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57.选秀准备
    齐司清听到她提母后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 “不管怎么样, 司南可以参加年宴了。”

    广哥儿走后,灵姐儿的心一直不能静下来,虽然那个人很毒舌,但是直觉告诉她他应该不是个坏人。

    婚后, 齐司南像狼一样的扑过去......

    灵姐儿:坏蛋!大坏蛋!

    十一月初八,婷姐儿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足足有八斤重, 成国公府上下都喜笑颜开的,成国公夫人更是满意不已。儿媳妇嫁进来没几个月便怀了孩子, 现在又让她抱上了大胖孙子, 满打满算儿媳妇才嫁进来一年多呢!

    灵姐儿去参加了敦哥儿的满月宴,因他长得肥嘟嘟的, 所以起了敦哥儿这个小名, 是敦实的意思。

    大嫂戚氏自从五月份嫁进来还没有怀孕, 宋氏为着这事一直在催, 其实戚氏嫁进来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宋氏就是觉得她的肚子不争气, 每天汤汤水水的送过去。

    当然, 这里面也有故意找茬的成分,现在戚氏在下人眼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了,这主要是因为她会做人, 比高傲的宋氏强多了, 宋氏现在是越来越有危机感了, 紧紧抓住手中的管家权不放。

    老太太知道了把安国公叫了过来,委婉的说了一下当年宋氏来要权时的事,当时她可是给了,可再看看宋氏,一点权利都不肯松手。安国公看了不满意了,强制要求宋氏把管家权分出去,宋氏勉勉强强的分给了戚氏一小半,还都是些吃力不讨好的。

    她不可能把所有的权利都给戚氏的,毅哥儿和娴姐儿还没成亲呢,再说了,她觉得她也不老,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怎么就不能管家了?

    年关很快就过去了,开春的时候,毅哥儿和翰哥儿的官职都有了着落,毅哥儿去了太常寺做协律郎,是正八品官,毕竟京官不比外官,很难有空缺,谋了个八品官已经很不错了。

    二房的翰哥儿进了国子监当学正,也是八品官,二太太钱氏为此高兴不已。二房最近也是喜事临门,二老爷前一阵子刚升了官,升了光禄寺署正,从六品官,就是三老爷安存乐被革职前的官职。

    为此,小郑氏还去闹了一场,不过她闹也是白闹,至少在近几年里安存乐是起复不了了。除非是在京外做外官。

    老太太最近一直在谋划这个事,她叫来了大儿子让他给留意些外放的空缺,国公爷听了也是一脸难色。

    “母亲,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给他谋好了官后他不愿意去怎么办?像他这样的我只能给他谋一些偏僻地方的外官,那些地方又不比京城,还是问一下他的想法吧,免得到时候都筹谋好了他自己不愿意了。”安国公对此很是苦恼。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刚开始老太太说京城的官位都太低了,让他给三弟谋一个外放的职位,可谁知到最后他都谋到了三弟却不愿意了,一问理由,他说那个地方太贫穷落后,他不愿意去受罪。

    安国公当时都要气死了,为了这个缺他花了多少银子与人情,银子是现实,人情却难还啊!

    老太太听了也面色复杂,显然是想到了上次的事情,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只管去留意,他那边我来解决,就算是押也要给我押去,在家里成天待着算什么事啊?”

    “行,儿子知道了。”

    灵姐儿这些日子一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刚过了年宋氏就去宫里请了教养嬷嬷过来教她们规矩。毕竟今年八月份就要选秀了。

    之前静姐儿去参加选秀时是提前半年选的,婷姐儿那会更晚,只提前了一个月左右。不知道这次为何会提前那么久。

    其实宋氏是想让笑姐儿多练练,娴姐儿不比静姐儿有规矩,遇事总是咋咋呼呼、毛手毛脚的。多跟着教养嬷嬷练练总是好的。

    宋氏这次请了三个教养嬷嬷,三个姐儿一人一个,灵姐儿分到的嬷嬷姓程,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从表情到性格都很严肃,灵姐儿最训的很惨。。。

    注意,不是教训的训,是训练的训!

    二房的晴姐儿和三房的琪姐儿、雅姐儿也要参加选秀,但是宋氏并没有顺带给她们请教养嬷嬷。其实宋氏在去请教养嬷嬷之前委婉的问过钱氏,不过钱氏说不用请。而对三房宋氏厌恶还厌恶不够呢,怎么可能给她们请教养嬷嬷。

    宋氏了然的点点头,晴姐儿一直在府里作天作地的,她也是略有耳闻的,也难怪钱氏厌恶她。

    要说晴姐儿也是个蠢的,自从不情不愿的搬出去后,就一直嫌弃这嫌弃那,闹着要去国公府住,钱氏没办法了只好把她关起来,被关起来了她还不消停,每天在屋里摔盘子砸碗的,闹的附近的邻居已经去找过许多次了,钱氏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多赔些银子让他们见谅,再忍一忍等嫁出去就好了。

    钱氏在心里暗暗发誓,等选了秀一定要快点把她嫁出去,这么个搅家精她实在是受够了!

