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60.舅舅进京
    “真, 真的”

    “嗯?”齐司南不放过她, 身子又逼近了一些。

    灵姐儿看着越来越狭小的距离,心一横,道:“我想起来了,那天你手里还提着胭脂。”让你欺负我, 我也恶心恶心你!

    齐司南后退了一步,含笑看着她道:“买胭脂怎么了?我给我心爱的姑娘买的。”

    灵姐儿听了一愣,不过旋即便笑着看向他,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王爷你买回去自已用呢。”

    齐司南听了紧紧地盯着灵姐儿, 好似想要看出什么破绽来, 不过灵姐儿依然笑容满面,他皱了皱眉头, 脸上带了点黯然, “嗯。”

    “王爷还有事吗?没有事情我就要回府了。”

    齐司南默然站立着, 灵姐儿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他的回答, 她只好行了一礼便打算回去。

    她刚迈出一个步子齐司南便抓住了她的手腕,灵姐儿被吓得楞住了, 连挣脱都忘了, 她的视线一直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上,手指白皙又匀称,比女子的手都好看。

    “看够了吗?”头顶传来齐司南悦耳的声音。

    灵姐儿打了一个激灵, 随即便条件反射的挣脱开来, 她没敢抬头, 低头行了一礼便匆匆往门口走。齐司南哪能让她如意,伸长胳膊提着她的后衣领就往后拽。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摔倒了!”灵姐儿真的怒了!这欺负人也是有度的啊,真是太过分了!

    可齐司南就像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一样,“放心,不会让你摔倒的,还有我呢。”

    卧槽,灵姐儿震惊了,这人不仅没分寸而且是个渣男?她记得这人刚刚还说要给他心爱的姑娘买胭脂,这才过了多久就来调戏她?

    !

    灵姐儿努力让自己站直,抬腿就往门外走,远离渣男,远离智障!

    “冷香阁是你的吧。”齐司南在后面淡淡道。

    灵姐儿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她回过头,“不知道你的父亲母亲知不知道这事呢?”

    “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陪我喝杯茶就好。”齐司南说完便走了出去。

    灵姐儿对着他的背影竖了个中指,竟然威胁我,这个黑心的!不过,吐槽归吐槽,茶还是要喝的。。。。。。

    齐司南熟门熟路的进了茶楼的一个包厢,灵姐儿站在包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不就是喝杯茶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落座后,齐司南很绅士的给灵姐儿倒了一杯茶,灵姐儿盯着茶杯沉默不语。

    “没毒。”

    灵姐儿一愣,结巴道:“什,什么,毒。”说完还欲盖弥彰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她确实害怕茶里被加了东西,因为她现在觉得齐司南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登徒子,万一给她下迷药怎么办!

    齐司南轻笑一声,“胭脂铺的事,要想让我保密也行,条件就是我以后买胭脂不要钱。”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给灵姐儿说话时从来不自称本王,以前是因为隐瞒身份,现在却依旧没有改变。

    “什么?你刚刚不是说只要喝茶就行了吗?”灵姐儿脸色一黑。

    “我说了吗?”齐司南不要脸的看着她。

    灵姐儿扶额,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吧,亏她以前还觉得他是好人!“成本价!”

    “不行,我没钱。”齐司南一脸无辜。

    灵姐儿吐血,你没钱?你堂堂一个王爷说自己没钱?鬼才信!“再答应你一次,就这一次,你不准再提条件了!”

    “好。”

    齐司南端起青瓷茶杯喝了一口,“你今天在书画店的后院做什么?”

    “不做什么。”灵姐儿眼神微微躲闪,难道他又发现了什么?

    “你们是在造纸吗?”

    灵姐儿听了心里一颤,这人是怎么知道的啊!明明她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

    齐司南含笑看着她,“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其实齐司南并不知道灵姐儿在做什么,今儿在街上他便看到安国公府的马车了,他跟着马车走到了书画店门口。那位安国公府的小姐走了进去,里面的伙计对她很是恭敬。那是一个未开张的店铺,出于好奇他便跟着走了进去,他的听力一向很好,隐隐约约的听到院子里的人说什么纸。

    他其实只是想诈一诈她,没想到还真给诈对了。

    “不,不是。”灵姐儿眼神飘忽,随即她又坐直了身体,“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她干嘛要那么心虚啊,她又不是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

    “纸,我可以看一看嘛?”齐司南的脸色郑重起来,一开始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她竟然在偷偷研究纸。

    灵姐儿脸色有些难看,也不想应付他了,“出门右拐有个书店,店里都是纸。”

    齐司南没有回答她这句话,“我不知道你造出来的是什么纸,不过想必应该不凡吧。等到售卖时估计会引起极大地关注,纸的源头是谁绝对会有人查,到时候你的嫡母会不会知道呢?”

