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64.选秀2(二更)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掏出一枚备用的簪子给了雅姐儿,这是她留着备用的,毕竟到了宫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没想到竟然用在了雅姐儿身上。

    雅姐儿惊讶的看着灵姐儿,“别感谢我, 我也只是碰巧多带了一支, 这支是金钗, 和你的衣裳也不太配。”

    “没事, 我不嫌弃。”雅姐儿猛的接过簪子插在头上, 灵姐儿看着她凌乱的头发又帮她理了理,弄得雅姐儿眼睛里都是雾气。

    灵姐儿见状别过头“别,可别感动, 其实我很讨厌你。”

    “为什么?”雅姐儿涨红了脸。

    “因为你总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庶女, 现在还不是作为庶女的我帮了你。”她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雅姐儿在原地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 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太监已经开始叫人了, 他拖着尖锐的嗓子, “宣成润、蒋瑶、李薇……觐见!”

    先叫到的都是地位高的,像灵姐儿这些庶女觐见的时间都会靠后。今年来参选的庶女众多,世家们都知道这次选秀皇上要为众皇子则妃, 要是运气好自己家女儿能做王妃那就再好不过了。

    等到轮到灵姐儿的时候, 天儿都已经晌午了,她站的腿直发酸, “宣安姝灵、吴晗......觐见!”

    灵姐儿捏紧了手里的帕子, 手心微微冒汗, 她努力控制自己有些发颤的双腿跟在公公后面走着。

    走了没多久,公公便招手让她们走上前去,灵姐儿用余光瞥了瞥周围,心里知道这便是复选的地方了。

    她拿着帕子站的笔直,努力让自己走的端庄。站定后,她和两边的人一起跪下行礼,“平身。”

    灵姐儿听到一声低沉的声音,她心里一跳,忙提着裙摆尽量让自己沉稳的站了起来。她的心扑通扑通的,似乎要跳出来一样。

    景正帝的两边分别坐着陈贵妃和太后。他看着手里的名册,“安国公的女儿是哪个?”

    灵姐儿听了心里一颤,忙跪下道:“臣女安姝灵参见皇上,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她发颤,她的双手死死的握在一起,手心手背上都是红痕。

    景正帝看着跪下去的少女面露满意,身形看着倒是不错,陈贵妃敏锐的看到了皇上的表情,心里暗想待会一定要让这个秀女落选。

    “抬起头来。”低沉的声音传进灵姐儿的耳朵里,灵姐儿听了不敢怠慢,缓缓的抬起头。

    皇上看了心里一动,长得倒是个不错的,就是和贵妃比也是不差的,陈贵妃看了灵姐儿的长相狠狠的揉捏手里的帕子,再一看皇上的眼神更是心里发堵。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面露笑容对皇上说道:“皇上,臣妾看这位妹妹不错,指给哪位王爷当个侧妃也是使得的。”

    她就是要故意这么说,皇上好面子,听了这话绝对会绝了把她纳进来的心思。她也想让这秀女落选,可她要是不这么说的话,皇上十有八九会把她这秀女给纳进后宫来。

    果然,景正帝听了这话脸就黑了,他不悦的看了贵妃一眼,不过还是没有拂了她的面子。他面露遗憾的看着灵姐儿,这么个尤物不纳进来真是可惜了。罢了,既然这话贵妃都说出来了就留下来指婚吧。

    灵姐儿听了贵妃的话心口一凉,侧妃,她不稀罕,要做就做正头娘子,这年头妾室的地位太低了!侧妃侧妃,说白了也就是个妾。

    她现在真的是恨死贵妃了,一句话就这样定了她的命运!现在只希望皇上不要听她的!

    皇上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太后缓缓开口,“可会什么才艺?”

    “回太后娘娘,臣女愚钝,只略通一点书法。”灵姐儿知道太后娘娘极喜爱书法,这样说也是想投其所好。

    太后来了兴致,含笑问道:“哦?你擅长那种?”

    灵姐儿端庄一笑,“回太后娘娘,谈不上擅长,臣女略懂一点楷体和颜体。”

    “上来写几个字让哀家看看。”

    灵姐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上前去,一旁有眼色的太监早已摆好了纸笔。她拿起笔蘸了些许墨汁,心中在思索该写些什么。

    没过多久她心中便有了主意,她微微吐出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手不要颤抖。不多时,一副用颜体写的字便浮现在纸上。

    一旁的太监忙拿起那副字呈给太后,太后看了大喜,一拍手,“好!”

    只见那纸上写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原谅灵姐儿现在脑子里只想到这句话,不过这句话虽有些大众,但太后看了却极为高兴,她现在年纪大了就想着能多活几年,这句话可说到太后的心坎里了。

    灵姐儿写完便走了下去微微低着头,太后满意的看了她一眼,转头对一旁的皇上说道:“哀家觉得不错,就留牌子吧。”

    景正帝随意的点了点头,一旁的太监拖着尖锐的嗓音高声说道:“安姝灵,留牌子,赐香囊。”

    灵姐儿听到这句话微微松了一口气,双手接过香囊行礼走了出去。

    等出了静怡轩,灵姐儿才真正放松下来,她现在从头到脚全是汗,特别是后背,估计衣裳都湿透了。皇上赐的香囊被她紧紧的攥在手里,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有入选了的真实感。

