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50.身份明了
    “知道了。”婷姐儿摸了摸她的头, “你在府里也要好好的。”

    婷姐儿出嫁的前一天,三房的两个姐儿也过来了, 两人合送了一副上好的棋盘。

    雅姐儿自从搬出去住就一直很开心,毕竟新家比安国公府自由很多, 再加上又是自家娘亲管家, 想要什么说一声就行了。

    琪姐儿则不甚高兴, 在外面虽自由自在些, 但身份却低了一大截,她以后还想挣个好前程呢!

    回去的时候,琪姐儿依依不舍的望着安国公府, 如果能一直在这里住到出嫁该多好。说起来, 二姐的运气真的很好, 有了个好姻缘,又能在府里待嫁。

    灵姐儿给婷姐儿准备了一整套的胭脂水粉, 是从她开的冷香阁里拿的,每一种都备了几份。

    “七妹?你这是把胭脂铺子搬来了?还是冷香阁的!”婷姐儿惊讶道。

    冷香阁现在已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胭脂铺子了,最关键的是它里面的胭脂水粉效果非常的好,不过价钱也很贵!

    “这得花不少银子吧?”

    “没有, 我买的多,没花多少银子。”一分钱都没花呢,因为这是我开的铺子啊!

    除此之外,灵姐儿又塞给婷姐儿一张地契, 她现在每个月都能挣不少银子, 便想着盘个铺子送给二姐。

    “这?这你哪来的?”婷姐儿被吓了一跳。

    灵姐儿捂嘴笑, “当然是我买下来的,总不能去偷吧?”

    婷姐儿瞪了她一眼,“你还笑!快说,这铺子哪来的?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其实吧,冷香阁这个铺子是我的。”灵姐儿缓缓说道,反正告诉二姐也无妨。

    婷姐儿被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张大了嘴,“什么?这铺子竟是你的?”

    “是我之前拿存的银子开起来的,每个月都能盈利不少,所以说这个铺子你就收下吧。”

    “没想到我的七妹竟是个小富婆!不过,这个铺子我不能要,太贵重了。”婷姐儿从震惊中缓了过来。

    灵姐儿直接把契约塞在婷姐儿手里,“二姐可是与我生分了?我们俩谁跟谁啊,还跟我客气。”

    “不是客气不客气的问题,实在是这铺子太贵重了。”

    “我知道二姐这次嫁妆不是很多,已经分了家公中就不给出嫁妆了。我也是想尽一份力,再说了,大不了我出嫁时你再给我添回来呗。”

    灵姐儿看二姐一直不答应只能这样说,这个铺子就在冷香阁附近,位置非常的好,她也是花了大价钱才给盘下来的,每个月光盈利就不少,过不了几个月就能回本了。

    她也是想让二姐嫁人后能过得舒坦点,手里有银子心里才不慌。

    婷姐儿红了眼眶,哽咽道:“七妹,谢谢你。既然这样,这铺子我就收下了,等到你出嫁时二姐一定给你添回来。”

    灵姐儿拿了帕子递给她,“行了行了,可别哭了,哭起来那么丑。”

    “虽说公中没有出嫁妆,但是大伯和大伯母私下里给了我不少银子,还给了我一个小庄子和一座三进的院子。”婷姐儿止住眼泪道。

    这倒是让灵姐儿有些惊讶了,不过细想了想也就明白了,父亲母亲这么做是在拉拢二姐呢,毕竟二姐身后可是成国公府呢!事先卖个好,以后得好处多着呢!

    “再加上铺子二姐的嫁妆就很能看了呢,这可不用愁了。”

    婷姐儿出嫁那天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府里下人的脸上都带着笑,都想凑到前面去沾沾喜气。

    婷姐儿在唢呐声中上了花轿,身后跟着九十台嫁妆,每一台都压的实实的,虽比不上静姐儿,却也不会让人小瞧了去。

    灵姐儿眼眶红红的,虽舍不得二姐却也为她高兴。三日后,婷姐儿回门,成涵对她很是温柔体贴,灵姐儿也放了心。

    回门过后,二房择了吉日也搬了出去,晴姐儿百般不愿意,为此还求到了老太太那里。说什么想要在祖母跟前尽孝,不想跟着父母亲出府。老太太根本没有理她,到最后,既没留成又遭到了二老爷和二太太的厌弃。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冬天又来了,乐安公主府举办起了赏梅会,乐安公主是当今皇上的大公主,甚是受宠,驸马是义勇侯府的小儿子,两人甚是恩爱。

