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旅人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九月九重阳节,斩龙!
    战神殿之中的事情已经结束,周乙还因此获得了一桩意外造化,是为令东来元神当中的一缕天道本源。

    此刻,周乙带着传鹰来到了那北胜天的尸骨旁边,数十年过去,此人尸骨早已经腐烂,但是在他的身侧却有着一行字,讲述了他推测能离开这地宫的方法,乃是教人以战神殿外的藤皮制成布袋,而后以真气冲涨,人躲入其中,便可顺着外面潭水之暗流出去。

    他自己虽然为后人提供了这一离开之法,却因为自己早已经年老,体力不支,根本不能够有足够的真气和体能支撑他在那长久的水底漂流中坚持下去,无奈只能被困死这里。

    传鹰此刻看到这位当年的第一巧匠遗言,不由感到心中怅然。

    这个时候,周乙随手一提,便将北胜天身上的一本书帛拿到了手里,正是那中原群侠苦苦欲求的《岳册》。

    周乙看传鹰准备按照北胜天遗留逃生之法,用那袋子充气。

    他说道:“不要如此麻烦,随我来便可。”

    传鹰一愣。

    随后,便看周乙手掌一甩,一团元气便将自己和传鹰包裹其中,而今他已经进入天罡大境,掌握阴阳本源,此刻惊雁宫的岩石,再难对他形成阻碍。

    传鹰被一团元气包裹其中,然后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飞驰电掣的朝前,随后,不闪不避的撞上了惊雁宫的石壁。

    他当时心中一跳,随后,眼前一花,竟然没有丝毫碰撞的反应,这团巨大元气竟然包裹着他和周乙,径直融入了石壁之中。

    “这,这难道是遁术?”

    此刻,二人在岩石中穿行,如入无物之地,前方的岩石遇到元气都是完全被破开,却是被霸道的打通了一个通道。

    不到盏茶的功夫,传鹰感到眼前一亮,却是已然离开了地宫,回到了惊雁宫的宫殿之中。

    这时候,他看到周乙从旁边站起了身,好似是将神魂回归了体内。

    再看着他们刚出来的这个地底大洞,传鹰心中一叹。

    千古第一奇书,此刻已然不存其中了,周乙和令东来的一战,完全将那战神殿的《战神图录》毁掉大半。

    但所幸他已经全将四十九幅图记下,此刻只是有些为这自然神工被破坏,感到莫名复杂。

    周乙却没有传鹰这么多愁善感,此刻站起了身,之后,顺手一抹,便将那大洞弭平,再没有说话,继续以元气裹住传鹰,朝着韩公度等人方向而去。

    驻守在惊雁宫外的蒙古士兵,本来在经历了惊雁宫的大震荡之后,才回归平静,却在这个时候,猛然惊见天空中一道白色光球,好似一个太阳一般从惊雁宫中飞出。

    他们这些人顿时吃惊不已,有一些信奉长生天的蒙古士兵,当场就跪了下来,却是对着小太阳磕头祈祷。

    且不说,惊雁宫外的蒙古士兵如何看待这神奇的一幕。

    惊雁宫十数里外的山岗上。

    韩公度、凌渡虚等人正翘首以盼,忽然,就看到目光所及的天空上岗,一道光球一划而来,速度绝伦。

    还不等他们大惊失色,这究竟是何物。

    下一刻,那光球便落到了身前,元气收敛,露出了传鹰和周乙的身形。

    韩公度等人大喜失色:“前辈。”

    周乙终于回来了。

    周乙看着这些人,除过那双绝拐在突围的时候被砍掉了一只胳膊,其他人都没有大碍,此番他前来此地,为保全中原武林的力量,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原著中这几位中原武林宗师可是除了碧晴空与传鹰之外,全都死在了思汉飞的大军之下,现在,无一身亡,中原有这些武林宗师还在,对于汉人收复河山,又会有很大的助力。

    此刻,韩公度等人见到周前辈已然回来,并将传鹰也带回了,平复了关心之情后,便立刻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前辈此行可顺利,那岳册……”

    周乙信手一抛,将一件东西送到了韩公度面前。

    “虽说在惊雁宫之下遭遇一些变故,不过,总算是一切顺利,此物和思汉飞之首级,便一并托付你带回给抗蒙义军。”

    韩公度立刻将那书帛翻开,看了几眼之后,心中激动之情狂涌,总算是拿到了这关系到汉人气数的至关重要之物。

    有了这岳册记载的打造战争兵器之法,又有其中藏宝图指引的四大兵器库之助力,抗蒙义军的实力必然大涨。

    但他虽然欣喜,此刻却不由得看向了周乙,有心想探问究竟这位前辈在其中遭遇了什么,刚才那股巨大的震动又是什么?

    周乙看出了韩公度心中所想,道:“也无甚要紧,于惊雁宫中,我又再见了令东来,此时的他已然非当初的无上宗师,我与他理念发生冲突,爆发大战,刚才那阵波动,便是我与他大战所引发的。”

    韩公度等人忽然听见这样话语,心中狠狠的揪紧了。

    什么?

    已然破碎虚空的无上宗师居然又出现了,并且还和周前辈发生大战

    无上宗师和周前辈理念不合?

    周前辈是和他们一样,为汉人河山努力的一代高人,为何无上宗师令东来竟然会和他理念不合?

    难道,无上宗师要阻止周前辈帮助他们收复汉家河山?

