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25.被打脸
    玉姐儿屋子里的丫鬟都吓了一跳,连忙敲门说道:“小姐,您怎么了?小姐,开开门啊!”

    玉姐儿听到敲门声把手边的茶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把门外的丫鬟们唬了一跳,她看了看手上的红宝石簪子,扬了扬手想要把它给摔碎,但最终还是克制的放了下来。

    她趴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满心欢喜的去,却把一切都搞砸了。

    门外的丫鬟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的走来走去却不敢敲门。还是玉姐儿的奶娘看实在没办法了,打发了一个小丫头去把玉姐儿的姨娘春姨娘给请过来。

    春姨娘过来的时候玉姐儿还在呜呜的痛哭,春姨娘顿时担心的了不得,忙敲了敲门道:“玉姐儿,我是姨娘,我能进来吗?”

    屋里没有反应,春姨娘小心的推开门走进去,看到玉姐儿哭红的眼睛,她忙快步走到玉姐儿旁边。

    她拿出帕子给玉姐儿边擦眼泪边说道:“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玉姐儿起先不说话,但在春姨娘的引导下支支吾吾的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春姨娘听了皱了皱眉头,但很快便舒展开来说道:“没事的,我的儿,你听我说,这次来的平阳侯夫人是你未来夫君的嫡母,我听说啊,他与他这个嫡母一向不和。你以后进了府啊最主要的是要讨好萧炎生母的欢心。”

    “所以你不必害怕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她回到府里如果说你不好,萧炎的姨娘出于戒备心理不一定会信;要是她想蒙蔽萧炎的姨娘而说你好,那就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所以啊,玉姐儿,听姨娘的,咱好好的做好咱自己的,发生了就发生了,只要你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别人就也不会抓着这件事不放了。”

    玉姐儿听了将信将疑的说道:“姨娘,真的吗?可是当时成国公夫人也在场啊,如果她在外面说我的坏话该怎么办啊?”说完又呜呜的哭起来。

    春姨娘思索了一会说道:“成国公夫人那么忙哪有那个闲心说你的坏话啊,放心吧,就算她说了我们也不怕,反正亲都定了,又有皇上的圣旨,再不能反悔了。”

    玉姐儿这才放下心来,她也不哭了,抱着春姨娘的手臂说道:“还是姨娘对我最好,最疼我,今儿我那么伤心,一个来看我的都没有,等我以后做了侯夫人,看她们还不得一个个的上赶着来巴结我。”

    “很是这个理,等我们玉姐儿做了侯夫人,姨娘我也可以挺起腰杆子来了!”

    “姨娘现在就可以挺起腰来了,萧炎那么受宠,当上侯爷是迟早的事。”玉姐儿说着脸上浮起了两团红晕。

    春姨娘笑道:“对,以后姨娘就等着沾玉姐儿的光啦!”

    玉姐儿听了脸上的喜色怎么收也收不住。

    过了休沐日,灵姐儿便早早的起来去上女学了,她前几日自己琢磨着缝了一个书袋,就是类似于上辈子的斜挎包。

    她没让丫鬟帮她提书袋,而是自己把书袋背在身上,她一进来,屋里的姐儿都好奇的看着她身上的书袋。

    好姐儿按捺不住的问道:“七妹,你这是书袋吗怎么是这种式样的,以前都没见过。”

    灵姐儿说道:“对,这是我自己闲着无聊琢磨的样式。”

    “七妹就是手巧,等闲了也教教我呗?”好姐儿说道。

    “可以啊,等你闲了来找我,我都有空的。”

    “哎呦,不就是一个破书袋吗?至于这么炫耀吗?”娴姐儿刺道。

    自从上元节时两人撕破脸后,娴姐儿时不时都要刺灵姐儿两句。

    灵姐儿听了刚想回嘴就看到教琴艺的杨夫子过来了,她立马缩回头去装老实人。

    娴姐儿看到她没说话继续说道:“呦,怎么不说了,被我说中了吧,切。”

    她自顾自的说着,因她是背对着门的,所以没看到杨夫子过来了。做她旁边的雅姐儿一向和她不和,怎么可能会提醒她。

    所以娴姐儿悲剧了,她被杨夫子耳提面命的教育了一顿,终于趴在桌子上老老实实的不作妖了。

    灵姐儿现在琴艺进步很快,已经学到《楚歌》了,她双手抚琴,把自己融入其中,如痴如醉的弹起来,杨夫子看了暗暗点头。

    她走过来指点了灵姐儿几个指法,又勉励了她几句,就去看其他人了。

    灵姐儿最近越来与对琴艺感兴趣了,她求知欲旺盛,恨不得杨夫子只指导她一个人,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这让她有点怀念上辈子的一对一教学。

