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旅人 > 第二百二十章 知白守黑,可为天下式
    小莲花峰脚下,本来信心满满的世子殿下,此刻可谓是全身都凉透了。

    他是如论如何都没想到,这山峰上居然有一个天下第二。

    天下第二,可不是不用怕北凉刀的。

    你问之前的邓太阿和曹官子怕不怕北凉刀,约莫也是不怕的。

    这些人形单影只,一人就是一国。

    排行第三的曹官子连皇帝都敢刺杀,何况徐骁呢。

    那作为新晋的天下第二,远在曹官子和邓太阿之上的周太乙,自然也是一样的了。

    同一时候。

    山峰之上。

    那骑牛小道士这个时候可怜兮兮的看着周乙。

    周乙终于落下了一天以来的第一子,淡淡道:“放心,我给他们一个警告就行了。”

    说罢,又继续陷入了思考。

    洪洗象真是长出了一口气,那好歹是小舅子,要万一真出个好歹,他以后要怎么跟那一袭红衣交代。

    而在山脚下。

    徐凤年眼珠子转动,正在想接下来要怎么做,不过,也没闲着,赶紧上前去看白发老魁怎么样了。

    这老爷爷可是为自己才来武当山的,现在若是被那天下第二一掌拍出了好歹,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承担责任。

    等待徐凤年走到了近前。

    那大坑里面,传来了重重的几声咳嗽,是灰头土脸的白发老魁,他从土坑里爬了出来,衣襟上虽然咳染了一些血迹,他却伸出手,闷声道:“老夫没事,上头那人留手了,只想给咱们个警告而已。”

    但徐凤年看着老魁这一身狼狈,却不由得心惊,就这样还留手了。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他在王府内意外的把这老魁放了出来,然后引得老黄终于出面,两个人的刀剑决战,撼动了整个听潮亭,湖水翻卷,高的不能再高。

    按照李义山师父的说法,老黄和这楚狂奴至少都是能入天下前五的天象境,和武当王重楼的境界差不多,又因为他们修得刀剑,杀伐之力更加惊人,真要打起来,王重楼怕是也得死在这俩人手上。

    那时,自己便以为高手到了老黄和楚狂奴、又或者那武当山一指斩断大江的王重楼老神仙这个境界,就已经是修炼者的巅峰了。

    毕竟对于什么天下第一王仙芝、第二周太乙、邓太阿、曹官子等人没有直观印象。

    或许他们真的能强一些。

    可实在没有想到,能这么强!

    能杀掉武当掌教的白发老魁,面都没见到人家,就被人从天而降的一掌,给深深地拍进了土里,就这还叫留手了。

    要是不留手,这位天下第二的实力,会有什么样恐怖的境地?

    白发老魁苦笑道:“当年我被镇压在你家湖底的时候,邓太阿那小子就已经纵横江湖,桃花枝下无败绩了,当时我便不是他的对手,今番出来,却首先碰到一个败了邓太阿的,这江湖,真是越来越出怪物了。”

    就在这个时候。

    一声笑骂:“小年,你小子怎么知道老子在这?”

    徐凤年回头一望,是温华。

    他微微怔住了。

    温华肩膀扛着木剑,嬉皮笑脸的,忽然看见徐凤年身上的衣服穿着,锦袍玉带,贵气无双。

    他也愣住了:“你他娘不会真是什么狗屁世子吧?”

    要是平时,徐凤年这会儿绝对要揣起架子来,说几句“当初说带你逛天下最大的青楼”“给你请最好的剑师”“没骗你”“早说了我是北凉世子”类似的话。

    可是这会,徐凤年却是神态平静,张了张口,道:“老黄走了。”

    温华一愣,道:“老黄,走了?走哪儿去了?”

    “他去武帝城要讨回自己的那柄剑。”

    世子殿下此刻神态萧索的看向了东海方向。

    “王王仙芝!”

