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47.革职
    从那日起, 吴娟便带着两个孩子住进了安国公府的西小院里,九小姐雅姐儿每天都要跑到西小院去骂她们母子三人, 吴娟心里很是生气,但是她素来是一个很能忍的女人, 每天都紧闭院门不出去。

    小郑氏真的是被伤透了心, 那天回到屋里狠狠的哭了一场之后就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她也不闹了, 每回见着吴娟虽然冷漠但却没有找过她的事,这场闹剧似乎已经过去了。

    很快就到了开祠堂的日子,灵姐儿挽着婷姐儿的手往祠堂走去, “七妹, 他们就这样在府里住下了?”

    “要不然呢?祖母都已经发话了。”灵姐儿无奈道。

    婷姐儿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觉得三婶有些可怜。”

    “是啊,说句实话, 三叔太没有担当了,不过二姐你以后却不用愁了,听说我未来二姐夫可是一表人才呢!”灵姐儿打趣道。

    婷姐儿羞红了脸,嗔道:“好端端的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我说错了吗?嗯?二姐夫一表人才的还不让人说了?”

    婷姐儿被气的跺了跺脚, 抓住灵姐儿就要挠她痒痒......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的到了祠堂,一进祠堂灵姐儿便不自觉的挺直了背,祠堂这个地方灵姐儿一般也就过年的时候来,每次来都觉得里面很是压抑。

    等人到齐的时候, 安家的族长就招手让人抬了张桌子过来, 上面放着两个乘着清水的碗, 吴娟揽着两个孩子站在一旁看着这阵仗莫名的有些心慌,她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族长撑着桌子对着下面说道:“今天,是府上三老爷的两个孩子认祖归宗的日子,虽三老爷非常确信这两个孩子是自己的,但在上族谱之前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这桌上有两个碗,只需各取一滴血滴进去即可。”

    三老爷对这件事不置可否,而吴娟的脸色却有些发白,她以为是不需要滴血验亲的,毕竟她是三老爷的外室,三老爷也认这两个孩子。

    “族长,这,没必要吧,毕竟老爷都知道的,再说了这滴血验亲之后外人会怎么看这两个孩子啊!”

    族长摸了摸胡子,“此言差矣,我们安家是大家族,对待这种事情必须谨慎,该走的程序一样都不能少。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本来就是从外面进来的,我觉得不验一下才会难堵悠悠之口吧。”

    老太太对吴娟说的话有些不喜,“族长说的没错,吴氏,你一个妾室本来是不能进安家祠堂的,今天两个孩子上族谱才破例让你进来,再乱说话就把你赶出去。”

    吴娟吓的不敢说话了,但内心的紧张感却一点也没有消散,她紧紧的拽着女儿小荷的衣裳不松手。

    三老爷已经利落的滴了一滴血进去,老太太抱着小山走上前去,趁着他不注意也滴了一滴血,小山疼的皱着眉头但却没有哭出来。

    众人都盯着那两滴血,可谁知那血却没能融起来!

    灵姐儿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祠堂都是吸气的声音。“这不可能,我确定小山是我的孩子!”三老爷急着道。

    小郑氏站在人群中低头望着鞋面不说话。

    老太太也被唬了一跳,“吴氏,这你怎么解释!”这个时代的人素来都对滴血验亲很是相信,老太太瞬间觉得自己被骗了。

    “这,这,这不可能啊!小山确实是老爷的孩子啊,如若不是,天打五雷轰!老太太,您明鉴啊!”吴娟跪下一边哭一边说道。

    三老爷也跟着跪下道:“娘,这不可能的,一定是有人捣鬼,小山和儿子长的那么像怎么可能不是儿子的骨肉!”

    老太太听了这话觉得确实有理,小山和老三那可真的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看向族长,“这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族长把碗端到鼻前一嗅,“这水,怎么有些发酸啊!”

    老太太一惊,忙站起来亲自去闻,发现确实有一股酸味,她拿起拐杖往地上猛的一摔,“我真没想到府里竟然有那起子小人在水里动手脚!这次我亲自去取水!”

    灵姐儿素来不信滴血验亲,滴血验亲在上辈子被证明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她悄悄的戳了戳婷姐儿,“二姐,这水发酸是为什么啊?”

    “你不知道?这水发酸啊应该是里面加了醋了,听说加醋可以使两滴血不相融!”

