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33.橘子的到来(三合一章)
    周吟畅看了他哥一眼说道:“哥, 你不是说这些都是小孩子喜欢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了?表妹喜欢的肯定都是好的!”周锦盛狗腿的说道。

    周吟畅:......

    周锦盛带着几人去了街上一个相对偏僻的小巷子, 名叫井祥巷, 他七拐八拐的带着大家来到了一座小院子门前,这座小院子约莫有两进的样子。

    “哥,你带我们来的是什么地方啊?怎么那么偏?”周吟月不放心的问道。

    周锦盛一边敲门一边摆摆手道:“妹你就放心吧,哥哥还能把你卖了?”

    门敲了一会才有人来开, 开门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少年,他看到周锦盛道:“你来了,是来玩的还是来买东西的?”

    “买东西,我表妹喜欢这些,我就带她来了。”

    这个院子是周锦盛以前无意中发现的,在家里无聊的时候他就会来这里玩。

    小少年看了几人一眼就领着大家进去了,院子很是整洁,可以看出主人是一位非常爱干净的人。

    他把一行人带到后院, 入眼便是一院子的各种各样的小猫,灵姐儿看到这些可爱的小猫就忍不住想要上前摸摸。

    小少年抱起一只白色的波斯猫对灵姐儿道:“小姐看看这只怎么样, 它特别温顺,毛色也很好看。”

    灵姐儿虽然也很喜欢这只波斯猫但是她更喜欢那只橘色的猫咪,周吟畅两眼发光的看着小少年怀里的波斯猫道:“我喜欢,我喜欢。”

    她兴奋的把那只白猫抱在怀里,周锦盛看了说道:“小妹, 你别添乱, 表妹是客人, 快把这只猫给表妹。”

    灵姐儿听了忙摆了摆手道:“不用了, 我更喜欢那只。”她指着旁边那只略肥的橘猫说道。

    周锦盛和小少年都一愣,“你表妹的审美还真是奇特!”

    “怎么?不行吗?我也喜欢那只黄色的猫!”周锦盛嘴硬道。

    灵姐儿抱起那只胖橘猫对大表姐周吟月说道:“表姐,你怎么不选啊,不喜欢吗?”

    周吟月看着满院子的猫说道:“我不太喜欢猫,我更喜欢小狗。”

    “有,咱们这里什么都有,我带你去看。”小少年听了忙说道。

    小少年带着大家去了后院的倒座,“我怕猫和狗打架就把它们分开了。”小少年边开门边说道。

    屋子里的小狗也很多,看到小少年来了都往他身上扑,“哇,那么多小狗啊,我都不知道选哪个好了!”周吟月惊讶道。

    “喏,这只就不错,通体雪白,长得还可爱。”小少年抱起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狗说道。

    灵姐儿看了觉得这只小狗类似于上辈子的博美,周吟月抱起它就不想松手了,周锦盛看了忙对小少年说道:“古岳,你上次带我去看的那几只大个头的狗还有吗?”

    “有啊,你想买这个?你不是说你母亲不让你买的吗?”

    灵姐儿听了说道:“表哥,舅母不让养小动物吗?”

    两位表姐听了也看向周锦盛。

    “让养,让养,就是娘不让我买太大的,可是小的都是你们女孩子喜欢的啊!”周锦盛挠了挠头说道。

    “那你还买吗?”小少年古岳问道。

    “买,怎么能不买,难道我买了娘还能让我退回去?”周锦盛强作镇定的说道,在表妹面前不能怂,不能怂!

    古岳听了他的话就把旁边的屋子打开,周锦盛看了指着那只金色的大狗说道:“我就要这只,我想要它很久了!”

    这只金色的大狗类似于上辈子的金毛,灵姐儿看了疑惑道:“咦?古少爷,你这里哪里来的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猫猫狗狗啊?”

