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27.静姐儿出嫁
    灵姐儿一路回到玉笙楼,孙妈妈和红羽绿珠都赶紧围过来。

    跟着灵姐儿走进了内室才急着问道:“小姐,没出什么事吧,我听说好像是八小姐闯祸了,老爷找您去是因为什么啊?”

    灵姐儿本来这件事谁也没告诉,也不怪她们不知道了,她把这件事细细的告诉她们。

    孙妈妈听了忙说道:“八小姐竟然想陷害小姐,幸亏小姐机智,要不然可该怎么办啊!”

    红羽和绿竹当时是在女学外面候着,里面发生了什么她们也不知道。

    红羽惊讶的说道:“奴婢竟不知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八小姐也太可恶了些,竟敢算计我们家小姐!”

    “奴婢当时就听到女学里有争吵声,也没细想,原来是这样,小姐你也不告诉奴婢们。幸亏您没事!”绿竹急着说道。

    “好了,我不会那么大意的,安姝娴已经得到了教训,下次再想算计我可得掂量掂量了。红羽,以后可别那么口无遮拦了,你别忘了,咱们院里可还有一个太太送来的李妈妈呢!她可是向着安姝娴的。”灵姐儿说道。

    孙妈妈听了跟着说道:“小姐说的很是,隔墙有耳,不得不防啊!虽说她以前都安安分分的,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保太太不会让她做什么事。”

    红羽这才吓道:“奴婢都快把这个李妈妈给忘了,奴婢以后一定不那么鲁莽了。”

    灵姐儿这才满意道:“记住就好。”然后又对孙妈妈说道:“奶娘,你以后盯着点李妈妈,可别让她做出什么事来!”

    “放心吧,小姐,我一定把她盯得死死的。”孙妈妈保证道。

    “快,接住,把这个红灯笼挂上去,再往左一点,再来点,好,可以了。再挂这个......”

    今儿是二月二十五,明儿个府里的大小姐静姐儿就要出嫁了。府里的下人们都忙忙碌碌的。

    灵姐儿看着手里的大西洋镜对绿竹说道:“舅舅前几天派人送来了一个西洋镜,正好可以给大姐添妆。

    “送这个会不会太贵重了啊?”绿竹问道。

    “这也就图个稀奇罢了,能有多贵,大姐明儿个就要出嫁了,以后见面就少喽!”

    还有一个原因灵姐儿没说,前几天宋氏想要给灵姐儿一点教训,被静姐儿给劝回去了。她一直记着这个人情,这才想着送份厚礼过去。

    西洋镜太大了,类似于上辈子的穿衣镜,灵姐儿一个人抱不动,便让红羽和绿竹架着去了大姐的院子。

    静姐儿一看灵姐儿让丫鬟架了一个那么大的东西来了,唬了一跳,忙让丫鬟去接。

    “七妹,这是个什么东西啊,那么大!”静姐儿问道。

    灵姐儿把盖在西洋镜上的红布掀开,说道:“这是西洋那边的镜子,大姐你看看,照人清楚吧!”

    “我的天呢,西洋镜我见过,但那么大的西洋镜我还是头一次见!”静姐儿惊讶道。

    “这个可以穿衣服的时候用,可以照到全身,特别方便。”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七妹你拿回去吧,随便送点荷包手帕都行。”静姐儿推辞道。

    “大姐,你就收下吧,这是给你添妆的,怎么能随便送点荷包手帕?再说了,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谢谢你呢!”

    静姐儿听到灵姐儿这么说终于不推辞了,说道:“上次的事情也是还你的人情。行吧,那我就收下了。”

    她对这个大西洋镜也是喜爱的紧,把东西还给灵姐儿她还不舍得呢!

    过了没一会,几个姐儿都来了,婷姐儿看到灵姐儿在这儿说道:“你来了也不给我说一声,害得我还去玉笙楼叫你。”

    “我这不是走的急嘛!就给忘了。”灵姐儿赔笑道。

    婷姐儿给她翻了个白眼。

    几个姐儿送的东西都不便宜,婷姐儿送了一个玉石摆件,好姐儿送了一个羊脂玉笔架,琪姐儿送了一对翡翠耳环,娴姐儿...娴姐儿竟然送了一整套羊脂玉头面!

