少人看向了帝关深处的一座巨宫。

    那里是镇守帝关五百年的周天帝闭关处,然而现在那里一点动静也无。

    九天十地的人就只能看见那头金背莽牛拉着战车,踩着重重的蹄子,将混沌都踩在脚下,来到了天渊之前。

    单单这头金背莽牛,便已经是不朽之中的极巅生灵,甚至要比当初周乙斩杀的那八大极巅不朽还要强大与古老,是历史极其悠久的种族。

    以不朽极巅古族金背莽牛做坐骑,唯有异域横推当世无敌的安澜!

    同一时间。

    嗡嗡嗡~

    五张巨大的法旨从异域深处联袂而来。

    这是除过异域不朽之王安澜之外的其他五位异域不朽之王。

    五百年之间,他们怎么可能什么也不做。

    放任周乙这样一尊能够横扫不朽之王下一切存在的大山横在帝关之前,若不解决掉,九天十地他们这一纪元都不要想沾染。

    再加上那人屠灭异域千万大军,斩杀八位不朽,此仇绝对要讨回!

    但天渊的大道秩序乃是天阻,不朽之王根本无法渡过,这就是又一道难题。

    所幸五百年之间,异域的不朽之王终于制定了计划,合聚一切不朽之王的力量,来做尝试。

    之所以在这个时间再次全面发动入侵,也有一部分安澜要完那五百年之约的原因。

    想到周乙,安澜心中冷酷异常。

    这个出现在九天十地一方的神秘修士,五百年前只是仙王之下的蝼蚁,居然敢以化身来当面,并留下五百年后一战的挑衅。

    不得不承认,这个生灵的确强大,已经不能够用不朽一列来局限他。

    但,终究还是蝼蚁,既然他要五百年,那便给他这五百年,如今这五百年已至。

    我便如约来镇了你这蝼蚁!

    “轰隆”

    安澜在战车中出手了,目标是天渊倾泻下来的红色秩序。

    那五张法旨也在发力,无量光芒迸发,绚烂璀璨到了极点,

    这是六股不朽之王的力量在发威。

    两域在疯狂颤动。

    域外的大星连连爆碎。

    天渊真的被撼动了。

    毕竟是六位不朽之王的力量。

    从仙古到如今,六位不朽之王加在一起,足以横扫数个宇宙。

    当初九天的仙王便是被异域不朽之王以人数优势坑杀的,毫无公平可言。

    帝关之中所有修士都不能平静了,即便是九成的无敌者都面如土色。

    呼呼~

    无尽的法则符号在倾泻,朝着四面八方涌动,太过浩瀚的能量爆发,让天地碎裂成了片片。

    那宛若狂涛海浪般的力量,是天渊被撼动了,狂暴的波动扩散到了八方,冲击向了帝关。

    尽管是天渊被轰击的暴动,不是不朽之王的真正力量透过来,便已经让帝关上的诸多人站立不稳。

    “不朽之王还没有过来,就有如此恐怖的声势,若真的过来了……”

    一位世家的无敌者,那颗号称无敌的心灵,有一种崩溃的无力感。

    不朽之王的威势太强大了。

    他们只能期望天渊真的能挡住六位不朽之王。

    轰!

    然而,噩梦般的一幕终究还是出现在了九天十地所有人的面前。

    天渊被轰开了!

    真的被轰开了!

    大漠之上的那五张法旨是不朽之王的大道升华,代表着他们的大法与力量,就相当于五位不朽之王同时出手。

    那五道刺目的光束,加上安澜,就是六大不朽之王的力量。

    不过,却在异域深处,一位声线沧桑的异域古祖有些难以置信。

    似乎连他们都没有想到,真能够成功。

    也倒不是对他们合力攻破天渊如此震撼。

    是他们不能够相信,中间居然没有什么曲折与太大的压力,顺利的不可思议。

    如果六位不朽之王合力就能攻破天渊,他们早就该这么尝试了。

    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尤其是已经渡过到了天渊之外,到了帝关之前的不朽之王安澜,诡异的是,他身上居然一点伤势都没有。

    天渊对与不朽之王的压制是恐怖的,要想过去一定要付出代价。

    他们看见天渊在安澜过去之后,已经开始自我恢复了。

    并且,天渊的威势仍旧加诸在安澜身上。

    可安澜毫发无损。

    便是端坐于古战车之中的安澜本人也是有一丝诧异。

    不过转念,他便漠然看向了混沌外的九天十地。

    他也感受到了天渊对自己的压制,有些压力,却不会太过影响自己。

    若换做任何一位异域的不朽之王,都绝无法像他一样这样毫发无损的过来,也根本无法背负这样的天渊压力,还面色从容。

    这便是安澜当世无敌的证明!

