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4.宋氏告状
    周姨娘看着一脸笑意的灵姐儿道:“再过两个月你二姐姐和三姐姐就要去选秀了,也不知道会有个什么样的结果。”

    灵姐儿回道:“只希望二姐姐那样好的人能够嫁到一个好人家。”

    周姨娘刚要说话,赵婆子过来说道:“灵姐儿、周姨娘,六少爷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玄色暗花锦衣的小少年就冲了进来,“娘,儿子来看你了,哎,姐姐你也在这啊!”

    周姨娘甚美的五官一笑起来显得更加艳丽了,“怎么今天一个个都来了,是约好的吗?”

    灵姐儿说道:“我和弟弟可是亲姐弟,心有灵犀也未尝不可。”

    广哥儿笑道:“今儿书院休沐,我可不就来看娘了嘛,正巧家里的女学也休沐,我就想着姐姐是不是也在这。”

    广哥儿在松柏书院读书,家里的哥儿除了在瀚海书院读书的大少爷卿哥儿和七岁的七少爷学哥儿外都在松柏书院读书。

    周姨娘道:“你们姐弟俩都孝顺,娘心里高兴,灵姐儿还好,只要能嫁个好人家,妻凭夫贵,我也就放心了。就是广哥儿是男子,又因托生在我这个姨娘的肚子里,长大了肯定要自立门户,家里的资源肯定紧着嫡出,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搏前程。所以广哥啊,一定要好好读书,努力考科举,府里的东西几乎没你的份,只有自己挣来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广哥儿郑重应是:“娘,放心吧,儿子会争口气的,以后自立门户就把您给接出去。”

    灵姐儿也说道:“娘,女儿也会给您争口气的,争取选秀时能被指给一个宽厚的好人家,好好孝顺娘。”

    周姨娘眼眶微红:“娘知道,你们两个都是顶好的孩子。”广哥儿和灵姐儿又凑趣了一会子,把周姨娘逗笑了方才回去了。

    灵姐儿是胎穿,前世是一个公务员,遇上飞机失事,一睁眼变来到了这大齐朝,她和真正古代的女孩又像又不像,像的是她被国公府养成了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不像的是她自从来到了这对女子极其不公平的古代,始终追求的都是平淡、随心的生活。

    牡丹院里,宋氏坐在红木雕花椅上闭目养神,春采轻步走进来说道:“太太,老爷回来了。”

    话音未闭,宋氏便挣开了眼,“前去打探的婆子说,春茱正领着老爷往牡丹院来呢。”

    宋氏忙起身去迎接,刚走到二门,便看到春茱引着穿着一身青蓝色锦衣的安国公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安国公的贴身小厮安智。

    宋氏忙上前笑道:“老爷来了,妾身让小厨房给您做了您最爱喝的鸭血粉丝汤。”

    安国公微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二门,宋氏微微苦笑,国公爷对她敬重是敬重,但是却不从来会宠爱她,心里有些黯然,随及又想到她有两个嫡子和两个嫡女,就算没有宠爱又怎么了,收拾好心情便跟在国公爷后面进了屋。

    国公爷坐在红木雕花椅上慢慢品他最爱喝的信阳毛尖,“夫人找我来有什么事?”

    宋氏一脸气愤的说道:“今天静姐儿和娴姐儿去给母亲请安,因妾身留了她们吃了早饭便去的迟了,谁知竟被三房的两个姐儿说没教养,这可是把老爷您都给骂了呢,偏母亲还偏袒那两个姐儿,妾身知道三弟妹和母亲同出一脉,但是这国公府是我们大房的啊,不知道还以为三房是国公府的主人呢。”

    安国公脸上也不好看,他知道母亲偏疼三弟,但是他又能如何呢,总不能拦着不让母亲疼三弟吧。

    其他的就算了,今天这件事可是欺负到大房头上了,他不能不管,“好了,我会去和母亲说的,但是静姐儿和娴姐儿那你也得好好约束,以后请安尽量别迟到了,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就去给我抄《女戒》。”

    宋氏虽然不太满意国公爷想罚静姐儿和娴姐儿,但是老爷愿意给她们做主,她也就差不多释然了,安国公在牡丹院用完晚膳就去老太太的紫藤院了。

    紫藤院内,守门的婆子进来通报:“国公爷来了。”话音刚落,安国公就进来了,“给母亲请安。”

    老太太瞥了他一眼道:“起来吧,怎么,来给你媳妇女儿抱不平来了。”

    安国公陪笑道:“母亲我哪敢啊!”随及又严肃道:“我知道母亲偏疼三弟,带着也疼三弟的孩子们,您平时怎么疼他们贴补他们我都没意见,但是他们要是无缘无故下大房的脸面,我怎么也要站出来说话,毕竟国公府是我掌管的,传出去还以为大房没人了呢。”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礼儿,虽然我偏疼你三弟,但是我也是疼你的,我就是看不惯你媳妇那清高样儿,也不喜欢她教出来的两个姐儿,一个个的都自命不凡,都被她娘养给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嫁出去了怎么在夫家站稳脚跟?可别丢娘家的脸了,罢了,高嬷嬷,你去琪姐儿和雅姐儿那去一趟,就说因她们言语无状,冒犯了大房,罚她们把《女戒》抄十遍。”

    高嬷嬷领命去了。安国公看了满意道:“母亲,您要是看不惯宋氏只管教训是了,长宁侯府把她养的太高傲了,静姐儿和娴姐儿您也只管教训,静姐儿大了,性子扭不过来了,娴姐儿就拜托母亲好好教导了。”

    老太太瞥了他一眼道:“我可不敢管她们。”

    虽然语气还是不好,但是眼角却露出了不少笑意。

    老太太又道:“婷姐儿和玉姐儿马上就要去选秀了,你媳妇还没请教养嬷嬷,婷姐儿就算了,玉姐儿怎么说也喊她一声母亲,怎么这么拎不清呢,到底不是亲生的,静姐儿当时选秀可是提前了半年就请教养嬷嬷了。你媳妇再不请我就只能舔着个老脸去宫里头请了,我江南郑家这点人脉还是有的。”

    安国公一听脸便沉了下来,“母亲您放心,怎么能让母亲您跑一趟呢,回头我就说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