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52.县试开始
    静姐儿低头绞着帕子, “娘, 夫君他......”

    “子瀚他怎么了,你快说啊!”宋氏急的要命。

    “就是, 虽然没有妾,但是自从我有孕, 他成天去那些通房的房里, 娘你不知道, 夫君他, 他的通房特别多, 我管都管不了。”

    宋氏听了紧紧的皱着眉头, 她只听说女婿没有妾室,便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呢。当时还觉得自家闺女比她有福。

    “你这个傻孩子,怎么到现在才给我说。”

    静姐儿眼睛红红的,“我本以为没什么事的, 夫君说他只爱我一个,我信了, 可是他最近越来越过分了。”

    宋氏叹了口气,“你呀你,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出嫁前我便告诉你了, 让你抓住女婿的心, 你就是这么抓的?”

    “他对我也不是不好,从不对我说重话, 我以为, 以为我抓住了。”

    “他说这种话能信吗?再这样下去迟早得被那些小妖精迷了心!”

    静姐儿猛一抬头, “不会说的,夫君不会这样的。再说了,那些小妖精能拿出的也就是些不入流的手段,能成什么气候?”

    “现在是成不了什么气候,但以后呢!以后万一有孕了呢!”

    “这应该不会吧?她们都是些通房,府里有规矩通房不能有孕,所以她们一直都是在喝避子汤的。”

    宋氏叹了一口气,“你还是想的太少了点,避子汤也不是一定能保证不会有孕的,再说了,要是有哪个小妖精偷偷没喝我看你怎么办!”

    静姐儿脸色有些发白,宋氏看了也是心疼,忙把她扶到塌上躺着,又交代厨房去熬鸡汤。

    “你这样还不算坏,至少比娘强多了,我们这样的人家,哪能少的了妾啊!你这事也是个问题,虽没有妾室,但通房太多了点,难保以后不会有妾。”

    “娘教你个法子,你回去后把那些通房都给发卖了,反正都是些丫鬟,女婿就是不高兴也无可奈何。”

    静姐儿微微苦笑,“这怎么能行,不说夫君有意见,就是婆婆也会不高兴的。”

    宋氏点了静姐儿的头一下,“他们不高兴又怎样,你现在怀着孕呢!女婿又是独子,你肚子里这个就是金疙瘩,为了这个,他们也不会怎么着的。”

    “还是不了吧,我不想闹得太僵,毕竟婆婆真的对我挺好的。”静姐儿还是拒绝。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娘这里还有个法子。”

    静姐儿眼睛一亮,“还有什么法子?”

    宋氏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给她们下绝育药,一劳永逸!”

    “什么?绝,绝育药!”静姐儿长大了嘴巴。

    “怎么了?你现在听了觉得残忍,等你再过几年就不这样想了,要是那群小妖精有了孩子你就后悔去吧!”

    “你娘我就是这样,刚嫁过来时年轻不懂事,有什么事也是藏着掖着,怕别人看不起,等你外祖母知道这件事时已经晚了。”

    “你看看玉姐儿她姨娘,她本是我身边的通房丫鬟,后来有孕生了玉姐儿便抬了姨娘。她倒也没有耍心机不喝避子汤,就是运道好怀了孩子。所以,这样的事多着呢,你可要早做打算!”

    静姐儿低着头绞手指,半晌才道:“可是这样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怎么能发现?她们来请安的时候你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下在茶里,就算她们怀不了孩子也赖不到你身上,趁她们还都是通房丫鬟赶紧下手,要是抬了妾可就不容易了。你娘我当时就吃了亏。”

    静姐儿脸色有些复杂,也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可是不做的话她以后了该怎么办呢!但是做了......

    宋氏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这种事情不是你狠就是别人狠!你是想让那些小妖精把你一辈子踩在脚底下。”

    “我不想!”静姐儿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猛的大叫道。

    宋氏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背,“不是娘逼你这么做,娘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你看这满院子的姨娘,满院子的庶子庶女,我真的是悔死了,早知道她们一进门我就应该下绝育药。”

    静姐儿双手放在塌上,紧紧握住,“娘,我明白了。”

    宋氏看到听进去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带锁的小抽屉里拿出了一包药。

    “这是你外祖母给我的,可是我当时却没能用到,现在我把它给你了,此药药效很猛,稍微下一点就足够了。记住,一定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静姐儿颤抖着双手接过药包,“我省得了。”

    静姐儿在塌上小睡了一会,又喝了点鸡汤便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是宋氏陪她回去的,马车里铺了好几层软垫。

    一到肃阳侯府,肃阳侯夫人张氏便急忙忙的走过来,她今儿回娘家去了,谁知道一回府却被告知儿媳妇独自坐马车出去了!