    古岳听了道:“我可不是什么少爷,我爹是商人,常年在外,去过很多国家,这些都是他从外面带回来的。”

    “那平时就你一个人住这?”周吟畅问道。

    “对。”

    “那你母亲呢?”周吟畅不解的问道。

    “母亲改嫁了。”古岳云淡风轻的说道。

    几人听了都有些伤感,周锦盛问道:“怎么以前都没听你说过?”

    “说这些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古岳笑道。

    几人都有点心疼这个半大的少年,但是灵姐儿深知可怜和同情一个人真的是伤人的利器。

    古岳一看就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和这种人交往千万不能流露出一点同情的神色,“对了,这些一共多少银子啊?”灵姐儿岔开话题道。

    “我算算,就留你们一百两好了,成本价。”古岳说道。

    周锦盛听了说道:“那可不行,该多少就是多少,我们也不能占你的便宜,你这样让我们以后怎么来你这里买东西?”

    “我说一百就是一百,要是再说我就不卖了。”古岳倔脾气上来说道。

    周锦盛看着旁边好不容易到手的金毛,顿时吓的不敢说话了。

    灵姐儿从荷包里拿出一百两银票递给古岳,古岳却没要,周锦盛看了忙说道:“怎么能让表妹你付钱,今儿早上出门娘给够我钱了。”

    说着便让身边的小厮把银子拿出来递给古岳,古岳这才收下了。

    “好你小子,表妹付钱你就不要,我付钱你就要。”周锦盛打趣古岳道。

    古岳听了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几人从古岳的院子里出来就已经晌午了,周锦盛牵着新买的金毛说道:“我们去用午膳吧,肚子有点饿了。”

    “好啊好啊,我知道一家小店特别的好吃!”周吟畅忙说道。

    二表姐周吟畅带着几人去了一家馄饨铺子,“小妹,这家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周锦盛看着简陋的小店问道。

    周吟月听了也说道:“真的,这是上次布政使大人家的刘小姐带我们去的,你吃了就知道了。”

    几人落座后,周吟月说道:“先来四碗馄饨。”

    “好嘞。”店家忙说道。

    “这家的馄饨量非常的足,应该一碗就能吃饱了。”周吟月对大家说道。

    店家的效率很快,几人等了没多久便吃上了热腾腾的馄饨。

    这家馄饨陷薄肉多,不像上辈子的无良商家那样坑人。灵姐儿先把馄饨的面皮咬破,陷里的汁液便涌了出来,鲜而不腻。

    几人吃了一碗便饱了,包括食量大的周锦盛,“还别说,这家店还真不错。”他摸了摸鼓鼓的肚皮说道。

    “表哥表姐,你们能经常出来吗?怎么知道那么多好玩好吃的店铺啊?”灵姐儿问道。

    周吟月回道:“也不是很经常,一个月能出来几次吧。”

    “我一般休沐的时候都会出来。”周锦盛道。

    “真羡慕你们,我在府里很少能出去。”灵姐儿听了说道。

    “表妹,你太可怜了,在府里一定很闷吧。”周吟畅同情的说道。

    灵姐儿叹了一口气说道:“闷啊,每天除了上女学和请安几乎连院子都不出,不过也习惯了。”

    “世家就是规矩多,既然在府里不能出去,这几天我们就带你好好玩玩。”周锦盛说道。

    几人用过午膳就回去了,王氏被周锦盛牵回来的狗吓了一跳,“你这个兔崽子,怎么买了只那么大的狗!”

    “娘,我喜欢嘛,你就让我养吧!”周锦盛撒娇道。

    王氏白了他一眼,“你这都牵回来了还问我干嘛!”

    “我这不是得征求娘的同意嘛!”

    “都学会先斩后奏了还征求我的同意干嘛?”

    周锦盛讪讪的摸了摸头。

    “你看你妹妹们选的多好,多可爱,你再看看你选的。”王氏嫌弃的看了金毛一眼。

    金毛还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伸着舌头冲着王氏摇尾巴,王氏看了更加嫌弃了......