    女学下课后,几个姐儿大多都回去了,灵姐儿正在往书袋里收拾东西。

    娴姐儿特意留下来没走,等其他人都走光了,恶狠狠的瞪了灵姐儿一眼,说了声“走着瞧”便气哼哼的回去了。

    灵姐儿朝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小样,跟我斗,还走着瞧,届虐的你连渣都不剩!”她呢喃道。

    她回到玉笙楼用了膳后就开始练琴,练了半个时辰才开始睡午觉。

    下午上书法课的时候,马夫子让大家把上次布置的作业交上来,灵姐儿打开书袋发现作业上面都是大团大团的墨迹,她立刻就想到了一定是娴姐儿干的。

    她当时刚走进女学就想方便一下,所以就放下书包去了恭房,她从恭房出来就看到娴姐儿得意的朝她望了一眼,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啊!

    灵姐儿拿着书袋里另一份颜体的作业慢慢悠悠的交了上去,娴姐儿看到她淡定的样子还以为她没有发现就交了上去呢!

    她得意洋洋的看着灵姐儿,马夫子最注重书面的整洁,看看你这个他最喜欢的学生有多叫他失望!

    马夫子拿到几个姐儿的作业就认真的看了起来,看到灵姐儿的作业时,虽有些疑惑她为什么没写簪花小楷,但更多的却是对这份颜体书法作业的满意。

    他把大家的作业拿下去一一给大家讲解,轮到灵姐儿的时候,娴姐儿一直注意着。当她看到马夫子没有批评她而是夸奖了灵姐儿一番时猛地站了起来。

    马夫子正在点评灵姐儿的作业呢,看到娴姐儿站了起来说道:“安姝娴,你站起来做什么?”

    “夫子,安姝灵的作业上面明明都是大团大团的墨迹,你为什么包庇她?你这样不公平!”娴姐儿不平的说道。

    马夫子被娴姐儿指责的莫名其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道:“那我问问你,你是怎么知道安姝灵的作业上有大团墨迹的?”

    娴姐儿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嘴硬道:“反,,反正,我就是看见了。”

    灵姐儿看到她的反应嘲讽的看了她一眼,就这点道行还敢招惹她。她好想问一句,对手太菜了该怎么破!

    “安姝娴,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是你在安姝灵的作业上泼了大团墨迹?”马夫子沉声问道。

    娴姐儿一听顿时慌了,立马说道:“不是我,不是我。”说完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强作镇定的问道:“夫子,不管怎么样,你确实包庇了安姝灵,她的作业上有大团墨迹是事实!”

    马夫子被她气笑了,说道:“你怎么知道安姝灵的作业上一定有大团墨迹?”

    “反正我就知道肯定有。”娴姐儿死鸭子嘴硬道。

    马夫子把灵姐儿的作业拿起来对大家展示道:“大家看看,这上面到底有没有墨迹?我虽不是什么书法大家,但我从来没做过包庇学生的事!我也不屑于做这种事!”

    娴姐儿在看到灵姐儿作业的那一刻就彻底慌了,她呢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马夫子虽平时脾气很好,但发起火来却很可怕。他猛的一拍讲桌,怒道:“我做夫子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学生说包庇呢!你这样的学生,我可教不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灵姐儿被那一声巨响吓了一跳,果然脾气好的人发起火来更可怕!

    娴姐儿已经被吓的面色惨白,大姐静姐儿不在,没有人替她说话,也没有人替她收拾烂摊子。谁让她平时把人都得罪光了呢!

    牡丹院里,娴姐儿跪在地上,宋氏在一旁气的浑身发抖。因娴姐儿是最小的女儿,所以她平时就多疼了些,谁知却把她惯得连夫子都敢顶撞了!

    她不反对娴姐儿算计那些劳什子庶女,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蠢,没算计成就算了,竟然还把自己给折了进去。

    宋氏现在绝对没有想到娴姐儿这样全是她给传染的。她平时行事高傲,娴姐儿自然而然的也不把府里其他的人放在眼里,太过高傲导致她摔的更惨。

    “你说说你,你怎么敢顶撞夫子了!这次的事情可不是小事,马夫子已经提出请辞了,你爹知道了绝对饶不了你!”宋氏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娴姐儿跪在地上抽抽噎噎的哭着,宋氏听了烦心,把手边的瓷茶杯猛的往地上一摔,说道:“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