    她那个急啊!一个孕妇刚坐稳了胎,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啊!这可是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

    纵使她以前多满意静姐儿,如今也是带了点气,静姐儿看到婆婆脸色不好也不敢说话。

    宋氏打圆场道:“真是对不住了,静姐儿不懂事贸贸然的跑回去了,当时我也是吓了一跳,问她怎么突然回来了,你猜她怎么说,竟然是想念我做的饭了,你说这孩子。”

    张氏听了这话才缓了脸色,但还是说了静姐儿一顿,静姐儿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一晃就到了来年二月,县试要开始了。广哥儿最近真的是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每天都起早贪黑的读书。

    灵姐儿和周姨娘都变着法的给他补身体,好在他每天都打几遍五禽戏,要不然真怕他会受不了。

    灵姐儿拿着针线筐去了芙蓉院,她最近都在给广哥儿做衣裳。这天儿还那么冷,考试又只准穿单衣,那还不得冻坏了。所以她正想法子把单衣做的厚些。

    “这天那么冷你拿针线不冻手吗?我来做就行了,你手上生了冻疮可就不好看了。”周姨娘边做衣裳边道。

    灵姐儿也知道周姨娘的手艺比她好多了,但是她就是想自己尽一份力。看着手中未做好的单衣她犯起了愁。

    “娘,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即使可以多穿几件单衣但是还是冷啊!”

    周姨娘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那有什么办法啊?京城的秀才试管的严,不能违反规定啊!”

    灵姐儿本来正垂头丧气的,但突然脑袋里窜出来一个想法:“毛衣!”

    “什么毛衣?”周姨娘被她唬了一跳。

    县试规定不能穿夹衣,为的就是防止夹带!但毛衣不算夹衣啊,到时候织厚点不就行了!可是问题是,这个朝代有毛线吗?

    “娘,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灵姐儿准备去京里的杂货铺子碰碰运气,万一找到了呢!

    幸亏她平时不常出去,偶尔出去个一次宋氏还是会同意的。

    到了杂货铺灵姐儿便一个货架一个货架的翻找起来,可是直到翻到最后一个还是没有看到毛线的影子。

    这时掌柜的走了过来,灵姐儿刚过来时他便注意到了,看到她的衣裳便知她肯定是富贵人家的女儿。

    “这位小姐,请问您在找什么?”

    灵姐儿正苦恼着,“我听别人说有一种叫毛线的东西,不知掌柜的是否见过?”

    毛线?前几天倒是收了几团像绳子似的东西,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便扔到后院了,不知是不是这位小姐口中的毛线。

    他让灵姐儿稍等一下便去后院翻找了。

    过了一刻钟掌柜的才出来,“不知小姐想要的是不是这个?”

    “是的,是的,真是多谢掌柜的了。”灵姐儿看了眼睛一亮,没想到真让她给找到了。

    她一高兴便给了那掌柜一锭银子,掌柜的接过银子笑的合不拢嘴。

    回到府里她便让丫鬟去削几根细细的木棍来,用来当做织毛衣的工具。

    灵姐儿上辈子便会自己织毛衣,虽很久没上手,但织了一会也就找到感觉了,织了没几天,一件毛衣便织好了。

    颜色是墨绿色的,那家杂货铺的所有毛线都让她给买回来了,颜色只有这一种颜色,她是不是该庆幸毛线不是红色粉色那些颜色!

    广哥儿穿着一件粉色毛衣走进考场,周围的考生都围着他看,那场景,想想就觉得好笑!

    做好后她便拿去给周姨娘看,周姨娘看了惊讶不已,“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衣裳?你这是在哪买的?”

    “不是买的,是我自己织的,材料是我在一个杂货铺子里看到的,他们还教了我怎么织。”这件事灵姐儿撒了慌,总不能告诉她娘她是穿来的吧。

    “织的?什么是织?用的什么?”周姨娘现在是满肚子的疑问。

    灵姐儿没说话,拿出毛线和针给周姨娘演示,周姨娘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

    灵姐儿教的认真,周姨娘的手又巧,过了没多久周姨娘变学会了,学会之后便兴冲冲的给广哥儿做了一件毛衣。

    本来她是想给灵姐儿也做一件的,但被灵姐儿拒绝了。毛线本来就少,做了两件毛衣已经所剩无几了,她还是不要来凑热闹了。

    等到周姨娘把毛线全用完时,县试开始了,广哥儿带着众人的期待走进了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