    最终,金毛还是留了下来,周锦盛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大黄!

    灵姐儿当时听到这个名字时就想问问表哥,你给它起这么个名字征得它的同意了吗??

    厢房里,几个丫鬟再逗这只橘猫玩,“小姐,这只猫咪可真懒,奴婢逗它它都不理奴婢。”红羽说道。

    灵姐儿听了笑道:“你看它这体型就知道它懒不懒了!”

    绿竹也跟着笑道:“还真是呢!”

    说完又问道,“小姐,你为什么要买一只那么懒的猫啊?”

    “因为这只猫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灵姐儿打趣道。

    几个丫鬟听了都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其实这是灵姐儿的心里话,什么都不要想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生活多好啊!

    可是只能想想,现实,还是要面对的。

    红羽摸了摸它的毛说道:“小姐,它叫什么名字啊?”

    “嗯。。。就叫橘子吧。”灵姐儿随口说道。

    “橘子,挺好听的,就是有点普通。”几个丫鬟听了说道。

    天地良心!这个名字不知道比大黄好了多少!

    “哪里普通了,这名字多独特啊,你们都不许有意见。!”

    说完又对冰儿说道:“冰儿,以后橘子的吃喝拉撒睡就交给你了啊。”

    冰儿正在逗猫呢,听了惊讶的抬起头说道:“交给奴婢?”

    说完又忙跪下磕头道:“谢谢小姐,谢谢小姐!”这是小姐在抬举她呢!

    灵姐儿让红羽和绿竹把它拉起来,说道:“以后你就拿二等丫鬟的月例,直接从我的私库里扣就行了。”

    冰儿听了又激动的跪下,“谢谢小姐,谢谢小姐抬举奴婢!”

    红羽和绿竹不是那眼中容不得人的,对此事根本没有什么想法。再说了,她们是一等丫鬟,冰儿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三等丫鬟,只是拿二等丫鬟的月例罢了。

    灵姐儿昨儿个晚上睡的晚了所以今儿过了晌午就困了,让丫鬟把房门掩上后就歇起了午觉。

    晚上用膳的时候,舅母王氏对灵姐儿说道:“灵姐儿,我看你也没拿多少衣裳过来,明儿个我带你们姐妹三个去衣坊做几套衣裳吧。”

    衣坊是杭州有名的成衣铺子,周吟月和周吟畅听了都非常高兴,她们现在正是爱打扮的年纪的!

    “好的,舅母,谢谢舅母了。”灵姐儿确实没拿多少衣裳,再推辞就显得她太客气了。

    周舅舅听了道:“谢什么谢,跟你亲舅母还道谢,等后儿个我休息带你去西湖逛逛。”

    “好啊,好啊!”灵姐儿上辈子就来过西湖,但是千百年前的西湖她还没见过呢,这时候没有污染,西湖一定很美吧!

    周锦盛听了对王氏说道:“娘,那我明儿个还跟你去铺子吗?”

    王氏还没说话周舅舅就说瞪了他一眼说道:“今儿个让你请一天假就算好的了,怎么,你玩疯了?明儿个还想请?这后天你书院就休沐了,你这是想放三天小长假吗?”

    周锦盛脑袋一低,说道:“知道了,我这不是想着表妹好不容易来一趟陪他逛逛杭州吗?”

    “你表妹需要你陪?你娘,你两个妹妹,还有我,是缺你一个了还是少你一个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周舅舅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你爹说的没错,现在学业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偶尔请一天假可以,哪能天天请?你表妹这边有我们呢。”王氏也教育周锦盛道。

    灵姐儿听了也说道:“是啊表哥,你现在好好念书才是正理。”

    可不能因为她而耽误了表哥念书,舅舅可就他一个儿子,以后还指着他顶立门户呢!