    灵姐儿脸色一变,她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父亲母亲如果知道了,这产业绝对要充公!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不像胭脂铺她还可以当个甩手掌柜,幕后大老板,这纸的利润太高,随便找个造纸的伙计别人肯定会顺藤摸瓜的查出来,再说了那些人她也不绝对信任。

    “我。”齐司南淡淡道。

    灵姐儿听了莫名其妙,“什么你……”话说到一半她已经明白了,这人是想做幕前老板吧!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她觉得这样可行,他是王爷,绝对能撑的起这份产业,这样一来有可能就不必充公了,不过肯定要给皇帝一些孝敬。

    齐司南让小二去拿了纸笔,“白纸黑字。”

    “你想得到多少利润。”灵姐儿听了这话并没有放松下来,她觉得这人有些奸诈。

    “三成。”

    “三成?!”灵姐儿瞪大了眼睛,这人可真会说,什么都不做就想白得三成的利润。

    齐司南致力于把奸商做到底,“我没提五五分都是好的了,要是没有我,第一你的这份产业自己肯定保不住,第二得到的银子还会被家族瓜分。”

    他这话虽不好听,却也是事实,灵姐儿只好把这个亏吃下了,她不答应也没办法,不答应得到的利润只会更少。

    齐司南很快便拟定了一份契约,灵姐儿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才签了名按了手印。真是太奸诈了,她的银子啊!三成啊,那得有多少啊!

    “你的脸色不用那么差吧,我这是在帮你。”齐司南抱着手臂笑道。

    灵姐儿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确实是在帮,但是这也不能改变他“讹”钱的事实!

    收拾好契约,灵姐儿便带着齐司南去看造出来的纸,说来签契约之前他还没看过纸呢,也不怕亏了。咦,不对,好像他只会挣不会亏,契约上并没有写他要出成本钱,就算卖的再不好那也是银子啊,蚊子再小也是肉!奸商!奸商!一想到那三成利润她就心口疼。

    当齐司南看到澄心堂纸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惊艳,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纸,“这是?”

    “澄心堂纸,是我在一本古籍中偶然看到的。”

    齐司南点了点头,因是逆光,所以灵姐儿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不过他信不信都无所谓。

    “澄心堂纸一定会大卖的。”他拿着样品感慨道。

    灵姐儿瞥了他一眼,这还用你说?

    看完了纸,灵姐儿便回府了,澄心堂纸还要再做进一步的加工,多呆也是无益。

    刚回到府里,绿竹便拿了一封信出来,“小姐,这是驿站的人送过来的。”

    灵姐儿接过一看,发现是舅舅的信,在信中舅舅说他要调到京城来了,不日就要进京。

    “舅舅要进京了!”

    过了没几日,宋氏派春采过来传话,灵姐儿立即意识到肯定是舅舅他们来了。她到了牡丹院果然看到舅母王氏坐在椅子上。

    宋氏虽表现的客客气气的,但是她的脸上难掩轻视,不过是稍微说了两句就让灵姐儿带着王氏过去了。

    一出牡丹院的门,灵姐儿就打开了话匣子,“舅母,你们什么时候到京城的啊?现在住在哪里?”

    王氏一笑,“就前几日,你舅舅提前让他的同僚在京城买了一座四进的院子。”

    “怎么不让我给买啊,这方面我熟。”

    “你小孩子家家懂的什么啊?还你熟。”王氏笑道。其实周舅舅也考虑过让姐姐和外甥女帮忙物色物色,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否决了。第一,姐姐在府里一般情况下都不能出府,第二,灵姐儿年纪下估计也不懂这些,再说了她也快要选秀了,不能让灵姐儿分心。

    两人说说笑笑的到了芙蓉院,周姨娘一看王氏来了高兴不已,前些日子她收到信便开始算日子,没想到那么快便到了。

    “大姐。”

    “弟妹。”

    “我们姐俩得有好几年没见了吧。”王氏用帕子试泪道。

    周姨娘也被招到眼睛红红的,“可不是嘛,你们一去杭州就是几年。”

    “对了,你们现在住哪里啊?没有住的地方便来府里。”

    “有,我们在京城也有家了,刚买了个四进的宅子呢。”一提起这个王氏便止不住的笑。

    “哎呦,那敢情好,在哪个地段啊?”周姨娘听了乐的一拍巴掌。

    王氏眉眼间带着笑意,“地段一般,在外城,不过离内城也不远。”

    “那就好,那就好。小弟这次升了个什么什么官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