    温华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一脸惨白。

    随后,急忙追问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稍后,他明白了情况,原来老黄当年也是一位练剑的大高手,和其他人一样去挑战天下第一王仙芝,败了,在那里留下了十大名剑当中的一柄,这一败就沉寂了十几年,最后入了北凉王府,成了一位陪伴徐凤年三千里路上的黄牙马夫。

    他真正的名字叫做剑九黄!

    徐凤年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道:“算了,这次上武当山本来是来出心里闷气的,结果反被这骑牛的傍上了你师父,这气也是出不成了,你跟着你师父好好练,我就下山了。”

    温华怔怔的看着世子殿下和白发老魁下山。

    他在山脚下呆呆站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看山顶。

    “你问你什么时候能挑战王仙芝?”

    周乙坐在棋盘旁边,看着温华问道。

    温华这次罕见的没有露出嬉皮笑脸,而是一副极为认真地表情。

    周乙看着棋盘,随口道:“我知道你和那世子殿下都在担忧剑九黄的安危,不过,他却未必会死。”

    温华立刻眼睛闪烁亮光,“先生怎么说?”

    周乙道:“以前他独立武帝城楼,让天下第二空悬一甲子,引无数江湖中人前来挑战他,但,从一年前东海那一战之后,应是不必了。”

    “一个人六十年来孤立凌绝顶,只能回头欣赏后方的景色,但若是眼前忽然又有了一座山,他便再不会有心思回头了,只会把全部心思放在面前这座新的山峰上!”

    温华挠了挠头,道:“先生到底想说啥?”

    洪洗象这个时候小声的道:“你家先生想说,像王仙芝那样的人,以前是没有对手,才会让所有人挑战他,现在他终于有了对手,又有南宫恨的两年之约,这次剑九黄去武帝城楼,王仙芝怕是未见得会如从前一样轻易接受挑战了。”

    周乙笑了,道:“小道长虽不下山,却心合天地,二十年喂修出了红尘人心,这番话正中枢机。”

    洪洗象挠挠头,嘿嘿笑道:“小道也就是瞎说说。”

    温华这个时候,问道:“也就是说,老黄这次去武帝城楼,王仙芝不会接受他的挑战了。”

    周乙淡淡笑道:“这只是随便猜猜,不敢说全中,不过,你来问我你什么时候可以挑战王仙芝,大概是打的剑九黄死在武帝城后,你要替他拿回那柄剑吧。”

    温华羞赧一笑,没承认也没否认。

    周乙此刻上下审视了一番温华,一年以来首次露出赞许,道:“快够火候了,都李玉斧出关,你再败一次,便可入一品。”

    “去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去等那位玉斧道长,他才是你要关心的对手。”

    温华这次终于得到了准确的答案,心中开心,再加上又得到了老黄不一定会死的猜测,一番喜悦,离开了小莲花峰。

    洪洗象此刻却是若有所悟,自语道:“知其白,守其黑,和光同尘,可以为天下式。”

    说罢之后,他挠了挠头,道:“周先生,你教徒弟的方法,真有学问。”

    周乙面色平静,轻轻说道:“修行在世,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总逃不了一个拿起,放下,复又拿起的过程,从窥见一角,到返璞归真,任何修行都是如此。”

    “我让他未曾拿起,便先放下,的确是对他要求太高了,不过”

    周乙微笑着,眼睛闪烁亮芒,字句咄咄的坠地:“温华,他当真不愧是万中无一的剑道奇才,一年出神,再过半年,便可入化,即便是萍儿和他的进境比起来,都差了半分。”

    别人都是从第一个台阶上起步,温华直接从第二个台阶起步。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在短暂数年内满足周乙的要求。

    洪洗象轻轻笑道:“小道恭喜先生能得此二徒。”

    周乙双目中有难明晦涩之意。

    心声袅袅

    “温华,萍儿,此后记得恨我。”

    他们如此向往江湖。

    自己却要借他们之手,毁了这个江湖。

    所以。

    等他离开这个世界后。

    你们记得恨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