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46.外室
    因老太太和小郑氏同出一门, 所以也没有讨嫌的给三老爷房里塞人,就是这样小郑氏还不满意, 她平日里处处针对陈姨娘,恨不得三老爷只有她一个。

    当年纳了陈姨娘之后她大闹了一场, 跪在老太太跟前哭诉, 说陈姨娘这个小妖精把三老爷迷的不要不要的, 掏空了他的身体等等。老太太一听会影响自己宝贝儿子的身体就想把陈姨娘给打发了, 可那时陈姨娘已怀了身孕就不了了之了,只是以后再没给三老爷纳妾了。

    三老爷虽然就一个妾但是身边的通房丫鬟可不少,每次他一和哪个丫鬟做了事小郑氏就把那丫鬟远远的打发了, 但换了新丫鬟上来三老爷还是忍不住偷吃, 最后小郑氏只能一碗碗的避子汤送过去, 当然明面上都是告诉那些通房这些都是补身子的药。

    在五少爷去了之后的一个月里,安国公府的气氛一直很低迷, 可这份低迷却被一个妇人的到来打破了。

    吴娟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敲响了安国公府的大门,守门的人本以为是穷亲戚前来投靠的,可谁知吴娟却说了一句特别令人震惊的话,守门的人赶紧连滚带爬的去禀报老太太。

    老太太本来正病怏怏的卧在踏上, 听了他的话立马精神的坐了起来,让他赶紧去把那位妇人请进来。

    吴娟跟着守门的人走进府里,她一直都知道那些公侯府是多么的富丽堂皇,可亲眼看到了还是让她惊讶无比, 真真是雕梁画栋了!

    “娘,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她身边的小男孩一边四处看一边说道。

    吴娟还没有说话, 她身边的小女孩就说到:“娘说是送我们来享福的。”

    那位小男孩摸了摸自己的头,好似没有听懂,“享福?那娘跟我们一起吗?”

    吴娟蹲下来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娘也不知道。”

    郑老太太坐在椅子上一直伸着头往外看,“还没来吗?怎么那么慢。”

    “来了,来了,老太太,他们来了。”院子里的丫鬟快步走到内室。

    吴娟牵着两个孩子缓缓的走进屋内,“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说了声“起来吧”便就招手让两个孩子走上前去。

    她不动声色的大量着这两个孩子,俩孩子身上穿的料子不算好但也不是很差,脸上身上都干干净净的,她心里不禁满意了几分,招手让丫鬟把糕点端上来。

    两个孩子从来没见过那么精致的点心,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求助的看向吴娟,吴娟点了头他们才开始吃。

    “说吧。”老太太淡淡的看着吴娟。

    吴娟苦笑了一下,“老太太,想必您也知道了,这两个孩子的父亲是府里的三老爷。这些年我们娘仨一直住在小方胡同那里,他每个月都会给我们送钱过去,但不知为何这个月却没有送,我又找不到他只好找上了府里。我少吃两口都行可是孩子不行啊,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老太太听了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才沉声道:“你怎么证明他俩是我儿的亲骨肉?”

    其实老太太在见到这两个孩子时就信了七八分,这俩孩子特别是那个哥儿的眉眼像极了存乐,只是还是要确认一下。

    吴娟听了忙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里面包着一个玉佩,“这个,是他给我的,说万一遇到急事了就拿着玉佩到府里来。”

    老太太接过玉佩细细的看了看,“确实是存乐的。”然后又吩咐丫鬟去把三老爷给叫过来。

    “这两个孩子起名了吗?”

    吴娟怜爱的看着这两个孩子,“起了,是他给起的,男孩叫小山,女孩叫小荷。”

    “不错。”老太太看着这两个孩子依偎在一起吃点心笑了笑。

    过了好一会三老爷才过来,一进屋就吓了一跳,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嘲讽道:“怎么?不认识了?”

    “爹爹。”两个孩子放下手中的点心跑过来。

    三老爷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看向吴娟道:“你怎么来了?”

    “你,,老爷你这个月没过来两个孩子的口粮都要没有了。”吴娟苦着一张脸。

    三老爷懊恼的摸了摸头,涛哥儿去了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虽是个纨绔却也是疼孩子的,这个月他除了去光禄寺之外连府门都没有出。

    “是我忘记了,我这就去给你拿银子。”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慢着,既然来都来了,就别走了。”

    “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三老爷被惊到了。

    吴娟听了这话却心里一喜,三老爷每次都是按月给银子,每个月给的都只能刚好维持生活,她知道他的银子都花在玩乐上了。这次银子确实花光了,但是却也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她听说府里三房死了一个哥儿,就想着带着孩子来碰碰运气。

    “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涛哥儿去了你可就只有一个男丁了!”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三老爷听了有些犹豫,“文桂那边,,,”

    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就骂道:“别给我提文桂!这是我们安家的骨血,岂能流落在外!”

