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8.女学3
    教书法的夫子姓马,是一个男夫子,虽不是什么大家,但书法水平也是极高的。他走到灵姐儿面前看着她写的字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指点了她一些比划,灵姐儿依言一一改了,果然写的更好看了。

    她本以为自己的书法水平已经很好了,心里有点松懈,但在夫子眼里还是可以再进步的,她心里有点懊悔,暗暗想着以后一定不可以再松懈了,想清楚后便开始认真的练起字来。

    马夫子一一指点了众姐儿,每个姐儿都在很认真的练字。安国公府对女孩的教育管的极严,所有的姐儿在课上都不敢不认真,她们对女学有一种天然的敬畏与尊敬。

    书法课上完后,接着就是丹青课了。

    教丹青的也是一位男夫子,姓程,他和蔡夫子一样都很潇洒不羁,也是一位大家,和蔡夫子是至交好友,两人在一起经常斗嘴。他来安国公府教学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想找个地方养老,他们无儿无女,每次看到那些活泼可爱的哥儿姐儿都很高兴,这也是他们答应来府里教学的原因之一。

    众姐儿中,年纪最小的雅姐儿丹青最好,她天赋极好,程夫子非常喜欢她。除了雅姐儿外,每个姐儿的丹青水平也都不错。

    上完丹青课后,灵姐儿早已饿的饥肠辘辘,她快步走回玉笙楼用晚膳,净手后,她看到桌上的炖羊肉食指大开,要不是她的奶娘孙妈妈拦着她不让她多吃,到了夜里非积食不可。

    灵姐儿用过晚膳后,便去净房沐浴,红羽和绿竹在一旁侍候,红羽道:“小姐的皮肤又白又嫩,真让奴婢羡慕呢。以后姑爷一定爱不释手。”

    灵姐儿笑骂道:“你这个死妮子,竟敢打趣起你家小姐来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水泼红羽,惹得

    红羽连连求饶,绿竹也在一旁捂着嘴笑。

    沐浴完毕后,灵姐儿穿着一身水红色的寝衣半卧在梨花塌上,手里拿着一本游记,这是她亲舅舅从杭州派人给她送来的,整整三箱子书,都是一些游记、杂文等。

    灵姐儿非常喜欢看这些,自从来了大齐朝,每天都养在深闺里,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让来自现代的她十分不习惯,这下好了,这三箱子书够她打发好一阵子时间了,正好还可以了解一下各地的风土人情。

    灵姐儿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书,孙妈妈走进来道:“小姐,都亥时了,该歇息了。”

    小姐虽看着脾气极好,经常和下人开玩笑,但心里却极有主见,她想做的事连身边的大丫鬟红羽和绿竹都劝不住,也就是孙妈妈能稍微劝住些。

    灵姐儿无奈点头应了,想当年她也是一个月光族啊,现在竟然要刚九点就睡觉(亥时是现在的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她走到黄花梨木雕花大床旁,脱了绣鞋,便上床休息了。

    孙妈妈看小姐已经歇息了,松了一口气,给小姐放下了湖蓝色暗织桃花纹纱帐便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

    第二天,灵姐儿早早的起来了,用过早膳后就带着红羽和绿竹去女学了。因今儿个要学舞,灵姐儿穿了一身姜黄色的舞衣,衬得皮肤更加雪白了。

    到了女学,红羽和绿竹把绣具放好后便退了出去,灵姐儿看到婷姐儿的座位上没人,心生疑惑,因为婷姐儿每次都是到的极早的。

    又过了一会,教刺绣的姜夫子都来了,婷姐儿还没来,同没来的还有玉姐儿,灵姐儿心里有点着急。姜夫子是大太太宋氏从宫里请来的嬷嬷,绣艺极好,她看到少了两个姐,便问道:“婷姐儿和玉姐儿怎么没来。”

    话音刚落,门外进来了一个穿水绿色衣裳的丫鬟,灵姐儿一看,正是大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春采,她行了一礼道:“姜夫子,太太昨儿个从宫里请了两个教养嬷嬷来,二小姐和三小姐马上就要去选秀了,现在正在跟着嬷嬷学规矩呢。”

    姜夫子一听,笑了,问道:“不知府上请来的是哪两位嬷嬷?”3

    春采回道:“是宋妃娘娘身边的王嬷嬷和樊嬷嬷。”

    姜夫子笑道:“哎呦,这可是我的两位老妹妹啊,从前在宫里的时候我们姐妹关系极好呢,有空我得找她们唠会嗑去。”

    春采又笑着说了一会便告退了。

    灵姐儿心里这才放下心来,她以前心里还纳闷呢,当时大姐姐选秀时可是提前半年就请了,这眼看着就要选秀了,怎么还不请呢?估计是她的嫡女觉得她们这些庶女不值当请吧,现在不管怎么说,教养嬷嬷终于请了过来,她也很为婷姐儿高兴。

    灵姐儿想了一会就开始做手里的荷包,她的手很巧,月蓝色的缎子上绣了一丛挺拔的绿竹,非常逼真,颜色搭配的很好,针脚细密,边缘也勾的极好。这是给六少爷广哥儿做的,以前也做了不少,六少爷每次都很高兴的带在身上。

    姜夫子虽是从宫里出来的嬷嬷,性子却极为爽朗,教了绣艺后就让几个姐儿在课上做针线,不拘做什么,她在一旁指点。

    姜夫子走到灵姐儿身旁,指点了她几个地方就又去指点旁的姐儿了,众姐儿也习惯了这种上课方式。

    舞蹈课上,祝夫子正在教导众姐儿跳舞,灵姐儿跳的有模有样的,几个姐儿都跳的不错。

    祝夫子是乐坊出来的,以前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家里因犯事被抄家后才被充入乐坊,她天资极好,人长得也漂亮,进了乐坊没过多久就红了起来,现在也快二十多岁了,尚未婚配,以前爱捧她的那些公子哥也结婚生子了,虽说她容颜依旧,但她不想再吃青春这碗饭了,况且她也没几年吃头了。

    正巧前年听说了安国公府要招舞夫子的事,她抓住机会摆脱了乐坊,从此便在安国公府矜矜业业的做起了教书育人的工作。

    上完舞蹈课后,灵姐儿回到玉笙楼便叫水沐了浴,沐浴完后,她叫绿竹去前院把她刚绣好的荷包给广哥儿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