    周锦盛本来被说的蔫蔫的,听到灵姐儿劝他立马亢奋了起来,“放心吧表妹,我一定好好念书!”

    夜深了,周舅舅和王氏躺在床上,“夫君,你说咱们盛哥儿是不是喜欢灵姐儿啊?”

    “他小孩子家家的懂得什么是喜欢吗?还喜欢!”周舅舅嗤笑道。

    王氏用胳膊肘戳了戳周舅舅道:“我跟你说认真的呢,我看咱儿子最近不太对劲,以前也有别家的小姐对他献殷勤,那时候他可是连窍都没开呢!”

    周舅舅没有妾室,他和王氏这些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所以私下里他一直不让王氏自称妾身。

    当时他的嫡母差点把他姐姐送去给老头做妾的事他还记得呢!所以自他成婚后他就发誓一生只有妻子一人,免得后院起火,后院起火不要紧,殃及了孩子那可真是后悔莫及啊!

    “这能一样吗,灵姐儿是他亲表妹,殷勤点不很正常的吗?”

    “我的直觉,女人的直觉懂吗?反正我就是觉得盛哥儿对灵姐儿有那么点意思。”

    “我不管他有意思没意思,反正这事不行。”

    王氏听了从床上坐起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不行了?虽然咱盛哥儿身份上低点,但你这官职也升上来了,咱儿子念书也不差,以后肯定也能做官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也想让灵姐儿嫁咱家来啊,问题是咱做不了主啊!”周舅舅说道。

    “怎么做不了主啊?你是怕安国公府不同意?”王氏疑惑道。

    “不止咱做不了主,连安国公府也做不了主啊!灵姐儿的婚事得看上边呢!”周舅舅指着京城的方向说道。

    王氏惊讶道:“什么?这从何说起啊?”

    “这世家的事你不知道,这些年安国公府已然没落了些,老国公爷在世的时候就立下了规矩,凡国公府里的姐儿必须参加选秀。这是老国公爷想用府里的姐儿来给安国公府挣前程呢!”周舅舅不满的说道。

    “这,,,这事你以前怎么没给我说过啊,我还一直拿灵姐儿当我的儿媳呢!”王氏急着说道。

    “还儿媳呢!我也想啊!除非选秀时皇上把灵姐儿赐婚给盛哥儿,要不然啊你就别想了!”

    王氏听了好久不言语,过了一会子才对周舅舅说道:“你说,皇上会把灵姐儿赐婚给盛哥儿吗?”

    周舅舅沉默了半晌,道:“多半不会,一般参加选秀也就入宫、赐婚给宗室和赐婚给京城的世家这几条路。”

    说完又接着道:“如果盛哥儿真有这个心思,你可要把它给扼杀在摇篮里!”

    第二天早上用完早膳,周吟月对灵姐儿说道:“表妹,一会你有空吗?有空的话去我屋里教我练琴吧!”

    “好啊,有空。”

    周吟畅也拉着灵姐儿的手说道:“表妹,我很笨的,你可别被我气哭了哦!”

    灵姐儿怜爱的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说道:“不会的。”

    哎,不对!她怎么觉得她才是姐姐,周吟畅才是妹妹呢!

    三人结伴到了周吟月的屋子,周吟月先坐下弹,灵姐儿在一旁指点。

    周吟月弹的还是上次的那首《秋江夜泊》,她在指法上还有许多错误,灵姐儿都一一指正了,等到她可以完全不出错的弹一整首曲子时,灵姐儿说道:“表姐,你试试把你的心融入进去,想象你就是琴中的人。”

    “想象你在江上乘着一叶小舟,那时正值秋天,夜晚微凉......”

    周吟月试了几次还是没有成功,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是算了吧,我觉得我没有这个天分,你教吟畅吧。”

    灵姐儿劝她道:“表姐你已经弹的很好了,实在融入不进去也没什么,无伤大雅。你闲着的时候也可以再试试。”

    周吟月本就是心胸宽广的人,听了灵姐儿的劝也就不失落了,两人合起力来教周吟畅弹琴。

    “二表姐,这个指法要这样,错了,错了,你看我给你演示一遍,来,你再试试。”

    “小妹,你又弹错了,你用点心好不好!”