    灵姐儿听了浑身一冷,不自觉的看向三婶,发现她正若无其事的站着。这件事最有动机的应该就是三婶了,但看她的样子好像又不是她做的。

    其实小郑氏这会子也正紧张的发抖呢,只不过一直在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以为自己做的很隐晦应该不会被发现的,但她千算万算却忽视了相貌相似的问题。

    老太太很快就把水取来了,这次两滴血滴进去融在了一起,老太太和三老爷都松了一口气,小郑氏却死死的绞着帕子。

    轮到小荷的时候,吴娟用力的用长指甲抠着自己的手心,她死死的盯着那个碗。三老爷的血滴了进去,小荷的血也随后滴了进去,当所有人都以为两滴血一定会融的时候,现实却又给了一巴掌,两滴血没能融在一起。

    灵姐儿被剧情弄的心一会上一会下,难道又要反转?“水,水,老太太,一定是水的问题!”吴娟急着说道。

    “这两碗水是在同一缸里取的,这碗水如果有问题那小山那碗水也应该会有问题。吴氏,你要怎么解释?”老太太黑着脸看着她。

    三老爷此时也懵掉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太太冷哼一声,“怎么回事?这姐儿不是你的孩子!你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和这个女人搞在一起的!”

    “儿子是十年前在街上遇到她的,当时儿子看她长的好看,就,就,,一个月之后她就怀孕了,八个月之后生下了荷姐儿.......”

    “什么?八个月?”老太太打断道。

    “是,是八个月,荷姐儿是早产的。”

    老太太一拍桌子,“是不是早产还不一定呢!”

    “娘,你的意思是......吴氏,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三老爷也慢慢反应过来。

    吴娟眼睛不断的闪烁,“老太太,老爷,小荷她确实是早产的啊,妾身没有说谎,没有说谎!”

    “你自己说或者我们逼你说你选一样。”老太太让丫鬟拿了板子过来。

    吴娟看着板子猛一哆嗦,但是她还是不承认,最后板子上身,打了还没到二十板子她就招了。

    “我说,我说,别打了,小荷,小荷她确实不是老爷的孩子。当年我遇到老爷时便已怀了孕,是,是我鬼迷心窍了,别打了!”

    老太太摆了摆手,“停了吧,早说不就行了。”

    三老爷淡漠的看了吴娟一眼,对老太太道:“娘,这个女人从此之后不是我的妾了,把她逐出府吧。”随后又犹豫了一下,“荷姐儿......”

    话还没说完老太太便气道:“什么荷姐儿,不知道是哪个孽种的孩子,都一并逐出去!”

    吴娟一边哭一边道:“求求你了老太太,求求你不要赶我走,不要赶荷姐儿走!她还是个孩子啊!老爷,”

    小郑氏在一旁看的那是一个高兴,本以为弄不走他们了,没想到这个吴氏自己把自己作走了!真是大快人心啊!就是那个哥儿还是有些堵心。

    老太太根本没理她,直接让人连拉带拽把这母女两人拉出去,“就凭这个,我杖毙你都不为过,要想活命还是老实点吧。”

    这次老太太是铁了心了,任凭小山怎么哭闹都不松口,三老爷因为小荷的事伤心了几天也就抛到脑后了,每次一伤心就暗示自己小荷不是自己的骨肉,连续几次下来就对小荷充满了厌恶。

    小山上了族谱改名为安文山,他哭闹了几天没有用便渐渐接受了现实,生活似乎已经回到了正轨。

    灵姐儿每天依旧女学、玉笙楼和紫藤院三点一线,一天,她正在上女学呢,三房的琪姐儿和雅姐儿就被叫了出去,等下了学灵姐儿才知道原来是三叔被弹劾了!

    吴娟被赶出去后过了几天风餐露宿的日子,以前的小院子被安存乐收回去了。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的脸蛋她真的是既心疼又不甘心!她又跑到街上去求安存乐,但最后却被他一脚踢开,从那之后她便恨上了安存乐。

    她到处去说安存乐的坏话,败坏他的名声,有一次正巧被一个和安存乐有宿怨的官员听到了。他给吴娟母女俩安排了院子,让她们去告安存乐,最后他再顺势弹劾。

    最近安国公府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灵姐儿下了学就去找婷姐儿,婷姐儿也听说了这件事。

    “七妹,其实我觉得如果吴娟没有来国公府的话就好了,住在小院子里虽然不富裕但却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虽然她人不怎么样,但两个孩子真的是受了很大的伤害,一个离开了母亲,一个却连温饱都没有保障。”

    灵姐儿听了也是一叹,“三叔如果不养外室的话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吴娟他们的存在对三婶也是一种伤害。”

    两人正说着话呢,红羽满头大汗跑进来道:“小姐,二小姐,听说三老爷被革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