    安国公府也收到了帖子,现在国公府里就只有玉姐儿、好姐儿、灵姐儿和娴姐儿四个姐儿了。其中玉姐儿快要出阁了去不了,剩下的三个女孩都准备去这次的赏梅会。

    到了腊月初十这一天,灵姐儿早早的就被叫醒了,红羽给她拿了一套大红色的棉裙,她摇了摇头,亲自去选了一套淡绿色的窄袖棉裙。大红色的衣裳虽喜庆却不太适合出门穿,否则喧宾夺主就不好了。

    乐安公主府坐落在内城的东面,而安国公府则在最西面,灵姐儿在马车上坐了一个时辰才到。

    她抱着一个手炉跟在好姐儿身后走着,乐安公主府布置的很是精致,一草一木都彰显着皇家的富贵。今儿个来了不少世家贵女,成国公府的成润、肃阳侯府的吴雪、平阳侯府的萧烨、裕王爷家的郡主平宁郡主,当然还有乐安公主的小姑子义勇侯府的蒋瑶。

    娴姐儿去找嫡女们说话了,好姐儿和灵姐儿则不好意思往那边凑,只跟几个相熟的庶女说说话。

    乐安公主很快就过来了,身边跟着蒋瑶,两人说说笑笑,关系很好的样子。

    她说了几句场面话便带着大家去梅林,乐阳公主府的梅林很大,品种也多,有红梅、白梅,竟然还有绿色的梅花。

    灵姐儿从没见过绿色的梅花,今儿头一次见着实惊讶,绿色的花瓣上带着点点露珠,清新非常,她看着看着便入了迷,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她已经走到梅园的尽头了,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又见面了。”一个人影走过来。

    灵姐儿被唬了一跳,捂着砰砰直跳的心口怒视来人,“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齐司南唇角一勾,“你自己没听见还怪别人?”

    灵姐儿不想和他废话,上次在杭州的事情她还没忘呢,“那你就在这安静的赏梅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那你走吧。”齐司南抱着手臂看着她。

    灵姐儿觉得有些怪怪的但也没多想,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因为她不知道回去的路了,梅园的小路非常的多,来的时候也没记路,她,华丽丽的迷路了!

    她在岔路口站了一会就觉得浑身发凉,手炉也渐渐不暖了,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去找齐司南。

    齐司南用一副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表情看着她,灵姐儿被看的脸微微发红。

    “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打扰我了吗?”他好整以暇的问道。

    灵姐儿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手指紧紧的绞着帕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齐司南怕她又生气便没有为难她,“好了,我带你出去。”

    他本是过来赏梅的,路上看到她一直往里走,他不放心便跟了过来,没想到她一直走到了尽头都没有发现他。

    灵姐儿默默的跟在他身后走着,他好似对这里跟熟悉,没多久便带着她走到了出口。

    “你先走吧。”齐司南双手背后道。

    灵姐儿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问道:“你,不走吗?”

    “我从东门走,这个门都是女眷。”他抖了抖衣裳上的梅花说道。

    “哦,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司南一笑,“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

    灵姐儿脸一热,低头道:“才想到。”

    “不告诉你。”齐司南勾唇一笑,随后便往东门走去。

    灵姐儿看着他的背影跺了跺脚,又拍了拍自己的嘴,“叫你多嘴!”

    “七妹,你怎么才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去告诉公主了。”好姐儿看她来了急着问道。

    灵姐儿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六姐着急了,我看梅花入了迷,便多看了会。”

    “你怎么看着看着便不见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

    “我嫌那边人多便忘里走了走。”

    娴姐儿听了嘲讽道:“下次注意点,为了你我们连口热茶都没喝,真是晦气。”

    灵姐儿自知理亏,点了点头便跟着她们一起去亭子里喝热茶。

    她在园子里冻的不轻,连喝了三杯才缓了过来。这时亭子里的小姐们突然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灵姐儿抬头一看,正好看到刚才遇到的男子站在乐安公主身边。

    “这位男子是谁啊?怎么站在公主身边?”

    “你不知道?他是瑾王爷,是乐安公主嫡亲的弟弟!”

    .......

    “瑾王。”灵姐儿喃喃道,看他的衣着便知他非富即贵,没想到竟是王爷!

    齐司南一边跟乐安公主说着什么一边往灵姐儿那边看去。

    “怎么?有看上的吗?”乐安公主打趣道。

    “要是有的话,姐姐能给我讨过来吗?”齐司南不要脸的说道。

    乐安公主掐了他一下,“你这张嘴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说话总是不中听,什么叫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