    ......

    总之,教周吟畅弹琴的过程非常的艰辛,灵姐儿和大表姐周吟月的脑袋都大了!不过,结果还算不错。

    灵姐儿发现二表姐虽然指法总是弄错,但是却可以把心融入进去!如果大表姐和二表姐能够中和一下就好了!

    用午膳的时候,王氏问几个姐儿,“你们上午都干什么了?”

    周吟畅邀功似的对王氏说道:“娘,我弹琴了,表妹教的我和姐姐。”

    “真的?”王氏惊讶的问道,她这个二女儿可是琴棋书画样样不精通的啊!以前怎么说她都不愿意学,现在竟然破天荒的学起了弹琴!

    “真的,就是弹的不咋样。”周吟月拆台道。

    虽然如此,王氏还是很高兴,“你这要肯学就好,娘也不要求你学多好,会点皮毛就行。”

    灵姐儿听了笑着说道:“舅母,其实表姐还是很有天赋的,多练练肯定能弹好的。”

    周吟畅也跟着说道:“就是,我肯定能谈好的,什么叫只学皮毛啊!娘,你也太看不起你闺女了吧!”

    “好,好,我闺女只要想学就一定能学好的!”王氏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几人在欢声笑语中用完了午膳,王氏说道:“你们先回去换衣服,一会咱们去衣坊做衣裳去。”

    灵姐儿回到厢房换了一身月白色蝶纹束衣,越发显着她的腰枝纤细了。

    大表姐周吟月和二表姐周吟畅换了两身一模一样的衣裳出来,不过灵姐儿还是一眼就分出了她们是谁。

    大表姐给人的气质很稳重,而二表姐永远是那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马车的空间挺大,四个人上了一辆马车,随身的丫鬟上了另一辆。

    二表姐周吟畅撩起帘子就往外看,舅母王氏怎么说她都不放下来,灵姐儿也跟着沾光看了一路的杭州街景。

    到了衣坊,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裳,这里不仅有锦衣,还有平民穿的布衣和麻衣。衣坊这个铺子面向的不仅是上层人士,它面向的是各个阶层的人。

    王氏带着她们走进了衣坊的内室,里面的人一看她来了就忙说道:“知府太太,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需要就派人递个话,我去贵府就行了。”

    “在府里终日里也没什么事情,出来逛逛也好。”王氏笑道。

    那人也跟着笑道:“这话很是,今儿还是来给小姐们做衣裳的?来,我来给小姐们量量尺寸。咦,怎么还有个陌生的小姐?”

    此人是衣坊的大掌柜的,姓徐,大家都叫她徐掌柜。

    “这是我外甥女,前几天刚从京城来的,今儿带她来做几身衣裳。”

    徐掌柜一听是从京城来的,立马重视起来。周知府的背景她也略有耳闻,听说好像有个姐姐在京城的国公府里,这位小姐应该就是出自国公府了。

    “哎呦,京城来的小姐啊,我怎么说今天铺子里那么亮堂啊,原来是京里的小姐来了!”

    灵姐儿听了突然很想笑,这个掌柜的可真能说,果然是生意人啊!

    她拿出尺子给灵姐儿她们几个边量尺寸边说道:“一会喜欢什么样的花样布料就去选,咱们铺子里什么样的都有!我敢说,整个杭州城,我们衣坊称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王氏素来喜欢听这个掌柜的说话,每次听她说话都想笑,打趣道:“行了,行了,你这话我都听了八百回了,听的我耳朵都有茧子了!”