    此刻,听闻周乙这随口道来的话语,韩公度、凌渡虚等人简直是一肚子的震惊和不解,不明白,究竟在那惊雁宫下发生了什么?

    他们都纷纷忍不住的要开口仔细问清楚,毕竟,这二位前辈都是属于当今武林的绝代高人,怎能自己人爆发冲突呢?

    但周乙却不欲多说,道:“这些事无关紧要,我无心解释。”

    他目光之中露出思忱之色,说回正题,道:

    “现在你们已经得到了岳册,还有思汉飞的头颅,有此二物,必然能在短时间之内大挫蒙古帝国的士气,让义军实力大涨,但是,想要光凭此二物收复河山,是远远不够的。”

    闻听此言,韩公度、凌渡虚等人虽然也感到挫败,却也心知这话说得没错,如今的蒙古帝国,简直是三皇五帝以来,史上第一大帝国,版图之辽阔亘古绝今,其王朝实力绝非就凭岳册和思汉飞的头颅就能够拉平。

    他们也只是想让义军能凭着岳册当中的战争武器,多收回一些河山土地罢了,至于战胜蒙古帝国这个巨无霸,他们是连想都没想过的。

    但,此刻他们听到周乙的话,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位前辈的语中未尽之意。

    韩公度脸上微微一动,下意识的问道:“前辈莫非有什么良策?”

    此刻,韩公度问出这句话,让凌渡虚、碧晴空、横道头陀等人都是紧紧地看着周乙,期待着周乙真能说出一些什么。

    周乙负手站立,目光一闪,道:“我有一法,能彻底从根本上断绝蒙古帝国的根基!”

    韩公度等人愣住了。

    下一刻,他们的脸上涌现狂喜,尽是不敢置信。

    韩公度本来问的时候,并没有多么大的把握,毕竟,他们都清楚蒙古帝国的庞大,如今已经是大势已成,有种铁打的江山般的味道。

    他们根本不能奢望,真的会有完全打败这个巨无霸的法子。

    尽管,这位前辈之前展露了鬼神莫测的强大实力,但是,那毕竟是古今最强大的帝国,拥有天下最精锐的骑兵。

    这位前辈就算修为已能通神,对于这样一个帝国,又能做什么。

    但是,他们没想到,周乙居然说他真的有办法。

    周乙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就道:“这个法子,便是从蒙古帝国的国运之上入手,现在你们已经拿到了岳册,应该就要交到义军的手上,我要你们在送东西的时候,顺便帮我向整个武林传一个消息。”

    “国运……”韩公度本来还在咀嚼国运这两个字的意义,随后,听完周乙的后半句话,暂且按下了内心疑惑,诚恳的道:“前辈尽管吩咐?”

    此刻,周乙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他真个个人的气质,都在这一刻有了变化,随后,就从周乙的口中听到了这样一番话。

    “九月九日,重阳节,我将举办一场斩龙大典,届时便要一举斩杀蒙古国运,将这个庞大的帝国釜底抽薪,没了国运,在强大的帝国,也是无根之萍。”

    “那时,国运丧失,这偌大的蒙古帝国,说灭,也就灭了……”

    甫听此言,韩公度等人顿感晴天霹雳般的震撼。

    斩杀国运!

    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这么玄幻的话语,就算他们是武林的一代宗师,也是深感不可思议,若非这位前辈之前给他们带来的印象太过伟岸,换做旁人他们一定要认为他是疯了。

    国运!斩龙!

    不过,正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是周乙。

    韩公度等人在短暂的震撼之后,微微平复心情。

    既然,这位绝代高人这么说出来了,那么,是否真的能够做到?

    他们期待的看着周乙,想要让这位前辈再详细的说一些东西。

    可是,周乙却是摇了摇头,道:“你们只需要将这消息散布出去就行了,今天是六月初九,还有三个月,这三月来,我需要将状态调整至巅峰,今日,我便暂时与你们分别,等重阳节再见。”

    说罢,周乙看了一眼传鹰,道:“传兄便护送他们一程,确保岳册和思汉飞首级万无一失。”

    思汉飞首级将是一样制胜法宝,再加上它对于蒙古帝国的意义非凡,是以韩公度等人送交这两物的时候,必然会遇到各种截杀。

    传鹰现在已经学了战神图录,实力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大飞涨,有他护送,绝对能确保万无一失。

    传鹰面容平静,诚恳点头,道:“我本就是应家舅之意而来,自然当给此事画一个圆满的结果,请周兄放心,有传某在,必定会将这两物完好无损的交予龙尊旗。”

    周乙点头,这他就完全放心了。

    随后,他朝着众人略微点头,再一刻,身体已然消失在了他们面前,却是要去做好“斩龙”的准备了。

    等周乙走后,几个人仍是站在原地,陷入一种恍惚般的怅然。

    这位绝代高人,难道真是上天派来,拯救汉室河山的救星。

    忽然,凌渡虚看向了传鹰,问道:“传兄弟,当时周前辈和无上宗师一战的时候,你想必也在吧,刚才周前辈不愿多说,现在他走了,究竟周太乙前辈和令东来宗师之间有了何种矛盾。”

    “是啊,之前,周前辈不是才说他和无上宗师有论道百日之缘分吗?怎么这两个人,竟然会爆发冲突呢?”

    传鹰看着面前这几个人,他心中一叹,考虑片刻,还是决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