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24.定亲
    众人说了一会子话方散去,灵姐儿继续躺在炕上看游记。

    期间周姨娘和广哥儿也过来了一趟,周姨娘拿了消肿的药膏给灵姐儿涂上才回去了。

    一转眼,已经二月份了,天气渐渐暖和些了,府里的雪也化了。

    也不知是约好了还是怎样,成国公府和平阳侯府在二月初六那天都来安国公府下定了。

    灵姐儿今儿休沐,她正坐在玉笙楼里自己做蜜茶,就听到院子里的丫鬟吵吵嚷嚷的,她把冰儿叫进来问道:“冰儿,外面发生什么了?你们怎么吵吵嚷嚷的?”

    冰儿回道:“小姐,刚刚成国公府和平阳侯府来下定了,我们在议论这件事呢,吵着小姐了。”

    灵姐儿摆了摆手说了句没事,心里想着这两府可真会挑时候,竟然挤在同一天来下定,不会是故意的吧?

    这件事还真让她给猜着了,其实这次两府的巧合是平阳侯府故意为之的,为的就是想证明自己不比成国公府差。

    平阳侯府本来不打算这一天来下定的,但府里那个庶长子的姨娘听说成国公府要这一天来就撺掇着国公爷说这一天日子好,也想这一天来。

    那个姨娘这样做是想让大家知道她儿子萧炎不比成国公府的成涵差,她儿子娶的是大房国公爷的庶女,而那个成涵虽是嫡子却娶了一个庶出二房的庶女。

    平阳侯仔细思索后答应了下来,他想的是让大家看看他们平阳侯府不比成国公府差。

    大太太宋氏一看两家人都来了赶忙去接待,又让丫鬟去把老太太和二太太请过来。

    宋氏一个人接待两家有些头大,但又不能把成国公府来的人推到钱氏那边去,成国公府可是皇帝的外家,她可不能得罪。

    灵姐儿听了消息后就去了娉婷楼找婷姐儿。

    到了娉婷楼,婷姐儿正在处理收集的梅花,看到灵姐儿来了,说道:“咦,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不去上女学吗?”

    “二姐,今天休沐啊,你这不上女学了爸休沐的日子都忘了。”

    灵姐儿看着婷姐儿淡定的样子问道:“二姐,你不知道今天府里发生的事?”

    “什么事啊?”婷姐儿放下手里的梅花抬头问道。

    “那么大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不知道?”灵姐儿惊讶道。

    “我真不知道啊,从早晨起来就一直在处理梅花。”

    “好吧,告诉你吧,今儿个成国公府和平阳侯府来下定了。”

    婷姐儿一听立马脸上飞红,道:“来就来呗。”

    “哎呦,二姐害羞了。”灵姐儿打趣道。

    “哪里像你啊,厚脸皮。”婷姐儿反击道。

    “是是是,我厚脸皮,你薄脸皮。”

    “对了,为什么平阳侯府也今儿个来了。”婷姐儿问道。

    “谁知道呢,两府一起来倒是个趣事。我猜啊,这平阳侯府是想和成国公府比一比呢!”

    “下定有什么好比的啊,兴许是你想多了吧。”

    “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觉得八成是这样。”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这一下定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我也就要出嫁了吧。”

    “没那么快吧,你才15岁,大姐都17了才出嫁。”

    “那哪能一样,我听说啊他今年都已经17了。”婷姐儿小声说道。

    “谁今年17了?他,他是谁啊?”灵姐儿打趣道。

    “你说他是谁啊?”婷姐儿说道,再一看灵姐儿笑着看着他,便意识到自己是被耍了。

    她放下手里的梅花就朝灵姐儿扑来下,两人笑着闹做一团。

    灵姐儿和婷姐儿闹了有一刻钟,灵姐儿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二姐,你说未来二姐夫会不会来啊?”

    她这句话又把婷姐儿问的满面通红。

    玉姐儿正坐在炕上绣手帕,丫鬟快步走过来说道:“小姐,平阳侯府来人下定了。”

    玉姐儿听了猛的站起来道:“真的?他可来了?”