    “这不是说给京里来的小姐听的嘛!”徐掌柜笑着说道。

    灵姐儿被她直白的话惊到了,抿嘴笑了笑没有说话。量好尺寸,徐掌柜就带着几人去前面选料子花样。

    衣坊里的料子确实很多,杭州丝绸、云锦、素锦、织锦、浮光锦、花软锻、古香锻、软烟罗、蜀锦等等,有别的料子灵姐儿不吃惊,但是在这儿见到蜀锦真的惊到了灵姐儿。

    蜀锦一般都是贡品,除了宫里有也就是几个得圣恩的大臣那里有,没想到杭州的一个衣铺子里竟然也有!

    徐掌柜看着灵姐儿盯着蜀锦看,了然的说道:“小姐可是奇怪为何这里会有蜀锦?”

    灵姐儿点点头,徐掌柜笑着说道:“其实啊,我们铺子里的蜀锦是贡品里的残次品,不是真的贡品,是我们老板花高价进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灵姐儿恍然大悟道。

    “表妹,你看这块料子怎么样?适不适合我。”周吟畅拿着一块鹅黄色的料子问道。

    灵姐儿看了一眼道:“挺好的,很适合你。”二表姐的性子就是张扬的小孩子性子,鹅黄色的料子还真的很适合她,更显的青春活泼。

    “太好了,我一眼就瞧中了这块料子!。”

    灵姐儿看着琳琅满目的料子挑花了眼,最终她挑了一块姜黄色的和一块水绿色的。

    王氏看到她选的料子说道:“怎么就挑两块,来,再挑几块。”

    “舅母,不用了吧,两块就够了。”

    王氏看她不选就自己亲自上阵,又挑了三五块料子递给了掌柜的。

    挑好了料子,徐掌柜就拿出了一个册子递给灵姐儿她们看,这里面是各式各样的衣裳样式,册子一共有好几十页,“表妹,这里面有京城时兴的样式吗?”大表姐周吟月问道。

    灵姐儿翻了翻册子指着里面的样式说道:“有,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京城时兴的样式。”

    周吟月指着刚刚灵姐儿说的几个样式对徐掌柜说道:“掌柜的,我就要这几个了。”

    “我也要,我也要,掌柜的,我也要和姐姐一样的。”周吟畅也说道。

    “好嘞!”

    灵姐儿没有选和她们一样的,相反的,她选了几个杭州这边时兴的样子,她觉得这边的更好看些。

    选好了料子和样式,徐掌柜说道:“太太小姐们,等做好了我就派人给你们送去,也就三五天的光景,不会太慢的。”

    到了府里,已经傍晚了,灵姐儿回到厢房就抱着橘子玩了起来。橘子好似通人性,它对灵姐儿非常的热情,好似知道灵姐儿是它的衣食父母一样。

    灵姐儿换了身衣裳就拿着冰儿新做的毛绒球逗橘子,橘子很给面子的追着球跑,玩的不亦乐乎。

    “小姐,要不要让橘子休息会,它都跑了好久了,会不会累坏了?”冰儿问道。

    灵姐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它太肥了,得多运动运动。”

    她这句话把几个丫鬟逗的哈哈大笑,橘子也呜咽了一声“喵”,好似听得懂灵姐儿再说她胖一样。

    灵姐儿想起了上辈子萌宠们可爱的衣服和小窝就对冰儿说道:“让它在我这儿玩吧,你去给橘子做几身小衣裳。”

    冰儿领命下去了,灵姐儿又交代红羽和绿竹去给橘子搭个小窝。

    她又训练了橘子一会就把橘子抱在怀里给它揉小肚子,“小橘子,是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啊?我的丫鬟都去给你干活了,你的待遇怎么那么好呢!”

