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3.周姨娘
    宋氏气了一会,无奈的说道:“我出身长宁侯府,她怕我进门以后压她一头,从来就不给我好脸色,管家大权也握在手里不放开,我那时气性也大,经常不去给她请安,久而久之,她对我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后来我撺掇国公爷去老太太那,让她把管家大权交给我,她没法只能交了,只是从此便恨上了我。”

    “交了管家大权后,她怕你三叔吃亏,就把她的外甥女娶进家来和我分权,要不是我娘家势大,整个国公府的后院就是她们郑家的天下了。”

    “现在我管着偌大的国公府,只分给你三婶管几个小庄子的活计,她们娘俩能不恨我?连带着你们也恨上了,我毕竟是做儿媳妇的,不能太和老太太计较,我的儿,平时没事别去她跟前触霉头,反正你娘掌着管家大权,还能让你们吃亏了不成。”

    静姐儿和娴姐儿都应是,宋氏又道:“今儿早上你们舅舅给你们送了几匹蜀锦来,说是贡品,你们拿去自己裁身衣裳穿,要是做的不好看,看娘不罚你们。”

    静姐儿,娴姐儿听罢便高兴地拿着料子回去了。

    黄柏木圆腿书桌前,一个袅袅婷婷的少女正在练字,她旁边的丫鬟端着一个放着一碗水晶冬瓜饺的紫檀木托盘说道:“小姐,您都练了一个时辰了,再练手就酸了,吃点东西歇歇吧。”

    小姐听了之后没有抬头,直到把最后一个字写完才把羊毫笔放到面前的青玉笔架上,说道:“也好,你让水墨把书房收拾一下,把吃食摆在外间,我净了手就过去。”森木道:“是。”

    水墨和森木是灵姐儿的二等丫鬟,分别管着小姐房里的笔墨和吃食。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二等丫鬟桐炎和金杏,桐炎管针线,金杏则担着梳头的活计。前儿个金杏回家看她娘去了,今儿中午才回来。

    安国公府里,不论庶女还是嫡女,都有两个管事妈妈、两个一等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六个三等丫鬟、八个小丫鬟和四个粗使婆子。

    灵姐儿房里还有一个太太赐的管事妈妈李妈妈,六个三等丫鬟碧桃、碧橘、碧桂、赤麦、赤豆和赤米,八个小丫鬟霜儿、雪儿、风儿、雨儿、雾儿、冰儿、闪儿和雷儿,四个粗使婆子王婆子、余婆子、杨婆子和高婆子,其中王婆子和余婆子守门,杨婆子和高婆子在厨房打杂。

    灵姐儿坐在花梨木三弯腿方桌前的花梨木交椅上吃着水晶冬瓜饺,吃罢又喝了一碗慧仁米粥。十二岁,正是要长身体的时候,所以灵姐儿并不像国公府的其他姐儿那样控制饮食。

    灵姐儿用过点心后想去周姨娘那里看看,就带着红羽和绿竹出门了,到了芙蓉院,守门的赵婆子忙去通传,另一个婆子谢婆子则忙迎了灵姐儿进去。

    红羽和绿竹一人一边撩起水蓝色的水晶帘子,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美丽妇人歪在湘妃榻上,一身桃花云雾烟罗衫,梳着参鸾髻,头上虚虚的插着一支珍珠碧玉步摇,一双柔夷上戴着几个赤金嵌翡翠滴珠护甲,既随性又美丽非常。

    灵姐儿扑到周姨娘身上,甜甜的声音非常悦耳:“娘,我来看你了。”

    灵姐儿从小就懂事,可以说是少年老成了,也只有在周姨娘这才能看到她的小女儿娇态,周姨娘秀眉微皱,忙捂住灵姐儿的嘴道:“休得胡说,怎么能叫我娘呢,太太才是你的娘,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不知要怎样闹呢?”

    灵姐儿笑道:“娘,没事的,我也只在你这儿叫,再说你这儿围的跟铁桶似的,比我的玉笙楼安全多了,我那儿还有一个母亲赐的李妈妈呢。”

    周姨娘斜了她一眼,道:“我刚入府的时候极得老爷的喜爱,依太太的性子,怎么也得在我的院子安插几个人,后来我生了你和广哥儿,之后也没有了争宠的心思,老爷也渐渐的不宠爱我了,太太就觉得我没什么威胁了,不怎么关注我的芙蓉院,我这才趁机把那几个人打发出去。那个李妈妈你也别怕,太太虽然心眼小,但却一向自傲,只觉得她的两个嫡女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对府里的其他女儿一向抱着轻视的态度,只是象征性的在每个院子安插个人罢了,你做什么事避着点李妈妈就是了。”

    “知道了,娘。”灵姐儿笑着应是。

    周姨娘是六品临洮县同知的女儿,未出阁时她父亲周志还是七品的临洮县知县,在她十五岁时她的容貌已经可以算的上倾国倾城了,她的嫡母就想把她当做小妾送给当时五十多岁的甘肃知府,以此来为周志换一个好前程。

    正值当时还是安国公府世子的安存礼在临洮县游学,周姨娘从下人口中听说了她的嫡母高氏要把她送给一个老头做妾,正走投无路,出门看到一身锦绣衣裳,仪表堂堂的安存礼,她想着反正都是做妾,为什么不找一个更好的人呢,便委身给了安存礼,待安存礼回京就把她带了回去。

    回京后她过了几年极受宠爱的日子,国公爷几乎对她有求必应,周姨娘就在国公爷耳边吹风,说她在家里经常受她嫡母的虐待,国公爷一听,立刻提笔写了一封信让人送往临洮县县令府上。

    周志看完了信内心特别惶恐,虽然安国公府现在比以前没落了些,但是底蕴深厚,捏死他这个七品小官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当时想把女儿送去做妾也有他这个做父亲的意思,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的错都推到高氏这个毒妇身上,当时要是没有高氏献计他也想不到把女儿送去做妾,把错推到高氏身上也没有冤枉她。

    想清楚后就立即把高氏给休了,反正高氏的父亲也只是个小小的主簿,犹豫了一会,又把周姨娘的生母陆姨娘扶了正,这样他那在国公府做妾的女儿应该不会怪他了吧。

    可以说周姨娘是一个特别聪慧的人,果敢干练,敢赌敢做却又见好就收,在她的生母扶正了之后就开始和娘家来往起来,又向国公爷吹风说她的父亲多么多么能干,国公爷听多了就放在了心上。

    有一年正值临洮县同知告老还乡,国公爷就向吏部说了一声,反正只是一个六品同知,也乐得卖国公爷一个好,关键是周志这个人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是处理事情很有一手,单看他能从举人做到知县就很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