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旅人 > 第七章 天外飞仙,你偷得到吗?
    周乙已经是形藏顶峰的身体素质,再加上自身的那门“玄道练形剑”已经融会贯通,在这个世界,差不多拥有着独孤鹤,霍休这种绝顶高手的实力。

    如果不算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话。

    他几乎已经可以在这江湖上横着走了。

    可是,自己猝不及防一剑刺去,居然仍让那人躲闪了过去。

    虽说周乙这一剑并未施展全力,但是能够在一剑下轻易躲过的身手。

    这种轻功,这种偷术。

    放眼整个陆小凤世界,也就只有偷王之王司空摘星了。

    而这人,正是司空摘星。

    这位天下第一贼,在轻功一项上,拥有绝尘的速度,就算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也不见得能够追的上这位。

    陆小凤的轻功,排名天下第三,在他面前,也是甘拜下风,只因为这位就是天下第一轻功高手。

    客栈之中,掌柜的和其他客人都已经被惊呆了。

    随后,周乙脚步连踏追了上去。

    而掌柜的和店小二此刻半句话都不敢说了,那块玉佩是在他们手上弄丢的,这位大爷不找他们麻烦已经是万幸,哪里还敢阻拦。

    且说司空摘星身法如同白云挂袖,不可捉摸了,轻功之快,简直不可思议。

    在这个世界,如果硬要说有几个的武功是不能以常理理解的,那么司空摘星的轻功绝对算一项。

    就如同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夹住任何兵器,不可思议一般。

    司空摘星的轻功也是如此。

    他的身法似乎已经快到了非武功的层次了。

    天下第一贼,名不虚传。

    周乙虽然尽快追了上去,但不到半柱香时间,依然还是失去了踪迹。

    他站在荒林之中,心中微动,淡淡一笑,“好高明的轻功,司空摘星,给我把它交了吧!”

    见识过了司空摘星的绝顶速度之后,周乙心中已经对这不可思议的身法起了觊觎之心。

    他心中感应,看向了一个方向,“任你速度再快,易容无双,可惜我所知道的,是你不能理解的。”

    短时间已经失去了司空摘星的身影,周乙也不着急,缓缓的朝着一个方向赶去。

    而在另外一边。

    一个面上透着机灵和狡黠的青年迈步走在林中,手中把玩着周乙的那块玉佩。

    看着玉佩上面如同活的那些流光纹路,他啧啧称奇,“真是好宝贝,好稀奇的玩意儿。”

    他虽然号称天下第一贼,但却从来不会因为缺钱而去偷盗金银,他已经把偷盗当成了一门艺术。

    除非见到某种见猎心喜的东西,他才会借过来把玩几天,而后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还给失主。

    正是这样的品格,让他虽然身为鸡鸣狗盗之徒,却也在江湖之中不负盛名。

    司空摘星把玩着这奇异的玉佩,不由想起了周乙,“江湖中什么时候出来了这么一位高手,幸亏本偷王身法天下第一,不然还真得留点东西在他剑下。”

    他不由后怕的缩了缩脖子。

    “刚才那人武功至少已经到了绝顶高手的层次了,此前居然从没听说过,不知道陆小鸡知不知道……”

    他嘴里嘀咕着。

    他受人所托,要去偷一个他最好的朋友的东西。

    他最好的朋友自然就是陆小凤。

    而他要偷的东西,正是绣花大盗留在平南王府唯一的一件证据。

    一个绸缎,上面绣有黑牡丹。

    这块绸缎现在就在陆小凤手中。

    是天下第一神捕金九龄借给陆小凤的,希望陆小凤能查出来绣花大盗究竟是谁。

    而他现在就要去偷这件东西!