    橘子“喵”了一声往灵姐儿怀里蹭了蹭,它这个小动作真的把灵姐儿给萌化了!她忍不住亲了亲橘子的小脸蛋,橘子竟然也回亲了她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灵姐儿真的是太激动了,抱起橘子在屋里连转了好几圈。等到她停下来时,橘子都被转懵了,一动不动的看着灵姐儿,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冰儿的手很巧,还没到一个时辰就把小衣裳做好了,“小姐,我先给橘子做了一身,就是这件,用大红色的料子做的,很软,还有这双乳白色的小鞋子,橘子穿起来一定特别好看。”

    “你的手还真是巧,有空多给橘子做几件。”灵姐儿夸道。

    “是,小姐。”

    灵姐儿和冰儿携手把小衣裳给橘子套上,橘子起初不肯配合,灵姐儿瞪了它一眼它就乖乖的听话了。

    等穿好衣裳后,冰儿说道:“小姐,橘子这样还挺好看的呢!”

    橘子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一身打扮,穿着小鞋子大摇大摆的在地上走了起来,一个不小心,“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橘子:脚,,脚,,脚滑。

    灵姐儿和冰儿噗嗤一笑,地上的橘子不高兴的“喵”了一声。“冰儿,哈哈,记得下次,哈哈哈哈哈,记得下次别把橘子的鞋子做那么滑,哈哈哈,了!”

    灵姐儿一边笑一边抱起橘子,但她发现她的腰已经直不起来了。什么?你问为什么?笑的啊!!

    周吟畅抱着波斯猫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灵姐儿和她的丫鬟抱着猫咪蹲在地上笑个不停,夹在两人中间的猫穿着一身小衣裳表情非常的悲伤。

    “表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周吟畅不解的问道。

    灵姐儿这才抬起头来,缓了一会才说道:“刚刚橘子穿着小鞋子滑倒了,它那个样子太逗了,我都要笑死了。”

    橘子好像不想让主人这样说一直“喵,喵,喵”的叫个不停,灵姐儿嫌它太吵了就用手把它的头弄到一边去。

    橘子:主人你也太善变了!明明刚才还对喵那么好!

    周吟畅听了笑道:“它叫橘子?怎么还穿了衣裳?真的好可爱啊!”

    “对啊,衣裳是我让我身边的丫鬟做的,很简单的,你也可以让你身边的丫鬟做几件,不会的话就让她们来找我身边的冰儿。”

    “好啊,这小衣裳可真可爱!”

    “你给它起名了吗?”灵姐儿指着周吟畅怀里的波斯猫问道。

    “起了,叫琉璃,怎么样,好听吧!”周吟畅邀功似的说道。

    “好听,比橘子这名字好多了。”

    这边灵姐儿和周吟畅聊的挺愉快,但那边橘子和琉璃正剑拔弩张的对视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掐起架来!

    “表妹你快看,它俩之间的气氛,怎么不太对劲儿啊?怎么感觉好像要打起来了一样?”周吟畅指着橘子和琉璃说道。

    灵姐儿刚刚光顾着和二表姐说话了,听到表姐的话才发现橘子和琉璃弓起身子对视着。

    “咦,他俩是什么情况呀。怎么刚见面就要打起来了?”灵姐儿不解的问道。

    周吟畅也说道:“我也不知道呀,怎么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就这样了。”

    两人试图安抚自家猫咪,但是却没什么效果,只好先让它俩暂时分开了。

    灵姐儿让冰儿把橘子抱下去,说道,“你去厨房要点煮熟的小鱼干过来给它吃,别给它吃生的,现在天气还不是太暖,别闹肚子了。”

    如果像上辈子一样有宠物医院多好,到了古代,医疗条件一点都不好,人生病了都不一定有大夫看,更别说宠物生病了。

    冰儿领命下去了,二表姐周吟畅说道:“表妹,我以前也没养过猫,你说,要给它吃什么呀?”

    “我以前也没养过,不过给他吃小鱼干应该没错吧!”灵姐儿说道。

    上辈子灵姐儿养过猫,但是都是买的猫粮和鱼罐头,这到了古代没有猫粮了,她也不知道该给猫咪吃些什么了。

    “还是过几天去问问古岳吧,他应该懂得的。”灵姐儿又道。

    周吟畅听了说道,“好,那我最近就喂它煮熟的小鱼干吧。”

    她的话音刚落大表姐周吟月就过来了,“你们在聊什么呢?”