    灵姐儿被娴姐儿的财大气粗惊到了,她刚刚被放出来没多久,并不是因为抄完了《女戒》被放出来的,而是因为大姐出嫁才被提前放出来的。

    她出来以后学乖了,也不偷偷瞪灵姐儿了,也不阴阳怪气了。

    灵姐儿看了满意极了,她也不想算计来算计去啊,现在安姝娴不作妖了她也乐得轻松。

    其实添妆一般都是在出嫁当天的早上,但她们几个都是姐妹也就不在意什么时候添了,反正静姐儿也不缺嫁妆,不需要再等到明儿个早上当着众人的面添。

    几个姐儿添了妆也就回去了,晚上的时候宋氏过来和静姐儿说了一宿的话,还递给她一个小册子,静姐儿羞红了脸,接过去看了一眼又赶紧合上了,脸上的红晕更加浓了。

    第二天早上静姐儿早早的就起来了,洗漱过后吃了两口点心妆娘就过来了。灵姐儿也早早的起床过来了,站在一旁看妆娘给静姐儿化妆。

    几个姐儿都在一旁看着,妆娘把妆化得很浓,厚厚的不知道涂了几层的粉,鲜艳的大红唇,灵姐儿真的无法恭维妆娘的化妆技巧。。。

    静姐儿想开口说什么话,结果嘴刚一张开就掉了一地的粉,吓的她也不敢说话了。

    妆娘化好妆后,就听门外一声喊:“宋妃娘娘驾到!”

    众人赶忙跪下迎接宋妃娘娘,“给宋妃娘娘请安。”

    宋妃扶着宋氏的手走进来道:“免礼。”

    宋妃走到静姐儿跟前道:“静姐儿都长这么大了,转眼就要出嫁了啊,桃花,把我带的东西拿上来。”

    桃花应了一声就抱了个大箱子过来,宋妃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对静姐儿说道:“这是姨母给你的添妆。”说着就把箱子打开,只见是满箱闪闪发光的首饰!

    灵姐儿差点被这满箱的首饰闪瞎了眼!宫里的娘娘就是大手笔啊!

    宋氏看了忙说道:“姐,你人来就行了,怎么还给她添那么多东西啊,你在宫里也不容易!”

    宋妃摆了摆手道:“今儿我侄女出嫁,我添点东西算什么,好了,把梳子拿来我给静姐儿梳头。”

    原来宋妃娘娘是来做全福人的啊,全福人就是父母健在,儿女双全的妇人,宋妃除了育有四皇子平王外,还育有一个公主。

    静姐儿出嫁能请来宋妃娘娘做全福人真的给静姐儿长了好大的脸,宋妃拿起梳子边给静姐儿梳头边说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堂......”

    梳完了头,宋氏的眼眶已经红了,静姐儿是她的第一个孩子,感情肯定非比寻常,她一想到静姐儿马上就要出嫁了就心里难受。

    宋妃走过来安慰着宋氏,静姐儿也被宋氏传染的哭了起来,妆娘看了忙说道:“不能哭,别哭花了妆。”

    宋妃听了说道:“别哭了,看你把静姐儿给传染哭了怎么办。”

    宋氏一听忙止住了眼泪。

    府里的老太太、二太太和三太太都过来给静姐儿添妆了,再加上安国公府的其他分支,林林总总的来了几十个人。静姐儿的嫁妆本来就多,再加上添妆,真的可以算的上是十里红妆了。

    到了午时,吴子瀚骑着高头大马过来迎亲了,一路吹吹打打的到了安国公府。

    卿哥儿带着几个哥儿在门口拦着,他出了几个对子让吴子瀚对,吴子瀚学问不错,都对出来了。毅哥儿一看没难住他就嚷嚷着要和他比武!

    吴子瀚的好兄弟一听都围上来替吴子瀚比,这阵仗把毅哥儿吓了一跳。

    一行人轻松的进了门,以为可以马上接走新娘子了,谁知娴姐儿带着几个姐儿把门死死的拦住不让进去。这可难倒了一众哥儿,屋里都是姐儿,他们也不能硬推啊!

    就这样僵持了两刻钟,还是宋氏说再拦下去会误了吉时才让他们进来的。

    静姐儿穿着一身凤冠霞帔,趴在卿哥儿的背上由卿哥儿背上花轿,宋氏的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娴姐儿也哭的双眼通红。

    静姐儿坐在花轿里无声的哭泣着,这一出嫁,再回来就已是客人了。

    “吉时到!起轿!”

    宋氏听到这句话哭倒在宋妃怀里,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从今天起就是别人家的了。

    灵姐儿虽平时和静姐儿没什么交集,看着也是心里难受。再过几年,她就也要出嫁了,出嫁后的她,一年还能回来几趟呢?

    国公府公中给了静姐儿六十四抬嫁妆,宋氏又从自己的嫁妆里拿了三十二抬,加上肃阳侯府的聘礼,再加上众人的添妆,静姐儿的嫁妆一共有一百九十二抬,每一箱都塞的满满的。

    肃阳侯府的人抬着嫁妆绕着城走了一圈,街上的人都在议论安国公府到底有多有钱,嫁个女儿都给了那么多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