    “陆小鸡啊,这次你可别怪我,你知道的,我只要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从来一定会做到,虽然这块绸子是你破案的关键,但谁让我有难言之隐,是不得不干啊。”

    他摇了摇头,往一个方向而去。

    且不说司空摘星此去和陆小凤的斗智斗勇。

    话说周乙在后半夜的时间里面,来到了城南的一个尼姑庵。

    他凌空一跃,便上了房顶。

    这就是熟知剧情的优势了。

    尤其是在他觉醒了一部分玲珑之心后,他发现他对于陆小凤世界的剧情稍稍回忆,居然连上一辈子看书的时候的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追不上司空摘星不要紧。

    他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司空摘星迟早会来到这里的。

    因为他交付那绸子的地点就是这里。

    一晚上的时间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这件尼姑庵的后院来了一个身穿蓝衣的极美女子。

    她将那块绸子放在了后院的一个祠堂的吕洞宾神像下面。

    周乙在房顶看着这一幕,心中淡笑:“来了。”

    旋即,他提身一纵。

    就奔赴了尼姑庵的前院。

    果然,这里已经多了一辆马车。

    一个拥有着四条眉毛和男子把司空摘星背下了马车,然后怒道:“我应该让你死在那里的。”

    司空摘星呻吟着,幽怨的道:“陆小凤,你就这样对我,我都快死了。”

    “你根本就没有中毒。”陆小凤冷冷的道。

    司空摘星眼睛转了转,知道被识破了,嘻嘻一笑:“要从你手上偷东西,不用苦肉计,怎么会成功,我知道你至少对待朋友是很关心的。”

    “你快说,你将那绸子交给谁了?!”陆小凤低喝问道。

    司空摘星伸手一指:“喏,这不就来了。”

    陆小凤刚回头去看,果然来了一人,但他心中立刻不妙升起。

    不可能是这个人的。

    又中了那小贼的计了,他知道,他现在回头的话,一定是已经看不见那小子了。

    但是!

    他居然看见了司空摘星还在他的身后。

    陆小凤立刻就明白司空摘星为什么不走了。

    任谁脖子上放着一把剑的话,他都是一动也不敢动的。

    司空摘星此刻表情僵硬。

    他的脖子上就有一把剑。

    而握着剑的人,自然是周乙。

    “这位兄台是……”陆小凤谨慎的看着周乙。

    这人能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背后,将剑放在司空摘星脖颈,这份实力,可谓绝顶高手。

    拥有这种实力的,整个江湖不超过十个。

    然而,这样的一个高手,他居然从未见过。

    周乙淡淡一笑:“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他伸出了手。

    司空摘星尴尬的把玉佩放在了周乙的手上。

    陆小凤一下子就懂了是怎么回事了。

    他冷漠的看了眼司空摘星。

    这时候,就听周乙道:“陆大侠应该是在找一块绣着黑牡丹的绸缎吧。”

    “你……”陆小凤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周乙。

    此人是如何知道的?

    “我在这里等他,无意间看见一位母老虎,将一块绸缎放在了后院吕洞宾的神像下面。”周乙说道。

    陆小凤不疑有它,心中苦笑。

    母老虎?

    果然是薛冰。

    只有他最近亲近的两个人串通好了,才能够从他的身边偷走东西。

    司空摘星是他的朋友,薛冰是他的女人。

    能从陆小凤手上拿走东西的,也就这两个人了。

    “多谢!”陆小凤抱拳之后,然后看了一眼从尼姑庵里走出来的一个女道人。

    “麻烦带路,我要去找吕洞宾。”

    ……

    “唉唉唉……陆小凤,你就不管我了,这家伙,他杀人不眨眼的啊!!”司空摘星大急。

    他还记得不久前,周乙一言不合就拔剑的样子。

    陆小凤声音远远传来:“活该,你要是被杀了,我会放鞭炮庆祝的。”

    司空摘星心里哀叹,然后苦着脸看向周乙:“东西还你了,你可以放了我吧。”

    周乙笑眯眯的看着他:“不行。”

    说话的时候,他看向了陆小凤离开的方向:“陆小凤那番话,虽说看似奚落你,其实却在警告我,但……”

    “你认为,我会怕陆小凤吗?”

    说话间,他剑刃更接近了一分司空摘星的脖颈。

    “你到底要干什么?”司空摘星苦笑道。

    怎么就手贱啊,惹了这么一个煞星。

    周乙淡淡问道:“听说,天底下没有你偷不到的东西,就算是个大活人,你都可以偷到。”

    “果然是有求于我。”司空摘星心中一松,这样他的性命就不会有危险了。

    他道:“你要我去偷东西?”

    周乙道:“不错。”

    他问道:“偷什么?”

    周乙道:“白云城主叶孤城的天外飞仙,你偷得到吗?”

    “什么!要我偷叶孤城的天外飞仙!!”

    司空摘星震惊的失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