    也就在安澜完好无损的跨过天渊,出现在帝关众多生灵面前的时候。

    所有的生灵都感受到天塌下来的恐怖。

    不朽之王真身降临他们面前!

    只需要一缕气息,便可以崩灭整个帝关,毁灭一切生命!

    也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苍穹之上的混沌之中,一座古老的城池高高压下,其中传来了沧桑沙哑的怒吼,好似一群老人,祭出无匹神术,化作璀璨的法则符号,驱动神城朝着安澜镇压了下来。

    “是原始帝城!“

    石昊激动了。

    在安澜出现在帝关前的千钧一发之际,原始帝城出手了,那还存活着的最后一位老王者。

    九天十地真正的守护者。

    然而,安澜却是沉稳冷哼,从战车之中伸出一只大手,稳稳的将那原始帝城接住了。

    刚刚还激动的石昊,不由得面色大变。

    这太过震撼,给了石昊沉重的打击,宛若崩灭希望。

    让人崩溃!

    异域的安澜,一只手便托住了原始帝城,扛住了帝城之中的那位老王者的镇杀!

    异域的不朽之王,怎么会如此可怕,超出了人的预料!

    他认为的九天老王者,将是帝关的希望,竟然在不朽之王安澜面前,被一只手就挡住了。

    这个时候的帝关被不朽之王安澜的盖世威势震得颤颤巍巍,已经开始布满裂纹。

    有不少无敌者当场就失去了战意,全剩恐惧。

    安澜与他们相隔两个领域,不只是仙凡之差,还是仙王级的存在。

    但仍有九天十地的生灵咬着牙慢慢走出。

    就算不朽之王能轻易灭杀他们无数次。

    人道至尊在其面前也是蝼蚁。

    他们也要不惜生命,与这位异域古祖安澜一战。

    不是为了战胜,只是要让安澜知晓,他们是安澜的敌人!!

    就算他们弱小,也是这位异域古祖的敌人!

    但安澜看都没看这些朝他杀来的人道至尊一眼,端坐在车内,一手托着原始帝城,双眸开阖之间,闪烁冷电,化作了开天辟地般的一道雷芒,射向了帝关深处的一座巨宫。

    “五百年后,我来杀你,你却还在闭关,呵,让我有些失望!”

    安澜一眼就发现了帝关深处的巨宫,并发现了那里的周乙。

    他眸光化作的闪电,穿梭了岁月,让天地星空都围绕着旋转,所过之处,不朽之王的气息,轻易震塌了千万里帝关建筑,崩塌一片。

    “轰”

    那座巨宫直接爆开了!

    不朽之王的电芒速度何其快,震塌了那里的巨宫,那些从帝关杀来的身影都还没能靠近他。

    但,帝关上的其他生灵却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来自帝关之后那股恐怖气机,被安澜一击轰的觉醒了。

    亿万里帝关在隆隆作响。

    一个不世的身影从那废墟之中走出,石发披撒,眸若深渊,除了身上的那丝气质恐怖到了极点,就是一尊石人。

    他一踏步,便跨越了无数遥远的空间,直接出现在了安澜的对面。

    随手一挥,便将冲向安澜的那些勇气可嘉的至尊送回了帝关。

    然后石人一拳朝着安澜轰了出去。

    “吼”

    这一拳下,安澜面前的那头坐骑金背莽牛直接痛嚎一声,双膝瘫软,崩出血液,它在战车之前,最先受到了这股极威。

    安澜面色从容,一只手托着原始帝城,镇压其中的老王者,伸出了另一只手按向了石人轰来一拳。

    轰。

    混沌翻腾,两界翻滚滔天巨浪,无边的波动扩散出去,没入了岁月长河。

    安澜无情开口:“五百年就蜕变出了这个样子,石人成王,此法有意思,但却不完全,看来我给你的时间还不够,让我失望。”

    他再度口吐“失望”二字,漠视石人。

    石人却是第二拳捣出,拳印之中是滚滚而来的恐怖气血,古朴与粗糙的拳印,如同刀耕火种时代的蛮荒巨人,伴随着一声低喝:

    “滚下车!”