    落选对她们这些安国公府的小姐来说特别惨,因为府里这么大力的培养她们就是为了选秀,她们好像就是为选秀而生的,一生下来就被安排好了人生,选秀几乎是她们唯一的出路。

    虽然落选之后还可以再相看,但那时候年纪已经大了,世家女子一般十二三岁就开始相看了,等到选秀过后就太晚了。

    灵姐儿在出宫的路上遇到了好姐儿,她一脸欣喜的走了过来,灵姐儿看到她的脸色就知道她肯定入选了。

    两人相携出了宫,回到府里,老太太看到她们中选了难得的对她们露出了笑容,说了几句话便让她们回院子休息。

    这次选秀安国公府有五位小姐都中选了,老太太对这一结果很是满意,没中选的那个是二房的,她根本不在意。

    对,晴姐儿落选了,她一回到府里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哭,钱氏撇了撇嘴,还以为她多厉害呢,成天就知道在府里作,现在尝到苦果了吧。

    因早就不满晴姐儿了,钱氏倒也不失望,二老爷虽有些失望但转瞬就抛开了,毕竟他本就对这个女儿不看重。不是因为她是庶出,而是因为她的一些做的一些事太让他失望了。

    雅姐儿一回到府里就向小郑氏告了状,小郑氏听了之后一脸复杂,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又能怎么办啊!

    等到琪姐儿回来时,她看到她疲惫的样子也没忍心说她。第二天看她缓过来了才训斥了她一顿,琪姐儿也没顶嘴,无论她说什么琪姐儿都点头应了,也给雅姐儿道了歉,好像那天抢簪子的不是她一样。

    雅姐儿在小郑氏面前接受了她的道歉,但是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齐司南知道安国公府的“传统”,就是府里的女孩必须走选秀这条路。刚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直到选秀开始时他才觉得心里发堵,好像要失去什么一样,那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他动用在静怡轩的人脉打听到了父皇本有意要纳她入后宫,但是却被陈贵妃阻挠了,那一刻,他非常的感激陈贵妃。

    待听到她入选了的消息,他连小厮都没带就一路跑到了太后宫里。进了寿康宫,太后正卧在榻上休息,看到他来了忙坐了起来。

    太后和陈贵妃不对付,她极喜爱当年的先皇后,连带着对齐司清和齐司南也非常喜欢。

    齐司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孙儿不知祖母在休息,打扰祖母了。”

    太后不在意的摆摆手,“有什么打扰的,哀家就喜欢你们过来。”

    她坐在榻上想要下来,齐司南极有眼色的给她穿鞋。太后斜看了他一眼,“无缘无故的你能这样献殷勤?说吧,有什么事。”

    齐司南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耳尖微微发红,太后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看上哪家秀女了。”

    “祖母您怎么知道?”齐司南窘迫道,他的耳尖更红了。

    太后白了他一眼,“你当你祖母是三岁孩童啊,今儿是选秀,你又急急忙忙的过来了,哀家还能猜不准?”

    齐司南的双手不自觉的摩挲着衣裳,羞涩的笑了笑,“是安国公府的。”

    “安国公府?今儿安国公府可是有不少姑娘参加选秀呢,你看上的是哪一个?”

    “她名叫安姝灵,在家中行七。”齐司南急匆匆的说完便低下了头不敢看太后。

    太后听了一乐,“是她啊,哀家对她有印象,是个可人的姐儿,你眼光不错。”

    “祖母您也喜欢她?本来还以为您会嫌她身份低,孙儿本来都想好说辞说服您了。”齐司南惊讶道。

    “身份低怎么了?哀家一见到她就极喜欢,再说了,哀家也想让你找个合心意的,如此这般,甚好!”太后心里其实也觉得她的身份有些低了,不过她看孙儿实在喜欢便允了。

    “走,和哀家一起去找你父皇。”

    景正帝正在批阅奏折,听了太后的话微微皱了皱眉,“一个庶女身份有点低了吧,刚刚贵妃来找朕也是这么说的,朕没答应她。”

    太后和齐司南听了都一怔,陈贵妃竟然也来求这件事?齐司南嘴角微微嘲讽一笑,陈贵妃估计是想给自己找个身份低的王妃吧,没想到她挑的正中他的下怀。

    陈贵妃知道皇上对安姝灵有点意思,便想要把安姝灵指给齐司南,因为她想要皇上厌恶齐司南。

    如果事情成功的话,皇上一看到齐司南就会想到那个和她无缘的秀女,久而久之便会厌恶他。

    但是她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件事,皇帝当时虽有些那个意思但却早已抛在了脑后,一个秀女罢了,纳不纳都无所谓,皇家无情,估计再过一阵子皇上都忘了安姝灵是谁了。

    太后咳嗽了一声,“皇帝,哀家甚是喜欢她,要不然就依了司南的意吧。”

    景正帝听了还是不松口,皱着眉头沉思,他虽猜疑自己的儿子,但却不想给他的儿子娶一个庶女。

    齐司南都快急坏了,手心里全是汗,“父皇,您还记得儿臣给您提的安文广吗?安姝灵就是他亲姐姐。”没办法了,但愿他说这个可以让父皇松口。

    果然,景正帝的眉头松了松,“哦?你那个朋友的姐姐?行吧,既然你那么喜欢那朕就同意了!”他当时听了齐司南的话就对这个安文广印象极好,想必他的姐姐肯定也不差。景正帝这样也算是爱屋及乌了!

    齐司南听了狂喜,整个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景正帝笑看了他一眼,“这下满意了吧?”晌午时他想纳安姝灵进后宫这件事已经被他自动忽略了。

    齐司南笑着不住的点头,景正帝和太后看了也忍不住的哈哈直笑。

    过了有七八日,安国公府守门的小厮赶忙跑去通报,“传旨太监来了!”