    自从发生了涛哥儿的事情,老太太就厌恶了小郑氏,她可以容许她算计那些妾室通房,却不能容许她算计府里的哥儿!

    “去,把府里的人都给我叫过来。”老太太吩咐身边的丫鬟。

    灵姐儿正在练字呢,听到老太太要叫她过去有些疑惑,现在都快到用午膳的时候了,是有什么大事情吗?

    她虽然疑惑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忙换了一身出门的衣裳便带着丫鬟去了紫藤院。

    路上遇到了婷姐儿,她也正急匆匆的走着,“咦,二姐姐,祖母也叫了你过去,看样子应该是把大家都叫过去了,不知道有什么大事呢?”

    “也不一定是大事吧。”

    “反正我看像,快点走吧,一会就知道了。”

    灵姐儿到的时候发现府里的一半人都到了,都静静的看着屋子中央,而那里就是吴娟和两个孩子站的地方。

    小郑氏因没看到这两个孩子的脸,以为吴娟她们是穷亲戚来打秋风的,“呦,怎么这府里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了,娘也真是的,还值当的把我们叫过来。”

    涛哥儿刚去时她每天都躲在屋里当缩头乌龟,这才过了有一个月便又原形毕露了。

    “你闭嘴!”老太太大吼了一声。

    小郑氏吓的一哆嗦,虽心里不满但也没敢说话。

    等到人来齐时,老太太从椅子上站起来道:“人来齐了吧,那我就说了,这两个孩子是老三的亲骨肉!”

    “什么?”小郑氏叫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老爷的孩子!”

    她跑到三老爷面前拽着他的袍子,“你说,这不是真的吧,这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你说!”

    “是我的。”三老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今天这个瓜有些大,灵姐儿真的是被震惊到了,婷姐儿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大太太宋氏乐得看小郑氏吃瘪,捂着嘴笑道:“弟妹,恭喜你又多了一双儿女。”

    小郑氏气的浑身发抖,无暇理宋氏,对着三老爷吼道:“你在府里的通房还少吗?竟然还去外面找,你把我当回事了吗?”

    三老爷本来还有一丝愧疚,但在看到她张牙舞爪的嘴脸时就瞬间没有了,有的只是深深的厌恶。

    “通房是不少,但这些年一个怀上孩子的都没有,我想问问你为什么?”

    老太太也是内宅妇人,很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事,但这些年却没有深想,猛一听安存乐这样说突然觉得很不对劲。

    小郑氏有些心虚,眼睛不敢看三老爷,支支吾吾的道:“什么啊?你怀不上孩子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没能耐!”

    老太太听了这话更气了,“你给我消停点!还嫌最近惹的事不够大吗!你老实告诉我,这些年你是不是给老三房里人下药了?”

    “什么下药?娘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小郑氏的眼神不断的躲闪。

    老太太看她拒不承认,“去给我搜!”

    灵姐儿没想到事情会闹那么大,竟然牵扯出了三婶谋害子嗣!谋害子嗣在古代可是大事,就算是休了也不为过!

    “回老太太,奴婢在三太太的院子里发现了这个。”前去搜寻的丫鬟没多久便回来了。

    老太太接过一看便惊的扔在了地上,“这,这竟然是麝香!”

    屋里的人都被吓懵了,三太太更是瘫倒在了地上。灵姐儿看了有些心塞,女人在这个时代何其不容易,但稚子却也无辜啊!

    三老爷凉凉的看了小郑氏一眼,“我劝你消停点,在敢折腾我就把你休回老家!”

    小郑氏听了流下了两行泪,“你竟是这样狠心吗?”

    “我已经对你够宽容了,涛哥儿,还有那些没出生的孩子,无论是哪一件事都够把你休回去了!”

    事态的发展严重脱离了轨道,小郑氏被禁足,吴娟正式成了三老爷的妾室,那两个孩子也留在了府里。本来老太太的意思是光把孩子留下的,但那两个孩子哭着喊着不愿意,说吴娟不留下他们也不留下了。

    老太太怜惜他们在府外过的苦日子便点头同意了,她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族里的人,等哪天挑个好日子就让这两个孩子上族谱。族长建议上族谱之前滴血认亲一下,这样既多了一层保障又能堵住悠悠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