    这一拳之中蕴藏的意境,厚重无比,让安澜出现慎重,他感觉石人的气机蜕变的及其快速。

    从刚才出现那一瞬,到现在这一刻,几乎气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不断地突破。

    刚才那一拳,他随手还能接下。

    这一刻,却不能再等闲视之。

    他从战车之中走出,手中多出了一杆黄金色的古矛,发出淡淡冷笑:“就算一手托原始帝城,背负整座天渊,我安澜依旧当世无敌!”

    这是对石人更恐怖一拳的自负回应,同时,不朽之王古矛洞穿而出,千百大世界在其下生灭,有吐纳宇宙之能,轰杀向了石人一拳。

    虽然口中自负,安澜面色却极度凝重,因为他知道面前的是一个不逊色当年他对敌的九天仙王一类。

    黄巾古矛与石人一拳极端碰撞,火星四溅,两股力量都宛若汪洋般浩瀚无尽,只需要一缕便可吞没混沌之下的异域大漠和古老帝关。

    无量光从二人交手的中央迸发了出来。

    人道领域的生灵根本看不真切那里的东西。

    唯有异域之中五张法旨幻化出来的五尊强大存在,发现了端倪。

    极端碰撞过后,安澜的黄巾古矛锋处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是与那石人一拳相撞?

    安澜也微微变色,却是迅速恢复淡定从容,语气却是冷冽几分:“这法的确有几分玄妙,但在我面前,根本无用,我安澜横推世间一切敌,你也不例外。”

    咚!

    安澜大喝一声,全身都是光芒与法则,轰的爆发出来,另一件黄金古盾自动浮现体外,一手持古矛,朝着石人劈了过去,以不朽之王的恐怖神力,要像镇压昔日所有脚下诸敌一般,镇压石人。

    这是无比恐怖的气势。

    两件不朽之王古兵,饮了数位仙王血的器物,恐怖到了极点,此刻被安澜爆发出了全部极威,真有横压当世一切敌的气势。

    然而,就在安澜两件古兵与那不朽之王恐怖力量倾泻而出,劈向石人的时候。

    石人背后出现了四道淡淡的人形轮廓。

    是与石人一模一样的四道人影。

    并且其中有一道人影,气机与安澜无比相似。

    就在安澜这无边威势压来之际,其中一道人影似乎是借安澜之威作为动力,在这股威能下化开了那还未被石人完全炼化的轮廓,终于全部融入了石人体内。

    一瞬间,石人全身发出可怕光芒,一柄恐怖的帝如意从九天之上垂下,缠绕无上气机,赫然敲在了安澜的黄巾古矛上。

    咔哧!

    黄巾古矛矛锋尽碎。

    安澜变色。

    异域五位不朽之王同时冷肃,紧紧盯着,不敢移目。

    石人背后四道人影之一融入石人后,他的力量暴涨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超越了他们任何一位不朽之王。

    瞬间,安澜的兵器碎了一截。

    再一刻。

    石人欺身一步,粗糙大手,向前探出,狠狠地掼了出去。

    咚!

    安澜胸前古盾发出闷雷般的响声,碎纹出现。

    同一时刻,安澜的那坐骑金背莽牛与原本的金色战车被这一拳余波冲击的化为漫天血雾和光雨。

    那金背莽牛来痛嚎之声都没发出,便被这一拳之威震成了肉沫。

    安澜变色,瞳孔收缩,怒喝一声:“我安澜当世无敌,谁能压制我?”

    他长啸一声,周身恐怖景象浮现,要打破这忽然出现的异数变化。

    可石人冷哼一声,迅速靠近,杀念无穷倾泻而出,尽在接下来的一拳之中。

    同时,帝如意也在安澜的头顶上轰砸下去。

    “凭你也敢称无敌?言不败?今日杀你!”

    石人形象的周乙,冷冷吐出了今日大战以来的第二句话。

    一拳推出,无边虚空湮灭,混沌为之旋转,打破了安澜周身一切恐怖异象,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安澜胸口。

    而后帝如意轰砸下来,挟带滔天杀气,打的安澜横飞出去。

    异域大漠上随后赶来的异域大军几乎要疯了。

    他们来到这里就看到的是这样一幕。

    当世无敌的安澜古祖,竟然被镇压了。

    异域那五大不朽之王,同时脊髓发寒,看着安澜倒飞出去的一幕,难以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