    “我们在聊该给猫猫吃什么呢。”灵姐儿笑着说道,“以前也没什么经验,我们打算过几天去问问古岳。”

    “好啊,我正好也想去呢,你说我们上次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周吟月说道。

    “谁知道呢,对了姐,你的狗狗起名了吗?”周吟畅问道。

    周吟月笑道:“起了,叫雪球。”

    “雪球?没有我的琉璃好听!”周吟畅听了说道。

    周吟月也不跟她争,扫视了屋里一圈问道:“咦,表妹,你的猫呢?”

    “刚刚差点和二表姐的猫打起来,我让丫鬟抱下去了。”灵姐儿笑着说道。

    “打起来了?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一眼没看到就要打架了。”

    几人谈笑了一会子就去前厅用晚膳了,饭都摆好了周锦盛还没过来。

    周舅舅皱着眉头说道:“盛哥儿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让一家人等他一个他可真好意思。”

    王氏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一个飞奔过来的人影,“我来了,我刚刚在温习今天的功课,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了。”

    周锦盛迅速的净了手便坐下来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桌人都不相信的看着他。

    他吃了一会才发现不对劲,把脸从桌子上抬起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你竟然破天荒的因为看书而忘了吃饭?还主动温习了功课?”周舅舅不相信的问道。

    “怎么,不行吗!从今天起我要努力读书,争取早日考上举人!”周锦盛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说道。

    王氏被他吓了一跳,笑着问道:“盛哥儿怎么突然那么爱读书了啊?”

    “什么叫突然爱读书啊,我一直都这样好嘛!”周锦盛微红着脸说道,说完还偷偷看了灵姐儿一眼。

    可惜灵姐儿并没有注意到,但是王氏却注意到了。刚刚高兴的心情已然没有了,他儿子那么喜欢灵姐儿可怎么办啊!

    不行,今天一定要找盛哥儿谈一谈。王氏暗暗想到。

    周舅舅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说道:“爱读书是好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别过了热乎劲又不学了。”

    周锦盛拍了拍胸脯说道:“爹,你就放心吧!”

    用过晚膳后,周锦盛刚要回去就听到王氏说道:“盛哥儿,你过来,娘找你有些事。”

    “娘,有什么事啊,我这还要回去读书呢。”周锦盛说道。

    王氏把周锦盛带到内室,给他到了杯茶,郑重的说道:“盛哥儿,我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给我老实的回答。”

    “娘,什么问题啊,你怎么那么严肃啊!”周锦盛笑着说道。

    “我让你老实回答你听到了没有!”王氏一脸严厉的说道。

    周锦盛被王氏的态度吓了一跳,忙说道:“听到了,听到了。”

    “娘问你,你是不是喜欢灵姐儿?”王氏盯着周锦盛问道。

    周锦盛支支吾吾的红着脸道:“娘,你说什么啊!”

    “给我说实话!”

    “是,,,我,我是喜欢表妹。”周锦盛耳尖红红的说道。

    王氏听了盛哥儿的回答心凉了半截,她就知道,这小子从灵姐儿刚来时就开始不对劲。

    “不行,你喜欢谁都行就是不能喜欢灵姐儿!”

    周锦盛听了王氏的话猛一抬头道:“为什么!娘你为什么不让我喜欢表妹!你不是也很喜欢她吗!”

    “我是很喜欢她,也希望她能够做我的儿媳妇,但问题是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啊!”王氏看着盛哥儿的反应无力的说道。

    “是因为什么?安国公府吗?是因为安国公府看不上我吗?娘,我会证明自己的!”周锦盛急着说道。

    王氏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灵姐儿是要去参加选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