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2.逛铺子
    第二天,灵姐儿穿了一身浅紫色的散花百褶裙,双垂髻上插了一支宝蓝点翠珠钗,小巧的耳朵上戴了一对兰花蕾形耳坠子,手上又戴了一对翡翠玉镯。穿戴好后,灵姐儿站在镜子前照了照,又叫绿竹拿了璎珞过来戴在纤细的脖颈上才满意。

    早膳用了几块糯米糕和一碗赤豆元宵,灵姐儿便出门了,先去紫藤院给老太太请了安,然后就去了门口,她看到几个姐儿都到了,门口放了三辆马车,她和婷姐儿一辆,好姐儿和晴姐儿一辆,她们两人虽然经常攀比、拌嘴,但都是张扬的性子,平时也能处的来,玉姐儿单独做了一辆马车。

    马车很宽敞,灵姐儿和婷姐儿再加上两人的丫鬟一起坐绰绰有余,马车上放了一个小几,小几上摆了一套茶具,灵姐儿鼻子灵敏,道,“这茶壶里泡的是碧螺春,二姐姐你最爱喝这个了。”

    婷姐儿凑过去一嗅,果然是,婷姐儿的丫鬟碧儿连忙倒了一杯茶递给婷姐儿,婷姐儿品了一口,唇齿留香。

    灵姐儿说道,“估计是府里的奴才巴结姐姐呢。”

    婷姐儿笑斥道,“这些个奴才都是些捧高踩低的,以前也没见他们这样细心,光巴结我可不行,还得巴结我的好妹妹。”说着就用眼睛瞥了婷姐儿一眼,“他们下的功夫还不够呢。”

    灵姐儿噗嗤一笑,令绿竹拿出一壶蜜果茶,道,“我随身带着呢。”

    婷姐儿看了也是一笑。

    马车在平整的路上行驶着,灵姐儿心情有些激动,她毕竟从小养在深闺,纵使嫡母不怎么管她们,出去的次数也有限。

    她按捺不住的掀开马车的帘子,看到街道上热闹的人群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现代一样,街道两旁有许多小摊,卖糖葫芦的、卖糖人的、卖头花头绳的……

    婷姐儿看到她一直掀着帘子,忙把帘子拉上,道,“好了,看一会就行了,我们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小姐。”

    灵姐儿虽不高兴但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只能作罢了。

    又过了一刻钟,马车停了下来,红羽和绿竹扶着灵姐儿下了马车,灵姐儿看到面前的三个烫金大字“珍宝阁”,便挽着婷姐儿走了进去。玉姐儿、晴姐儿和好姐儿也走了进去。

    进了珍宝阁,灵姐儿走到货架前细细的挑选,掌柜的看到她们一行人个个衣着华贵,忙到她们跟前为她们推荐。灵姐儿看到一支水晶红宝石步摇,拿起来细细看了起来,掌柜看到忙说道,“这是我前儿个新进的,就进了这一支,那品质自是不必说,姑娘你眼光真好。”

    灵姐儿听了道,“把这个包起来吧。”这个颜色很配姨娘,正好买下来给姨娘送去。

    掌柜的忙喜笑颜开的应了。

    灵姐儿又逛了一圈,选了几个样子别致的花钿便出去了,出来一看,几个姐儿多多少少都买了些首饰。

    灵姐儿想要去逛逛书画店,便问婷姐儿,正巧婷姐儿也想去,灵姐儿又转头看向其他几个姐儿,

    好姐儿说道,“二姐姐,七妹妹,你们去吧,我和四姐姐想去逛逛点心斋。”

    玉姐儿也说想要去点心斋,灵姐儿和婷姐儿便去对面的书画店了,灵姐儿在店里挑了一幅样式别致的山水画,又挑了一块上好的砚台。画是给舅舅的,砚台是给广哥儿挑的。

    挑好东西后,灵姐儿和婷姐儿便结伴回到马车那里,等了一会,玉姐儿、晴姐儿和好姐儿也回来了,刚想上马车,便看到街道上有一身着锦服的男子骑着马奔过来,面容俊美、身材修长。他的身后跟着几十辆马车,把整个街道都占满了,路上的行人马车连忙退到路边让路。

    旁边的晴姐儿和好姐儿看着他都红了脸,好姐儿说道,“这便是当今圣上的二皇子端王齐司晨。”

    晴姐儿看向她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好姐儿微红着脸颊道,“上次爹爹来姨娘那里时,我正巧在那,爹爹说端王赈灾快回来了,刚刚

    那个阵仗是皇子的规制,还是从京外回来的,我便知道那是端王了。”

    晴姐儿听了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谁让她没个好爹,姨娘又不受宠呢。

    当今皇帝存活下来的儿子有六个,大皇子早年就夭折了,二皇子端王齐司晨今年十八岁,生母是陈贵妃,是永宁侯府的女儿,平时极受皇帝宠爱,连带着齐司晨也很受宠。

    三皇子定王齐司腾今年也是十八岁,生母是赵贤妃,其父是吏部尚书,所以作为吏部尚书外孙子的齐司腾非常受朝中官员的追捧,毕竟吏部掌管着官员任命。

    四皇子平王齐司烨今年十七岁,生母是宋妃,是长宁侯府的嫡长女,也就是安国公府大太太宋氏的嫡亲姐姐。

    五皇子楚王齐司清今年也是十七岁,生母是先皇后,先皇后出身于镇国公府,镇国公府是京城一等一的世家,是辅佐大齐□□帝登基的大功臣。

    六皇子瑾王齐司南今年十五岁,是五皇子楚王的嫡亲弟弟,兄弟俩关系极好。

    七皇子留王齐司远今年才十岁,生母是个贵人,娘家也不显赫。

    二皇子都十八了还尚未婚配,陈贵妃压着他的婚事是因为成婚了就要出府,出了府就不能在皇上面前刷存在感了啊!他不成婚,下面的弟弟也不好成婚,所以虽然他们都封了王分了府,但是现在都住在皇子所里。

    灵姐儿看到端王的阵仗,心里暗暗咋舌,腐败啊,真是太腐败了!本以为她的生活已经够腐败了,但是跟皇族比起来真是天差地别!

    等端王的车队过去,众姐儿方上了马车回府。

    灵姐儿回到府里就让红羽把买的东西给周姨娘和广哥儿送去,那幅山水画便等到舅舅下次派人来再给舅舅送去吧。

    她虽然有很多人使唤,但是替她去杭州跑一趟的人却没有,因为她身边的都是丫鬟,而且大多数还是家生子,是不可能随意出府的,更何况是离京城那么远的杭州。看来她要想个法子建立些人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