    丫鬟被玉姐儿的反应吓了一跳,勉强稳住自己说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按照习俗应该会来吧。”

    玉姐儿激动的双颊微红,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呢,大太太身边的春采过来了。

    她对玉姐儿行了一礼道:“三小姐,太太请您过去呢。”

    玉姐儿听了更加害羞了,扭捏的说道:“我这就过去。”

    到了牡丹院,宋氏让玉姐儿站在屏风后面,对面的屏风后面站着婷姐儿。

    宋氏本不愿意把两个姐儿叫过来的,还是老太太带她发话她才派人去请的。

    其实定亲时女子站在屏风后面偷偷看自己未来的夫君是大齐朝不成文的习惯。

    玉姐儿过来没多久,老太太就带着成国公府的人和平阳侯府的人过来了。

    宋氏迎着他们走进来说道:“春采,快去上茶。”

    成国公夫人李氏相对热情一些,平阳侯夫人则有点淡淡的。

    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她只是萧炎的嫡母,又与萧炎的亲娘不和。

    老太太郑氏笑着说道:“我这两个孙女可就交给你们了啊,做的不好该罚罚该骂骂!”

    成国公夫人道:“您教的孙女能差了?绝对是一等一的好。”

    老太太摆摆手说道:“一个个的都是皮猴子,比不上你家哥儿好。”

    “老太太,这就是您谦虚了,你们府姐儿的名声就没有一个不好的。”

    平阳侯夫人也跟着恭维两句。

    直把老太太夸的腮帮子疼,什么?怎么能被夸的腮帮子疼?当然是笑的啊!

    婷姐儿从屏风的缝隙偷偷的看着成涵,来了两个男子,一个

    温润如玉,谦谦有礼,一个冷峻沉默,进退有度。

    她从老太太的话中分辨出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就是她未来的夫君成涵,心里有了几分满意,温柔的男子,再怎么也不会太差吧。

    再说玉姐儿这边,两个男子一进来她就注意到了,最后知道那位气质冷峻的就是自己未来的夫君时她的心微微动了一下。

    比起那位温柔的,她更喜欢这位冷峻的,她在心里默默想着,也许这就是一见倾心吧。

    几人说了一会话,成国公夫人透漏了一点想要见见姐儿的意思。

    老太太说道:“让卿哥儿带两位哥儿出去玩吧,他们小孩子家家的听我们大人讲话也是无趣。”

    成国公夫人应和道:“这话很是。”又交待成涵,“出去和卿哥儿玩吧,别给卿哥儿添乱啊!”

    平阳侯夫人也象征性的交待了萧炎两句。

    等两位哥儿出去后,老太太便让两位姐儿出来了。

    婷姐儿来之前特意打扮过,玉姐儿则因为当时太激动了而忘了打扮。

    玉姐儿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平阳侯夫人看了有些不喜,再一对比婷姐儿的大大方方,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成国公夫人本来对这门亲事不满意的,涵儿是嫡出,皇上给指个庶出的就罢了,谁知却指了一个庶出的庶出。

    现在看着婷姐儿长得端正,落落大方中又带着点小羞涩,成国公夫人心里暗暗满意了些。

    她拉着婷姐儿的手说道:“乖孩子,快坐下。”又把手上戴着的羊脂玉手镯套在了婷姐儿的手腕上。

    婷姐儿有些紧张,手心微微冒汗,但还是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她求助的看向老太太,老太太点了点头她才收下镯子道了谢。

    玉姐儿这边就不行了,紧张的直打哆嗦,连老太太和大太太宋氏都看不下去了,更别说平阳侯夫人了。

    平阳侯夫人强作微笑的和玉姐儿说了两句,又从发髻上拔下一支红宝石簪子给她,玉姐儿竟然还以为平阳侯夫人对她很满意。

    成国公夫人看到这更满意了几分,国公爷的女儿又如何?还不是这般的小家子气!

    老太太和大太太都觉得丢人,两人迅速提起了定亲这一话题,两府下了定之后这亲就算是正式结成了,等着改日再商量婚期就行了。

    送走了两位夫人,老太太面色微沉的看向玉姐儿,玉姐儿正把玩手里的簪子,被老太太的脸色吓了一跳,她没做错什么吧?

    老太太看她一脸疑惑样子说了声“蠢货。”,然后瞪了她一眼就回去了。

    因玉姐儿的姨娘以前是大太太宋氏身边的陪嫁丫鬟,宋氏把她单独留下来了。

    “玉姐儿,你刚刚怎么回事,你平时的仪态气度都哪里去了,在长辈面前哆哆嗦嗦的像什么样子!”宋氏气道。

    玉姐儿支支吾吾的说道:“母亲,我就是太紧张了,而且我看夫人挺喜欢我的,还送了我簪子。”

    “你,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丢人丢到府外了都不知道?她给你簪子那是她客套,你没看到她的脸色吗?”

    “没,没有,我当时太紧张了没敢看。”

    宋氏被她气的心口疼,说了声让她好好反省反省就让她回去了。

    玉姐儿高高兴兴的来,却一脸失魂落魄的回去了,她回到住处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大哭了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