    小郑氏在发现宋氏没给她俩闺女请教养嬷嬷时,气势汹汹的跑到了安国公府,跪在老太太跟前一直哭,毕竟是老太太的孙女,她当即就把宋氏叫了过来。

    宋氏早已料到会这样,忙吧把事先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母亲,不是我不想多请,实在是宋妃娘娘身边空闲的嬷嬷只剩三个了,今年有大批的嬷嬷被放了出去,正是缺嬷嬷的时候,儿媳就算想请也请不来啊!”

    老太太才不信她的鬼话,但又拿她没办法,她总不能耽误人家宋妃娘娘使唤人吧!

    宋氏不帮忙,老太太只能亲自出场了,江南郑家也是个大家族,宫里肯定是有人的,她进了宫一趟就带回来两个教养嬷嬷。

    宋氏对此有些惊讶,她还以为老太太会空手而归呢,她上次刚说今年嬷嬷少,老太太转脸就请了两个回来。。。脸被打的啪啪想,不过宋氏也不怎么介意,毕竟今年确实有许多嬷嬷被放出去,而且她只是说是宋妃娘娘那里没人了,她又管不了整个宫里。

    参加选秀的六个人里五个人都有了教养嬷嬷,并且迅速投入到了训练中,只余晴姐儿还在继续闹腾。

    灵姐儿现在整个脸都瘦了一圈,每天卯时就要起床训练,早上练习走路,接着是行礼问安,在接着是端茶递水等服侍内容。古代女人的地位低,如果被选进了宫里肯定要服侍皇上,就算被赐婚做正妻也是要服侍夫君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用午膳,谁知程嬷嬷却在一旁看着她用膳,吃饭喝汤不能发出声音,要小口小口的吃,用膳期间不能说话,饭菜不能洒,坐姿要端正,相同的菜不能一直吃,最最重要的是还不让吃饱!灵姐儿简直不能忍!

    要不是孙妈妈红羽绿竹她们时不时给她偷偷塞点心,她都要饿晕过去了!

    中午只给半个时辰的午睡时间,一到规定的时辰就要起来练习刺绣和制衣,其实灵姐儿的刺绣水平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程嬷嬷总是不满意,导致灵姐儿满手被刺的都是针眼。

    最难的还是做衣裳,灵姐儿虽然会做但也不很熟练,而且做一件衣裳工程量很大。程嬷嬷总是让她在规定的期限内做好衣裳,并且还要做的好,做的不好还要挨手板,这可真是苦了灵姐儿了。

    幸好,“魔鬼训练”只持续了两个月,程嬷嬷在看到她逐渐上手后就放松了要求。这两个月使灵姐儿脱胎换骨,她感觉现在她才算是一个合格的闺秀,和以前的她对比,现在的她真的是太有规矩了!

    虽然在这段日子里灵姐儿的手一直都是肿着的,但是她还是对程嬷嬷很是感激。不管怎么说她以后好不好都和程嬷嬷没关系,她能那么认真的教已经是很难得了。

    灵姐儿让孙妈妈给程嬷嬷包了一百两银子,程嬷嬷一直推辞不要,灵姐儿把银子递给程嬷嬷,“嬷嬷就收下吧,嬷嬷一直那么认真的教我我真的很是感激,谢谢嬷嬷一直以来那么用心。”

    程嬷嬷听了这番话有些动容,她以为这位七小姐会很讨厌她呢,没想到却是个懂事的,她接过银子,“行,那老奴就收下了。”

    从此之后程嬷嬷更加卖力的去教了,把一些她知道的禁忌等东西都传授给了灵姐儿,让灵姐儿听了受益匪浅。

    这两个月,灵姐儿没有踏出院门半步,直到两个月后灵姐儿才被允许出院门,当她看到同样瘦了一圈的好姐儿和娴姐儿时,她觉得她平衡了,大家都是姐妹,有难当然要一起扛啊,斜眼笑!

    完成了程嬷嬷规定的任务她就想着去找广哥儿,没想到广哥儿自己过来了。他笑嘻嘻的从背后拿出一张地契给灵姐儿看,灵姐儿看了微微一怔,这是吉祥街的一处铺面。

    “你哪里来的?”灵姐儿严肃的看着广哥儿。

    广哥儿得意一笑,“当然是买下来的啊。”

    灵姐儿盯着他,“你哪里来的银子?”

    广哥儿被她盯的头皮发麻,“姐,你弟弟我也是很有经商能力的好不好?你上次不是给了我五百两银子吗,我拿着那些银子倒腾货物卖,从一个地方低价购买,再去物价高的吉祥街高价卖出去,我在中间赚差价,一共赚了几千两银子呢,然后我就寻思着买一个铺面。”

    “好啊!没想到你竟有经商的头脑,果然是我弟弟,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灵姐儿揉着他的头发道。

    广哥儿白了某个往脸上贴金的姐姐一眼,“就是我还没想到要做什么生意,实在不行就把铺子租出去。”

    “租什么铺子啊,租金才能赚多少,既然买了铺子就自己做!咱们就开一个书画店!”

    “书画店?”广哥儿挠了挠对。

    “对。”灵姐儿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与自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